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七话:暴饮暴食宣泄仇恨

第七话:暴饮暴食宣泄仇恨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七话:回复术士消除食物的怨恨

为了收集情报和寻找朋友而走出街道。

昨天做的有点失败。

虽说不小心杀光了袭击者,但至少应该留下一人把他绑走来获取情报。


因为对他们糟蹋了难得为我能做出美味的料理好店而太过激动,就轻易了杀掉了,真是头疼。


不得不反省下了。

丧失失败的话等待着的只有死亡,于是我试着在心里嘟囔着『我是复仇鬼,感情什么的早就没有了』


喔,总觉得心情冷静下来了。这样我从现在开始也是冷酷的复仇鬼了。

那样的复仇鬼的我,在能看见昨天享受着料理而被袭击的旅馆的咖啡店内注视着变成悲惨状态的旅馆。


「回去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买毛毯之类的啊」


那个废屋里毛毯什么的中意的东西都没有

因为那个害我们昨天相当难以入眠。

为了健康和舒适的睡眠有必要尽快地入手毛毯。


「果然引起骚动了啊」


城镇内的邻接有人气的酒馆的旅店被烧光了。

从窗户看见的旅馆的废墟内人们逐渐集聚过去了。

我慎重地搜索着周边。


搜寻着昨天袭击者那一伙还在不在。

即使没有袭击者的情报,就搜寻寻找着伊芙的痕迹的家伙就行了,伊芙是他们的目标的话就一定会来这里。

除了判断举止,用【翡翠眼】看着来寻找高等级的魔族也是一个手段。


我发着呆,光是眺望着也太寂寞了,就边享受着茶和点心边持续警戒着。

涂满了鲜奶油的戚风蛋糕,真是相当的美味。

好像是用了从狂牛族饲养的牛那里榨的牛奶。


并不是魔物是普通的牛。吃了魔物的牛和奶都是毒,这点魔族和人族都改变不了。但是,狂牛族也能很好地照顾普通的牛,这个戚风蛋糕使用的鲜奶油是至今为止吃过的鲜奶油中的极品。

就作为手信买些回去吧。也请下客给刹那和芙莉雅吧。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呋姆,还想着狂牛族是不是放着不管也好,能做出这么美味的东西的话太浪费了,就让他们活着吧」


只看了一部分的狂牛族后下了判断。

就从妹姫的军势那里尽可能地守护他们吧。



第二次下单更换红茶。相当奇怪的家伙还没出现。

是已经调查完了吗,或者说追到这个城镇的只有昨天的袭击者而已?

不管是哪边,继续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就买些手信的戚风蛋糕回去吧。


「不,好像并不是浪费时间。你有什么事吗?」


因为感到了背后的杀意就头都不回地询问了。

背后的某个谁,连警告都没有就把小刀往我要害扎过来。


真是性急的家伙。


「可惜,对我来说是看得见的」


从剑圣暮羽模仿(Heal)得到的剑圣的技能【看破】【见切】)。


能感觉到在自己的剑域内的所有存在。

即使没看见也不成问题。


通过挪动半步错开身体而躲开被刺出的小刀,抓住了其伸过来的手腕,并利用对手的力量把他丢出去。

我迅速地回转一周后从背后把袭击者敲往地面,并从怀中拿出的小刀架往袭击者的脖子。


「敢动一根手指的话就切断你的喉咙,就让我探听各种事情吧」


温柔地进行了询问。

在店内造成了骚动。


真是的,真希望袭击者也能挑好袭击的场所啊。

至少是没有忍耐到没有人烟的地方为止吗。所以说没有常识的家伙真令人困扰。


首先,单是全身覆盖着长袍的姿态这点就完全暴露出可疑了。也有着新手的伊芙的先例,这样搞得我才像是可疑的家伙啊。


「……把伊芙大人还给我们,现在还回来的话,至少还能饶过你的小命」


是女性的声音。

大概是超过二十五岁了。

伊芙大人?把伊芙加上大人来称呼的话,是她的同伴吗。


真奇怪啊,伊芙自身的发言也是,【回复】(Heal)读取到的记忆也是,明明至今为止保护着她的护卫死了,可以依靠的家伙已经不存在了。


而且,为什么我带走伊芙会暴露了?


「质问的是我这边。别说些多余的东西,给我回答我的质问」


用小刀轻微地切开她的皮肤。

袭击者的心跳声变大,汗量也增加了。

这家伙是不习惯这种场合。再结合身体的动作来考虑的话,可以说是处于二流以上但未满一流的境界吧。


虽说用【回复】(Heal)来窥视记忆需尽快下手,但在【回复】(Heal)时根据对面的记忆的密度和内容,我会变成数秒到数十秒的无防备状态。

可能还有其他的敌人。在这里使用【回复】(Heal)风险太大了。


「我,要把伊芙大人」


袭击者刚对我说些什么的时候,轰声响起。是脚步声,而且不是人的。从窗外听到了更大的脚步声。


「难道是,钢铁母牛(Iron-Head・Cowアイアンヘッド・カウ)!?」(翻译:真心没有命名能力,我就直译了=-=)

狂牛族的男人乘坐着一头魔物以超高速突进过来。

那魔物的名称为钢铁母牛。

有着超过硬度超过石头,被称为铁头的程度的相当脱离现实的硬度的头部的牛。尺寸也比那些笨马要大上了两圈。

如此巨大的身躯加上夸张的脚力,瞬间突破时速100km。

巨大,坚硬又高速的东西突进过来的话会变成怎样。


答案很简单。

店的墙壁就像砂糖工艺品那样粉碎了。它就保持着那样往这边突进过来。

这是理所当然的。钢铁母牛的全力一击连城墙都能粉碎。这么薄的咖啡店的墙壁一下都撑不住。

貌似是想要一起轧死我喝袭击者。


「那个,是你的伙伴吧」

「不是,是敌人」

「是这样啊」


用里拳(正拳反过来,应该是掌心向上的握拳?)顶了袭击者的下巴。

剥夺了她的意识。


因为打听消息了解情况差不多变麻烦了,就让她的失去意识并绑走后,到安全的场所使用【回复】(Heal)取出情报的话,就杀了或丢了吧—因为刚好这么想着,这时机来的正好。


带上这个家伙逃跑吧。

和钢铁母牛正面刚很麻烦,而且现在还有个拖油瓶。


况且都牢牢地附上标记了。用涂满了只有嗅觉灵敏的冰狼族才能明白的特殊香料的小刀,投往钢铁母牛,刺向它柔软的侧腹。想拔掉小刀,但是伤口已经充分地染上了香料,这味道三天三夜都弄不掉。


只要不是太远,有着刹那的鼻子的话就能追到。这里就乖乖的跳掉,之后再其熟睡的时候袭击他们。我在趁别人入睡时偷袭这点可是比其他的都擅长。


把袭击者担在肩膀上,在那个地方跳了起来。

到几帧前为止,我所在的地方被钢铁母牛突进,并且那种气势并没有所消减,店内被弄得乱七八糟。

我用力地咬住了臼齿。


「啊啊,我真的生气了啊。为何这些家伙们总能接二连三地毁坏掉我中意的店」


为我们把熊肉做成最好吃的熊锅的隐藏好店的酒馆。

然后就是提供给我充分涂满了上等生奶油的戚风蛋糕的咖啡店。


明明不管哪个都是非常中意,决定还要来的。这样的话不就不能再次享受了嘛。

真是岂有此理。


不能轻易地杀了这个狂牛族的男的,要连同这家伙的伙伴。只是这些家伙的命是绝对不能偿还的。


「我要把食物的怨恨,深刻入到你们的骨髓为止」


如此放言后,我就保持着把袭击者担在肩上,迅速地冲出店外并选择了狭隘的小巷深入其中。


利用【改良】(Heal)特化速度,同时解放脑的限制器并竭尽全力的拉开距离。


在外头待机着的狂牛族的同伙也想追我,但速度差距太大,不一会儿就败下场了。

保持着那样,我进入了合适的废屋。

一不小心连续两天非法入侵了,对我来说,我明明很想在高档的旅馆里放松的。


「那,要把这个女的怎么办」


粗暴地把保持着失去意识的袭击者丢了下去。

声音也是,而且抱着她的触感也是,我明白了她毫无疑问是个女的。

我搜寻着周围的气息确认安全后,在废屋内张开了结界。


在恢复意识时还让她拿着武器的话很危险,就先把她剥成裸的,在把四肢都绑上。


跟我想的那样,她藏着很多危险品。


「既不是狂牛族,也不是黑翼族这点倒是出乎我意料」


因为把她弄裸了,她的种族特征一览无余。(种族の特徴がみてくれた)(翻译:种族特征能帮我看…拟人吗…)

是有着金色的头发与豹的耳朵和尾巴的金豹族。

本来应是这个城镇内不存在的种族,虽说有点在意为何夜猫族会寻找着伊芙,不过那种东西只要【回复】(Heal)一下一瞬间就能明白了。


「真色情的身体,口感好像很好啊」


刹那、芙莉雅、暮羽都是美少女,但终归是少女。因为我和成年的女性交合太少,这更是有新鲜味。

稍微试着调查后发现触感和气味完全不同。虽说如此,仅是成年的女性的稀有性与刹那们那样超一流的女性相比的话还是少了几个层次。

偶尔想换个味道吃时,这个就这样可能也不错。


先不说什么,是令人兴奋,令人兴奋不已的【回复】(Heal)的时间了。

这种状况的话,发呆要几十秒都是安全的。

就试着搜寻完这个女的的记忆吧。


果然,我很在意连用我的【改良】(Heal)的姿态变化后的变装都暴露了,我的自尊被深深地伤害了。不找到那个理由的话。



「呋嗯,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这个女的姑且算是伊芙的伙伴吧」


【回复】(Heal)完了。


这个女人的正体是,对现魔王的反对组织的一员。


虽说与对于魔族魔王的命令是绝对的,不过充其量仅是发布敕命,让所说的话生效而已。也有着经过某段时间后会自然地消退的缺点。

理所当然般的,如果有对魔王持有反感的人的话,就会出现这么做并成立了组织后敌对的情况。


这个女的组织是经受现魔王的暴虐的种族们聚集后建立的。

他们的目的是通过从被魔王暴虐着的种族中培养出下任的魔王来把当今魔王建造的权力构造归零。

为此,他们杀掉受魔王宠爱的种族的魔王候补,反过来保护被魔王暴虐着的种族的魔王候补。


伊芙也当然进入了那个候补里。

有可能是因为有这些家伙的组织,一周目的世界里伊芙才能成为魔王。

真是过分的家伙。为了自己而利用了像伊芙那样的少女什么的,对有着良知的我来说,这种事情是绝不会被允许的。

绝对不会把伊芙交出去。


「不过啊,改变姿态也暴露了的理由是气味,没想到会是这样啊。对人类来说可是想不出来的主意啊」


这个女人好像是记住了丢在旅馆的我的行李,然后追踪了那个气味。

那么,虽说不是我而是被命令找伊芙的气味,但好像是没能入手残留了伊芙气味的东西。

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因为追到的是我,运气不错。是刹那或芙莉雅的气味就糟了。今天就尽快回去吧。


嘛,先不说其他的。


先处理掉这个女的吧。不是伊芙的熟人,还想抢走并利用伊芙的恶势力。

而且,这不麻烦吗,反魔王体制的组织什么的。我可不想被卷入那些家伙们的诡计中。


有那样的东西的话,伊芙就会去依赖它。对我的感激就会消失殆尽。伊芙依靠的只有我就可以了。不需要那样的组织。


还有另外一件明白了的事。袭击了美味的鲜奶油戚风蛋糕的狂牛族男人好像不是找我,而是以要处理掉这个女的立场而袭击的。

也就是说,这家伙不在的话,我就能再次享受那个蛋糕了。

情绪越来越变得焦躁。


「我想到好主意了」


即使是处理掉了这家伙,第二、第三的刺客也会为保护伊芙而来。

这样的话,巧妙地利用这个女的更为上策。

而且,使用得当的话可以作为用完即弃的朋友,能有效达成对妹姫的复仇条件,一石二鸟。


「但是,用什么借口来复仇呢,这才是问题。不,冷静地思考的话,我对这个女的复仇不也挺好的嘛?这个女的可给我做了相当愚蠢的事情啊」


这个女的突然从背后对着我的弱点刺出小刀,所以被做了什么也不会有怨言的吧。

也有蛋糕的怨恨。


我也想要从入手了各种各样的魔物毒后,用奇迹般的调和,做成了以人类为对象来说太过强力而没去使用的新作媚药的实验。

虽说因为是魔族而有着强韧的身体,但会变成我的人偶或变成废人坏掉,五五开吧。

嘛,即使没变成废人,她的人生也完了。


真可怜,因为没挑选袭击对象就变成这样。

温柔的我,祈祷着如果这个女的有来生的话会更加明智的存活下去。


「那接下来,就让我来消解掉食物的怨恨,顺便消解想从背后用小刀刺过来的怨恨吧」


微微地笑了笑,我从小袋中拿出几个瓶子。

今晚就让刹那帮忙追寻气味去处理掉那个狂牛族。就开始麻利、快乐、无法挽回的事情吧。

我裤子非常的紧。啊啊,明白了。一想到今天是奇妙的具有攻击性,是因为明明难得变得有干劲了,却被伊芙拒绝后而保留着了吧。(今日は妙に攻击になっていると思ったら、せっかくやる气になっていたのに、依芙に拒绝されてお预けになっていたせいだ)无处可去的性欲把我变奇怪了。

就愉悦地来一发发泄后,变回平常的温柔又冷静的克亚罗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