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八话:回复术士执行正义

第十八话:回复术士执行正义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十八话:回复术士执行正义

终于到了处刑的日子。

现在是午后。处刑用的圆形剧场已经潜入过了,因此现在正混在一般人的中间进入剧场。


芙莉雅和刹那有别的任务。

我交给了芙莉雅重要的工作,让刹那担任她的护卫。


刹那的等级已经升到二十八级了。

虽然和我还有芙莉雅比起来还是很低的等级,但是和普通人比起来已经是很高的级别了,而且还有着战斗直觉。数值上也是压倒性的高。


就算以上级骑士为对手,也能占优势。

虽然剑圣的暮羽也提出要帮忙,但是被我郑重的拒绝了。


虽然会让她提供情报,但是我并不会将她作为战斗力。

这之中有几个理由。


首先,这次作战只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在剑圣暮羽以及勇者这种特级战力不出现的情况下,无论有什么情况我一个人都能搞定。

因为对士兵们使用了【回复】所以我知道这次行动到底出动了多少兵力。


还有一个就是暮羽还在王国的话更方便点。

我对于暮羽的定位就是间谍。可以从内部得到很多的情报。


理想的情况就是剑圣暮羽在和我们进行真正的行动之前先把芙蕾雅的妹妹杀掉。


那家伙的防御太强了。而且是极度不信任她人的完美主义者。破绽很难找到。不可能从她的势力以外的地方杀掉她。


比起国王,这家伙的性质还要更加的恶劣。

现在还放着是诸恶根源的国王不杀掉他,就是怕杀掉他之后,这妹妹可以比之前更自由的行动。不可以把国王的权利交到她的手上。

如果真这个世界和我对立的话,马上就全力的把她杀掉………现在就先这样不管她吧。


「开始紧张起来了啊。」


不小心自言自语了起来。

这次是营救。不是歼灭而是救援导致任务难度一口气上升了不少。为了救援的各种准备都相当的困难。


首先就是一边保护村民一边战斗这件事情。

再来就是带着他们逃跑的风险。

最后就是救出他们后不得不保证他们的生活。


这次处刑的接近40人……反过来说,就是只剩下40人了。剩下的那些人全都被杀了。


我准备了不少手段。

只要有钱的话,大部分的事情基本都能搞定,有掌权者的把柄的话,也可以做到很多做不到的事情。


我将把我作为有治疗疑难杂症能力的商人当作棋子使用。

那家伙像我想象的一样,从我这里夺走的能治疗疑难杂症的药水的配方后,将药水做了出来,将他因为疾病而即将崩溃的身体给治好了。利用那家伙将背后黑手收拾掉后,以「有问题的某个方法」为条件帮助了他,然后抓住了他的弱点。

就让这家伙保证村民的们的生活吧。


「嘛,就算他采取了什么对策也没用。」


我这样确信到。

在我想着事情的时候,已经到达了竞技场的観众席。


人还真多,観众席都满了。

将杀死了王女的邪教之村村民的处刑。用来战士的确不坏。的确是有人气的东西。


村民们被一个个带到竞技场上。

一个个都被绑在了柱子上。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的村民们,眼睛里毫无生气。


女人和孩子也在。

観众席上不断窜来杀了他们,杀了他们的声音。

在此感受到,人类这种生物是多么的残酷。

这是的多么的丑陋。


全部人都被绑在柱子上后,骑士们排成队列。一个穿着华丽衣服的中年男子走上了高一点的台阶。恐怕就是这次作战的指挥者吧。是我杀掉的雷纳德的后继者也说不定。


嗡──的,发出了高音。

这是使用扩音魔法会出现的现象。竞技场上有扩音用的魔法设备,向着专用的宝石说话的话,就会把声音扩大传到観众席上。


「接下来,将对居住在邪教之村的背德者进行处刑。这村子背叛了神的教诲,听信了恶魔的诱惑,并信奉恶魔,还将勇者也一同堕入邪恶,并杀死了芙蕾雅皇女。」


通过魔法扩大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传到了観众席上。

観众席上传来了哭泣的声音。

看来是真的把皇女芙蕾雅当作圣女来爱着呢。


「为了不让悲剧再重演,现在就将这些元凶全部处刑。」


在被绑在柱子上的村民们的周围,士兵们架好枪。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现在邪恶正寄宿在【愈】之勇者的体内。全部的恶意都浓缩在了一个人身上。【愈】之勇者克亚鲁哟。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声音能不能自己站出来呢。接受了全部恶意的你死掉的话,恶魔就会从地狱归来,然后解放村民。撒,如果你还有身为人类的心的话,就以死亡来拯救你自己吧。」


都要笑出来了。

在说什么蠢话呢这人。

虽然是想要将我引出来吧,然而要将我叫出来,就需要将村民们的生命为诱饵。


但是,却贴上邪教的标签,虽说是为了让处刑可以进行需要这点程度的理由。

所以说,说成全都是我的错。

这不就像是将我的名誉也弄成了诱饵么。在这里出现的话,就会被人认为我被恶魔附身,然后在最后的最后,与恶魔抵抗而死,得到这一名誉。


这还真是有趣。

但是,真是笨。真的认为这样就可以引出我来了么?


就算这样说,我不出现的话,村民们就会被杀掉的吧。虽然很讨厌但是不得不出去。

潜入観众席的我站了起来,在観众席上行走着,然后跳了下去。在竞技场上着地。现在村民们即将被处刑,士兵和骑士们构筑的死之舞台正等待着起舞。


周围的视线聚集而来。

然后我就这样脱掉了披风。

観众席上的人都沉默了。


我现在的样子正是【愈】之勇者克亚鲁的身姿。

没有比这更符合的样子了。

中年男子,在场所有其实和士兵的领导者笑了。那是嘲笑。


「来了啊啊啊啊啊,杀掉王女的大罪人,被恶魔诱惑坠入深渊的勇者。【愈】之勇者克亚鲁!!!!!!」(译:不知道他后面会怎么死,一定要死的很难看,不然我会很不爽。)


観众席开始沸腾起来。

所有的观众都开始大喊杀掉他。狂气席卷了这四周。


嗯,到了这种地步反而让人感觉开心呢。

全身沐浴在敌意与杀意中。不行了。好像要立起来了。(译:原文就是O起。我怕和谐就换字了。)


「撒啊啊啊啊,把头伸出来吧。你死掉的话,村民们就可以得救。撒,用最后的良心将恶魔给压倒吧。我们是很慈悲的。会将你作为人类埋葬的,安心吧!!!!!!!」


很慈悲呢。

的确是这样吧。

毕竟只是杀掉我而已。


杀掉王女,杀掉无数士兵的大罪人。就这样直接将他杀掉,真是慈悲的让人想哭啊。普通的话起码会给予其求着杀掉自己这种程度的痛苦。


我用【翡翠眼】确认着敌我差距。

敌人总共有骑士和士兵合起来的43名。没有特级战力。

啊啊,什么啊,就这个数量?这什么质量?

以为这种程度就能杀掉我么?真是不愉快。


士兵向我杀来。

一次六个人。是想把我压住吧。就连剑都没拿起来。

越来越不愉快了。


「不是想真的抓住我补?如果,你们真的只是这种程度的话,就是对我的侮辱。」


我短短的这样说道,然后我摸了全部人一遍。

不只是摸了一下,还敲了一下每个人的背。

士兵们,用发呆的脸转了过来。


【改恶】


我说出那个必杀的魔法名。

士兵们全都崩塌了。


杀人所需要的巨大的爆发,或者两只手才能拿的剑都不需要。

只是让将心脏出血的口子堵住而已。

只是这样人就会死掉。我的【改恶】能做到这个。


只是手碰到就好。从剑圣那里复制来的【见切】以及可以让人的精神集中到极限的【明镜止水】。有这两个技能的话,这种程度的事情是理所当然能做到的。


「你这家伙!!!!!!!!!!!罪孽又加重了!。」


在竞技场上的中年男子大喊道。


「罪孽?你在说什么啊。罪孽也就是邪恶对吧。我是在做正确的事情的啊。来就可怜的村民们的我才是正义啊。也就是说这是执行正义哦。邪恶的是你们才对哦。」


刚才的话让他们很难受么,眼前的士兵和骑士们的杀气一口气膨胀了。

人最容易生气的时候,就是心事被说中的时候。


他们一定知道自己的邪恶吧。

身为正义伙伴的我有义务将他们这群邪恶的家伙尽早驱逐的义务。


【愈】之勇者克亚鲁!别动。再动的话你应该知道村民们会变成什么样把。」


村民周围的士兵们刺出了枪。

我微笑着,对最近的士兵使用了【改恶】


兵士の体が一气に膨れ上がり破裂した。

全身的细胞开始超越常理的增殖。


对这太过于凄惨的死法,除我意外的全员,全都脸色变青了。

和塞住心脏一根管子相比,这是魔力消耗最激烈的杀人方法。

但,这是恐吓。有必要进行虐杀。这不是无用,而是必要的消费。


「告诉我,变成什么样了?」

「杀啊!!!!!!!!!首先是五个人!!!!!!!!」


因为中年男子的命令,有四个村民死了。

他们虽然打算杀掉五个,但是我救下了一个。我从尸体拿了一把剑,就这样扔了出去,这把剑刺穿了脖子,把处刑的士兵杀死了。


「哈哈哈,因为你的错,有四个人死掉哦。因为你的错啊!」

「我的错?你到底指说什么啊?」


我不懂,为什么是我的错。


「都是因为你不听话所以村民才死了啊。」

「这没关系。是你们杀的啊。是你们的错。我是最喜欢的人被杀掉的被害者。真是过分。对着伤心的我说什么啊。倒不如说我还救了一个人呢。什么嘛,果然我是正义啊。毕竟,你们杀了四个,而我救了一个啊。」


真是的,将罪名往别人身上甩真是最差劲的垃圾。

虽然我也很可怜了,但是更可怜的是被杀掉的村民们。

为了让他们可以瞑目,必须将这群家伙杀掉报仇呢。

那么,为了上供马上就先杀掉几个吧。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什么情况。你越抵抗的话,村民们就会………………」

「没问题的。就算被杀掉了,我也会好好的报仇的。」


我最喜欢复仇了。为了村民,为了我自己,我会把要做的事情好好做好的。

被杀掉了的话,就好好的报仇。

陷入狂乱的士兵又杀掉了三个村民。

这些家伙没有作为人的良心吗?

不早一点杀掉他们的话可不行。这样的话,得救的村民也会增加。死掉的村民们也可以瞑目了,真是一石二鸟啊。


「这家伙,已经坏掉了,好奇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说的人家好像不正常一样。不仅过分还非常的失礼。只能把他杀掉了。


我走了起来。目标是竞技场上的那个中年男人。

就像要阻止我一样,拿起剑的男人站了出来。

一个,两个,三个。

这次不是士兵,三个其实都因为我的【改恶】死掉了。

提升了魔力值的数值真是太好了。

我为了隐藏剑术,只使用【改恶】和体术进行战斗,真是有些棘手啊。

因为太麻烦了,变得想用剑了。


「结界啊!!!!!!!!!!快用结界!!!!!!!!!!!!」


中年男子叫道。

啊啊,用了呢。

明明只有这个是不行的。


那么,我所改造的结界………该说血界发动了。

本来的话是保护他们的东西。

但是,我将其改造了。

血界中,悲剧发生了。

撒,好好的在我演出的舞台上开心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