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七话:回复术士抚慰剑圣

第七话:回复术士抚慰剑圣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七话:回复术士抚慰剑圣

叫来了另一位演员,王女芙蕾雅。

只有今天,请芙莉雅作为王女芙蕾雅来行动。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劝服」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

「……芙蕾雅大人,真的平安无事呢。怎么说也没想过您居然还活着」

暮羽即便动摇着,还是作为吉欧拉尔王国的贵族向王女芙蕾雅低下了头。

并没有去质疑芙蕾雅是否假冒的。她(暮羽)有实际见过芙蕾雅的缘故,一旦到了她那种程度,单单凭「气」就能分辨出是真货还是什么吧。

「暮羽,请抬起头。毕竟,现在的我并不是王女啊。多亏了克亚鲁想方设法我才能逃脱出来。如果不是有克亚鲁在的话,我大概已经被杀了吧」

芙蕾雅摆出一副看起来相当悲伤的表情。

对那表情,只会让看见的人联想到其中有着复杂的故事。

「就是说芙蕾雅大人也变装了呢」

「诶诶,所谓芙莉雅的临时身姿。我是身为吉欧拉尔王国的王女、【术】之勇者的芙蕾雅」

到底是真正的王女芙蕾雅。把王女芙蕾雅表演得惟妙惟肖。

「发生了什么事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也不管我已经说明过一次了,暮羽向王女芙蕾雅询问发生了什么。

是没能信任我的证据。

可也正因为信任着芙蕾雅才会对她投以质问。

「当然可以。……某天,我从【愈】之勇者克亚鲁那听说到『对王国的家伙们使用【回复】后得到了他们的记忆』的事了。像是把亚人们当作工具使用的内容,以及,与魔族的战争本身是由王家自导自演的事。我自己感到相当吃惊,完全不能相信。毕竟就算是父亲大人做出那样的事也绝不能原谅。因此,打算着要去确认真相。那个时候,对一直信任的近卫骑士队长阐述了从克亚鲁那听来的话。由于那个原因,克亚鲁就被关到地下牢狱里了。那以后就到处都变得充满了火药味」

【愈】之勇者,这么说来似乎是被幽禁了」

「……是的,由于我的原因克亚鲁被幽禁了」

知道那时我处于幽闭状态的事有点意外。

真不愧是大贵族,各种各样的情报都会流入耳朵吧。

「就算克亚鲁被捕获了,我也没有停止对真相的追究。一边想方设法要解放克亚鲁般地行动着,一边收集着情报,并且最终得知了王国的阴暗面。吉欧拉尔王国并不是什么守护人类的盾。一边以与魔族的战争为借口,暗中示意军事力量不足来获取他国的援助;一边虐待亚人当作物品般地处置来积累起财富。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原谅的事。打算要将之纠正的我,……被派遣了暗杀者。那个国家已经疯掉了。一旦变成阻碍的话,哪怕是王女也要除掉吧。」

暮羽倒吸了一口气。

全赖芙蕾雅的演技优秀,非常简单地让暮羽相信了。嘛,原本还是王女芙蕾雅的时候,掩藏住漆黑内心的好人面孔就已经是完美的了。大概是有表演的才能吧。

「想办法把暗杀者击退了,可我却绝望了。注意到了即便自己身为王女也难以从内侧去导正这个国家。岂止如此,如果留在那里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杀害了。……因此,即便只有被牵连进去的克亚鲁也想要让他逃离出去」

「莫非,你被杀害的房间之所以燃烧起来是」

「是克亚鲁准备的一出戏。克亚鲁并不打算让我就那么被杀掉。溜出了牢狱的克亚鲁,伪造了我的死亡后带上我两人一起逃离了。我们是在为了真正意义上拯救世界而做着旅行。在之前冰狼族的村子时也是为此而战斗了。是我和克亚鲁,并且还有冰狼族的少女一起拯救了被王国士兵们袭击的村落的。」

呼嗯,以费时五分钟的思考而言总之变成了类似的内容。

暮羽沉默着,核实着芙蕾雅的话语。

条理正确,真实部分的比例也很多。比什么都重要的是由王女芙蕾雅说着的这点,是使暮羽她相信那些内容的一个重要因素。

「……明明一直以来都相信着为王国战斗即是正义。结果王国是罪恶什么的」

她,是被认定为这个国家的剑而一直战斗过来的。

那并非是因为暮羽是如同机器一般的少女。而是为了人们,心怀着荣誉与骄傲地走过来的。正因如此,无论再怎么辛苦的修炼、再怎么痛苦的战场都忍耐下来了。

这份基础崩坏的话,对她来说等同于世界的崩坏吧。

「你并没有做错。只不过是采取了作为克莱因雷特家家主应有的行动而已。对此无论是我还是克亚鲁都不会想着去责备的。只是,……这场战争本身,并非是从魔族发起的东西,而是吉欧拉尔王国对魔族进行攻击的结果,这点也请时刻置于脑海的一个角落(记住)」

「那个,是真的吗?」

「是真的。吉欧拉尔王国为了从其他国家那接受援助,认为是魔族与人类敌对会比较方便吧。因此,通过去骚扰魔族们的领土而带入了战争」

「如果,如果真像说的那样,那么我至今为止的战斗到底都是什么啊。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与魔族一直战斗着的啊」

从魔族的侵略中守护人类。就因那一个念头就持续奔赴向地狱般的战场。想哭也是自然的吧。

毕竟为了敲诈周边国家的援助,吉欧拉尔王国引发了战争才是真相啊。

进一步来说的话,真正目的是夺取作为魔族之王的魔王的心脏,以禁咒来征服世界。

吉欧拉尔王国就算被说成是人类的敌人也没什么问题吧。

「并不是值得羞耻的事情。即便战争是由人类而引发的,魔族袭击而来这点也是事实。不去战斗的话无罪之人就会被杀害。因此,暮羽・克莱因雷特。不要否定你的战斗。只是……,我和克亚鲁想要去探索另外的道路而已」

芙蕾雅,浮起如同圣母般的笑容。

这个好。总之,那份笑容有着让人无需任何理由就想要信任的魔力。

「另外的道路。那是怎样的东西呢?」

「想要去把战争停下来。并不是直到哪边倒下来为止的战争,而是寻求沟通。因此,我们一边防范着由王国造就的悲剧,一边等待着与魔族对话的适合时机」

暮羽,以像是看见什么耀眼之物似的目光看着芙蕾雅。

到这里话就结束了。

那么,准备工作(备膳)已经十分充分。这以后便是我的工作(大餐)了。

「芙蕾雅,想和暮羽两人说说话。可以先离开一下吗」

「诶诶,克亚鲁。我在隔壁的房间等候着呐」

然后,四周剩下拘谨的沉默。

「……非常对不起。听了刚才的话后全都理解了。其实在此之前明明也有觉得可疑的事。我却把恩人擅自断定为罪人并砍杀过去。伤害了想要去纠正这个世界的你们啊」

暮羽的双目变得空虚。

丢失了自己的存在意义。凛然的模样消失了。

「不需要道歉就好。我是理应被称为罪人的。作为逃狱犯伤害了王国兵的事也是事实。而且,也确实把试图杀害芙蕾雅王女的某名士兵利用来逃脱而毁灭了他的人生。……是会下地狱的吧。可即便如此,在下地狱以前也想要圆掉芙蕾雅的梦啊」

暮羽在说到利用了某名士兵的时候感情有所波动。

大概是知道那名士兵吧。那个就是变成了【愈】之勇者外貌的近卫骑士队长。

那家伙到这来了吗?

说不定会变成麻烦的事。

「你很高尚呐。……我的话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想着如果是克莱因雷特家的力量所能做到的事,就让我来做吧」

「谢谢你能够相信我们。毕竟不希望与暮羽敌对啊」

「我想要再一次去思考何为正义。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挥剑的呢。想要把那决定下来。……而且,请你治疗我的手臂时所说的话,那个现在还是有效的哦。和约定一样,我会付出全力来成为你的力量呢」

依然是轻而易举。像那么做就简单地相信别人,也没注意到被很好利用着的样子。

我解开她手臂的拘束。

「对了,不一起去吃晚饭吗?芙蕾雅也久违了,不是芙莉雅而是作为芙蕾雅,你也想和认识的面孔说话吧」

顺便,想从这家伙身上套出情报。

真的只是来打倒使用克莱因雷特的剑技的男人吗?还有其他的任务也说不定。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还有,克亚鲁。希望能让我做出补偿」

暮羽以湿润的瞳孔凝视我。

这么说来,春药还持续着效果。一旦芙蕾雅不在了,紧绷的那根弦松开了的缘故,持续抑制住的性欲似乎是显露出来了。

抓住手臂后,她的身体震颤了一下。

克莱因雷特是将价值观置于力量之上的家族。通过从外引入强大的血缘来维持家族的繁荣。

再怎么牵强我也是打败过她的男人。并且还是作为恩人,在真正意义上打算救助这个国家的家伙。

更重要的是,至今为止一直支撑着自己人生的、那份作为王国之剑的自豪变得动摇了。这个的缘故,她的心中突然裂开了一个大缺口。

要说希望有什么能够填补这个缺口,为了正义而行动着的我就很合适。她在无意识之间思考到这种地步并渴望着我。

在那被春药所侵. 犯的思考当中,会有这般情感也并非是无理的吧。

「对于像暮羽这样富有魅力的女孩子,如果被说这种事的话我就要变得无法忍耐了啊。真的好吗」

「诶诶,如果是你就好呐」

这样的话,就如她所愿吧。

嘴对嘴地交换接吻。

把手伸入衣服当中。她的身体相当地炙热,皮肤牢牢地吸附在掌心。

啊啊,暮羽看起来相当有魅力。

越傻乎乎的孩子越惹人喜爱。

一旦充分地疼爱过后,就会使她对我依赖起来吗。

我一边悄悄地把少量的药散播到空气中溶解掉,一边不让她察觉到地使用了轻度的催眠魔法。

尽管没打算洗脑,可想要让她只考虑我的事似地把身心都支配下来。

我把暮羽推倒在床上。

暮羽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她从幼儿时开始就积累起了如同地狱般的修炼。对于疼痛还是苦劳都持有着抗性。

只是,不了解愉悦。倒不如说在那方面要比一般人都脆弱。对于这样的暮羽,从现在开始我将会用药、魔法、把我全部的技术灌输进去,来使她明白愉悦为何物。不可能会忍耐得住。

那么,请让我利用她来套取各种各样的情报吧。

暮羽她,从今往后将会与我一同,为了重新信仰的正义而倒戈王国下去。

看着这个每当把手挪动些许就会在手臂中发出娇声的她,感觉性欲以及精神这两个层面上都变得亢奋起来了。

这个夜晚,似乎是要变得火热万分了啊。

一生都难以忘怀地,把愉悦以及我本身,牢牢地铭刻在暮羽的肉体上吧。 

本部分为付费内容,支付后可查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