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三话:回复术士预想外的再会

第三话:回复术士预想外的再会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今天行走在贫民区。

想起昨天酒馆遇到的男人。

相当的,壮烈的死法。

用藏在我袖口里作为暗器的涂了毒的针,只是轻轻一刺就变成致命伤了。

能在实战使用前先试验真是太好了。

效果显现大该要四十分左右,到死为止刚好是一小时。

恰好不会引起骚动的地步。

「不太想接近这里」

刹那摆着多少有些讨厌的脸。

嘛,毕竟是自己被作为奴隶售卖的店附近。心情不怎么好吧。

「忍一下。大概,今后都不会再来了呐」

这次交涉结束后,就离开拉纳利塔。

在从吉欧拉尔派遣来大量士兵的状况下,这个城镇很危险。

「即使如此,今天城里有些骚动呐」

「因为大量士兵从王国被派来并常驻一直在吵闹着啊。那样的话心中有愧的家伙也很多。会变得很担心吧」(后文来看是说这城镇因为犯罪者也一并接纳,所以突然来了王国兵会变得人心惶惶)

士兵们已经到达了。

拉纳利塔,是好人坏人都一视同仁这般发展而成的街。

王国兵是不怎么受欢迎。

我紧握住放入口袋里的王国兵徽章。

昨天,从向我的刹那出手的愚蠢者身上夺走的。

有了这个的话,就能冒充王国兵来得到情报了。

他们是为了什么到这里来的在出发前想预先知道。

「这么说来,今早去买早饭的时候听到了传闻。剑圣桑似乎和王国兵一起来了这个城镇什么的」

「啥?」

我不禁反问回去了。

在这次的世界上我最初做了【回复】的对象。

并且,是堂堂正正迎面战斗有可能会输掉的对手。

即便能【模仿】技能也无法【模仿】技艺。等级也还没能赶上。

如果真从正面作战得胜的希望很小。

「真想见一次呢。听说是相当的美人啊」

「这么说城镇的家伙与往常不同的骚动,是因为剑圣来了吗」

剑圣以个体而言,是吉欧拉尔王国最强的战力。

不用说,很少有事会牵扯到剑圣。

让她出现在舞台表面的时间点上就代表着是相当重要的事情。

……在城里留下的冒牌货已经完全败露了,那么想会比较好。

「快到了,是平时的店呢」

所谓平时的店,也就是与商人进行药水交易的咖啡店。

还有不到五分钟就要到达了吧。

「真是的,讨厌的事接踵而来」

刚才开始,从剑圣那【模仿】而来的断念,以及,无数经验的警钟在响着,

偏偏在这个时候吗。

「芙莉雅,去拿忘了的东西」

尽管有意图地在店周边巧妙隐藏下来,不过还是发现了数个气息。

不是我的话很难注意到。是相当程度的身手。

人数是二十人左右。

比起以袭击冰狼族的家伙作为对手时,只考虑到人数是很轻松,不过这次状况不太好。

掩护作为魔法师的芙莉雅的同时,要一边在这到处都能隐藏起来的地方,以众多在此处的暗杀者为对手。

即便与刹那两人一同,能否护得住芙莉雅也成怀疑。

「是忘了的东西吗?」

「好歹,似乎把重要的药水给忘了。赶紧回去拿过来吧」

假装没注意到潜伏的家伙们。马上就是大街了,到那儿去的话就能一口气逃掉。

「竟然连克亚罗大人也会有这种事呐」

「嘛,毕竟我也是人啊」

「嗯。快快去」

好歹似乎刹那也注意到了。冰狼族的鼻子和耳朵很好。也擅长发现潜伏的敌人吧。拉住芙莉雅的手催促道。

没有要去追返回原路的我们的气息。

真能给我想成是去拿忘记的东西就好了,不过……

「来了。克亚罗大人!」

刹那大喊了,没必要说的。

我拔出剑把从背后猛扑过来的袭击者的短剑弹开。

进一步地把失去平衡的敌人的颈动脉切开。

血喷涌而出。

并且,从那家伙反方向的死角还有一人袭来。我把左手转向敌人。

虽说是死角吧,剑圣的【断念】能感知到那个动作。

从左手的袖口飞出了藏着的针。那个刺中了敌人的胸口。男人随即瘫倒。

不是藏在右袖口迟效性的东西,左面是即效性的神经毒素。

「真是的,遇到强盗什么的真不走运啊」

明明一转眼间被干倒了两人,敌人却没有动摇。

被静静消去气息的集体包围起来了。

一触即发。场面更加地寂静。

这个局面,怎么打破呢。

思考着那种事的时候,两个男人从正面光明正大地露脸了。

做着药水交易的商人以及,他的护卫。

「这不是,克亚罗大人嘛。怎么等都没来商谈的缘故相当担心了哦」

「虽说我不记得有对你自报过名字啊……库因塔」

危险交易是共识彼此都没报上自己的姓名。

尽管如此,这个男人称呼我为克亚罗是想说──你的事全部知道,即便逃跑也是徒劳──这种来自商人的威吓。

因此,我也学着样子。

只是稍许令对方抱有畏惧也好,叫了商人的名字。

并且不是那家伙表面自报的名字。

而是本名。

【翡翠眼】就能看穿。

「……你的身后有什么呢」(后台那种意思)

「呀,是怎样呢」

在这里先任意地让敌人害怕我,会变得比较容易行动。

于是,我意味深长地笑了。

「商人,滑稽的把戏可以停止吗?让他们袭击我的理由是什么」

「希望说明药的做法。因为尽管是在秘密地卖着药,不过卖出的量相当多的话,无可避免的,秘密不知从哪暴露了。想进一步扩大销售规模的共同出资者出现了。然后你制作的量变得不足了」

「啊啊,什么啊。因为你无能把事情搞砸了,就要被杀了吗。大概,那个共同出资者的家伙比起你来说,无论立场还是财力都更胜一筹吧?连这次袭击使用的人员也是委身依赖于那家伙的吗。真是可悲的家伙啊」

商人的假笑一瞬间出现了裂缝。

商人泄露秘密陷入困境是预想中的一件事。

这样暴利的东西,让别人知道的话绝对会扑过来。

为了维持赚头,守住秘密是绝对的条件,这个商人失败了。

只是如此罢了。

「……不同哦。是更加地,为了扩大利润的战略」

「嘛,随便了。在这场合里包括现在死掉了的两人总共雇用了二十二人的专业人士吗。为了抓住我吐出药的秘密还真是辛苦了。那么,我就这么随后弄出二十人的尸体就好了么。不,把你和护卫加进去就是二十二人了。很麻烦,不过没办法啊」

拔出剑摆好阵势。

商人开始流冷汗了。

「哈…哈哈,真的是相当强呐。即便如此,如果要负担上累赘的两人,就算是你也没办法的吧」

嘛,确实如此啊。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要反杀的话会很容易吧。

可是,现在芙蕾雅(这里喊的是芙蕾雅)在。而且刹那以这个人数为对手也还很吃紧。

一边守护,一边战斗是不可能的。

只是,想说那又怎样?

「好像搞错了什么。这些家伙是我的道具。如果扯我后腿的话就舍弃掉。我,就算对这两人坐视不理,也要把包含你在内的全部人杀光。两人绝不会成为我的绊脚石哦」

「这,逞强的话…」

「觉得是逞强吗?」

看清我眼神的商人往后退了一步。

注意到是认真的了吧。

无论芙莉雅还是刹那,都是方便替换的、能干的、我优秀的所有物(玩具)。

因为也有留恋,是想要守护的。可虽然这么说,并不是比我性命优先的东西。

特别是芙莉雅,预定了请她为守护我而死。那个虽说有点早了吧,不过也没什么大碍。

以沾沾自喜的脸,把两人想成是我的弱点的商人实在是滑稽。

商人没了言词。

似乎是丢失了交涉的契机。一步不慎的话就是自己死掉的状况,终于是注意到了。

「……不过为了这种无意义的事,让中意的东西坏掉也想避免。好吧,药的制作方法之类的就告诉你。这样的让步如何。金币500枚。因此是售卖制法。会在眼前把药调和。材料也会告诉你。不过,使用的魔法无法说明。只要知道完成品以及材料的话,专业的调和师就能再现了吧?」

嘛,虽说实际上即便知道也是没办法的。

「……这就可以了。条件是在这个场合下制作」

上当了。

不,是不得不上当。商人是注意到了。在这以上,我是不会妥协的。如果显现出这以上的欲望就会死。

「首先是,枸杞的叶,柊类的蘑菇,チイタラ的果实」

(这个没谷歌不会翻…「まずは、クコの叶、ヒイラギタケ、チイタラの实」)

把药水的材料从包里掏出。是附近出产药草、果实、蘑菇等不怎么新奇的东西。

并且,在这家伙的面前进行有效成分的抽取。

商人,指示了类似交付用剩的材料的缘故,把用完的材料一一交付了。

最后从水壶里倒入「特别的水」以魔法合成了。

只有特别的水在交付水壶前,悄悄用魔法变成了普通的水。只要不是魔法的超专家,我特意隐藏起来使用的魔法是不可能被看穿的。

交付水壶之际,商人没注意到那个异常。

愚蠢的东西。

明明这个水壶的内部,由我身体做出来的抗体才是最重要的成分。因此,药水是绝对不可能再现的。

「这样就完成了。做法全部显示了。使用的材料也都给了。所以满足了吧」

「等等,毕竟要确认这个药是不是真货哦」

姑且,好像有小病的奇病感染者在的样子。

让那家伙喝下去确认了效果。

「腐哈哈哈哈,成功了,成功了啊。这以后把这个药水交付给调合士,再把材料和刚下的工序全部告诉他的话,就能再现了。说什么,使用了这个国家无法入手的特别素材呢。不是天大的谎言吗」

他笑了。

不停地笑着。

「啊啊,按喜欢地赚个够吧。在那之前请支付。你也是商人吧。别在交易撒谎啊」

「哼,这种程度的钱自然会给。不管怎么说,毕竟今后就会入手大量的金钱啊!!」

商人扔来一个装满金币的袋子。

然后,一边哄笑一边离去了。

周围的暗杀者们的气息也消失了。

「克亚罗大人,真的十分抱歉。由于我的原因,变得要把药水的秘密给卖了」

「刹那也很懊悔。什么都没能做。刹那还远远不够强」

两人在低落着。

有点吃惊了。对我所说弃而不顾的事并没有生气。那个并非是演技,而是从心底将之觉得理所当然的事。

倒不如说,反倒好像在后悔着扯了我后腿的事。

这才是,作为我的所有物的正确态度。今后也好好疼爱吧。

我对她们露出微笑。

「不要紧哦。该说和原本一样吧。用药赚钱这就是最后一次了。我并没有亏损之类的。倒不如说最后能得到金币500枚,还捡了个大便宜」

就像说的那样,原本就打算把这当做最后的交易了。

准备了的药水是30瓶。

按平时一瓶10枚金币来算的话,应该是总计300枚金币的收入。

那个竟然变成了500枚金币。

这次交易还多拿到了200枚金币。

「……即便如此也令人懊悔。那家伙对克亚罗大人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来赚钱什么的」

「不会的哦。那家伙确定是大赔钱。首先,并不能再现药水」

以核心的我的血制作而成的抗体。在最后把那个替换掉了。

最重要的是………

「毕竟我因刹那的请求而恢复了水源,反过来就像是治疗奇病一样的计划啊。怪可怜的,奇病本身只要再过十天就会好好地平息下去。即便是现在也大量减少了。即便奇迹药水真的能够再现,药也已经卖不出了。那家伙还损失了500枚金币」

那个商人最后的最后还是贪得无厌而失败了。如果这次也老老实实地买下药水,在奇病平息之前所售卖的明明也足够发大财了。

而且,做不出药的话,那家伙的所谓共同出资者什么的会让他变得很惨烈吧。

那变得脸色苍白的身姿浮现在眼前了。

我,不会原谅打算在我身上略夺的东西。

因此,就让那家伙完蛋了。

「真不愧是,克亚罗大人。痛快多了!立刻从这个城镇离开吧」

「摁~,纠纷已经够多了。刹那也赞成」

最后痛快地结束了,那么今后就没这个城镇什么事了。

这么考虑的下个瞬间。

全身竖起鸡皮疙瘩。

是什么啊,这份刺骨般的压倒性的剑气。

像是恐怖激起的反动一般挥出了剑。

剑和剑相碰撞。



「真不愧呐,能把这招挡下什么的」

「你是」

银色头发的美丽少女,简直如同妖精一般惹人怜爱,无论身处何地始终宛如一把锐利的剑般的少女。

比我更快挥出剑的少女正体是………

「你的剑,毫无疑问是克莱因雷特一族的剑。虽然只是听说,没想到真的有使用的人在呢。那么,到底是在哪里记住那个剑技的,请告诉我吧」(这里剑指剑流派之类的吧)

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暮羽・クライレット)。

地上最强的剑士。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一对一不能取胜的为数不多的对手之一。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