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话:回复术士流下血与涙

第十话:回复术士流下血与涙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十话:回复术士流下血与涙

充分地疼爱刹那和芙莉雅后,我开始了单独行动。

【改良(Heal)】把自己变成之前在酒馆那个想要对刹那出手而引起争执,最后被毒杀了的王国兵,为了去看看在村里的熟人变成他人笑料的样子

大胆地变成这个样子后,戴上风帽,遮住眼睛。

牢牢地拿着从王国兵夺来的身份证,以防万一。

总算是到达了街道的一个角落。村里人被绑在木柱上,周围的士兵们正在把风。残存着浓厚的暴行后痕迹,剩下的村民们失去了意识。

还真是,做了相当残酷的事情啊。

由于村民昏迷了,所以不能听到当事人的话了。况且即使他们起来了,也会变成被士兵们警戒着的,那样更加残酷的情况。

那么,我应该怎样来收集情报呢。

我在通过【回复(Heal)】搜寻着被我毒杀的姆鲁达的记忆的同时,确认着适合当冤大头的把风的士兵有没有恰好在场。

好嘛,有了。

调整成只有这个冤大头才能看见的时机和角度,让他看见我的脸。

上钩了,一个士兵向我搭话了。


「喂,这不是姆鲁达嘛。在那里干嘛呢!」


用着友人般的轻快的语气,那家伙向我搭话。

……那个是姆鲁达的酒友。

而且关系相当好。所以才盯上了那个家伙。


「莫鲁雷特啊,好久不见啊。」


微笑着回话后,我走近他,在他耳边悄悄地说着。


「你可能听过传闻了,我在冰狼村遭遇怪物剑士后逃走了。在敌人面前逃亡被发现的话可就是死罪。今晚,在酒馆,要来谈谈那时候的情况吗。」


那样说完后,把风的士兵,莫鲁雷特带着奇妙的表情点了点头。

这家伙,至少在姆鲁达的记忆中就如同无需多言的铁律般,是不会出卖朋友的人。

我装成的姆鲁达,他本人是不会现身的,毕竟,他已经死了。

那个尸体,被丢在这个城市的尸体放置场。这里有一堆身份不明的人,尸体的遗弃令人吃惊的简单。增加一两个尸体谁都不会去留意的。


「……是那样啊,明白了。有个我常去的小店,在那里的话可以说些比较复杂的话。我也会帮你出主意的。」

「抱歉啊,莫鲁雷特」


对面也用很小的声音同意了这次密谈。

那么,只有两个人的话,就能从王国兵那里听出不少情报了吧。

这么容易地发现冤大头什么的,一定是我平时行为举止规范的原因吧。

感谢神明。

谢谢啊,莫鲁雷特。就从你那里套出所有必要的情报吧。



我先到达莫鲁雷特所说的店,但并没有立马进去。

警戒着周围,搜寻着。

然后,躲到店的死角那去监视。

看到莫鲁雷特进入店内,而且确认好周围没有奇怪的家伙后,我进入店内。

虽说在姆鲁达的记忆中,莫鲁雷特是可以信用的人,但人的记忆什么的是出乎意料的靠不住的。

说不准那家伙就会把士兵带过来,抓住在敌人前逃跑的我────会这样去思考也不奇怪。

不过这次并没有那个感觉。(校:原文是:まずは、その气配がない(首先,没有这个感觉。)但怎么读都不对,我就把连词改了一下。不然前后转折关系没说明白。)


而且莫鲁雷特在进入店内时还有确认自己没有被人尾行。

相信他也可以了吧。


「不好意思啊莫鲁雷特,晚到了点。」


笑着向他打了招呼。据此莫鲁雷特也回应了我。

莫鲁雷特拿着推荐的菜单,逐个向店员下单,然后取了酒过来。

酒是当地的酒。因为是用小麦做成的酒,相当美味。料理虽说朴素,但价格较低,而且量也很足。这家伙说经常来的原因也能理解了。


「这个炖菜真好吃。不亏是你这家伙经常来的店。」

「是吧?我是认为姆鲁达你也会中意的。先吃,然后再听你的话。」


出乎意料地,是个不错的家伙啊。

就不跟他客气了吧。

我们适当地扯些蠢话,配着酒肉,把场面变得温和起来。当然,没有做出让他认为我不是姆鲁达的失误。慎重地挑选着话题。

我定期地用【回复(Heal)】来除去体内的酒精。虽说摆着喝醉了的样子,但让思考钝化可不行。

然后,终于开始进入正题。


「姆鲁达,在冰狼村好像发生了很不得了的事情呢。」

「出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怪物剑士。那家伙一人,几乎把我们全灭了。现在仅仅是回想起来就感到一股寒气。」

「那家伙,用的什么剑。」

「是克莱雷特的流派,总觉得在武术会上看过。不会错的。」


隐藏起来也是没用的,所以就实话实说了。

对面也知道这件事吧,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为何,姆鲁达要逃跑呢」

「虽说在剑的本事上,我也有点自信……但挑战那个的话还是死定了的。多亏那家伙的攻势不知怎么突然变弱了,我才逃过一劫,但最后还是太害怕,逃掉了。」


姆鲁达的记忆也是那样。

瞄准脖子的剑差点就到达颈动脉了。

重拾一条命的人,在那个瞬间,体会到实力差的姆鲁达就立马逃跑了。

贤明的选择。

但是,逃跑之后采取的行动却不贤明。明明没打算对刹那出手的话就可以活久一点的………


「嘛,不管怎样,你这家伙没事的话我就安心了。因为那场战斗有相当数量的战友都没了呢。有工作了吗?」

「在拉纳利塔干着类似冒险者的工作。那个,我还能不能回到王国?」

「……我觉得不可能。因为是我才会放过你,但是在敌人面前逃跑是死罪啊。我们暂时会在这个城镇,你还是去别的城镇比较好吧。别跟认识你的人见面比较好。」

「是这样啊……」

「别太低落啊,今天就我来请客吧。钱,还困扰着你吧。至少今天,好好地享受这酒吧。」


莫鲁雷特向店员要求再上酒,在我面前「咚」地一声放下,并向我笑道。


「多谢。话说,你看着的男人,那个是什么。」

「啊啊,那家伙是杀掉王女后逃跑了的【愈】之勇者的村子里的家伙。」


这个我知道,问题是在那之前。

为了打听那个,才演了这么一出。


「只因为和【愈】之勇者相同出身,就袭击了这个村子吗」

「差不多,哎呀,真是久违的愉快的狩猎啊。亚人也很好,但是还是人类更好啊。比亚人们更有钱,略夺得到的收入也很好。即使是侵犯,虽然亚人也有亚人的优点,但人类的女人才是最合适的啊。」


笑容逐渐抽筋.Jpg。(校:原谅你了翻译菌,我的笑容也抽筋了)


我认为很好的家伙是这样的啊。

王国的士兵真的是烂到底了。

嘛,跟我想的差不多。


「但是,这样好吗。对手可是人类啊。那个,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校:你的动力炉不会痛吗?)


「你才是在说什么呢,你不是杀死、略夺、侵犯了相当数量的亚人嘛。哪怕对方是人类,这又有什么不同的吗。」


强颜欢笑。

内心却是相当震惊。

对亚人们为所欲为,是因为认为他们和自己不是同族。我还以为是他们有这种观念。但他们即使对方是人类也没有丝毫犹豫什么的。

也就是说,这种事对士兵们来说就是常识。

真是太可怕了。

对略夺习惯到那种程度了啊。


「尽管如此啊,那些人是自己国家的人民的话,还是会犹豫的吧。姑且有着王国的士兵保护着的立场。我想,到了这种程度,其他村的家伙是不会沉默的吧。哪怕那个是【愈】之勇者的村子,也做得太过火了吧。」(校:搞不懂原文加个第一干吗.原文:第一、さすがに他の村の连中が黙っていないと思うぞ)


「并没有啊,我们的队长是个强烈主张这个村子是邪教的村而开展的圣战的家伙。『邪教』真是便利啊。总之,说是邪教的话,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啊。我们的队长的头脑真好啊。」


邪教?

是那样捏造的吗?

把那么粗糙的借口?那个借口要从哪得到批准的?(翻:原文なんて杜撰な言いがかりを。そのつけはどこかで払ってもらう。校:我会这么写:这种借口。这种借口谁会认可啊。)


「……哈哈,我也想要那么干啊」

「那个啊,也只有队长做了而已。那家伙独占了最好的女人。虽说是个人妻,也是非常了不得的美人。据说是,因为对方是【愈】之勇者的熟人,所以『我要让她明确知道自己的罪行』队长这么说了。」(校:原文:なんでも、【愈】之勇者の知り合いだから、俺が直々に罪を思い知らせるって言ってさ,总感觉这一句很奇怪,但大家一定都能看懂。)


那一瞬间,我拼了命的维持住笑容。

那个人是……,一直支持着因双亲死亡而变得孤独的我的人。


「真是杰作啊。在那家伙的丈夫面前尽情地玩弄着,她边喘边哭着,在中途竟然咬掉舌头,死了。尽管如此队长还是继续侵犯着呢。被强迫看着那些的男人的表情,真是棒极了。啊啊,又想笑了啊。」


你们这群家伙,都这样了还算是人类吗。

……是吗,被杀了啊。那个人。

那个人,大概是我最后的良心。就因为那个人我到还没有对完全人类绝望。

她是我这个世界中的唯一的同伴。毫无其他心思地给予我无偿的爱的人,是我的初恋。

最后的最后残存的血和眼泪流了下来。

化身为鬼吧。

杀戮吧。

仅是杀戮还不能满足。

要给予他们远胜于那个人感受到的绝望与苦痛。

不那么做的话那个人是不会成佛的。そうでないとあの人が浮かばれない。

因为不知道被侵犯的恐惧,就能淡定地做着那种事情。让他们也尝尝被那些强壮的士兵们蹂躏身体的恐惧吧。


「呐,有件事想拜托你。我确实是从敌人那里逃亡的,但也有一些情报。直接把那个……」


就这样我诱导了这个喝醉了的男人的思考。

灌醉再灌醉,让他失去判断力后找个时机唆使他。

全都是为了,完成我真正的复仇。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05 14:33:45]  回复

    完全恶魔化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