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话:找到新的朋友

第十话:找到新的朋友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认真地收拾掉有魔王做后台的狂牛族后我神清气爽地回到街道。

做了好事后心情很好,这样伊芙就暂时不会遭受袭击了。


当然,我也袭击并击溃了狂牛族的协力者夜犬族。从用【回复】(Heal)得到的情报,因为获得了与前次袭击相关的内情所以就毫无疑问地击溃了。

那边表面上说是情报担当的性质并不会聚集在一个地方,连一网打净都做不到,不过我明白了因为他们贯彻谍报,并没有想要直接攻击过来的家伙,所以放着不管也没问题。

估计暂时会安分些,在这个期间内也能呼叫代替狂牛族的执行部队过来吧。


然后到那个时候才来针对我。

狂牛族们,夜犬族们都仅是定期地接收命令干些肮脏的工作,而并没有携带任何为了袭击魔王而必要的情报。


夜犬族们如果是被能全灭狂牛族般的危险家伙袭击的状况的话,就应该会把相应的强大的部队叫过来。

越强大的家伙就拿着越好的情报。打败了的话就应该能拿到魔王的相关情报。


期待着那些家伙们的到来。


「克亚罗大人,很开心的样子」

「这样啊,鱼骨头从喉咙脱落的感觉呢。果然一想到窥伺自己的家伙还潜伏着就很累了。不过,这样就能住宿了。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考虑到排除了当前的威胁,而且夜犬族们呼叫的增援到来为止也需要花费时间,所以可以在旅馆住宿。

比起废屋住起来会变得更加舒服。


而且饭也会变好吧。

能给出被击溃掉的那个酒场那样美味的料理的话就太棒了。


边考虑着那种事情,我们边赶着回去。



「哇啊,软绵绵的被子。果然比起毛毯,床更好呢」


芙莉雅跳进床上。

明明只在废屋住了两天而已,却看起来相当的迷恋床了。


「有个好旅馆真是太好了啊」

「适当,从这件被单可以闻道太阳的味道」


在废屋的一晚,天亮了之后我们寻找了旅馆。

在商店买东西的同时询问了推荐的旅馆。


「扫除都有周顾,被单也有很好地晒干,嗯,不愧是收了高额的啊」


至少房间是合格的。

之后是配设的食堂兼酒馆的质量好的话就没有可抱怨的了。


「克亚罗大人,这之后要怎么办?」

「在能去成为伊芙宠物的神鸟那里为止先在这个城镇待机。在此期间边收集情报边挣点路费。行李被全部夺走了,预定之外的消费多了呢」


为了旅行而备齐的外套、帐篷和干粮,以及其他的各种各样的,放在房间里的东西都被夺走了。

旅行必备的东西就得毫不吝啬地准备最好的东西可是我的口号,因此相当地痛心。

虽说有想在这个城镇重新买,但是那个部分的补充是必要的。


「今天就去买旅行的道具和法杖。芙莉雅的法杖看起来超不妙的」

「就是那样!现在的法杖已经很危险了,我可是一直想要新的法杖哦」


在来这个城镇之前芙莉雅的法杖已经到达界限了。

为了击退前几天的袭击而使用魔法,使得更被消耗了。

必须尽快购买新的了。

行李放在旅馆,贵重品放在小包带出去的准备很重要。


「那个,克亚罗」

「咋了,伊芙?」


黑翼族的伊芙战战兢兢地向我搭话。


「果然,我只想再租个房间」

「床也有两只,再有这个房间的宽广的话就能过上舒服的生活了哦?」

「……没想要再借一个房间吗?那个,克亚罗你们,即使我在场也能普通地做,心情糟透了」


这个闷声的家伙,今天早上也在我和刹那的日常任务开始的时候就去旁边的房间,把耳朵压在墙壁上并自慰。

心情糟糕也并不是谎言,不过比起那个,她在同一个房间的话就自慰不了了,会很困扰。这才是最主要的吧。


「没有呢,伊芙,首先是现在仅是打败了所见的敌人而已,袭击者还会再次出现的。在同一个房间会更好保护」

「是那样没错……」

「租两个房间的话会费一些多余的钱。支持伊芙衣食住行的可是我。你不向我支付对应的价格,还能为了自己使用多余的钱的话」


伊芙几乎身无分文。她生活的花费金钱都是由我负担着。

她比较有良知,这种带刺的方法很有效。


「也可以考虑用身体来偿还哦。那从今晚开始做吧?」

「那样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切,被注意到了。我还以为她看起来头脑不行就这么顺水推舟就可以了。


「啊啊,可以了!我就忍耐着和你们待在一个房间了!不过,能稍微留神一下那个吗!?至少在做那个行为的时候允许我外出啊」

「……是想死吗?在晚上被窥伺着的少女仅一人外出?晚上我们才更应该一起的」


多么不怕死啊。

都被那样华丽地袭击了还能有那种想法真是吓到我了。


「呜……那么,你稍微忍耐下之类的」

「为什么我必须要为了伊芙而忍耐呢。而且……回数减少的话刹那和芙莉雅不就很可怜了嘛」

「嗯,现在也是很少,想要更多地被克亚罗大人疼爱」

「被克亚罗大人抱着的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刻」


两人的脸都变红了,并各自抱住了我的左手和右手。


「就是这样。因为是多数决定,对伊芙很抱歉不过就忍耐下吧。没事的,在那期间会习惯的,因为刹那和芙莉雅的娇喘声会听成摇篮曲的」

「才不会听成那样啊!?」


老样子,伊芙的吐槽很到位。


总有一天也想把伊芙加进来3P,那一天并不会太远的吧。

那么,已经充分地玩弄过伊芙了,就出去买东西吧。



为了买旅行的道具和法杖而来到商店。

从远处感觉到监视我们的视线。

是夜犬族们的残党吧。

不会袭击过来吧。比起酒馆被袭击,在这里被袭击更好。


「那个帐篷看起来很好」

「噢,真好啊。不愧是人和魔族共存的城镇」


刹那所指的是折叠式的帐篷。

但是,素材是使用了魔兽的皮和骨头。

与通常的帐篷相比布更加轻薄,强度也上升了,很难弄脏,也不会渗水。帐篷的骨头并不是表现比喻而是使用了真正的骨头,那个也很轻,强度也很出色。可谓理想中的素材。


制作帐篷的技术并不是魔族的而是人类的。魔族的魔物素材的相关知识和人类的培养技术的融合。

看了这样的东西,就能想到人类和魔族的共存是非常好的。


价格很恰当,评价也很高。

毫不犹豫的买了。这个就是即使行李没丢也会想买般的好东西。


「克亚罗大人,我找到了很好的法杖。很称手」


听到了从街道那边的芙莉雅的声音。

那个是魔族开的商店,武器、防具和药,各种各样的东西并列着。


「血染树的树枝上以魔物的羽毛做点缀的法杖吗。而且还是我勉强能支付的价格。虽说通常这种价格是不会买的……品质上也没有问题。真好,这可是偶遇的珍品啊,就买了吧」

「太好了!我是首次听到血染树的。是很厉害的树吗?」

「是以血做营养所栽培的树。大概是充分地吸收了魔物的血并栽培着。血染树是通过吸的血改变生长的方式。包含魔力的血,而且是,大概是想着以制杖为前提,而且是能很好地凝聚魔力、魔力流动会变得更好的培育方式来挑选魔物的吧」


不这样的话是做不出这种东西的。考虑到那个所花费的功夫,这个价格是非常便宜的。

即是人类的生活圈内看不到的树,而且还要把那个符合法杖地栽培着之类的,只有自由地操纵魔物的魔族才有的超绝技巧吧。


「小哥,眼光真高呢。就是那样!装饰着这个法杖的,是用定期给予了夏库亚鸟(シャクヤ鸟)的血并培育的树做成的枝干。让其吸收夏库亚鸟的血的话,就能做成结实、容易淬炼魔力的最好的法杖。这可是几乎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极品哦」


确实,这种等级的法杖是相当难见的。

虽说几乎用掉了通过治疗致死疾病赚到的钱(翻译:参照冰狼族那章)但绝对不能放走它。

……虽这么说,再不认真点挣些路费的话就糟糕了啊。


「哟西,拿来吧」

「谢谢惠顾!」


我交出了金币,购买了法杖。


「克亚罗大人,非常感谢。我会爱惜克亚罗大人的赠物的」


芙莉雅很高心般紧紧地抱住了法杖。


「就那么做吧。芙莉雅,能稍微往法杖里输入些魔力嘛」

「好的!」


芙莉雅全力注入了魔力。


即使芙莉雅全力注入了魔力也没有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也没有要坏掉的样子。

普通的法杖可做不到这个。

魔族的商人看着芙莉雅那不同次元的魔力而瞪大了眼睛。芙莉雅的魔力就是那种程度的异常。


「接下来,让其循环。用和释放魔法时相同的要领」

「我试试看」

「嗯嗯,果然有些不顺畅啊。把法杖拿给我一下,我来矫正」

「万分拜托了!」


魔力循环期间,看到了有数个魔力回路内存在抵抗。

抵抗不只是削减了威力,还会给法杖造成损伤。


不管是为了给予法杖的性能,还是为了法杖能持久,都必须把抵抗去除。


从芙莉雅那里接受了法杖。


这种持有魔力的木头做成的法杖内,法杖那种东西内会形成魔法回路。

为了使魔法回路毫无堵塞的流动,要用炼金魔法来调整魔法回路来重做成最合适的东西。

好的,抵抗变没了。


「芙莉雅,再一次进行魔力循环」

「好的!好厉害!比刚才顺畅多了!这样的话不管什么魔法都能运用自如」

「太好了,那,就去下个店吧」


果然,炼金术士的知识、技能和炼金魔法很便利。

不愧是吉欧拉尔王国内最厉害的炼金术士,有着【模仿】(Heal)的价值,能在各种场合发挥作用。

法杖已经入手了,就边买齐剩下的旅行道具边想象怎么赚取路费吧。


继续这样的话,再呆个一周钱就会用光了。


「稍,小哥,等一下。那个杖,请问能让我看一下吗」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这是?」


被商人叫住,向芙莉雅传达把法杖交出去。


「嚯,这可牛了,还真的弄成特级品了。小哥,这么年轻就是这么厉害的本领的持有者啊」

「满意了的话还想请你还给我们」

「给我等等。是商谈,这里还有两支法杖,和这个一样,帮我调整的话,就可以返还刚才的钱的三分之一」


稍微考虑了下。

很高兴能返还三分之一。


然后,照他说的话推理的话,这里并列着的大概是二级品。

虽说都是从一棵树上采取了无数的树枝做成的杖,不过还是通过魔力的收束、循环性能来分等级的吧。可以判断这里的东西是循环性能糟糕的二级品。


我认为就因为这样,才与使用的材料相比便宜过头了。


而且,因为只要改善了循环性能的话就能作为特级品来贩卖,商人才先向我提出这些话。


「三分之一的话不能接受。要一半。返还支付的一半的话,剩下的两根就也关照一下」

「小哥,你也太贪了吧」

「怎么回,你即使全额返还也能勉强赚回成本。即使是一半也是赚了很多,只返还三分之一就是在敲竹竿啊」

「……能明白到那种程度的客人啊,好,就返还一半给你」


说出一半是保全商人面子的要求。

提出在这以上的话,就会产生优先对商人的自尊心的余裕。(それ以上だと、商人にプライドを优先する余地が生まれる)(翻译:琢磨了一会,大概想表达的是「若是再把价格提高,他就会把男主看成是商人,用商人那套来对待男主」吧?)

接受了两根法杖麻利地调整完后交给商人,商人便认真地确认法杖的状态。是用心颇深的商人啊,我对他涌现出好感。


「真是令人神往的本领啊,小哥,你是什么?」

「仅仅是微不足道的旅人而已」

「怎么可能会是那样啊」


商人边笑着,边把包裹着金币的袋子丢了过来。

是刚才支付的金额的一半。


然后把细长刀身的剑投了过来。

一从鞘中拔出,贵金属的美丽刀身便露了出来。


「我稍微赚得有点多,就这样让你回去有损我作为商人的名声。小哥腰上刺着的,已经是发出悲鸣的了。因为不会道歉的,就使用我做的剑吧」

「明明一开始是要更加敲竹竿的,说得真好听啊」

「笨蛋般的外行人的话敲竹竿也无所谓,但是让明白的职业人士对手吃亏的话就是别的了。你就闭嘴接受它」

「非常感谢」


至今为止使用的剑因为是从近卫骑士队长那借过来的,就一直使用到现在。

本来是品质很好的东西,不过因为不合理的使用方法让金属积累了疲劳,伪装也变得起不了作用的状态。


新的剑非常有用。


在那之后,稍微和这个商人闲聊了。

也进行了数个商谈。

如同这个杖,有着数个能互相营利的方案。

话聊得很起劲,就约定了今晚连同商谈一起去喝一杯。


意想不到又很好的相遇。

比起这些……我很中意这家伙。脾气又好,作为商人又正直,说说话都很高兴。

如果,这家伙被杀了的话就做成悲伤事件了。还可能能成为朋友。


刚考虑着那样的事情,街道骚动了起来。

中央街道那边有什么来了。

我面向那边。

然后,那里有着数百个乘着马的骑士,漂亮地排着队列行进,然后在那中央有着印着王家纹章的马车。


「妹姫……终于来了吗」


终于到来的是我觉得是袭击了我的村庄的黑幕人物。

吉欧拉尔王国内最毫无慈悲且狡猾的毒妇。


这个世界内我最害怕着的策士。

其名为,吉欧拉尔王国第二王女,诺伦・库拉塔利萨・吉欧拉尔。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