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四话:套路魔王

第四话:套路魔王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四话:回复术士は未来の魔王を手のひらで转がす

感受到了肩膀上那温暖的重量。

我正抱着一个少女,和刹那、芙莉雅快速奔跑着。


她是在一周目的世界里作为魔王和我敌对的少女。

为何会在这个城镇用披风隐藏着姿态,甚至是被今天的饭所困扰般的窘境。

在试探她的实情时被魔族袭击,现在正逃跑中。


对面正混杂在人潮中追踪着我们。


「你想逃去哪里?」

「听说在东边有个斯拉姆街道,那里的话有一两间废屋」


因为被我扛着的少女向我问话,就回答了。

虽说也有考虑过出去城镇外,但帐篷和寝具等全都放在旅馆了。

在夜里的山间中没有装备度过一个晚上,我和刹那是没问题,但对新手来说太吃力了。


「克亚罗大人,敌人还在追着我们」


刹那边鸣着鼻子边发出警告。

虽然处理掉了店内的家伙,但靠复数人对我们释放魔法的家伙们还没处理掉。

刹那记住了他们的味道,不用回头就能确认到追着我们的存在。


「芙莉雅,交给你应付了」

「请稍微等等呢,我想刹那酱确认下然后锁定他们」


「锁定」说的是通过刹那记住气味的魔族,和用【热源探查】来确认捕捉到的魔族是否正确。

虽说正追过来的是很难搞错的,但还是有把没关系的人卷进来的可能型。那样的话有违我的正义,所以有必要进行准确地锁定。

芙莉雅在向刹那确认了指定的魔族后,点了头。

之后就只是遵循着【热源探查】的感觉释放魔法而已。


一旦被【热源探查】所捕捉,不管是想隐藏于障碍物中或是使用了多少的假动作,都会转化成数值向芙莉雅的脑中反馈直接位置的情报,所以是逃不了的。


「克亚罗大人,杀了也可以吗」

「拜托了,别把他人卷进来啊」

「了解了,那么……」


拐过一个角落,确认过这条道路没有其他通行的人后,芙莉雅稍微走了一段距离后停下了脚步。

过了一会儿,追赶着的三个魔族拐过角落奔向我们。


【冰枪风弹】


制作冰的弹丸后,用压缩的空气击打出去。

这是风属性和水属性的复合魔法。

通过从【热源探查】得到的数据推定未来坐标的同时进行连射。

冰的弹丸雨倾注着,捕捉到了想要回避的敌人,贯穿了想要防御的敌人。

追过来的魔族也是相当的老手,但吃了【术】之勇者的强力的复合魔法的话一会都撑不住。


「在引**动之前离开这里吧」

「好的」

「嗯」


两个人点了头,奔向了斯拉姆街道。



斯拉姆街道的废屋很多。

多亏这个用来藏身真是再好不过了。

挑选了没有人住过的气息的建筑物,进去之后构建了简单的结界。

里面散乱着灰尘和垃圾,但只要扫扫就能住了吧。


「刹那,芙莉雅,扫除拜托了。我和新雇主有话要说」

「明白了,我会为了能让我们睡上好觉的而努力的!」

「……别做多余的事情害得刹那的工作增加了啊,你就只做刹那说过的事就好了」


芙莉雅因为原来是王女,所有家务都相当不擅长。

虽说因头脑很好而记得很快,但第一次做的事大都会引起大惨案。

刹那预测到了那些而叮嘱道。


「抱歉啊,我这边谈话完了后也会去帮忙的。那么,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我放下肩上的东西。

因为一直担着她,肩膀竟有些僵硬。

嘛,她要是不说的话也可以通过先前使用【回复(Heal)】的时候获取的记忆来了解状况。

那个时候,不只是记忆,连技能都得到了。

魔物的技能是【模仿(Heal)】不到的,但魔族又能否能得到。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有些吃惊。


「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魔王(暂定)少女用着完全暴露出警戒心的眼光看着我。

因为善意而从强大的魔族那边庇护她的人类是不存在的。

会怀疑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如说,如果她是在这种场合没表示警戒反而向我们道谢的笨蛋的话我肯定会抛弃她的。


「我曾经见过黑翼银发红瞳的魔王。我不管怎样都想要见到她,想要见到她后和她交谈」

「那不是开玩笑吗」

「开玩笑?都做到这样了怎么还会是开玩笑啊」


在哪种情况下正确的行动是不去管她,赶紧离开那个地方。

比起救了她,我们的容貌已经暴露给追着她的组织了。

毫无疑问袭击者的背后肯定有人。在这个城镇中的行动有着相当的限制。


「……但是,很奇怪啊。因为黑翼族是魔王已经是到三十年以前为止了,人类很快就变成老爷爷的呢。你不管怎么看都很年轻,一定是骗人的」

「也是啊,我见面的时候是在未来。五年后,我会和魔王见面。没错,就是和你见面」


说了太过唐突的事情,她摆出了一副茫然的表情。


「你说什么呢?」

「这个眼睛可以看见未来」


我发动了【翡翠眼】,眼睛闪耀着翡翠色的光芒。


【翡翠眼】能看透未来的能力是不存在的,不过有些许程度的魔法素养的话,就会明白这魔眼的力量了。


「因为你是要和我在未来相遇的魔王,所以就帮你了。还需要在这之上的说明吗?」

「……我是未来的魔王,真是让人笑不出来的玩笑话呢」

「才不是开玩笑,确实用这只眼看到了」


我那样说着并收敛了笑容。

她迷惑了。

即使没有相信我的话,她也会明白身为魔王候补这件事暴露了。


她抚摸着用手套覆盖着的左手。

那里有着刻印。


未来之类的,女孩子大致对未来或命运这些没有抵抗力,加之考虑到她的境遇,用这样的话说服她会很容易,所以就尝试思考了这种【设定】


「我还认为人类之流的都很弱,魔法又不能很好地运用,不过也有着像拥有着奇怪力量的你这种家伙存在呢」

「差不多,不过只有弱这一点就请订正下吧。你好像还在怀疑是否是陷阱啊……如果我想加害你的话,现在的你这种程度,连陷阱都不必要弄。毕竟,我可是勇者,比你强多了」


我脱下手套,让她看见被刻在我手背上的刻印。

只有勇者才会被刻上的证明。


「再次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愈】之勇者克亚罗」

「啧!?你是勇者啊」


她的警戒心更强了,而且还进入了战斗姿态。

虽说演变成战斗也很麻烦,不过那样的话也不要紧。能用实力让她了解现状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毫无疑问我肯定会赢。我的【翡翠眼】已经看透了这名魔王(暂定)少女的全部。



种族:黑翼族

名前:依芙・莉丝(翻译君:准确来说是依布・莉丝,但觉得没有依芙・莉丝好听。)

阶级:魔王候补・堕天使

等级:51

Status:

魔力值:21/187

物理攻击:133

物理防御:97

魔力攻击:123

魔力抵抗:87

速度:109

等级上限:70

天赋值:

魔力值:89

物理攻击:125

物理防御:90

魔力攻击:115

魔力抵抗:80

速度:101

合计天赋值:600

技能:

・暗黑魔法Lv2

・神圣魔法Lv2

・黑翼武闘Lv2

・眷属召唤Lv1

Skill:

・混沌的堕天使Lv2:被光与暗所钟爱的存在。暗黑魔法,神圣魔法的精度、威力上升

・黑之摇篮Lv1:身上缠绕着黑之闘气。身体能力上升。魔法攻击上升补正

・魔王候补:对全Status上升补正(微)。现在、魔王时会受到挑选(现、魔王时に选别を受ける)(翻译君:应该说的是在挑选魔王时有资格被挑选到,不太确定就先直译)

・向着眷属的诱惑(眷属への诱い):和使者的灵魂的契约权。契约完的情况,灵魂会寄宿在翅膀内通过眷属召唤叫出。(翻译君:有没有更加中二的翻译…)



还是首次看见总天赋值超过600的。

连像我和芙莉雅的勇者也才大致500。

技能和Skill也很优秀。

甚至还持有着能自由运用人类不能使用的光暗魔法。

作为单独的战斗术的黑翼武闘也非常强力。

技能姑且能全部【模仿(Heal)】,但眷属召唤要是没有向着眷属的诱惑的前提Skill的话是使用不了的。暗黑魔法和神圣魔法就在今后根据需要让我运用吧。


我是等级也好天赋值也好,技能、Skill的优秀程度都比不上她,但仅从刚才的袭击来看,对她来说经验和技术是绝对性的不足。想要击败她的手段就有好几种。

而且她的魔力值也几乎用光了。


「开打也可以,不过在那之前先听下我的话。我认为,确实勇者是人类用来杀掉魔族的道具,但是我是期望着和魔族的共存。我会帮助你,也是为了终结人类和魔族之间玩笑般的战争;而且你成为下任魔王的话这边会更加方便」

「你知道我的什么了」

「我已经说过在未来见过你了吧。至少比起变成追你的那些家伙所期待的那样,还不如你来当魔王比较好。所以在那之前我都会保护你的」


我读取了她的记忆,明白了魔王候补的相关情况。

魔王将近死亡时,二十个种族都会出现一个手背被刻上魔王候补的证明的人。


然后再魔王死亡的同时,他们之中随便一个会进行继承。被挑选的基准不明。

三十年前,以黑翼族的魔王的死,其他种族的魔王被选出来了。


那个魔王是个弱鸡。通过利用卑鄙的策略杀死其他的候补而得以获选,然后彻底冷落现代魔王的种族黑翼族,并剥夺了他们的权力。

与被歌颂为明君的先代魔王相比完全比不上,而且还决不允许存在自己之外的权力。

他因为这种自卑而给予了黑翼族过多的痛苦。

然后,在他接近死期,黑翼族的魔王候补又出现的时候,他无可奈何地变得恐慌。要是出现了黑翼族的魔王,自己会收到对黑翼族的打击的报复吗?为了消除那份不安,他利用魔王的权限决定杀光黑翼族的人。


「果然,你是不可信的……我不会信赖勇者的。对帮助了我的这件事表示感谢,但是,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


她背过脸去了。

预想范围内的反应。


「这样就好了吗?像你这种只是强一点的小孩子一个人能做到什么。实际上,要是没有我出手的话你早就死了。这之后也是如此。你不足的部分就由我来告诉你吧。进行逃跑的智慧不足,警戒心不足,战斗资金不足,同伴不足,志向不足,觉悟不足」


杀了仅是强而已的对手很简单。

二十四个小时都紧跟着,等到他变得毫无防备为止就行。

不管怎样的强者都会在哪里暴露空隙。只要是能做到有组织地行动的对手的话她就会被杀了。


「吵死了!」

「再继续那个样子的话,你背后的翅膀会变得更重啊」


魔王(暂定)少女回过了头。

她的翅膀内寄宿了无数的同族的魂魄。

被现魔王所杀害的黑翼族的魂魄,为了能在死后被镶嵌在上面,他们要求她成为魔王来消除他们的怨恨而出现在她的身边。

一周目的世界内,她使役的堕天使们大多是被现魔王所杀害的黑翼族。


「那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做啊!」


少女像是在撒娇般地叫道。

至今为止的情感被不断地积累着。

到一周前,她身边的护卫黑翼族还在,但是被杀了。

变成一个人后,她压抑住这份感情并不断忍耐着,又持续逃亡着才到了这个城镇。

紧绷着的心终于崩溃了。


「和我在一起就行,我会保护你的。不足的部分我能全部补充上。只要你有所期望的话就会有着更朝前的选项哦」

「……朝前的选项?」

「杀掉现在的魔王,让你尽快变成魔王。现在的魔王死了的话就会即刻挑选下个魔王了吧?虽说候补者有无数人,但我向你保证,你会被选中。那样的话,在故乡里颤抖着的同族们也能得到拯救哦」


少女眼里寄宿了昏暗的火焰。(少女の目に昏い炎が宿る。)(翻译:昏い是什么鬼,是昏冥こんめい?)

这有着难以忍耐的魅力吧。


能从只能逃跑的每天中解放,同族们也能得到救赎。

比起这些,她应该是憎恨着想要诛全族、伺机杀害自己的魔王。

在复仇方面我可是专家。要让她堕入相同的道路的话,简单操纵下就好了。


「真令人向往。我都变得想要去依靠你了。但是,你要告诉我你真正的欲望。不然的话我信不了你。不管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会为了正义之类理由而行动的人。那种程度,我也是明白的。你说的真话,只有说想要保护我的时候,和想要杀魔王的时候」


有点吃惊。相当的敏锐啊。我说的人类和魔族共存云云的只是充门面而已。

我想要的有两个。


一个是这个少女自身。虽然现在还只是雏鸟,但在大约和我敌对时会成长成连我都会看入迷的美丽的少女。

她在最后流泪的姿态非常美丽,我非常感动。

还有一个是……


「我想要魔王的心脏。哎呀,并不是要剜去成为魔王的你的心脏,是顺便杀掉现在的魔王。这就是你想要的报酬哦」


这些话并不想让刹那和芙莉雅听到所以就在她耳边低语。

果然是知道的吗,少女的眼睛睁大了。


掏出魔王的心脏后就会变成红宝石。


【贤者之石】。过去,我用了那个将世界那种东西【回复(Heal)】了。

虽然并不想在这个世界使用,但我想要做好为了随时能重来的准备。


话虽如此,还是忍不住想到为了确保退路而杀掉中意的魔王(玩具)太浪费了。

但是,魔王(玩具)憎恨着的现魔王(混球)的话也就是说能兼顾兴趣和实际利益杀掉,得到稀有道具。


「给我一个晚上考虑。今天就和你一起过了」

「啊啊,给我认真考虑啊」


她大概是接受了这番话语了吧。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被复仇的魅力迷住了的特有的眼睛。

这样的话,就是这边的东西了。那么,就来考虑下明天要怎样用这个玩具来消遣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