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九话:回复术士传授食物的珍贵性

第九话:回复术士传授食物的珍贵性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九话:回复术士传授食物的珍贵性

狂牛族的男人正被钢铁母牛袭击着。

我和刹那一起藏匿于丛林中并看着那些。

因为最好笑的杂耍,想不笑都难。


引起这些的元凶是我。これを引き起こしたのは俺だ。

我往钢铁母牛下媚药的结果,就是只要是雄牛其他怎样都行地袭击了魔族。魔族虽说有操纵魔物的力量,但是魔族的支配传达不到完全失去自我的钢铁母牛。


「对魔物也有效果啊,那个媚药」


巨大的钢铁母牛都如此的狂暴让我吃了一惊。原来如此,豹的魔族轻易地破坏了也可以理解了。

小心点使用这个媚药吧。没想要弄坏的话可不能使用这个媚药。

可惜,还想着下次对剑圣暮羽使用,来享受各种各样的Play呢,但这种东西一旦用了就会变成废人。那个是有利用价值的女性,也有作为女性的魅力,不小心弄坏了就太可惜了。我可是中意她的啊。


钢铁母牛压倒狂牛族的男人后不停地振动着腰。但是,那个动作逐渐缓慢了下去,最后翻白眼并失去了意识。


貌似是药生效过头了。

刚才为止还在逃窜的狂牛族的残党们将武器置于手中,并想要处理掉跑过来的钢铁母牛般的挥动着武器。

是想对重要的宠物做很过分的事吧。宠物就是家人。对家族下手的那些家伙难道没血没泪的吗?


「刹那,去袭击专注在处理钢铁母牛的家伙吧。你从左边进攻吧,要毫不犹豫地杀了」

「了解。会迅速地处理掉」


无伤的狂牛族只有四人,剩下的都是被钢铁母牛所杀或者身负濒死的重伤。

四人中的两人被刹那杀了。有两个人的话作为情报来源很充分,而且作为我的复仇对象的玩具来说也没有问题。


不杀掉而让他们无力化比普通的杀掉更难,因为还有一定的风险,就不交给刹那了。可不能把宝贵的刹那暴露在危险之中。


正因为如此,由我来做。


这次骚动中很难想象还有伏兵。现在,在眼前的这些都是敌人的全部了吧。

刹那在手上缠绕上冰的爪子进入战斗姿态。我们望向彼此,点了头后跳了出去。


我是使用用【回复】(Heal)得到的超一流的暗杀者的技术使无声走路成为可能,但刹那那边是冰狼族特有的柔软的肌肉使得无声走路成为可能。刹那是天生的狩猎者,在这样的奇袭中有着相当完美的适性。


专注于钢铁母牛的狂牛族们没有注意到从死角无声接近的我们。

刹那接近前方男人们的背后,并两手一闪。两只手分别瞄准了不同的狂牛族男人。

她的冰爪是如同超一流的锻造师制造的刀刃般的锐利。劲动脉被割断,血如涌泉般地涌出。连悲鸣都发不出,两个狂牛族倒下了。

高超的本领。一击必杀的话没有比那更高效的方法了吧。有种想要送上掌声的冲动。


我也不能输给她啊。


「血,血啊啊啊啊啊啊」

「你这家伙,是谁」


注意到血的喷水的残党把视线投向刹那。

满是空隙。


我手里有着浸渍了液体的布。那个布上浸满了即刻生效的睡眠药。虽说是搞错一步的话就不会再醒过来的强力药品,但是,嘛,失败了的话也好,变得不能玩耍有点可惜但仅此而已。


照欲望说的话,我是想要提前做好实验准备的,但是这么危险的事我可没想自己去试,用可爱的刹那和便利的芙莉雅的实验也是题外话。

人体实验只能用在死了也没事的邪魔歪道。

我从警戒着刹那的狂牛族后面接近他并用布捂住他的嘴,他便痉挛后失去了意识。用这种要领使另外一人也无力化了。


「嗯,不错的药呢。活捉变得相当简单了」


心脏姑且还是跳着的,所以还没死。

之后的问题是有没有在脑内造成严重的伤害。


「刹那、辛苦了。你的本领又上升了呢」

「多亏等级上升了身体很轻。而且,在教导芙莉雅时又再次巩固了下基础」

「是刹那认真地教导着的原因哦。没有认真地教导的话是不会变成那样的。很厉害哦刹那」

「嗯」


我接近刹那那边,抚摸了她的头。

一这么做,刹那的脸变红了,并点了头。刹那还是老样子,是个可爱的家伙啊。


我离开她,麻利地处理掉那些被钢铁母牛袭击受到濒死的重伤的家伙。


「那么,就赶紧地套出情报吧。必须了解在这个城镇内瞄准伊芙的是不是只有这些家伙呢。只有这些家伙的话,就大摇大摆地回到旅馆,能普通的生活了」


在废屋生活可是相当的不方便。

虽说买了毛毯,果然还是想要再柔软的被子上舒服地S E X啊


「拷问,刹那也来帮忙」

「谢谢,帮大忙了。如果有外出中的家伙,有可能会回来。首先先移动场所吧。刹那,这些的同族接近的话能通过气味明白吗」

「狂牛族的气味很有特点。因为今天基本没风,相当远的地方都能知道。至少数百米内是没有的,有接近的话我就会知道了」


真可靠。这么优秀的嗅觉之类的,即使是【模仿】(Heal)也做不到。

果然,说道要做伙伴的话就是亚人或魔族了。黑翼族的伊芙可能也有什么特技,就试着向她打听各种事情吧。


接下来,就快点来拷问吧。


仅是随便一看,狂牛族们像是醒着的样子。不过,已经是蛮极限的了。在高一点浓度的话就会杀掉了的。

下次使用的睡眠药就稍微稀释下吧。像**顽强的狂牛族们都这样了,对人类使用的话一次就成废人了。果然,人体实验很重要。

今后,这种因兴趣而做出来的奇怪的药剂,要是遇到这种死了也没事的渣滓们的话就积极地投用并收集数据吧。真是兴趣兼顾实际利益的愉快玩耍。



我们移动到森林深处。

接下来,就是令人愉悦兴奋不已的复仇时间了。


总结下罪状吧。对伊芙释放仪式魔法的火焰魔法,当然我也在那范围内,而且不止如此,还打在了能卷入可爱的刹那和便利的芙莉雅的位置。

虽说杀掉我并不是目的,但就结果来说我们也受到了很严重的牵连。

接下去是,破坏掉为我们制作美味的熊锅的店。虽说熊锅也是最美味的,不过这家店的小吃的等级也很高,这个城镇的特产酒也有令人感动的味道。本决定要每天都来的,却因这些家伙只来一次就完了。

即使是现在也在梦中出现。在菜单上,至今为止没见过的美味的东西并列着。不管哪个都是因为这些家伙害我吃不到第二次了。

总而言之,就变成了这些家伙就是死了也理所当然的超级恶人。


我是决不允许从我这里剥夺任何东西。


「克亚罗大人,这样就差不多了」

「啊啊,感谢」


我让刹那帮忙深深地掘地。

冰魔法真便利。刹那精巧地用冰制作出铲子,再活用出格的身体能力,一口气挖了五米左右深度的洞穴。冰の魔法は便利だ。


我们把狂牛族的男人们丢进那里。是结实的家伙的话是死不了的吧。

为了不让他们能逃走,就切断了两脚的阿基里斯腱,胳膊那边则是啪叽啪叽地打碎了。即使是自我治愈能力很高的狂牛族的自然治愈也是绝望的。

而且,我用炼金魔法加固了洞穴,并把穴壁变得很滑到手指都搭不上力的程度。


「接下来,差不多是醒来的时间了啊」


我因为很善良就对他们用了【回复】(Heal),适当地中和掉睡眠药,使其处于在计算上还有三十秒就起来的状况。

好的,起来了。


「这里是哪里!?」

「我们被袭击了,好痛呃啊啊啊啊啊」

「啥呀这个,脚也是,手也唔哦哦哦哦哦」


取回意识的他们感受到两手两脚的痛苦后沉闷着,呻吟着。意识を取り戻した彼らは、両手両足の痛みを感じて闷え、苦しむ。

我们等着他们在某种程度的冷静后望向洞穴内。尽管是这种状况他们还能在短时间内冷静下来什么的,有着仅是即使是不完全还是接受了魔王的命令袭击了伊芙的原因。(この状况にもかかわらず短时间で落ち着けるなんて、曲りなりにも魔王の命令を受けて依芙を袭击しただけはある。)(翻译:应该是省略了原因吧…)

「晚上好,狂牛族的各位」

「你这家伙,帮了那家伙啊」

「啊啊,保护柔弱的少女,我是正义的骑士(Knight)克亚罗」


他们想起了我的脸。

那个袭击者有着其他的把风人的预测也猜中了。


「开什么玩笑!什么是正义的骑士,你是疯子吗!?(おまえ、キ・ガイか!?)」(翻译君:这个词特地和谐了的原因是日本那边在某段时期,「精神障碍者家族会」提出『一些精神病家族在他们家族规模萎缩和回复期期间,一些精神病患者从电视、广播听到这个词后受到了打击,这样会妨碍治疗』等原因而向广播电视台抗议,才导致这个词被遏制使用。为了保留原意而使用的情况就会变成了上面的那个样子。我还以为是什么梗哎……)


「真失礼啊。我可是超正常的。论正常的话可以说是人类的第一等。那么,你们知道现在自己的状况了吧?我是认为你把那些话咽下去再发言会更明智些」


男人们沉默了。

然后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


让钢铁母牛暴走的犯人就在眼前,自己以外的已经被杀掉了的结论。

而且,自己也是两手两脚被弄坏,位于逃出不能的场所。


总之,就是他们的命就在我的手掌中。


「你这家伙,说是克亚罗了吧。让我们活着应该是有什么原因吧」


聪明。貌似稍微明白了些。


「有些想打听的东西。在这个城镇内对伊芙虎视眈眈的只有你们的组织吧」

「回答了的话,就让我们从这里出去吗」

「啊啊、我向你保证。我是不会说谎的」


谦虚和城市可是我的口头禅,我会尽量不会去说谎。虽说说过为了保护自身的谎言和让可爱的女孩子高兴的谎言,不过那个是归那个。


「……在这个城镇盯住魔王候补的只有我们。能让我们从这里出去的话,我发誓绝对不会对魔王候补和你们动第二次手」


复仇点数更加上升了。可惜,因为点数积攒到一定数值了杀害方法残酷地上升了一个等级。

这家伙说谎了。

这样只能掉进地狱了。询问什么的,只是因为兴趣才做的,情报已经通过【回复】(Heal)取出了。


除了这些家伙,还有有魔王做后台的夜犬族的无法者为狂牛族做后援。

知道了那些,却没有说出来。


「真奇怪啊,你们的伙伴坦白了夜犬族的谍报员的情况了呢。……明明说实话的话就会帮助你们的。嘛,那啥,自作自受吧。这样死了也可以了」


我笑了。

狂牛族们的脸上染上了绝望。

因为人是不可思议的东西,比起蛮不讲理的死亡,因为自己的行动而招致的死亡会使绝望更深化。

为此特地秀了一波演技。

嘛,说实在的,不管说不说真话都打算杀了他们,让这些家伙在后悔中死去。


「哦,我们是最底层的,所以不知道。是真的,并没有恶意」


真难看啊。

这也是谎言。这家伙是副队长,是全部都知道的。还认为这种谎言是通用的这点,我生气了哦。


「明白了,就相信你吧。但是,罚款是必须的」


我命令刹那降下大量的冰雨,在这种高度。因为颇为疼痛,从洞穴中传来了悲鸣。

暂时这么做后洞穴中堆积了冰块。

因为用我的炼金魔法制造的洞穴中是滑溜溜的,冰融化了的话就恰好会在洞穴中积水。


「那么,这是想要欺骗我的惩罚。会把你们从洞穴里弄出去的不过是两周后了。到那时为止还活着就行了。水充分的准备好了,总能撑过去的吧」


我背对那些家伙。


「等、给我等等。即使有水但没食物的话怎样都」

「有必要让袭击了能拿出美味料理的酒馆的你们知道食物的重要性。在那里学习就好」


这个处罚是让这些家伙们感受到食物的重要性而实行的。

深刻地了解到食物的重要性的话,就不会袭击能拿出那么绝妙的料理的酒馆,会好好地在出店后再袭击吧。

某种意思上,这些家伙是可怜的家伙。所以,就往明白食物的重要性的方向引导他们。做了好事之后心情很好。


「不要啊,绝对会饿死的!」


听到了叫喊声。叫び声が闻こえてくる。

唔呒,说些不可思议的事情。食物的话不是恰好有着嘛。豪华的牛肉。


「你们两个,随便一人成为食物的话就有可能能耗过两周了。嘛,加油。……刹那,走吧。嗯─,清爽多了。食物的怨恨消除掉了」

「嗯,今天很累了」


听见了远处互相争论着的声音。远く、争いあう音が闻こえている。

和我的交涉沉默着比较好,好像相当生气,会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所以你就牺牲吧──这么叫喊着。

呜哇,是真的有吃的打算吗?恶心死了。明明我即使是过了两周也没想去帮忙的,光做些没用的事。うわぁ、本气で食べる气かな?气持ち恶い。たとえ、二周间たっても助けつもりがないのに无駄なことを。

我带着微笑,离开了森林。果然,这个复仇(Game)最快乐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