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二话:和回复术士冷眼旁観骑士们的舞蹈

第十二话:和回复术士冷眼旁観骑士们的舞蹈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不给予那些把我的故乡搞得乱七八糟、又虐杀了安娜姐(青梅竹马)的人一些回报是不行的。

为此,实施把近卫骑士队长引出来的策略。

具体的讲就是,装成在敌人面前逃跑的士兵,把提供情报作为筹码以此放过我──是这么联络了。

而且,交易要在没什么人的场所,只进行少数人的碰面。

我所准备的情报,近卫骑士队长是绝不可能看漏的。他绝对会上钩的吧。

不管怎么说,把那家伙【改良(Heal)】成我的样子时窥探了他的记忆。那家伙有着对芙蕾雅的超越主仆的感情。

那个并不是恋爱这类美丽的东西。是更加骇人的黑暗情感。丑陋的独占欲和支配欲。侍奉着芙蕾雅的同时,还期望着将她推倒蹂躏。这次对那家伙来说应该算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指定的场所是贫民区中的酒馆。

这种杂七杂八的场所,如有个万一逃起来也容易。


我监视着店的入口。从那里进去了些不符合这个场所的、穿着很好的男人们。

正如约定一样,来了五个人。

姑且有穿着符合这个场所的装扮后过来,虽说没有一眼就能被看穿是骑士的蠢货,但从行走方式,和身上散发的气场就能够识破。


以防万一在那个地方待了几分钟后再进入店内。

向着被绷带一层层包裹住脸的男人走去。

在途中确认了店内门的位置。选择这个店的一大理由是有个万一时也更容易逃跑。

到达座位后,正对面的绷带男开了口。


「你这家伙,就是姆鲁达吗。那么你这家伙说的某位贵人魔法士,到底是谁」


那个声音是说讨厌也不为过的听惯了的声音。

要说为何,那个声音是过去我的声音。

绷带男是近卫骑士队长。可以从绷带的间隙中看见溃烂的皮肤。

原来如此,对我的容貌太不中意了而自己烧掉了吧。

亦或是,在被当成是【愈】之勇者的期间受到了拷问什么的。

我抑制住那种想要立马上前杀掉他的冲动。简单地杀掉的话就构不成复仇了。不让他也体验下安娜收到的痛苦的话……要忍耐,忍耐。很好,我很冷静。

那,开始表演吧。虽说这并不像王国士兵姆鲁达的行动。


「先,先是,俺,啊不对,如果我提供说好的情报的话,请跟我保证能让我回王国」


姑且是按照谈判伪装的,所以就得说些符合身份的话。

说是作为提供情报的补偿,能原谅我临阵逃脱的行为,这就是姆鲁达的目的。


「啊啊,可以。情报正确的话就用我的权限来赦免你临阵脱逃这个罪。」


近卫骑士队长自信满满地断言着。

从这些话中能理解到,这个男人似乎被给予了相应的权限。临阵脱逃这样的罪是很严重的。本来这种罪靠部队长的意见来颠覆的话是很困难的。


「嚯,太好了。那请让我进行说明。信上所写的某位贵人,就是芙蕾雅王女。虽说外表有着些许变化,但我是明白的。毋庸置疑她就是芙蕾雅王女大人」

「为什么,你能明白那些」


意外地谨慎啊。

还以为会什么都不考虑就上钩了的。

嘛,随便了。想到了几个恰当的理由。


「过去,在魔物大进攻时,曾经和芙蕾雅大人共同战斗过。应该是不会看错的。那个就是芙蕾雅大人的魔法。而且,我并不是在敌人面前逃亡。我是看到了觉得像是芙蕾雅大人释放的魔法后,就前往去搜寻了应该在附近的芙蕾雅大人。请相信我啊。」


我拼命地组织着语言。用些寒碜的理由会看起来更符合我的身份。


「嚯,然后呢」

「发现了在距离那里相当远的地方有个魔法士的少女。即使样貌变了,那甜美的声音,那温柔的感觉,都让我重新忆起了王女大人。顺藤摸瓜后找到了王女大人在拉纳利塔的住所」

(校:原文:美しい声、あの优しい空气 直译就是美丽的声音,温柔的空气。但是空气emmmmm?我认为这里指芙蕾雅带给人的感觉,就这么改了。)


近卫骑士队长微微地笑了笑。

虽说我的表情大概都藏得很好,眼角却不自觉地下垂了。


「干得好!立马,带我们去那个女人的住所。我不仅会无视你敌人前逃跑的行为,还会让你晋升」

「非,非常感谢」


是认为已经入手芙蕾雅了吗,近卫骑士队长露出了下贱的笑容。

果然啊,从那个样子来看,他是没想要乖乖地把芙蕾雅王女还给城里了吧。

要抓住这个机会把她变成自己的东西,大概是这么考虑的吧。

正因为知道了他的记忆,那家伙会这么做都在预想范围内。因此才采用了这一手段。

跟过来的全员,是跟那家伙的穿同一条裤子的人。那家伙,一定会什么都不说,隐瞒自己入手了王女的情况,为此才进行了暗箱操作吧。

也就是说,今天的情报是不会泄露给其他的骑士和士兵的。没有什么比被欲望驱使的人更好对付的了。


「那就,请往这边」


我藏起内心的喜悦,给近卫骑士队长一行人带路。

我带路的地点是………



我带路的地点是在贫民街一所破败旅馆中的房间。


「芙蕾雅大人应该就在隔壁的房间里」

「在这种破房子吗,芙蕾雅大人?」


将这些家伙带往真正的王女芙蕾雅……芙莉雅所在的房间是不可能的。

芙莉雅是我的所有物(东西),鬼才会给你。

即便是腐烂了但姑且也算是精锐部队的近卫骑士们。到达这里为止警戒都没有懈怠。警戒着周围和突然的袭击。


「大概是,手上没钱了吧。跟那个男人两个人住在一起。好像还没说过吧,男的是在冰狼村内闹事的剑士。男人那边是白天都出去外面挣钱,到日落为止都不会回来。」

「是吗,那家伙真幸运啊」


虽说那个男人就在这里呢。

隐藏着呢。(校: 似李,伏地魔。)


墙壁很薄,能听见从隔壁房间传来日常生活的声音。

当然,并不是真的有人在那里。只是用我的魔法和些许机关伪装出的生活感。


「现在的话,只有王女芙蕾雅一个人在。要闯进去的话就趁现在吧」

「说的也是,就赶紧上吧。去『救出』王女芙蕾雅大人」


说着自己完全没有打算做的话,以近卫骑士队长为首的一行人闯进了隔壁的房间。

然后,为了寻找有谁在那而把房间的各个角落彻底地搜索着。(校:原文:部屋の隅々まで彻底的に谁かいないかと探し回る。实在啰嗦,就简化了)


「喂,你这家伙,谁都不在……咕,什么,这个是」


进入隔壁的房间搜寻的五名骑士大人,突然感觉膝盖出现刺痛。(校:膝盖中箭就在今日)


我迟了些进入房间。已经没有必要害怕这些家伙了。


「哎呀哎呀,药终于生效了吗。对这些蠢货们,甚至这药的些许效力也要迟点才能看到啊」


这个房间里点着无味的麻痺毒香。

为了今天而狩猎带有麻痺毒的魔物,抽出并调和毒素后做出的珍藏品。

这并不是人类能承受的毒。我是因为带有抗体才没有问题,但是这些男人是承受不住的吧。


「你,你这混蛋,到底在想什么。芙蕾雅大人,芙蕾雅大人在哪里!?」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还觉得,芙蕾雅就在这里吗。迟钝也得有个限度吧。啊啊,骑士大人们,是还没有注意到吧……你们被骗了啊。真是蠢蛋。明明知道我的样貌可以改变的,危机感却稍有不足啊」


我提高笑声,使用【改良(Heal)】


展现出【愈】的勇者克亚鲁的姿态。(校:原文:あえて、【愈】之勇者克亚鲁の姿を晒した。前面那个词的意思是硬是,敢于,但总觉得放在这里不合适。就删了。)


「你这混蛋,你个混蛋啊啊啊啊」

「好久不见,雷纳德近卫骑士队长」

「杀了,我要杀了你。克亚鲁,因为你这混蛋,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麻痺导致身体动不了,提高怒吼声也没有什么压迫力。

不过,不愧是近卫骑士队长,其他的家伙一根手指都动不了,而他只是跪着而已。


「啊哈哈哈,你们这些家伙太容易骗了啊,我拼了老命地才能忍着不笑」

「杀,杀了你」

「嗯?要怎么做呢?用那个被麻痺毒给麻痺了的身体?反过来我才是」


取出小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仅仅轻轻一划就能杀了你」


雷纳德骑士队长瞪大了双眼。

明确的死亡预感,在那份恐惧之前他的愤怒逐渐消散。


「话虽如此,不会杀了你的」

「是想要跟我提出交易吗,可以,放了我的话,我就把【愈】之勇者不在这个城镇给谎报上去」


嚯,出乎意料的会动脑筋。

为了活下去而舍弃耻辱感与名誉,向我提出了这种提案。


「谎报?不需要那种东西。我才不是会被你们发现的白痴。在这里处理掉了你们的话那样就万事大吉了」

「等,等等,要钱的话」

「很遗憾那边我也不困扰。……我祈求的是你们的恐惧,绝望和痛苦。让安娜姐的仇人好好尝尝(翻:アンナさんの敌をとらせてもらう)校:这里安娜后面有个敬称,本来应该是女士的,但这样不够亲切,就翻成姐,或者音译成安娜桑」

「安娜?」


也是啊,他是不会一个一个的去记住名字的吧。

但是,那样就好了。每次从这家伙嘴里说出来的时候,都会玷污了那个人的名字。

我沉默着,用带着有空洞的针制作的器具,直接将药注入动弹不得的骑士长部下的血液中。(校:其实就是个针管)

往血液里注入药物的做法,是吉欧拉尔王国的贤者突发奇想的跨时代手法。甚至可以说是药学的革命。我决定把带有这个针的道具来进行注射的行为一直坚持下去(翻:俺はこの针を突いた道具を注射となずけることにしてた)。


流入的药是对剑圣使用过的媚药的强化版,而且还加入了筋力增强剂,兴奋剂,有体力提升效果的成分,又用魔法赋予(Enchant)强化过。

用了这个的话,性欲会异常地增加、感觉不到疲劳,而且会处于极度兴奋状态。也就是说变成失去理性的野兽。

药物开始生效,虽说仍因为麻痺毒药而动弹不得,但士兵们股间非常不得了地欢快地顶了起来。(翻:まだ麻痺毒が闻いて身动きがとれないが兵士たちの股间はやばいぐらいに张り诘めていたい)。


仅是稍稍蠕动一下股间的裤子就湿了。

眼神已经不是正常人的,而是充满了兽欲的眼神。

这些家伙品尝到至今为止最高的快乐了吧。而快乐的代价是这些家伙的人性(校:我不做人啦。)。


投入这种浓度的药的话,绝对会变成废人。到死之前会边品尝着最高的快乐边舞动着腰吧。


「你这家伙对我部下做了什么」

「会变得精神的药哦。我想过了,据说之所以能对他人做出很过分的事,是因为不了解他人的痛苦」


谆谆教诲般继续进行和近卫骑士队长的对话。


「是那样的吧,你们通常都是加害者。对弱小者的叹息、恐惧、悲伤都不了解。我认为,如果你们知道纤弱的女性被你们强行按倒的恐惧和痛苦的话,就不会做出过分的事了」


那些光靠嘴巴也说不清,那就只能让他们的身体来理解了。

不过,明明都让他代替我入狱了,给予了能让他注意到自己做了多么过分行为的机会了,却反过来怨恨我,又袭击我的村子。因为是这样的笨蛋,能反省的希望是很微缈的吧。

老实地反省后改过自新的话,就不会是以这种下场结束了。真是蠢货。这么蠢的家伙的账也必须偿还了。


「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让你认识到弱者的痛苦与恐惧。【改良(Heal)】。」


以我的样貌。近卫骑士队长变成了娇弱的美少女。(翻译君:主角原先的样貌就是个可爱的男孩子)


把他的衣服哧哧地撕开,露出白皙的肌肤。

变成美少女的姿态的近卫骑士队长一脸茫然。

我对这样的她(校:她?),下了药。当然,并不是对其他骑士使用的特制媚药。让他心情变好的话就不是复仇了。

下的药虽说微量,但是是持续时间很长的肌肉松弛剂。这样就成了如同外表般的娇弱美少女了。然后就是强力的精神刺激药,晕厥什么的决不允许

刚刚,投了别的药的骑士们注意到这边了。

性欲被异常提高,失去理性的骑士们野兽般的眼里,看到了变成娇弱美少女的近卫骑士队长。

……不过,我的【改良(Heal)】还是不能做到变换性别。身为男人的那个东西还好好的长在那里,并不是女人的那个。


「女,女人啊啊啊啊啊啊──」

「侵犯,侵犯噢噢噢噢──」

「〇〇,〇〇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嗯──」


太好了,很中意的样子。本想不喜欢的话就用【改良(Heal)】修改。有点担心他带着那个,又没有那个,但对性欲狂乱的野兽们的话好像并不在意那些。(校:有点担心他带着把,又没有鲍鱼。这样就很明白了吧)


嘛,有洞的话怎样都行吧。(校:啧,这句话强)


「难道,难道你这家伙,你这家伙是想」

「嗯,我认为,实际地受到骑士们粗暴的侵犯的话,就能理解到被害者的心情了。差不多到了麻痺毒快失效的时候了。实际上刚才在对其他家伙下的药里啊,有着消去麻痺毒的效果的药呢」


说完那番话数分钟后。

因麻痺毒动弹不得的家伙站了起来。顺带一提,还有一边也以非常不得了的气势站了起来。


(校: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


「救命,救救我哦哦哦,什,什么我都做,拜托了,求你了」

「你啊,至今为止对那样说着的女性做了什么?」

「你,你这家伙没有血泪的吗!?」


真拼命啊。嘛,被男人袭击是很恐怖的吧。我也很清楚。(校:笑)


「血和泪?有啊,那种东西姑且也是有的」

「那么!」


近卫骑士队长眼睛闪烁着。是想着我还会帮他的吧?那,纠正他的误会吧。


「因为你这家伙的错全都流干了啊!」


近卫骑士队长的脸上染上了绝望。然后一个骑士抓住了近卫队长纤细的手腕。


「住,住手,你这混蛋。我是,近卫骑士队长雷纳德,我,对我出手的话」


拼命的恳请也届不到野兽们。(校:虽然我很想把届给改掉,但是用的太合适了,我做不到啊)


这些家伙不是人类,仅是野兽而已。对野兽来说身份什么的都没关系的。

我让他们回到了人类原始的状态了。那么,就请做些符合身份的行为吧。


「咕奴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近卫骑士队长发出了悲鸣。

我冷眼看着那些,其他家伙了逐个凑了上来。

那么,随心所欲尽情地蹂躏吧。

我是旁观者,仅观看这家伙痛苦的身姿。就算那家伙变成了不仅仅只有外表的美少女,也没有想加入进去,说到底,我不想触碰到那个男人,太脏了。

然后,我用冰冷的眼神,继续看着被野兽贪食着的近卫骑士队长。

骑士们的药比预想中的还要强了。太过激烈了。那样的话他马上就会死的。因为我有投药,决不允许他晕迷。他的瞳孔瞪大,姑且还在呼吸。

过了半天后,变成美少女样子的近卫骑士队长沾满了各种东西,眼睛已经失神,连抽搐都逐渐没了。

尽管如此,野兽们仍停不下,继续贪食着那份饵。

再过了数小时后,近卫骑士队长雷纳德变得毫无动静了。是窒息死了吧。啊啊,大概是喉咙管里被塞满了吧。

因为差不多满足了,我边打呵欠边出了房间。


那些骑士们到死为止都会持续做的吧。

很适合他们的末路呢。


我在破烂的屋子内充分地撒了油后,用炼金魔法点了火。

不处理这些继续侵犯着尸体的家伙的话呢。

是会被烧死,还是侵犯过度累死。

那些家伙会是哪边呢。嘛,怎样都行。


「看见了吗安娜姐,我给予了他们安娜姐所感受到的绝望。你会为此有丝毫的喜悦吗?」


向天国的安娜姐祈祷着。

无论如何,愿你能够安宁地长眠。

然后,还有一个事件也去处理了吧。虽说近卫骑士队长是领队,但就算除去领队,对我的村庄里的人们的处刑也不会中止的。

就在那里,给予这个国家点颜色看看吧。(校:由于后文不知,所以不知道是翻译成那么,因此还是于是。)


仰望天空,今天的月亮真美。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05 15:13:31]  回复

    主角想起被炮勇支配的恐惧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