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四话:回复术士发现新的玩具

第四话:回复术士发现新的玩具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

是吉欧拉尔王国最强的剑士。尽管并非勇者,却是等级45的人类顶点。

持有【剑圣】这种所谓超稀少的,持有强力技能、技艺的职业。

虽然技能和技艺都很可怕,不过最具威胁的,是通过努力以及经验钻研而成的无穷剑技。


「了不起呢。接下我的剑的剑技,无疑是克莱因雷特的剑。三度挡下我的剑什么的,即便是师范级也不可能的呢。你,到底是什么人?」


脖子上皮的一片,被切到了。血流了下来。

没能完全接下暮羽的剑。


暮羽一口气放出了三道剑击。

不是我的话早死了。因为把【剑圣】的技能【模仿】了,并且知道她所有的经验而预想了剑技,明明如此却落到这副样子。


克莱因雷特的剑技是实战特化的,所以应当是去除掉所有多余部分的剑技才是,却比什么剑技都要华丽。

一头银发摇曳的暮羽,与那高超的技艺相结合的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把美丽的剑。


我向后跳去,离开一米左右的距离。

暮羽没去缩短距离。

虽是那么说,也不能松口气。

她的话,这个程度的距离连一口气都用不着吧。


「冷不防地就砍过来的,很不像样的问候不是吗?虽说为什么会被砍完全没线索就是了」


端好剑,警戒着一边露出微笑。

我以剑技赢不了暮羽。


有好几个赢不了的理由。

首先,等级差以及因【剑圣】职业而强化的暮羽身体能力比较出色。


并且,虽说能再现暮羽的剑技,但这个剑技要以她的肉体配合才是最适化的剑技。不管怎样,即便以我来挥剑为前提而做过调整,也是敌不过本家的。


「别给我装傻,你是杀死了王国士兵的大罪之人哦。并且,还玷污了克莱因雷特的剑的骄傲。所以死是理所当然的」


「……指的什么事」


「别装糊涂。我之所以来到这个城镇,就是为了同门的肃清。前些天,冰狼族的村落被袭击了。袭击者是使用着高强的克莱因雷特的剑的剑士。打算守护冰狼族的王国骑士们,让那个男人给毁灭了。如果真的是克莱因雷特的剑士坠入暗道的话,不由我来阻止不行,阻止那是作为家主的我的义务啊」


听到那个,这个那个地理解了。

啊啊,是那样吗?

暮羽到这里来,是因为王国对冰狼族的袭击失败了吗。


即便如此,王国也──为了保护冰狼族村落而派遣了军队──撒了个相当愉快的谎。

如果精神正常,即便是编造的故事也不能说出这种事。


虽说如此,我也是大意了。

只要有王国的骑士在的话,能明白我使用的是克莱因雷特的剑技的家伙也会存在的吧。


「因此,要逐个剑士砍过去,以承受的剑技来判断吗。和试刀杀人一个样儿啊」


「不一样。如果观察步法,是否有使用克莱因雷特的剑很容易就能明白。观察过城内的人,只有你是克莱因雷特的剑士。因此一直尾随在后边。不出意料,果然和可疑的家伙混到一块儿了啊」


今天第二次被吓到了。

一直警戒着,我却没能注意到。

明明有着超一流的暗杀者也能发现的自信,这是什么家伙啊。


「并且……带着冰狼族的奴隶就是比什么都充分的证据!」


啪地一下子指住冰狼族的刹那,暮羽宣言道。

本人是想着稳操胜券了吗,一脸得意的。


被指着的刹那这边,则摆出一副似乎相当不高兴的脸。

她走到我面前,摊开双手庇护我。


「克亚罗大人,才不是坏人。恰恰相反。克亚罗大人是保护了被人们袭击的冰狼族村落的恩人。刹那虽然是奴隶,不过是作为守护村落的代价而成为克亚罗大人的奴隶的」


刹那边瞪住暮羽边说明着情况。

这是很好的Assist(助攻)。比起我的说明都更容易令人信服吧。


「说谎。因为为了守护冰狼族,王国兵可是被派遣了哦。那要是真的,王国兵就不可能和这个人战斗啊」


「前提就搞错了。是王国兵袭击了冰狼族的村落。王国,为了士兵们的训练以及资金的获得,一旦没有军队的工作,就会袭击亚人的村落,把村民作为奴隶卖掉。我,是为了这个孩子和王国兵作战的」


那么,能相信我的话就最好了,不过………


「是么,是那样的事呢」


果然,不行吗。

即便不听所说的话,在剑气没变薄弱的时间点上也能明白暮羽做了怎样的判断。


「袭击了冰狼族村落,其结果就是把这样天真无邪的少女作为奴隶支配来说谎。像你这样的旁门左道除了在这里除掉别无他法呢」


嘛,确实也是啊。从最初开始就想定了是恶人的我的话语以及我的奴隶刹那的话语,与王国的说辞对比起来的话更相信后者。


吉欧拉尔王国是表面健全的国家。

军队组织行动起来去袭击亚人的村落并且售卖人口什么的,不会相信的吧。


「……虽说,姑且是你的恩人什么的啊。我」


禁不住发起了牢骚。

开始后悔帮助过的事了。


「恩人,是什么事」


「不,什么都没有。信还是不信都没办法,我说的是真话。在这里回头,尽管是想让你去查明一下真伪的。王国肮脏的部分,只要稍微挑一挑都能找到的啊」


这个是我最大的妥协点。

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我尊敬着她。

憧憬着那份强度与美丽。

因此,不想做太过分的事。

而且理解着并不是恶人。她也是被欺骗的受害者。

暂时还是,我能忍耐的领域。在这里能够给我收手就原谅她吧。


虽说,尽管如此………


「没有那个必要。现在,就在这里断罪。如果从你那被解放的话,这个孩子应该也能头脑清醒过来」


她把剑锋转向这边。


啊啊,这不是不行吗。真是的,不容分说就收到了暴力。再加上像刚才那样地被挂上了冤罪。

不久前被稍微切到的脖子在隐隐作痛。


我内里那浑浊黑暗的欲望,开始在体内暴动了。

这家伙不仅对我做出过分地对待,还一边摆出副好人的面孔打算把刹那带走。

我不会宽恕从我这略夺的家伙。

停止吧,暮羽・克莱因雷特。我把你………

啊啊,再这样下去的话。


「暮羽・克莱因雷特。你要成为我的敌人吗」


「是那个打算哦」


她踏进了一步。

那个瞬间,有人头大小的火球向着暮羽疾飞过去。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默默听着!克亚罗大人,从奇病里头救助大家,是拯救冰狼族的英雄!决不允许把那当作罪人般对待」


是芙莉雅。她放出了魔法。

要是普通的骑士,无论躲开还是承受都做不到地就被烧了吧。可是,暮羽切开火球,就那么加速。


「呜─」


用掌根击打发出悲鸣的芙莉雅下巴使之昏倒。


「砍女孩子可不是我的爱好。稍微睡去吧。你还有冰狼族的女孩子,只是被这个男人利用了而已,不是你们的错啊」


头晕目眩。

这个女的。把芙莉雅。我的所有物(玩具)给伤害了啊。

啊啊,完全明白了。


砍向我,打算带走刹那,并且伤害芙莉雅的这东西………


单纯的复仇对象。


「你,到底是」


我内里黑暗的部分,久违地发现猎物而欢喜着。

暮羽像是害怕什么似地后退一步。


「啊啊,虽然相当地忍耐了,不过啊。暮羽・克莱因雷特。怎么,为什么你那么地愚蠢。真是的,只能弄坏了不是吗」


我笑了。

那么,来接受报酬吗?

对手要是复仇的对象,我绝不会饶恕。请变成新的所有物(玩具)吧。


首先是蹂躏。

确实我作为剑士与【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相比要劣势吧。

只是,我根本不是剑士。

赢的办法要多少有多少。


一边紧握着剑,怎样才能不损坏这份美丽地,游玩呢?一边考虑着这样的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