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八话:回复术士想起故郷

第八话:回复术士想起故郷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八话:回复术士想起故郷

翻译:大众脸小兵(如果发现有奇怪字符「」,那是因为防吞处理,此字没有意义)


在那之后,我将暮羽好好地疼爱了一番。


不出所料,她不断被快乐所吞没。现在毫无防备地搂着我的胳膊酣睡着。


这是完全信赖我的表情。


暮羽无法理解肉欲与恋爱是不同的。既把自己搂着我的行为误认成这是对我的爱,

又以为单纯追求暮羽肉体的我是爱着她的。


这是刚刚品尝了做爱的女人常有的幻想。

虽说之前已想到会变成这样,不过暮羽却比预料中更加地迷上了我。


在暮羽还有利用价值的这段时间我会好好让她做着美梦。


我直起上身,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轻轻地甩开她的手臂


无意中揉到那虽然小但形状却很好的胸部。仿佛能吸住人的肌肤触感真让人受不了。


我用【翡翠眼】看了看暮羽。


「果然如此」


等级上限提高了。因为很充分地注入了,这是理所当然的结果。(译者:你TM到底【哔】了几发)


照这样下去她变强是毫无疑问的,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这方面的问题呢


睡下去思考的时候门被打开了


「克亚罗大人,我在想您肚子应该饿了,就把饭带过来了」

「谢谢,刹那」


是冰狼族的少女、拥有白色狼耳和尾巴的刹那开的门。


在她手上的盘里盛着炖菜和面包。


因为运动之后肚子好饿,真太感激了(译者:真是非常鸡裂的床上运动)


「克亚罗大人,对那个女人最好小心为妙」


刹那一边冷冷地看着睡着的暮羽一边嘟囔着(译者:此刻狼妹的心声肯定是「明明是我先的」)


「怎么了,嫉妒了?」


我苦笑着。


刹那是我的所有物。不过,她对我有着更深一层的感情。


嫉妒暮羽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是在嫉妒。但是,刹那是克亚罗大人的奴隶。不会有独占克亚罗大人的想法」

「很好的心态。这才是我的所有物应具备的」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为了拯救冰狼族,刹那将她所有的一切献给了我。我和刹那订立的就是这样的契约。

如果扮作恋人做出让我不高兴之类这样愚蠢举动的话就必须进行教育了。



我含了一口刹那带过来的汤。

渗到空空的胃袋里。


然后,我在想。刹那到底在意什么呢?


「……克亚罗大人,刹那在意的是,看起来暮羽是个依赖心很强的女人。

如果不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心上人就不能使她安心,如果不能知道心上人所有的一切就不能使她满足。以心上人会为了她使用多少时间和精力来衡量那个人对自己的爱有多少,而且为了得到回报她会赌上性命,就是这样的类型。」


「噗!?」


意想不到的话语让我口里含着的汤喷了出来。(译者:煽阴风点鬼火,嫉妒使狼妹丑陋)


「……为什么 你会知道这种事情?你和她见面才没过多久,连正经的对话都没有吧」


我,并不担心这些。


但是,为什么刹那会去在意这种事情呢?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就有个非常相似的孩子。所以很在意。我家主人只是逢场作戏还好,

不过暮羽要是认真的话那就麻烦了」

「我觉得大概……不会这样的。暮羽在精神上是个大人。」


冷汗都冒出来了。(译者:狗币男猪你也有吓尿的时候)


我思考着是否结束这游戏,已经轻微越过那条不能越过的线了。


话虽如此,不过这始终是刹那的想象罢了。虽然是想让暮羽迷恋我,

但因为这样暮羽就会束缚我之类的担忧还是杞人忧天吧。

……姑且,还是注意一下。


「我会接受你的忠告的。还有今晚的对象没有选你真是抱歉。」

「嗯。刹那没有发牢骚的立场。不过,知道克亚罗大人这么想真的好开心。

那明天我想请您连今天的份一起好好地宠爱我」


刹那凑了上来。我摸着她的头并吻了她。

和刹那保持着肉体关系的动机是,为了让她的等级上限提高。

不过,现在对于和我的那种行为,她已经乐在其中了。(译者:日久生情,古人诚不欺我)


居然跟我说出这么可爱的话。

明天要连今天的份一起和刹那好好享受一番。(译者:你这叫补交公粮)


突然感觉到视线。望向那边只有一脸恬静睡着的暮羽。


什么啊,错觉吗。


虽然晚餐大家没能一起吃,不过早餐是所有人一起的。



第二天一早,整理好仪表的我和暮羽往餐桌那里去。


……在这之前暮羽死缠我,被她榨取了。


那个暮羽积极地诱惑我真是令人意外,也无法想象她会自己主动侍奉。

这个反差让我既兴奋又感兴趣。(译者:一位花季少女就这样被****弄成了饥渴少妇)

明明应该好好疼爱刹那的,这事已经黄了。(译者:报!刹那将军,您的粮草被剑圣劫了)


我把多少也好先回复一下的事记在心头。



已经决定将昨天因为太仓促大家在晚餐时没花掉的份,在今天早餐好好吃回来。

为了不让其他人听到我们的对话,不是在食堂而是将食物带到房间里。


因为暮羽晚饭没吃现在是空腹,付了追加的费用,他们准备了相当豪华的早餐。

大盘子上铺满了足够多的培根,那边盛满了用蔬菜和炒蛋炒成的又甜又咸的东西。

剩下的就是把面包、肉的碎末和蔬菜残渣丢进去的汤。虽然看起来很恶心不过味道和营养超群。



我放心不下的是从早上起来开始,暮羽就一直将身体紧挨着我,还肩并肩握住我的手。

……虽说是打算让她对我有依赖,但这完全是对待恋人的方式。


脑袋里想起昨天刹那的话。


「暮羽、这样不方便吃饭的吧?」


「对……对呢。对不起」


红着脸的暮羽放开了我的手



放开手的时候,还用依依不舍的眼神看着我的手。


「克亚罗大人……、克亚鲁大人。您头上有脏东西。稍微过来一下。」


被她这么说的我往刹那的方向走过去让她帮我拿掉头上的脏东西。


顺带一提,重新叫克亚鲁是因为有暮羽在。我嘱咐过她们,在暮羽面前,称


呼芙莉雅用芙蕾雅,称呼我用克亚鲁。


「嗯。拿掉了。克亚鲁大人,坐吧」


就这样顺势被刹那拉着入席了。


这个位置在芙莉雅和刹那之间。


这就让暮羽的脸颊有些鼓起来了。话虽如此,对这种情况看起来都没打算说话的所有人,

就只这样围着餐桌。


(译者:剑圣「狼妹你算计我!」狼妹「夺粮之仇不共戴天!」)

这微妙场面的空气有些凝重。(译者:修罗场说来就来)


「我肚子好饿。快点一起吃饭吧。暮羽也坐下来。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呢」


假扮成王女芙蕾雅的芙莉雅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感觉凝重的空气有些缓解了。


真是好时机。让我顺水推舟。(译者:王女你护驾有功,今天公粮大大D有)


「说得是啊,快点一起吃吧」


「嗯。今天的料理好像也很香呢」


然后,有咕噜噜噜噜的可爱声响发了出来。是暮羽肚子的声音。


暮羽白色的肌肤一下就红了,然后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


「是呢。我肚子也饿了。一起吃饭吧」


于是,和睦的进餐开始了。



大家暂时一边闲聊一边吃着东西。

刹那和暮羽真是能吃。(译者:吃再多营养也没往胸部那里去)


这是因为要拥有强健的体魄摄取营养是必须的。


(译者:四肢发达胸部简单,看了看法爷王女,***,原来智力都是点在胸部上的)


抓住进餐大致结束的时机,我向着暮羽,开口了。


「暮羽,我有事情想请你告诉我。最近,王国士兵异常地涌进拉纳利塔。

我想知道是为了什么目的」


暮羽表情变得认真起来。

恐怕,她知道理由,并且是和我有关系的吧


「目的有两个。一个是为了寻找杀死了那些想要保护冰狼族村落的……不,

是杀死了王国表面这么宣称的那些王国士兵的剑士。另外一个是寻找【愈】之勇者的克亚鲁。

虽说感觉你注意到了,王国已经知道逮捕的【愈】之勇者克亚鲁是假的。

所以,为了逮捕真正的【愈】之勇者才把兵派过来。」


「这些已经预想到了。但,为何是这里?」


往这里派遣这么大规模的军力真无法理解。


这动向就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我在这个小镇一样。对此我很担心。


当然我也不会做出裹足不前的蠢事。本来就把脸和名字改变了,

也将回复术士从职业标识那隐去,只作为炼金术士行动。


「虽说这只是我的推测,首先拉纳利塔是逃犯和罪犯容身最合适的小镇。而且还有传闻。」

「传闻?」


「对。传闻有个能治疗不治之症的回复术士出现在这个小镇。

原本那群负责处理的人员看起来就算出现了集中伏击王国士兵的剑士这个话题来假定传闻是错的,

依然认为不会徒劳无功,照样大胆地派来大量士兵。……只是,看起来果然传闻是假的,

实际上,好像是个厉害的炼金术士做的药」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作参考的。」


变成自掘坟墓了。


本以为药的话就没问题,但因为这个还是把王国士兵召过来了。


「只是,打算怎么找到我呢?应该知道我已经易容了才对的。」


总之,对面有给我当替身的近卫骑士队长在。


所以我改变了容貌外形的事应该也会在设想的范围内吧。

那么,要怎么才能找到我?


「正把大量的鉴定纸带过来了哟。好像对着疑似回复术士的人一个个使用呢。

因为就算外表改名名字也不会变的。」

「相当浪费的做法呢。」


鉴定纸很昂贵。作为具有更高可信性的身份验证使用。


正因如此,我才随身带着用魔法簒改过的鉴定纸。


话虽如此,还是要避免让王国士兵当面使用鉴定纸。短时间内簒改是很艰难的。


如果,在那种场合被看破的话,很简单就能发现我的真名吧


至少在拉纳利塔,不能再当着别人的面使用【回复】这件事是绝对的。



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自称是炼金术士。


「确实很浪费呢。不过,为了能抓到杀害芙蕾雅王女的犯人,王家不管多少财力和人力都会拿出来的。

……不,不对呢。是为了在这个地方把知道了王国黑暗面的克亚鲁抓获。」


对我们的假话深信不疑的暮羽做出了奇怪的深层解读。

放心吧。并不是这样。


「总之要小心为上。怎么回事,外头好像有些吵闹」


窗哔哔地震动了起来。好像谁再叫喊。

往外头一看,看到了眼熟的面孔。

是我村子里认识的一个人。

被绑在柱子上。

周围都是王国士兵。



看到那个,基本就能明白什么事了。

原来是这样啊………


「既是报复,又当成是把我引出去的饵的意思吗」


叫声的内容是,【愈】之勇者克亚鲁如果不出来的话就将这家伙公开处决。

其他小镇估计也有相同的事吧。

我的村子全部被毁。我认识的人肯定都被送到各种各样的小镇,在各个小镇上成为引诱我出去的饵。



果然,王国就是渣滓。

枉我这次想低调地从这个小镇跳出去的,做出这种事情的话,

只剩去找到主谋者加以复仇这条路了啊。


「克亚鲁大人,一脸乐在其中的样子呢」

「不对哟。我现在很悲伤,很愤怒」


没错,最喜欢的村子被毁灭,认识的人被抓去游街,怎么可能高兴得起来。

我心中的怒火旺盛地燃烧着。



确实,虽然不知为何嘴角往上吊但我并没有在笑。

警戒着周围,我远眺着那个场面,怎么才能找到并接近那个主谋呢?


我这么想着。


(译者:有人怪男猪为何不杀那个近卫队长,其实当男猪复仇开始他们村子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只要王国不倒,没有近卫队长也会有其他什么比如中二队长来这些事情。基地被偷只能换家了!)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05 09:36:11]  回复

    翻译菌NB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