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序幕:回复术士被记恨

序幕:回复术士被记恨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从吉欧拉尔王国手中救助了冰狼族村落的我们一行,被招待到宴会,充分享受酒和料理后一夜也结束了。

做好旅行准备后从借住的房屋出来。


「芙蕾雅,酒气还残留着吗?」


「呜呜呜,超乎想象的烈酒」


穿着重视实用性的旅行着装的十五六岁美少女,东歪西倒地走过来。

她,是芙蕾雅。

原本是王女芙蕾雅,不过现在失去记忆成为了我的从者芙莉雅。

明明是俗气的衣服,女性的魅力却洋溢着。轻飘飘美丽的粉色头发也与她很相配。


「冰狼族的酒是战士之酒。对女人、孩子来说太刚烈的酒」


平淡的声音从芙莉雅的反方向传来。


「女人、孩子的刹那看起来不怎么在乎,不过却喝得很起劲啊」


「嗯。因为刹那是战士。而且已经不是孩子了」


总觉得刹那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雪白的狼耳微微抽动着。

她是刹那。

是冰狼族的战士。雪白的狼耳和尾巴。雪白的皮肤。什么都雪白的不到十五岁的美少女。

她作为人类掳获的奴隶被卖,由我买下了。

并且,作为帮助她复仇、救助冰狼族的替代,以让她说出真名来进行了契约。

所谓的真名,是人类以外的所有生物铭刻在灵魂上的名字,这个的缘故,使用那个名字来进行契约魔法,便能随意地操纵对象。对于亚人来说把真名告知对方,就等同于献出自己的全部。

现在,连同刹那的灵魂都成为了我的东西。


「克亚罗大人,请不要那样盯着看。会害羞的」


刹那低下头。

有点在意那片嘴唇。

今天早上也,为了解放等级上限而把那片嘴唇………


「啊啊,会注意的」


明明是小巧的少女却微妙地有色气。

今晚又是乐趣啊。

那个暂且不提,不想办法解决芙莉雅的问题不成。

姑且,是我的从者呢。


「芙莉雅,到这边来」


「是,克亚罗大人」


把芙莉雅抱到怀里,以将药水瓶(的药水)含在口里的形式来接吻。确认芙莉雅喉咙发出声音把药水咽下以后使用了【回复】


不用魔法而是让她把药水嘴对嘴喝掉是为了主张是治疗而做的。

真要制作有醒酒效果的药水也是麻烦。

我,在饰演着剑术极致的炼金术士。回复术士的事,无论是对芙莉雅和莎娜都在隐瞒着。

以前让刹那看见的鉴定纸是伪造的,职阶以及回复术士相关联的技能都隐藏起来了。

反正,留下在城里的【愈】之勇者克亚鲁是假冒者的事也会败露的。作为回复术士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十分感谢。变得轻松了许多。不愧是克亚罗大人的药呢」


红着脸的芙莉雅,漏出温热的喘息。

芙莉雅是我的便利道具。关键时候无法发挥性能也是让人为难。


「芙莉雅,刹那,坐到盗龙(ラプトル)上。要回拉纳利塔了」


「是的,回去吧。就要到第三次与商人先生的交涉了」


「嗯。谨遵克亚罗大人的命令」


刹那的话总觉得,有些悲伤地回头看向冰狼族的村落,摇了摇头后转回前方。

她已经成为了我的东西,做好了与同胞们分别的觉悟。

短时间内以奇病来挣钱。

到第十天的时候,鉴于净化水源的影响,奇病(的状况)也会安稳起来,不过在此之间能够充分赚取资金。

正好这个商品也马上就要迎来销售的黄金时机。为了我们的安全,也想避开这之上的奇病流行。

充分赚取资金之前在拉纳利塔度日,赚够以后就移动到别的城镇。

一边考虑这样的事,我让盗龙跑起来。




~吉欧拉尔王国的王城内~


「这个,难道说,是真的」


「这样的话,从这城里出去了的近卫骑士队长原形是?」


一个男人被束缚在地下牢内。

持续受到简直如同拷问一样的虐待,全身上下都能窥见暴力的痕迹。

面对这个男人,在地下牢里有着与之不相称的人员在。军队的高官,高位的贵族们,并且还有吉欧拉尔的国王。

被发现了的事实所给予的冲击,就是大到这种程度。

被锁链束缚着的男人是【愈】之勇者克亚鲁。被以毒品喂养作为便利道具来利用的他,某日取回了神志,杀死看守后逃跑了。

克亚鲁自己本身马上就被捉住了,但打算抓住他时城内变得慌乱而产生了间隙,王女芙蕾雅的近卫骑士队长精神错乱了,把王女芙蕾雅以及那个护卫都给杀害后,把王女的房间一把火烧掉后逃走了。

近卫骑士队长所犯的罪,岂只是本人吗哪怕一族家臣全部杀光,也无法弥补得来。

本人虽然行踪不明了,不过血缘者全被处刑而成为被示众的罪人。

然后,作为一切开端的【愈】之勇者,被捕获以后变得似乎不能使用【回复】了。

更进一步的,是作为士兵杀死了同胞的罪人,是全国民憧憬着的王女芙蕾雅死亡的元凶,这个的缘故不被当成人类处置,集怨恨于一身而持续被虐待着。

但是,因为某事状况突然改变了。


【愈】之勇者克亚鲁无论被喂上多少毒品,给予多少疼痛,都顽固地不使用【回复】


无意间,到死一般地给予了痛苦,使用灵药治疗了的时候,把毒品戒掉,治好坏掉的喉咙后,「自己才是近卫骑士队长,被【愈】之勇者改变了身姿」诸如此类地大呼小叫了。

当初谁都认为是戏言。

但是,不管做什么都不肯沉默,看见那副阴气逼人的模样,把近卫骑士队长很熟悉的东西与之对谈,甚至连鉴定纸都让他使用了。

不折不扣的,看着是【愈】之勇者的这个男人,正是近卫骑士队长本人。

就这样,真实终于被发掘到了。


「这样的话,那个惨剧的夜晚。从城里出去的近卫骑士队长的原形或许是……」


失去了心爱的女儿伤心欲绝的吉欧拉尔王,呻吟似的发出声音。

并且,【愈】之勇者克亚鲁……不,近卫骑士队长一边憎恶地燃烧着瞳孔中的愤怒,一边开口了。


「那家伙肯定是【愈】之勇者克亚鲁。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近卫骑士队长,用力地握紧拳头。指甲都扎破了肉的程度。

把自己打落到地狱,把血缘者全部杀光(间接),把比什么都憧憬、爱慕着的美丽的王女芙蕾雅给杀了。

到底,自己做了什么?

为了这个国家要有效地利用那家伙的力量,明明只是为了王女芙蕾雅的这个希望而工作着罢了。

明明只是那样,那个疯子却夺走了自己的一切。

这样的事不可能原谅!!


「是吗,是那样啊。把芙蕾雅杀了的,是【愈】之勇者吗………近卫骑士队长,我,是不会对你道歉的。这是当然的吧?正是因为你的失败,被【愈】之勇者给打倒了,才制造了替换的空隙。会变成如今这样的事,全部都归咎于你的无能。即便明白了真实,我也真心想杀掉你。正是你的无能,把我那可爱的芙蕾雅杀了」


王的话语十分辛辣。

但,也是正论。

输给等级很低,连同状态、技能都不是战斗向的【愈】之勇者什么的,作为荣耀的近卫骑士是相当于被押上无能烙印的丢脸事态。

近卫骑士队长没有回嘴地沉默着。

一边沉默,一边也为了打破这必死的僵局而运转着脑袋。就这样等候下去只有死。

王俯视那样的他开口。


「尽管如此,芙蕾雅信赖着你,给予着高度评价的事也是事实。最重要的是,比谁都憎恨着【愈】之勇者。为了让你挽回名誉并且完成复仇,就给予你这个机会吧。把真正的【愈】之勇者克亚鲁给我抓回来。绝对不能杀掉。只是死什么的太便宜他了。给予你为此的权限」


近卫骑士队长保持被锁链束缚着的样子,就这么在此处跪下并垂下头。


「是,陛下。献上我全部的力量,必定会达成」


他,在低头笑着。

憎恨、憎恨、憎恨,没有办法,要对那个男人进行复仇。不那样做自己会疯掉的。

不以这双手给予那家伙痛苦的话,自己会变得奇怪吧。这个任务不会让给任何人。

而且,虽然没有说出口,不过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那就是,王女芙蕾雅或者还活着的事实。不管怎么都,对那家伙把房间烧了的事留有疑问。

那个是为了隐藏什么而做的。

近卫骑士队长是爱着王女芙蕾雅的。诚惶诚恐地无法说出口,不过抱有的感情是恋爱,是肉欲。

是不管怎么考虑都无法触及的存在。可是,假如被认为死去了的王女芙蕾雅是假货,如果正体变成了那家伙的傀儡的话,就能抢过来了。

因此,对他而言感觉是极富魅力的事。

想要,想要得不行。王女芙蕾雅的微笑,那个身体,那把声音,全部都要变成自己的东西。

复仇和欲望。

渲染上两者的男人开始行动了。

对于这件事,【愈】之勇者克亚鲁……不,克亚罗还没有发现。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