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八话:提供安慰材料

第八话:提供安慰材料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八话:回复术士はおかずを提供する

稍微在废屋里试着和已然成为我复仇对象的豹子魔族玩玩吧。除了,从背后用小刀往我要害处刺杀只是其罪之一。如果只是袭击我的话尚且还能原谅。只是稍微有点恶作剧过头罢了。就那种程度的本事怎能伤我分毫?

这事就原谅她也可,谁教我心胸宽广呢。

但是!她是破坏咖啡店的元凶之一。居然将能做出那么美味的可口的又堆满甜美鲜奶油的雪纺蛋糕……的店破坏什么的,就冲这点就不可原谅

再怎么样待人温厚也是有限度的。

所以试着稍微使点坏吧。

……

「意外的,坏的有点早呐!」

我微微叹了口气。

因为新型春药强过头的原因。口涎也好淫汁也罢,就像关不上的水龙头一样。从源头不停的流下豹子魔族就这样一边痉挛着一边保持着笑脸。

那还真是凄惨呢就算是我实在也是立不起来。

最初的时候很高兴的品尝了一个御姐,虽然愉悦的享受了如同超脱世俗的快乐,但是因为顺着这个劲头过于投入。结果把她完全玩坏了。

那个玩具已经用不了了。

拖上次的福,我就做了一次,这样完全没法满足性欲啊。

已经决定要在晚上给芙莉雅和刹那来几炮去去火,不过在那之前,只能先忍着吧。

虽说偶尔和御姐来一发也不错。但果然和那两人做才是最棒的。

也许每天都好好疼爱芙莉雅和刹那的话,伊芙会想要和我们一起做也说不定。如果真是那样就可以三p啦!

来吧!展示出积极的样子吧!伊芙。

回到正题

「春药的实验是失败的,我曾想过,如果用魔族来作为使用对象的话。药效强点也可以的吧……」

这个春药不去改良就没法用。不过只要知道有很强的药效就行了。

在以不杀人为前提之下,使他无力话这一点上是非常优秀的药品。

如果不作为春药放在别的用处上使用,说不定也可以呢。

如果再继续增强药量的话,就会变成很有意思的样子。

先不说这个,当前问题是该怎么处置这个已经坏掉的豹子魔族。

当初是打算将他预定为我所用的提线人偶,让她泄露出她所属组织的情报的……

但是就这样把这「东西」送回去。对方可能也会一脸蒙逼的吧。

「那么就先把它给修好吧。」

我使用【回复】技能将她的身体复原。再把烧坏的脑子也可以一起修好。

只是就算复原了,依旧存在着一些问题。

被春药侵蚀到残破不堪的心灵。以及留在记忆一隅的强烈快感,这些损害依旧残留在她身上。

古话说得好:医人易,医心难。

我不想去求她的心理阴影面积了。

药物很可怕,能不用就不用吧,我如此心想。

「啊呜,啊↗啊↗啊~」

看起来似乎连人话也说不出来了。

「以【真名】对汝发令,你将与你所属组织对立,不择手段地尽最大限度来妨碍对魔王候补伊芙・莉丝的搜索。还有,禁止将我的情报泄露给他人。」

因为有好好的将真名给问出来,命令她变得异常轻松。

【真名】这东西使用的方式还挺棘手的,就算是用【回复】窥探记忆获得的名字,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用处)的。必须走流程从本人的口中打听出来才行。

由于春药的效果变小的时候,处在迷迷糊糊状态的她无法通过意志来左右自己的躯体,趁她大脑不注意将真名搞到手真是爽歪歪。

……还需要冷静的考虑一下,该如何调整春药强度的问题。

「嗷呜~」

在我想问题的时候,豹子魔族已经好几次疯狂地以头抢地,对就是哐叽哐叽的那种。

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个已经坏掉的女人能够做到什么。总之,先让她做点什么。

之后就顺其自然吧。

因为用真名的权限,严禁说出我的名字所以不管做了什么事,也不会引火上身。

嘿!我还真是个小机灵呢。

豹子魔族在清醒后失魂落魄地离开了废屋。那么这样,这件事就先告一段落了。

如果她运气好的话,以后说不定也可以过上普通的生活。

算了算了,想什么呢,做完『好事』之后心情总是很不错呢。虽然是建立在别人身上……

果然只是因为一个雪纺蛋糕被搞得太过分显得有点可怜呢,然而这种程度的惩罚不是正刚好的处置吗?

「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我站了起来拍拍手说到。

我的惩戒美学就是重男轻女,接下来就让袭击伊芙的狂牛们见识下什么才是地狱吧。

马上使用回复改变了外貌之后离开了废屋。

不管怎么说在提着豹子魔族逃跑的时候,后面追赶的狂牛族,老是阴魂不散的跟着。就因为这个,害我浪费了许多不必要的魔力。

我要在复仇的小本本上给他们再画上一笔,气死我了。

在我小本本上记着的加害者。不能让他们死的那么轻松。

顺便一提在本本上记得正字最多的王女殿芙蕾雅。已经打心底里为我奉献了一生,成为了在战斗中好用的**隶。

我现在往商店并列的街区走去,已经有好好标记了狂牛族所操纵的魔物。

打算在夜里去偷袭他们。在那之前还是挺空闲的。趁现在想把废屋中生活刚需的毛毯和食材采购一下。

「要让那些**见到啥样的地狱比较好呢?只是赐与痛苦之类的感觉有些无聊呢。」

每次都要抱着头构思下复仇的方案。

因为对方是男的所以也不能拿来爽一下。再加上对于我个人推崇的美学。绝对不能对复仇对象的家人和朋友出手。

那样出手的话就成了邪魔外道。完全不符合我的美学。

说到底只要不伤害我或者我的所有物。我想或许看见有人略夺别人,我也只会摆出事不关己的态度吧。

「一不小心想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呢……食物的仇,那么就让我来报吧。」

对此,我需要先调和一些必要的药剂。正好手上有魔物的毒素。

呵呵,这肯定是一出令人愉悦的复仇剧吧。

购完物之后。扛着大包小包的我回到了隐蔽的家中。因为结界并没有被打破,看起来应该是没有入侵者。

在进家门之前,先用改良,变回克亚罗的相貌。用这副样子最合适了。

我一回来,芙莉雅和刹那小跑着贴到了我的跟前。

芙莉雅「欢迎回家,克亚罗大人不在的时候一切正常哟。」

刹那「克亚罗大人掂了这么多东西,很辛苦吧,让我来帮忙吧。」

两个人都像是圈养多年已经十分顺从的小狗一般听话,一喊就蹭到腿边。

当然这个家里还有另外一个人,躲在房间的角落里,抱膝蹲着。

果然还需要花些时间来和她搞好关系啊。

刹那「咦呀,好暖和的毛毯呀,克亚罗大人,谢谢你买了这个给我。」

芙莉雅「连衣服也有耶,这样就可以换洗衣服了呢。」

除了食物和毛毯以外,我还准备了各种各样生活中必须要用到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我把大部分的行李都放在旅馆里了。

今天,我回到原来已经租的旅馆的房间,但是里面的行李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是他们为了寻找伊芙的线索被夺走的。

丢失的都是旅行的必需品和放不进口袋的药水和食材。

总之丢失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这也真是太过分了……我绝对不允许他们这样为非作歹。

在心里的小本本上在给他们记上两个「正」

「刹那、芙莉雅。昨天我找到了袭击我们的那些家伙的同伴了,我曾对刹那说过的,用有特别气味的小刀来投掷。因此,那些家伙所操纵的魔物已经被气味标记到了。如果是刹那的话,应该就可以循着气味追上的吧。」

「ummm,如果从这边开始找的话,不太可能。但是一边绕着街一边寻找的话,大概可能也许可以找到。」

「嗯,那就拜托你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去夜袭。」

「了解。对克亚罗大人动手动脚的罪孽,就让他们用命来赎吧。」

刹那喘着粗气说道

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家伙呢。如果要把刹那杀鸡取卵的话一定要放在最后的最后。

我还挺喜欢刹那呢,不过应该说是还挺有好感的吧。

一往芙莉雅那边看过去,她就已经用魔法创造出满满当当的一桶水了。

这是为了洗衣服而准备的。

「克亚罗大人、刹那亲、伊芙亲。请换上克亚罗大人买来的新衣服。现在,因为来时穿的衣服已经差不多很脏了,赶紧洗完拿去晾干。」

洗衣服是芙莉雅的工作。因为能够使用产生水的魔法,所以还挺称职的。

能够轻松的看到原王女选衣服的情景,感觉很开心。

芙莉雅和刹那,一件又一件的脱下身上的衣服,最后成为只穿着内衣的状态。然后看着刚买的衣服山里,「到底哪件衣服好呢」这样开始选择中。

真是不错的光景呢。

「为、为、为、为什么一点踌躇都没有就把衣服脱了啊!这可是在男人面前的说!?」


这是刚才一直沉默着的伊芙,发出的……惊叹。

「刹那是克亚罗大人的所有物。」

「我的话虽然也有点害羞,但如果克亚罗大人中意的话……会觉得很开心之类的。」

无论刹那也好芙莉雅也罢,都不会犹豫是否让我观看她们那细若凝脂的肌肤。

这居然变成了芙莉雅来诱惑我的机会?

今天正好下面积累了很多,那就好好的疼爱一下吧。

「刹那、芙莉雅。正好,我有点在意,不是刚好脱了衣服了么,来一炮呗!你看,我不是也买来了毛毯了么。」

单独在坚硬的床板恁得我浑身疼,现在有了毛毯,可以随心所欲地做的特别爽了。

「emmm,今夜可能没办法夜袭了,我也赞成现在来打一炮,要给我『满满的爱』哦」

「我也要,因为今天早上没能睡好懒觉,所以一直觉得有点『疼』。」

两人柔情似水的眼神,就这么朝我望了过来。

那样子看着我们,伊芙的脸像似熟透的苹果一般真红。

「对了、伊芙」

「系、系的」

伊芙红着脸宛若变成了一只蒸汽姫,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看上去非常紧张的样子。

「我们从现在开始打算要玩叠叠乐了哟。你现在去家旁边的房间里换衣服就好了,现在穿的衣服可以轻易的清洗了,我买了挺多衣服,随便地去挑你喜欢的吧。」

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中,因为伊芙很生气,所以没有办法只好做好了浪费魔力的觉悟,于是把有结界的房间增加到了两个。

在那边的房间出现侵入者的情况下,也弄成了可以对应的环境。

明明已经很照顾了吧,伊芙的脸却一瞬之间猛然石化,歪着头,然后将脸蛋鼓了起来。

「为,为什么现在,要说那种事情。」

「那样的话效率难道不是更高吗?……还是说,不会是在期待着我来引诱你吧?」

我那样说完,她原本红着的脸,刷的一下变得更红了。

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看着那样的她,笑得我眼泪都流出来。

「鬼知道!」

她拿着适当的衣服,从房间里出去了。

真的是值得我去捉弄的少女呀。

我一边笑着一边目送着她出去。

现在就剩下我们三个人了,那么快点开始做吧。

伊芙看上去也是兴致高涨呢。

我用【断念】已经知道在旁边房子里的伊芙正用耳朵贴在墙壁上偷听了。

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想和伊芙混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远了。

契机是必要的,发生一些伊芙和我的有趣的戏剧性的小插曲。如果有那个契机的话,对色色的事情有兴趣的伊芙因此爱上了我,就可以找一个借口来让我太阳她。

当然,这样方便的事情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如果需要的话叫醒我就好。

本部分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还在吗?克亚罗大人?」

「好过分的放置Play」

刹那和芙莉雅一副已经不耐烦的样子。

真拿你们这些小可爱没办法,那就让我来好好的疼爱你们吧。

嘛啊,算了尽可能的努力吧。

把耳朵贴在墙壁正在自我安慰的伊芙当作小菜一样。芙莉雅和刹那也比平时为爱呐喊的更加大声。

我是多么的温柔啊。伊芙也一定会觉得很高兴的吧。

在度过一段愉悦的时光并吃完晚饭之后。我们来到了,已经完全被黑夜笼罩的街道上。在做完手头上的事情后。腆着一脸红的伊芙回到了我们的房间,果然有着荷尔蒙的味道。

她本人还完全没有被人发现的自觉呢真是滑稽。

今后也提供给伊芙一个人做的材料吧。不久,她就会想要真正的我。

这次带着刹那去,让伊芙和芙莉雅看家。

既不能把伊芙带到敌人面前,也不可能让她一个人留在家里。

「克亚罗大人,找到那个味道了,从这里开始追寻吧!」

「好孩纸,作为奖励,明天买点心给你。」

「我会好好期待的。」

将刹那作为先导,我们开始寻找狂牛族那些人隐藏的基地。

他们在街外的森林里准备了帐篷,而且在帐篷的周边还睡着狂暴的钢铁母牛。

「找到了」

「那么快点开始吧。」

没有哨兵,袭击简直轻而易举。

对了,做一件有趣的事吧。

悄悄靠近睡着的狂暴的钢铁母牛的身边。虽说是狂暴的钢铁母牛,但是她的脖颈却没有那么坚硬。

往那里用针头插入,注射出药液。

是让豹子魔族坏掉的春药原液哟。

那么,接下来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呢?

「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狂暴的钢铁母牛突然醒来并疯狂咆哮着。

接下来是慌乱的鼻音。

那个样子仿佛是在找寻着什么。

然后,看见了帐篷。

「……明明只是一个梗,没想到真的会玩坏啊!」

狂暴的钢铁母牛向帐篷猛冲过去,刹那间帐篷被粉身碎骨。不仅没停下还疯狂践踏着帐篷的残骸,而且嘴里还叼着一只雄性狂牛族。

多么凄惨啊,那个男人像是丢垃圾一样被丢到地上,被前脚将四肢往人类不该扭曲的地方折去,保持这样的状态摔了下来。

狂牛族男性的脊骨怕不是要碎成渣渣哦。

「克亚罗大人,那个东西是啥子嘛?」

「往它的血管里注射了春药了哟,因为狂暴的钢铁母牛是一种只有雌性的魔物哦,……这种情况就是找与自己相同的雄牛所产生的结果。」

真是一场有意思的杂耍呢。

比起人类,我更喜欢魔族,我甚至连人都还没看见,狂暴的钢铁母牛就已经接二连三的袭击了狂牛族的男人们。

最棒的笑料就在眼前展开,但是差不多也看腻了。

差不多该上主菜了。

但就这种程度,我是不可能轻易原谅那些可恶的家伙,哦~愚蠢的家伙们哟!就让我来狠狠地踢你们的屁股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