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九话:回复术士享受恋人游戯

第九话:回复术士享受恋人游戯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九话:回复术士享受恋人游戯

往窗外看去,本应在我故乡里的同村人被绑到柱子上,以王国士兵们的话来说,【愈】之勇者克亚鲁如果在三天内都不现出身姿的话就将这些人公开处刑。


愚蠢的家伙。

原本我是打算尽快从这个城镇中脱离的。

要说最终打算将王国消灭的话,在这里特意和士兵们大肆纠缠还为期尚早,因而并没怎么去在意。


只是,王国的家伙竟然残暴到将手伸及我的故乡。

绝不能饶恕的事。

如今的我,愤怒与憎恨都在燃烧着。

为什么这些家伙非要做这般暴虐的事情啊。只因这种理由,王国士兵们便让本应活着的生命白白死去。


虽说如此,在这里袭击过去也没办法。

行事必须得谨慎。于复仇而言最必要的就是自制心。得尽可能减少风险确实地行动。


「暮羽,有事相求」


摆出微妙的表情向暮羽请求。


「什么事?」


「在那里的是本应在故乡里的我的伙伴。想知道如今我的故乡xxx村到底怎么样了。不用特别做些什么。只是想让你单纯调查一下实情。为此你可以先回去一趟吗?」


首先,情报收集是必要的。

现在能想到的就只有村子已经完全毁掉,村民们则是被作为引诱我的饵而使用在各个城镇里头。

想要收集可靠的证据。


「好的啊」


「帮大忙了。毕竟要入手王国的情报就只能托付给暮羽了啊」


「交给我吧。你对这状况是怎么看的?」


暮羽在听到「只能托付给暮羽」的瞬间一脸高兴地微笑了。真是好懂的姑娘。


虽说她对现状进行了提问,不过大致的情况暮羽大概也察觉到了。

只是,还是准确地把我所考量的提前传达给她会比较好吧。

于是我便传达了自己预想的事。

像是村子被完全毁掉了、村人们大概是被用来引诱我的事都一一说明了。


「……看现在这个状况的话,那可能性确实很高呢。太过分了。完全不是人干的事啊」


「我也是这么想的哦。那些家伙才不是人类。只是野兽罢了」


无血无泪非人道的家伙。连活着的价值都没有。这些家伙应该以死谢罪,把自己的命化作经验值献给我。


「尽管如此,还是有些在意」


暮羽浮现出有些困惑的表情。


「在意什么?」


「只因为是【愈】之勇者克亚鲁的出身地就消灭掉自己国家的村子,这么做也太过残暴了啊。我觉得其他的村子镇落会相当不满的。村子里只因出现了一名犯罪者就被摧毁什么的,会认为是与自身密切相关的大事吧」


「王女可是被杀了哦?」


「就算如此也一样。保持守护人类之盾的形象对王国而言可是头等大事呀。而且别国姑且不论,这可是自己所守护着的国家村落哦?这样的恶评一旦出现,最坏的状况下可不会是从他国受到非难就这么算了。姑且,因报复而将村子消灭掉的事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但为了将【愈】之勇者引诱出来,就做出像是将无罪的村民曝尸街头之类的残暴行径,还要大肆宣扬着那场报复,就像是积极地给自己招黑一样的吧」


就如所说的一样。

像是在各个城镇村庄给自己招来非议的事。


「但也说不定是捏造了能够那么做的大义名分啊。假如『杀害掉王女的罪人的出生地』这个理由不足够,那捏造其他罪状凑足就好。连同那种事也涵盖进去调查一下好吗」


「那个的可能性十分高呢。连同那也涵盖进去会一并调查的。所以那个……」


暮羽提起眼珠子看向我。

感觉是相当魅惑的眼神。

我把那样的暮羽紧抱到怀里,交换唾液。

她也在期待着这个吧。


「另外为碰头的联络方式也得先决定好。分别之后真是难熬呢」


「就是啊。大概暂时都会留在写下来的这个地方,有什么就来找我吧。如果遇上了无法在这停留的情况,到时候就寄信。那种情况下…对了!就用库鲁塔(クルタ)这个假名好了,到时候收信人一栏就这么写吧。」


暮羽刷刷地写下自己联络的地址。

最差的状况,就将碰头地点与时间送到那里去吧。


「我会努力的」


「期待着哦」


就那样,暮羽从旅馆离去了。

等待着她那边的情报同时,我这边则独立行动。

留下来住宿的还是原本我、芙莉雅以及刹那三人。

容貌都各自复原到克亚罗以及芙莉雅的样子。


「克亚罗大人,与那冷酷的暮羽关系很好呢」


「为了拯救这个世界,她的力量是必要的」


对芙莉雅一直述说着为拯救世界而进行旅行的缘故,便就这么简单回应了。

也并不是说真的喜欢上了暮羽。只是为了利用她而配合玩着恋人游戏罢了。

当然,我自己也是享受着的,不过本质上还是以利用为优先目的。


「嘛,反正我是克亚罗大人的从者。主人大人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


与刹那一样连芙莉雅也嫉妒了吗。

我不禁苦笑了。


「克亚罗大人,刚才的话题,请暮羽去调查后,假如村子还平安无事的话,就要去救助克亚罗大人以前村子里的人们吗?」


「虽说也有那个意图,不过只是尽尽人事呢。假如国家认真起来,也很难在真正意义上去救助啊」


「……明明像冰狼族一样逃到其他国家的话就好了」


刹那真温柔啊。

是在担心着我的故乡吧。


「毕竟对人类而言要离开住惯了的聚居地是很艰难的事啊。只是我不会让村子里的大家白白牺牲掉的。打算从王国那讨回这笔账」


「打算要怎么做?」


「如我所想的话,这次的事将会成为新的火种。只要蔓延开去必定会旺盛地燃烧起来吧」


假如在没有大义名分的状况下袭击了我的村子,则将之用作声讨;假如王国去捏造某种理由的话,就揭穿它并由此进一步地火上添油吧。

当然,只是一个人起哄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唯有在适当的场所、以适当的手段使其扩散才有着重大的价值。

记得一周目的时候有遇见过对此擅长的家伙,就去拜托他帮忙吧。


像这样去做些小Case的复仇也不会有个结果。

想立马就进入下个阶段。

为此,也是时候得让吉欧拉尔王国动荡起来了。

从细小之处一步一步踏实地将其立足之地给粉碎掉吧。


「克亚罗大人,很犀利的表情呢」


「能看明白吗,是稍微有点兴奋起来了」


把刹那抱到怀里。

从昨天开始就净是疼爱着暮羽,因此得赶紧关爱一下刹那才行


「啊啊啊,只有刹那桑真狡猾。明明我也是一直忍耐着的」


「芙莉雅也过来」


芙莉雅也靠到了我身旁。

等待着暮羽的情报同时,我也该尽早行动了。

只是,在那之前,首先对顺从着我可爱的刹那以及芙莉雅好好疼爱一番吧。

她们都是便利的棋子。而且…还是有一点点喜欢着的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