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五话:回复术士超越最强

第五话:回复术士超越最强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与暮羽・克莱因雷特对峙着。

对过去治疗了她手臂的恩人的对手,完全不留情面。虽说改变成克亚罗的名字,为了逃脱王国逃跑而改变了脸,尽管如此,还真是过分的女人。


「刹那,别出手。只会碍手碍脚的。稍微远离点,在旁学习」


「嗯。克亚罗大人,干巴爹」


刹那按我说的那样后退到芙莉雅倒下的地方。


好的,这样就能心无旁骛地战斗了。

作为剑士来战斗的话,赢不了暮羽。

只是,如果不择手段的话,获胜的方法多少都有。


首先是战力分析。用【翡翠眼】,确认【剑圣】暮羽的状态。



种族:人类

名字:暮羽

职业:剑圣

等级:45

状态值:

魔力值:169/169

物理攻击:122

物理防御:86

魔力攻击:70

魔力抵抗:86

速度:103

等级上限:51

素质値:

魔力值:91

物理攻击:128

物理防御:90

魔力攻击:72

魔力抵抗:90

速度:109

合计天赋值:580

技能:

・神剑Lv5

・断念Lv5


Skill:

・神剑能力提高Lv3: 剑圣专用Skill,神剑的速度・威力向上补正

・气息感知Lv3: 剑圣专用Skill,断念的感知范围・感知速度向上补正



依然是相当的怪物。

高等级之余,像开玩笑一般的合计天赋值以及漂亮的数值分配。

本来强力技能就到达Lv5的极致了,现在因为Skill又被进一步强化。


这样下去赢不了。

因此,变强吧。


【改良】


知道【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无法使用魔法,安心地舍弃魔力防御。

是那么说,也不能设定在40以下。



种族:人类

名字:克亚鲁

职业: 回复术士・勇者

等级:38

状态值:

魔力值:127/127→67/67

物理攻击:66→129

物理防御:69→107

魔力攻击:81→59

魔力抵抗:45→36

速度:154→119

等级上限:∞

素质値:

魔力值:80→40

物理攻击:80→162

物理防御:83→133

魔力攻击:100→70

魔力抵抗:52→40

速度:196→150

合计素质値:595



通过【改良】,使天赋值调整成对暮羽最适化。


根据天赋值的变更,状态值会自动地随之改变。状态值是根据天赋值和等级来决定的。


多亏了上次击退袭击冰狼族村落的家伙,等级从30上升到38。摄取了魔物因子的缘故合计天赋值也提升了一些。

和上次相比等级提高了,所以为安定使用【回复】所需要的魔力攻击天赋值也能够减少。


与王国兵作战的时候以速度特化的方式分配了数值,但以暮羽这种超一流的家伙做对手的话,多快也好一条直线的攻击是派不上用场的。勉强抑制到自己能够完全控制的速度。


以暮羽为对手,一刀都不挨是不可能的。

防御力也不能舍弃。

只要不是当场死亡,我就能【回复】。为此一定的防御力是必要的。


现在的我,即便与暮羽相比,筋力、防御力、速度全部都超越了。


暮羽消失了。

这么想的瞬间,我向横侧挥出剑。

她应该在那里。


剑与剑相碰撞发出声响。

暮羽挡住了我的剑。


如果我不了解暮羽的剑,最初的一击奇袭就结束了吧。

她并不只是单纯的快而已。


人,无论谁都有自己的节奏。呼吸的节奏,心跳的节奏……等等。

将那节奏完全同步,将这般偏离认知的高等技术轻轻松松地使用着。


「你,看得见我?」


「那,到底是怎样呢」


把她的经验【模仿】了的我,却仿效不能那个动作。

将其看穿也不可能。

只不过,这种时候她会做出怎样的攻击是了解的。

因此,才能向看不见的她挥出剑。


纵使防下了第一击也不能疏忽大意。

她利用两剑相碰产生的冲击,回身进行连击。

迅速而流畅的动作。

状态值是赢了,却单方面被压制了。


「明明有着这种程度使剑的手腕,你到底是怎么偏离正道的」


暮羽咂嘴道。

我没有对此作答。不,是不能。没有那种富余。

暴风雨般的连击,哪怕只是打中一下就是致命伤。


利用【改良】优化了天赋值。

通过【模仿】模仿了剑技。

并且,根据她全部的经验进行预判。


都这样了还处于劣势。

这就是,【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


可惜啊。要弄坏真的很可惜。

可是,暮羽把我的所有物(芙蕾雅)弄伤了。不能原谅。

Kakin──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是剑折断的声音。


暮羽的剑折断了。从进入战斗开始,她第一次出现了空隙。

终于吗…意外地花了不少时间。

趁着那个空隙突刺。瞄准脖子。

虽说是想要在这里拿下的,不过………


「库咕」


我禁不住发出苦闷的声音。

腹部沉重的冲击,骨头折断了,内脏也受到严重的损伤。


放出突刺的瞬间,暮羽把头倾斜,别说逃跑更踏进一步来。在那里向我的腰部击出掌底。

受到了将我的攻势也利用起来的反击。


被打飞的我,撞到了墙上。

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大概是哪里的骨头断了。


【回复】


治疗损坏了的身体。

真危险,如果之前舍弃防御力的话就是即死了。


「应该是每次让剑相交错的时候,都使用了让我的剑腐蚀的魔法呐」


「漂亮的回答」


经由剑行使的炼金魔法。

虽说直接空手去碰的话一发就能弄断,不过把暮羽挥舞的剑空手接住之类的绝技是不可能的。

因此,把魔力缠绕在自己的剑上,一点点弱化暮羽的剑。


「你啊,要说没技能就难以想象的纯熟的剑技,强化身体能力的魔法,然后是腐蚀剑的魔法,并且还有治疗损伤的魔法。到底是什么人?是怎样的职业,要是这种程度能够告诉我吗」


「如果放我走就告诉你吧」


「开什么玩笑。这样危险的对手,更加不能放过了」


暮羽从腰间拔出了备用的剑。

恐怕她已经不会再去以剑抵挡我的剑了吧。


真的是,麻烦啊。


「这真是遗憾」


我从包中,将装进了某种药水的瓶子扔出去。


这种愚蠢的攻击,暮羽理所当然地躲开了。

被用力摔到地面上的瓶子破碎后,内容物四处飞散。

这就好了。是这个药水的正确使用方法。


暮羽再一次,猛地缩短距离。

只可是,这回的剑稍欠精准。

害怕剑被折断的缘故,暮羽不能用剑抵挡我的剑。那个相当限制了攻击的模式。


正是这样,我预测的精度提高了。如果贯彻防御是能挺得住的。

可是,不利的方面依旧没变。转变为攻击的瞬间就会受到厉害的反击吧。


「只是防御着,好像是不打算进攻的样子,不过是想着等我疲劳剑会变得迟钝是吗」


「怎么会」


暮羽积累下来的是地狱的修行。

向她的体力挑战是不可能取胜的。

我等的是别的。


散发出香甜的气味儿。

刚才扔的药水内容物汽化后在周围的空气中飘浮着。


差不多了啊。

这个时候,我初次自己带头做出了攻击。

要是平时的暮羽,会从这抓住产生的空隙来给予致命伤吧。


剑被折断,即便在动摇中也能那般行动的卓越技巧。

可是,那是在一般状况下的事。药已经起效了。

和我预想的一样,她向后撤开了。是普通的回避。


「怎么了剑圣,身体状态不太好吗」


「……你,到底做了什么」


「怎么能向敌人揭开手牌」


我笑了。

刚才,漏光了的药水是试制中的春药。

是开封就会溶于空气中的性质。


原本是在室内使用的,使女性不经意间变得淫乱从而来享受,是这样用途的东西,在室外使用也会因扩散过度而效果薄弱。

但是,现在用的是原液。是稀释来使用的东西的数百倍强度,这个缘故在外边也会有效果。


药的话,以我来说是有抗性的,可无论多么贤淑的女性都会变得喜悦地张开双腿。

处女经验都没有的暮羽不可能承受得住。

红着脸,喘着大气,大腿内侧相互摩擦。

再怎么样的剑圣,终归是女人。

尽管她穿着衬托出修长双足的裤子,胯间的部分却湿了个遍。哪怕是隔着衣服也能明白胸部那两颗樱桃气势凶猛地硬起来了。


「那么,还要继续吗」


我开始露出笑容。

如果是这个状态下的暮羽,轻松地就能打倒吧。面对面能否挥出剑来都值得怀疑。


暮羽双眼恍惚的,一边把剑举起,猛地扎进自己的大腿。瞬间血花四溅。

把沾上自己血的剑正对着我。


「诶诶,就这么办吧。用这把弄脏了的剑,我来将你斩杀。让这一切结束掉吧」


多么地勇敢。

通过痛楚硬是保持神志清醒吗?

想给她鼓掌。


这样的话,就如她所愿地结束掉好了。

就算多少以痛楚换回了神志,与万全状态下也相距甚远。

仅仅走两步敏感部位就有所感觉而达到要高潮一样的状态,到底要如何挥剑呢。


虽是这么说,对方是负伤的猛兽。不能疏忽大意。

摆好架势,把剑举过头顶,接近后砍下去。


一瞬间,寒气迸发。

因爱欲而溶化掉的暮羽,那双眼始终冰冷而透彻。要将世界冻结成冰──像是要产生这种错觉一般,空气紧张着。


我握住剑的手臂咻~咻地在空中转着圈。

暮羽是从下段挥出剑的吧。那个动作用神速来形容都不足够。连视线捕捉都做不到。


挥剑向上的身姿相当美丽。

这就是【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


被春药侵蚀着,即便如此依然是美丽的剑。

啊啊,好厉害,好厉害,感动了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和期待一样!即便如此,没能超越期待啊,暮羽!!!!」


手臂被砍飞是预想中的事。因此并没有削弱我的势头。

把应该被砍飞了的右手臂在高处抓住举起。

做了【回复】后立即用被砍断的手一把抓住暮羽的头。

为刚才这一击花光了所有精力的暮羽,容许了我用手触碰到她的头。


【改良】


我的右手臂被砍飞了,是类似故意制作空隙来进行诱导的事。


要是平时的暮羽就会发现那个意图,对故意做出的空隙感到怀疑吧。在此之上会顺着被诱导的事,并非是人为的、而是瞄准起真正的空隙来。


只是,现在的她并没有那个富余。仅仅是挥舞自己的剑就得要竭尽全力了吧,想要尽快地结束战斗。被那份思考约束,不得不咬住了我做出的饵。


那正是我所瞄准的。

右臂什么的,对回复术士的我来说算不上什么重伤。以这条手臂来作为抓住暮羽的空隙。这就是想要的结果。

发动我的【改良】,侵蚀了暮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这样的…说谎…讨厌!!!!停止!!!」


暮羽抱头疾呼。

呼姆,以【改良】塞到脑子里的我的礼物,好像是相中意的样子。


王国是过分的家伙啊。如果用口说不听的话,只能直接让她知道了。


为此我从无数人类那进行【模仿】并积存下来了。


『王国的残暴Special~亚人篇~』


直接地,作为记忆灌输进大脑。

无论是一周目的世界还是这次的世界,都对王国兵做过无数次【模仿】,这个缘故记忆之类的东西是完全不缺的。

所挑选的,是将王国所到之处对亚人非人道的暴行汇总而成的专门的记忆。


虐杀,凌辱,略夺。哪里都是人类丑陋的地方。如果展现出那种东西,再怎样忠诚的王国信徒也会一下子变得讨厌起王国来。


吉欧拉尔王国的家伙没把亚人当人看。总是做着哪怕连恶魔也会再少许忌惮,使人却步的事。


他们的行为脱离了常轨。严格选出即便在那些事中也特别让人憎恶的部分展现给她看。对自尊心很高的剑圣大人是效果出众吧。


「假的,都是假的!像这样的…」


暮羽全身抽搐,流着眼泪昏过去了。


「那么,由此暮羽・克莱因雷特坏掉了」


她已经再也不能作为守护王国的剑了。

重点是,即便认为是我展现了幻术而想要否定掉事实,暮羽终归会变得在意而自己去调查,然后最终抵达绝望之处。


那样的话,会从心底里憎恨着吉欧拉尔王国。因为是正义感很强的她。说不定会以自身意志成为王国的敌人。


啊啊,对了。想到了好事情。

比起把暮羽・克莱因雷特洗脑做成所有物(玩具)更棒的玩法。


对芙蕾雅使用【回复】,唤醒。


「克亚罗大人,真是十分抱歉。简单地就被打倒了」


「现在这就好了。之后一点点做接近战的训练吧。比起那个,有一件想拜托的事」


「拜托是吗?」


「嗯,演一场戏。如果暮羽醒了,希望你能扮演成王女。设定方面是,知道了王国真面目而感到痛心,和勇者一起出走希望在真正意义上拯救连同亚人也包括进去的世界,有勇气的王女大人类似这样的感觉啊。顺便我是扮演恋慕着王女大人并带她逃跑的勇者」


最初是想着让暮羽・克莱因雷特也和王女芙蕾雅一样,先清空内存一次弄成奴隶什么的。不过这边好像比较让人期待。

并非是作为玩偶,请以自己的意志踏上破灭之道。

久违地,试着回到克亚鲁的身份吗?这个设定的话,宣告其实我是【愈】之勇者也没什么大碍。


那么,对全身心信奉着的吉欧拉尔王国感到绝望的剑圣大人,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思考着那种事一边把她的双手双腿捆住,我开始向着住宿处迈步。

醒来的时候药效过了也无所谓,不过……嘛,如果还残留着就相应地疼爱下吧。

不会强上的。毕竟怎么说,我也是了解到王国的黑暗而毅然出走的勇者大人。不能对女性做过分的事。

尽管如此,如果被请求就回应好了。


暮羽是胸部和屁股都不怎么大的类型。楚楚可怜而美丽,贪图这份肉体也不错吧。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