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六话:回复术士洗白自己

第六话:回复术士洗白自己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六话:回复术士洗白自己

使用大量手里的牌,总算设法打倒了暮羽・克莱因雷特。

真正意义上的怪物……不,就连怪物这个词也过于温吞。

与之为敌就会是个大麻烦,不过巧妙地加进己方的话就是值得信赖的存在。


看向失去意识摊倒着的暮羽。

一头银发的窈窕美少女。

怎么也很难想象是实力将我压倒、怪物般的剑士。


扛起精疲力竭的暮羽・克莱因雷特,我用长袍把她包住。

幸运的是现在身处于人影都没有的里胡同。可一旦走出大道,把她运往我住宿的地方时被看到的话就非常蛋疼了。暮羽的容姿很醒目。变成传言的话,王国的士兵们马上就会汹涌而至吧。


带到住宿处去,想要充分地「劝服」她。

好不容易才向她展示了『王国的非人道Special~亚人篇~』。对那动摇了的心灵不乘机利用也很可惜。

对什么都妄信的人类,那信念会轻易崩坏并被轻易地利用。


像芙莉雅那样把记忆清空一遍,进行洗脑的话会非常简单麻利吧。可是,那么做的话就会丢失了她的光辉。心、技、体,只有三者全部集齐以后作为剑士的她才算是完整的。

弄坏掉也太可惜了。如果是像她这种程度的人材,花点工夫也是值得的。慎重地让事情推进吧。


我把用长袍包裹住的暮羽用公主抱抱了起来。


「克亚罗大人」


冰狼族的少女,刹那朝我打了招呼。

低着头握住我的下摆。


「怎么了。刹那」


「克亚罗大人和那个人的战斗很厉害。……太厉害了。总觉得刹那能够追赶上那个领域吗,感到不安了」


对刹那来说有着作为战士的自豪。

即使有着等级上限低这样的缺陷,也有不会在本领上输掉这样的自信。

可是,看了我和剑圣暮羽的战斗,那份自信崩坏了吧。

超越人类认知的较量。从刹那的角度来看,就像是遥远不可及的领域。

我先把暮羽放下,将手搭在刹那的头上然后露出微笑。


「如果是刹那的话就能够追上。刹那是有着才能的。我也是,有着不输给这个人的卓越才能呐。因此,才会在开始战斗之前让你观摩学习地那样说了。说要你教给芙莉雅接近战斗的本领也同样是因为对刹那期待着啊。在教导别人的时候往往会发现至今未曾察觉到的东西」


刹那有着天生的战斗直觉。

本领和Skill不同有着无法用数字描述的强度。这也是恰如其分的评价。

如果像这次一样总是去学习与强敌的作战的话,不久以后总会到达我们所在的领域。


「嗯。要努力。努力地去追赶。可是,克亚罗大人,有时间方便的话请教刹那战斗的方式。只有冰狼族的格闘术远远不足够啊」


「当然了。找时间教给你我的剑吧」


刹那的情况,是以冰之爪为主体的格闘术,所谓使用剑,也就是说学习其他系统风格的剑术,本来是没什么意义的。可如果是她的话就能看穿那剑运作的原理,改良成适合自己战斗的方式吧。


今后刹那的成长也是乐趣。

一边思考着这样的事,我把用长袍包裹着的暮羽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住开始迈步。



暂用追加的住宿房间,在那里照料着暮羽。

她的衣服绷紧得很难呼吸的样子,因此给她换上了旅馆发放的宽松麻织睡衣。


经历了地狱般修炼的她的身体,净是伤痕累累的……虽说是那么想象了,不过实际上是又白又嫩的肌肤。柔软而质感很棒的肌肉上包裹着薄薄的一层脂肪,持有着女性应有的娇柔。直率地说就是很美,很工口。


帮她换衣服的时候相当地辛苦。

春药的效果还在持续着,即便失去了意识暮羽的身体还是有所反应。禁不住变得想要就那样袭击过去,但还是忍住了。对于从今以后缔结信赖关系的对方,那么做也不太好。


「脚也应该捆住吗……嘛随便了,是我的话能应对得过来吧」


冷不防被砍过来的话也受不了,因此把两手绑起来了,并且将她的剑放在另一间房间里保管着。她除了被我弄断的剑以及之后预备的剑外,还另外隐藏着两把短剑。之所以准备那么多的预备武器是因为单独行动比较多吧。

多亏这样方便了许多。如果她以复数人员来行动的话,也不会像现在这样顺利。


「芙莉雅,这之后就把你称作芙蕾雅了。别忘了商量好的设定哦」


把芙莉雅的脸短暂地恢复为芙蕾雅的脸。

从现在开始是为了「劝服」暮羽。

为此,作为【愈】之勇者以及【术】之勇者来行动会比较方便。


我的脸就这么保持克亚罗的模样,是为了演出。

醒来后突然发现了克亚鲁的脸什么的,就算是暮羽也会吃惊吧。在适当的时机再变回克亚鲁的脸好了。


「是!即便如此改变外表的魔法什么的还是第一次看见。克亚罗大人连这样的事都能做到呢」


「回复魔法到达极致的话,这些程度是能做到的。只不过,使用回复魔法的事希望能预先当作秘密。超一流的回复魔法师很容易就会被瞄准为目标。毕竟操纵性命的买卖能变成相当的金钱啊」


「明白了。这个芙莉雅,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芙莉雅强而有力地点了点头。

在与暮羽的决斗里,不得不使用了对芙莉雅以及刹那都隐瞒着的【回复】。在展现了右臂再生的前提下,只能把隐瞒着回复魔法的事告诉她们了。


暮羽的眼皮动了下,差不多要醒来了吗?


「那么,芙莉雅……不,王女芙蕾雅。到我呼叫为止请在隔壁的房间一直待机。呼喊后就请配合着我的话给予支援」


「知道了。克亚罗大人……不,【愈】之勇者克亚鲁先生!」


芙莉雅……不,王女芙蕾雅离去了。

然后紧接着过了一会儿,暮羽醒来了,并且一跃而起。


「不啊!!!!!!停止!!!!!为了那样的!!!!!!」


一醒来就大呼小叫乱晃着脑袋。

啊啊,我不久前移植的记忆在闪回(Flashback)着吗?

对处女而言,稍微有点太具冲击性的映像。就算变成心灵创伤也不奇怪。


与那相比的话,我在对芙莉雅复仇的时候,〇〇和烧烫的铁棒哪个更好?之类的……那么做了,不过看起来就是过家家似的。虽然想过要去参考下,不过去到那种地步的话反过来会萎掉,因此将之驳回了。


「冷静下来。没关系的,那不是你的记忆」


牢牢地抓住肩膀,笔直地凝视着她的眼睛。

并且,「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不停重复着。

过了一会儿后,暮羽总算取回了冷静。


「诶—那个,这里是哪里,你…是刚才的男人!?」


暮羽浮起凝固呆住的表情。

然后,注意到自己的双臂被捆住后表情发硬了。

下个瞬间,撞上肩膀把我摆脱开来。

相当痛。在这状态下也能放出强势的一击,真不愧是她。


哪怕效果减弱了可还是被春药侵蚀着,在这个状态下很好地行动了。暮羽的话,还是红着脸一边喘着大气。


「……不记得了吗。暮羽・克莱因雷特。你输了。是我把晕过去的你运到住所来的」


「!?想起来了啊。你抓住我的头的瞬间……就那样地,我当场就晕过去了呢。作为剑士、又是强化魔法的使用者、是回复魔法师、甚至能使用幻术。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边这么说着的暮羽也尽早地确认起周围的状况,一边思考着逃出的策略。

把不安与恐怖压下,采取恰当的行动。不愧是她。


「两点,有想要订正的地方。第一个。我没有使用幻术之类。仅仅只是展示了王国兵的记忆而已。王国所做过的残虐行径,全部都是实际发生过的事」


「说谎。吉欧拉尔王国,可是从魔族手中为守护人类而存在的盾与剑。像那样的,那种过分的事是不可能会做的」


吉欧拉尔王国位于魔族支配的土地与人类支配的土地的交界之上。

确实是从魔族手里守护人类的盾与剑──如果对于吉欧拉尔王国不停对魔族挑衅,自始至终都是盛大的自导自演这点视而不见的话。


「确实,『姑且』是保护人类的盾与剑啊。只是,亚人可不包含在守护的人类里头哦。吉欧拉尔王国为了人类而利用着亚人。就算是你也能在王国内普通地看见亚人的奴隶吧。有想过那些家伙是从哪来的吗?被人类袭击村落后捕获,然后销售掉的啊」


暮羽梗住了。

被试着说是理所当然的事,可不特别去意识就注意不到。


「因此,袭击那个村落的家伙是王国士兵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如果不能相信我说的话,回到吉欧拉尔王国再确认就好。暮羽认为是幻术的记忆,朝着那方向发掘的话很轻易就会发现真相了吧」


「你,打算放我走?」


「当然的。如果要杀的话早就动手了吧。我并不想杀了暮羽。只是,想要说话。想要把王国的真实说给你听。一直尊敬着作为剑圣的暮羽。这样的暮羽被王国所欺骗什么的无法忍耐啊!」


我做出严肃的表情。啊啊不行了憋笑憋得好辛苦。


「……只是听听的话也可以。反正,听完之前也不打算放跑我呐」


「抱歉。可能的话,并不想做这样粗暴的对待,可不这样的话也不会听我说吧。先前有两个想订正的地方那么说了,下面就是第二个。我,仅仅只会使用一种能力。我能使用的只有【回复】。只是个普通的回复术士罢了」


「骗人。明明是那种程度的力量」


不相信也并非没有道理。

因此,在这场上再翻开一张牌。


【改良】


舍弃掉克亚鲁的名字,在决定自报克亚罗为名的时间点上一同舍弃掉的那张脸,还原回去。

看见我的脸的暮羽睁大了双眼。什么啊,有好好记住的吗。


「暮羽,看了这张脸还想不起来吗?我是【术】之勇者克亚鲁。所谓勇者,能将既存的职业能力更进一步开发。我的情况是,能够得到【回复】过的对手的技能、经验以及记忆。我之所以能使用克莱因雷特的剑技,是因为给暮羽做过【回复】


「……提升身体能力,使我看见幻术,并且改变外貌的能力,所以说都是勇者的【回复】呢」


「没错。而且刚才也说过了,我向你展现的并不是幻术。那个的本质,是我对王国士兵们使用【回复】后所得到的记忆。是王国暗地里的嘴脸」


暮羽屏住了呼吸。

那么和预想一样,虽说有点期待如果是【愈】之勇者的话语就会相信的,只可是………


「如果你就是【愈】之勇者的话,那就更加无法信任了呐!把那样温柔善良、被大家仰慕着的王女大人给杀了潜逃的疯子!绝对不会原谅的!」


我杀死王女逃跑的事,被很好地共同认识着吗?

这个也在预想的范围内。

像准备的剧本一样推进内容。


「仍旧是那么想的吗。我并没有把芙蕾雅杀掉。倒不如说反过来。是我帮助了芙蕾雅。我通过【回复】得到了王国士兵的记忆,注意到了这个国家的异常。并且,把那些事与王女芙蕾雅进行了相谈。由于那个原因,芙蕾雅正准备要对王国的黑暗一探究竟时,就变得要被杀害了。因此,我为了保护她,将她伪装成死亡并带走了。来吧芙蕾雅」


那么,再一位演员登场。从隔壁房间王女芙蕾雅来了。暮羽比起刚才还要吃惊。毕竟是理应死去的本人出现了。


「好久不见了。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似乎从克亚鲁那听说了内情呐。这样的话,接下来就由我来说明吧。王国的黑暗以及克亚鲁救了我并带离城里的内容,还有自那之后的事情」


那么,我所创造的故事进入了下一个舞台。

把那知晓了王国的黑暗的【术】之勇者与【愈】之勇者,他们的脱走剧以及拯救世界之旅的内容告知。

十分钟后,暮羽就会把吉欧拉尔王国痛斥为恶,把我作为真正的勇者认可了吧。


说着就能明白。暮羽・克莱因雷特这孩子相当容易搞定(哄骗)。


就这么钻入那守护王国的信念被折断后内心产生的空隙。

请成为我便利的棋子,供我的复仇使用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