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尾声:魔王消失了?

尾声:魔王消失了?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二天,在食堂享受完早餐后,我走向了国境。


刹那和芙莉雅先回房间去了,接着在酒馆稍微打听一下消息。毕竟一个人的话更容易融入场所。


果然,吉欧拉尔王国对布拉尼卡进行进军的消息很高概率是真的。


跨越国境贩卖商品的人,如果对于情报不够敏感的话马上就会破产的。商人们的流言真假可以根据物流以及物价得出。想对商人隐藏大规模的行军是不可能的。


再一次确认了去布拉尼卡的必要性。


只是有一个无论如何都很在意的情报。


那是在无意中的杂谈中听到的消息。在遥远的西方,有着魔物率领的军队。在那里有着一个自称为魔王的,有着巨大的膜翼和犄角的恶魔样貌的男子。


这和我认识的魔物根本不一样。


我曾经打到过一次的魔王,是有着漆黑翅膀的堕天使。应该是有着一头飘逸的银色长发外表的美少女。


就算我再怎么行动,魔王也不可能从天使变成恶魔啊。


还是说,魔王是在什么时候换掉的?


在我和魔王战斗之前的五年中,在某个时候,魔王从这个恶魔大个子变成了堕天使少女,这样比较能让人接受。


这样的话,就有一个条件要改变了。所谓魔王应该是生来就有的资质。


毕竟,魔王和人类不同,有着绝对的力量,和心脏是贤者之石这一其他魔族没有的特征。


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那么,应该能通过某种仪式让魔族变质成为魔王……这也就是代表,如果单指可能性的话,所有的魔族都能成为魔王这一规格外的存在。


「嘛,如果做得到这种事情的话,人类早就毁灭拉。」(译:偏偏要立这种FLAG!)


然后,在意的事情不止这个。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所认识的堕天使的少女魔王在哪里?如果被代替的假设是正确的,只是魔族的她应该是在某处的。


我的目的之一就是和魔王再会。现在这情况的话实在是难办啊。


「您又在想着复杂的事情了吧。」


在我思考着的时候,芙莉雅向我搭话了。


「稍微有一点。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去思考。为了拯救世界呢。」


虽然并不是为了拯救世界,但是要将世界变得能让我幸福的话,就结果而言,世界会被拯救。


「虽然您想的事情很重要,但是偶尔也放松一下。不然会把本来能看见的东西也看漏的。您看,今天的天空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哦。不看的话就真是损失了。」


「对啊,就像是在祝福我们的新旅途一样。」


接下来的旅途,无论是怎样的,对于我以外的人来说都的地狱。将会有许多的人流泪出血的吧。即使这样,现在的天气也让人舒适。


「嗅嗅,雨的味道。还是快一点比较好,大概黄昏的时候就会下雨了。想要快点找到野营的场所。」


刹那的鼻子发出闻味道的声音然后这样说道。


「怎么会,明明是这种天气啊。」


「比起芙莉雅的眼睛,刹那的鼻子要更准确呢。」


如芙蕾雅所说,天空万里无云。


虽然的确不让人觉得会下雨,但是……


「就相信刹那说的,稍微加快点速度吧。今天早点设置野营。」


「不愧是,克亚罗大人。明白事情。」


这是信赖的成果。


经由我培养后,刹那的预测是不会错的。


而且,我是知道的。人生和天气是一样反复无常的。在认为顺利的瞬间,就可能会堕入地狱。


知道这个的话,就绝不会有一丝的放松。


话说回来,身体好轻啊。


昨天真是做的热闹。以我的经验来看,杀了人的话,性欲会增强。


如果夺走了他人的生命,那么自己就会为了确认自己的生命而行动。最能让人体验到自己还活着的就是啪啪啪了。


因为过于激烈,芙莉雅中途就失去意识了。


「那么,出发吧。」


「是!」


「嗯。」


三个人跨越了国境。把通行证拿出来马上就通过了。


明天就会因为传令而封锁国境的吧,现在情报还没有传达到。


那么,已经离开了吉欧拉尔王国。


从今天开始,就是崭新的旅途了。


──???视点──


「这次的处刑失败了?这个国家的军队到底要无能到什么程度……不仅士兵和骑士全被杀掉了,还被【愈】之勇者克亚鲁给逃掉了。」


妹姫从属下那里得到了关于【愈】之勇者村庄的处刑报告。


结果真是最糟糕的。


不仅漂亮的打了这边一耳光,还逃掉了。


这对于妹姫来说真是无法容忍的耻辱。


黑色皮肤的大个人男人正在土下座。她不断的用脚踹着男人缓解压力后,逐渐冷静了下来。


这虽然也是她个人的趣味,但也是为了发泄情绪冷静,并做出正确的判断所需要的行为。


「而且,那个垃圾还活着背叛了我们呢。是被【愈】之勇者给诱惑了么?还是洗脑?无论是那边,都是对王家的侮辱。」


妹姫嘲笑着。


以为是辣鸡的姐姐,不仅暴露出无能的地方还变成了敌人。


她觉得很开心。终于有理由能用这双手抓住姐姐,然后折磨她了。这对于妹姫来说,是比什么都要让人沉醉的事情。


因为姐姐的不谨慎,导致拉纳利塔发生了暴动,这暴动还有波及到周围的村子和镇子的趋势。


虽然有点麻烦,但是应对很简单。


将饲养着的魔族全部派出去操控魔物,然后袭击村子和镇子就好。然后就这样对毫不在意的对那些引起暴动的人进行帮助就好。


一开始,先说好不救那些反对的人。将他们迫入绝地后,在进行交涉,以服从为条件派遣军队,就这样收场。


收拾完后,再以维持治安为目的让军队常驻,然后再以此为目的增加税收。这样的话,对面就变成了这边的掌心之物。可以随着喜好摆弄。就算强行的镇压有暴动,也会说不出什么了。


这些都是家传的招数。这是妹姫使用了很多次的得意的模式之一。


魔族真是便利,没有比他们更适合做黑脸的存在了。


只是,也有副作用。短时间内,村庄和镇子会因为疲惫导致生产能力下降。要提高税率才能勉强维持支出平衡。对于不听话的家畜,不讲他们狠狠的殴打一下的话是不会听人话的。


你们就好好的痛苦吧。


「王女大人,因为有了情况,要把那个停止么?」


黑色皮肤的约翰就这样保持着被踩着脑袋的姿势提问到。


那个指的是将魔族人类亚人平等共存的镇子净化这一件事。


让人觉得恶心的那个地方,为了毁灭那里而做了不少准备。


毁灭魔族支配的街道,不仅可以提升自己的名声,还能给那些宣传平等主义的疯子做一个警告。


然后再将魔族给杀光,把亚人变成宠物。然后再将各种各样的人类进行有效的利用。


可以变成有很多收获的最棒的猎杀游戏啊。


「预定没有变化。使用魔族将叛乱分子全部肃清,就算我不在了,也有玛纽阿鲁。『普通』的交给那家伙就能够顺利的进行了。你觉得为了毁灭在别的国家的布拉尼卡,我到底花了多大力气去疏通关系啊。办那些麻烦的手续啊。」


普通对于妹姫来说就是最高的赞赏之一。对于她来说,能够摆脱留守一职的人一个也没有。


而且,终于到了收货的时期。


怎么可以让别人来阻碍这场猎杀游戏。


「但是,在您不在的情况下,以那个圣女为对手实在是………」


「……真是烦人啊。而且说回来,布拉尼卡的肃清,你不也是不看好么。」


妹姫大大的叹了口气。就连能干的垃圾约翰都觉得自己是以游玩的心态想要毁灭布拉尼卡。


「够了,是不能容许魔族和人族共存的例子存在的。只是存在就会对吉欧拉尔王国提出的根绝魔族的大义名分产生疑惑。无论再怎么宣扬魔族的残酷,恐怖。『布拉尼卡不也好好的么』这样全部论破。所以,那里就算是赌气也要全部摧毁。对世人『请看,各位,果然人族和魔族是无法共存的』这样宣称。毁灭之后,在对村镇里的人进行洗脑,让他们觉得是布拉尼卡的魔族做的好事,再让他们宣传啊。」


这次向布拉尼卡派兵的理由虽然是为了讨伐向洗脑人类的魔族的尖兵,但是实际上洗脑的人正是吉欧拉尔王国。


妹姫是效率第一主义的。


虽然喜欢让自己舒服的工作,但是绝不会就这样行动。


「没有想到这些真是万分抱歉。」


「没关系的。反正就算约翰做了什么,也无法破坏计划,也做不到什么。话说回来……【愈】之勇者说不定并不辣鸡呢。这次完全失败了。明明觉得很简单就能抓到他了。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情已经完全明白他是怎样的人了,不会再失败了。」


妹姫不会相信别人的话。而是会相信人的行动。


经过这次的事件将【愈】之勇者的所有行动都收集起来,描绘出了对方的形象。


因为其精确度非常高,也成为了其被称为军神这一天才的要素之一。


在她的脑子里浮现出了克亚鲁的形象。


「不相信自己以外任何人的偷税主义者。行动方针经常是不计得失而是以感情决定的,但是实行的时候又非常现实主义,会追求同时能够得到的利益。为了偷税,会彻底的将其他不稳定要素全部排除,选择可以做到的事情,冷静的实行。真是麻烦的类型。无法预测要做的事情,还会准备毫无破绽的计划攻过来。虽然乍看起来是疯狂的人,但是却是个冷静的人。如果只单纯的疯了是不会想出这种计划的。不如说,说不定是意识到了自己的疯狂并将这当作了免罪符。」


她所构筑的克亚鲁相当的接近本尊。


但是,她有着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的部分。


是什么让他行动起来的?


收集了将他带到城堡后对他所做的事情。


憎恨王家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只是这样会将只是一个种苹果的农家少年改变成这样么?


从被抓到的他村子里的村民们听到的,他是一个温柔的,勤恳的,优柔寡断的,悠闲的人。只有这些形容词。


他,从孩子的时候就有着,『成为勇者拯救世界,不再让像自己这样被杀掉双亲,变成孤儿的孩子再出现』这样天真的梦想。


和现在的人完全不像。


而且,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知识和判断力,以及技术?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是不可能有的。


「如果,他就这样继续待在村子里的话。说不定会成为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也说不定呢。嘛,像这些也是没用的。反正马上就会遇到的。」


姐姐在圆形剧场说出来的话,和王国战斗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么他不会不在身为王国支配者的自己面前现身。


为了这场战斗的准备,为了消除因此积累的压力,好好的享受这场猎杀游戏吧。


这次,要将拉拢了的【剑】之勇者带去。


她这样决定了。虽说以魔族为对手,不仅没有能与她为敌的人,战力会变得过剩,还会变得不愉快。


她想着还是停下这样的理性思考,不然脑袋都会变得奇怪了。


妹姫对这样的第六感深信不疑。相信着直觉增强战力。


「那么,约翰,去狩猎咯。要好好的享受啊。」


真是开心的工作。自己是猎人,是追赶的那一方,妹姫这样想着。


真正当成敌人的精神病患者正在潜入她的狩猎场这件事她还不知道。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