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一话:回复术士玩坏王女

第十一话:回复术士玩坏王女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3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好了,揭穿了捏他之后的事后我也清爽多了,那么,也差不多开始我的复仇了吧。(校:原文:さて、ネタばらしをしてすっきりしたことだし复讐を始めるとしようか。总感觉不对,改成:玩笑就开到这里吧,那么,也差不多开始我的复仇了吧。)

【改良(Heal)】是让肉体变成自己想要的形态的能力,所以像这样的形态变化也是能做到的。

我像骑马一样骑上芙蕾雅,并俯视着她。

现在的芙蕾雅因为【略夺(Heal)】,全部魔力都被夺走了。

本来她的能力值的分配就是偏向魔力值的,很典型的魔法师。被夺去魔力的话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等等,请等一下。克亚鲁先生,你好像搞错什么了。」

在我下面的芙蕾雅,浮现出僵硬的笑容后说道。

「搞错了?哪里?」

「我,是想为了你而使用药物的,为了不让你因为痛苦而精神崩溃;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从地下牢狱里放出来,我是这么想的。」

嘛,这倒是没有说谎啊。

第一次时是,完全地破坏了克亚鲁的人格,把他的痛觉和恐惧的感觉机能弄得没法运行之后,一直到堕落成人偶为止,才被她带出去了。

是为了把我当成便利的道具来使用啊。

「原来如此。那之后,亲切的芙蕾雅就对我破口大骂,踢我裆部,踩我颜面,每个晚上都让别人来侵犯我啊。真是有趣的示爱方式呢。」

芙蕾雅的表情扭曲了。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芙蕾雅以为我没有嗑药期间的记忆吧

「我全部都想起来了啊」

「啊,那个是,那个是不同的,那是不一样的」

「归根结底,想要让我感觉不到疼痛的话,明明别强行让我使用【回复(Heal)】就好了」

「那个是,为了拯救很多的人」

「别骗人了,你只对增强这个国家的国力有兴趣而已,只治愈了本国的英雄罢了。」

那件事我也知道。

增强国力就是芙蕾雅的目的。

实际上其他国家的英雄们一个人都没救。那之中还包括了与剑圣一样的有实力的人,同时很得人望的人。(校:原文:その中には剑圣クラスの实力者も。人格者として名高い者もいる

就原文来说应该把像剑圣一样实力高强的人与因人格高尚而人气高涨的人分开,但考虑这里在诘问王女,所以应该列出必须救助的原因,所以我将两个条件和在一起。)

「那是,碰巧,我的情报网」

「那个也是谎言」

这个女的还没无能成那个样子。

至少对其他国家的英雄的状况是了如指掌的。

「但是呢,但是呢」

「嘛,那个怎样都好啦。我是因为你而堕入地狱的。所以,想让你品尝下那地狱的滋味。芙蕾雅实际是好人,或者那些行动存在着正义,跟那些东西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你让我受尽折磨了啊。因此我就要复仇。很简单的理由吧?」

理由什么的怎样都好。

只要有事实就行。

芙蕾雅还在说着她那寒碜的辩白,差不多也变得有点烦人了。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首先是折断指头。

就这样而已就发出了不像样的悲鸣。

喂喂,仅仅这样就受不了的话,之后就更没办法了啊。

有了,想到好点子了。

「芙蕾雅,我们来玩游戏吧?」

「游,游戏吗?」

芙蕾雅摆出了诧异的表情。

嘛,我也并非毫不讲理。

「现在开始我把芙蕾雅想对我做的事全部都做完。具体地说,就是给予你我受到的同等伤痛。性方面的虐待,精神方面的穷追猛打。破坏名为芙蕾雅的人格,将之作为便利的道具再利用。嘛,这些都是至今为止我承受的东西啊。偶尔呢,也想让你的身体变成这种饱受虐待的样子呢。这样的话,芙蕾雅也能察觉到自己至今所犯下的罪行了吧。」

芙蕾雅脸色变得煞白。

用恳求的眼光望着我,但下个瞬间脸变得更加苍白了。

毕竟,看了我的眼神,就会明白我是认真的了。

「啊,钱,要钱的话,都给你。就连权力,对,给你爵位让你成为贵族也行。而且,女性也是,不管多少,哪个漂亮的贵族千金都可以,当然,会让你自由的,所,所以就」(校:原文「おっ、お金なら、あげます。権力だって、そう、爵位させて贵族にしてあげます。それに、いくらでも、女性も、美しい贵族令嬢を何人でも、もちろん、自由にします。だっ、だから」酱油这里缺了一些,我自己翻了,特别是女性的那段,颠倒了一下语序,感觉会通顺些。)

「啊哈哈,你认为我会信了你的鬼话?」

这个女的是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敌人的。

大概,现在说的事的确全部都会实行的吧。

但是,那些是为了让我大意而暗算我的吧。(校:原文:だが、それは俺を油断させて寝首をかくためだ感觉有点怪,但不知道怎么改,求大神指点。)

真是的,被小瞧了啊。

「是真的啊,即使你在这里粗暴地对待了我,但无论如何都是逃不了了的。只会被杀而已。所以,那边更明智什么的」

我沉默着,折断了她的一根手指。

「吱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发出了令人完全想不到是王女的,笨蛋般的惨叫。

「因为芙蕾雅说了麻烦的事情,所以游戏用的指尖就得减少一个了不是吗。」(校:「芙蕾雅がめんどうなことを言うから、ゲームのチップが一つ减ったじゃないか」后面「游戏的小费要减少了」是啥意思?)

「游,游戏吗?」

「嗯,我从现在开始将你的手指折断后剥下你的指甲,一根一根地来。那样弄完了的话,之后就是脚了。到手指和脚趾全部被折断、剥光指甲为止,芙蕾雅要是没发出悲鸣的话就是芙蕾雅的胜利。芙蕾雅胜利的话,我就终结我的复仇。但是,要是你发出了悲鸣的话,当然,刚才说的复仇全部都会做,而且会附上赠品的。」

这是为了不让芙蕾雅崩溃的照料。

全部放弃了的话,就不会有有趣的反应了。

所以给予她希望,创造出让她能接受苦痛的局面。

「明,明白了,我接受。但是,如果我忍住了的话」

「啊啊,和芙蕾雅不同,我会守约的。」

芙蕾雅咬紧了牙关,下定了决心。

这样,就能让她不崩溃地与痛苦战斗到最后一刻了吧。

那么,令人快乐的游戏开始了。

「唔唔唔!!」

芙蕾雅拼命地忍住不发出惨叫。

地板和她的礼服都沾满了血迹。

哎呀呀,真是意想不到啊。

她居然能忍耐到剩下一根指头啊!

指头被折断,同时指甲被剥落。

真不亏是王女大人啊,何等钢铁般的意志。

但是,这小脑袋的发育似乎不太好啊。(校: 原文:少々おつむの出来が恶かったらしい。好像跟小脑袋没关系。)

我是以「所有的手指折断后也不发出悲鸣」来作为条件的。

所以……

【回复(Heal)】

「唉?」

因为到了剩下一根指头的状况,就亲切地把所有的手指都【回复(Heal)】了。

「那么,芙蕾雅,帮你【回复(Heal)】咯。然后,再次从手开始折断吧?」

我微微笑道。

我这是多么温柔啊。

「真狡猾,这样太狡猾了啊,因为,这样的事……」

「我说过折断全部的指头了吧?从最初开始,也包含着忍耐到我的魔力用完为止,这些都是游戏的条件。那么,我之后还能使用多少次【回复(Heal)】呢。」

从芙蕾雅的喉咙里漏出了「咻咻」般的奇怪的声音。

好不容易到这里了,让她崩溃也会令我困扰,所以就让她抱着「魔力用完就【回复(Heal)】不了了」的希望呢。

稍微看看她的样子吧。

噢?不愧是芙蕾雅。再次做好了觉悟。

真是坚强啊。

嘛,遗憾的是和【改恶(Heal)】不同,消耗量很低。连5魔力值都没消耗,有着再来十几回的余裕。不过,芙蕾雅看错了我的等级,认为我最多只能再用两次的样子。

撒,有这种决意和希望的话,将之全部折断的话会让我产生多大程度的愉悦呢?

想着那样的事情的同时,又向着芙蕾雅的指头伸出了手。

现在是第五回,完全到了忍耐的界限,终于芙蕾雅发出了丢人的悲鸣。

「啊啊,真可以,明明再来仅仅八次就是芙蕾雅的胜利了呢,真可惜啊。」

「八,八,八次」

芙蕾雅眼里染上了绝望,因为泪水而变得乱七八糟的脸上,有眼泪溢了出来。

「虽说很可惜,要惩罚了哦。那么,再稍微让你享受下痛苦吧。」

那样说着,因为知识已经储备的十分充分了。

在到达下个课程之前,勉强地以不搞坏她为前提来享受一下吧。

从那之后,给予芙蕾雅的身体各种疼痛持续了三十分钟左右。从她那破破烂烂的礼服露出的肌肤也布满了伤痕。(校:原文:それから、三十分ほど芙蕾雅の体を痛めつけた。感觉不是很好理解啊。改:那之后的三十分钟里,一直摧残着芙蕾雅)

芙蕾雅的眼泪已经干涸,喉咙也彻底沙哑了。

嗯,让人相当愉快的画面啊。

这样就能品尝到我所经历的痛苦的百分之一了吧。

那么,下次就着手性虐待与精神的压迫吧。

我把芙蕾雅的礼服扯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的芙蕾雅嘶哑的喉咙都不能很好地说话。

而且,虽说把衣服都剥下来了,但说到底由于我很了解这个女人的本性,加上她身上满是伤痕和血迹,因此都硬不起来。

那么,该怎么做好呢。

【回复(Heal)】

先是把外表弄成能看的样子。(まずは、见た目だけは见れるようにしてやる。)

但是,为了制约行动就没有治疗拷问中被切断的阿基里斯腱。要是到处乱跑的话就麻烦了。

「噫、噫噫,请原谅我、不要、不要啊啊啊。拜托了,好痛,好可怕,停下来。」(校:原文お愿い、痛いの、怖いの、やめてぇ,本来直译是痛的,恐怖的,感觉不对。就这么翻了)

想要再次说话的芙蕾雅,以全裸的样子被我按住头,不断抽泣着。枯竭的眼泪貌似也回来了。

「芙蕾雅,我也是这样,不喜欢痛苦的啊,所以说了不要让我再使用【回复(Heal)】了吧?」

「我,我,是,不,不一样的。」

「一样的哦,所以我也这么做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也差不多对赋予痛苦的行为有点腻了啊,所以就想侵犯你。」

芙蕾雅睁开双眼,然后叫道。

「不要啊啊啊,不要,被你这种人玷污绝对不要,我可是王女,可是有着高贵血统的,像你这样的贱民什么的,做不到,绝对,做不到奥奥奥、不要啊啊啊啊!」(校:酱油翻的漂亮)

人类只要一被逼迫至绝境就会暴露出本性呢。

原来如此,对平民一视同仁送上笑容的王女大人似乎有着相当严重的贵族优越思想啊。

「被讨厌成那样的话我也蔫了啊,本来就对芙蕾雅这种母猪兴奋不起来。」

芙蕾雅好像是搞错了什么,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笨得不行的家伙啊。

我走向房间里的暖炉。

然后融化用来调整柴火的工具,把它变成棒子。

充分地热过后,一拿它接近绒毯,绒毯就发出了「嘶嘶」的炎热的声音,然后烧了起来。

「芙蕾雅,从现在开始我,想把我的圣剑,或是灼烧过的铁棒,放进芙蕾雅的里面,但哪个比较好呢?我是很温柔的所以让你选一个。」

硬不起来的话用别的东西就好了。人类就是使用道具的生物。那个似乎对芙蕾雅来说是理解不能的。因为是猪,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诶,啊,那个」

「顺带一提,不回答的话就两个都放进去,所以十秒内给我回答。十,九」

我一开始倒计时,完全地放松了表情的芙蕾雅眼睛便睁大得不能再睁开,颤抖着发出了不像样的悲鸣。

我用很大的声音继续倒计时。(原文:俺は大きな声で、カウントダウンを続ける。)

芙蕾雅带着祈求的视线朝我这边望了过来,我用笑容回应着她,她的脸色变得更加煞白。

芙蕾雅也该差不多注意到,我是真的会那么做的男人了吧。

「你,把你的,你的那边更好」

「嗯?那种说法,我不太明白啊?」

「圣剑的那边,更好!」

「更好啊,这样啊,被讨厌了啊,那么就不强求了吧,就用灼烧过的铁棒吧。」

芙蕾雅哆嗦哆嗦地颤抖着,然后捏紧拳头,红着脸叫道。

「克亚鲁先生的圣剑就好。拜托了,请把克亚鲁先生的圣剑给予芙蕾雅!」(校:我在校对本子,本子。)

我忍不住爆笑了起来。

哈,哈,这可真是愉快啊。

王女大人说着这种话什么的。

所以,再稍微欺负一下她吧。

「是吗,你那么想要吗,芙蕾雅真的是淫乱的母猪啊。这样的皇女什么的,国王会哭的,国民也很令人同情啊。」

「是的,我想要。请务必这么做。请赐予我克亚鲁先生的慈悲。」

连跪在地上的动作都做出来让我看了。

芙蕾雅真的是淫乱的女人啊。

「但是,很遗憾对方是猪的话我也兴奋不起来。也是啊,那做什么都好,试着让我兴奋起来吧。十分钟内做不到的话,就用铁棒。

啊啊,我是多么的亲切啊。

芙蕾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边流着眼泪边开始了令人愉快的表演。

在那之后,可是相当地愉快。

芙蕾雅摆弄着自认为煽情的,蠢蛋般的姿势,或是跳着奇怪的舞。

然后那样都不行的话……,就这样,让我看见了各种各样的努力。

拼了命地忍住不笑出声。

但是,嘛,不愧为王女大人。

本来外表就是最高级的了。而且还挺能领会要领的。

她很正当地,把想要的东西放进手中。应该是太激动了吧她流下了欢喜的泪水。


全部都完事了后感觉好像不是很满足,就把灼烧过的铁棒作为礼物送给仍沉浸在余韵的她。

啊啊,我是多么的温柔啊。

我虽然把芙蕾雅表达成猪,但她真的只是一头猪而已。

很好地发出了『叽噫,叽噫』的叫声。

那么,到了这种地步的话,可以说疼痛,性虐待,精神压迫也都差不多都完成了。

之后就只剩下把她的自我破坏掉,变成便利的道具。

芙蕾雅坏掉了九成。

普通的女人的话早就坏掉了吧。但她有着小强般的烦人的生命力,正因为如此才能好好地享受了一番,差不多满足了。

那就收手了吧。

【回复(Heal)】

把她的伤全部都回复了。

然后,作为最后一手对她施加了【改良(Heal)】

『啊,唔,啊啊』

抓住了发出婴儿般的呻吟的芙蕾雅的头发,把她拽到镜子前面。

我让芙蕾雅照着镜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的、脸,我的脸……』

「如何,把你变可爱了,感激我吧。」

「不要,这样的,才不是我的容颜!!」

是的,芙蕾雅的容颜并不是芙蕾雅所知道的容颜。

保存着原来的面型,改造成我喜欢的样子。

「你从现在开始,记忆会被消除。容颜也变了,记忆也没有的你就从这个世间消失了。然后顺理成章地成为我的便利的道具。作为处理性欲的奴隶,或作为战场的盾,都会好好的使用你的,所以安心吧。城里的事情的话不用担心也可以。实际上,来这里的途中有把【改良(Heal)】成芙蕾雅的样子的尸体藏起来安放好了。在那期间被发现了的话,就会当成芙蕾雅已经死了吧。」

通常为了寻找王女,王国会掘地三尺地去寻找吧。

但是,在室内发现芙蕾雅的尸体,加之本人的样子变了,记忆又没了的话,任谁都不会怀疑是我带走了吧。

能安心下来带走芙蕾雅了。

「真好啊,下次醒过来的话,你就是我的忠实的奴隶了。替换掉像你这样的渣滓的心,让你重生什么的,最棒了不是吗。」

「噫、不要、不要啊啊、不要、给我住手、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

芙蕾雅开始暴走了,但由于有相当的Status差距,这么做也没意义。

「我可是很温柔的,所以给你时间让你跟至今为止的自己告别。一分钟,在『芙蕾雅』被抹消之前祈祷什么的都行。」(校:原文「芙蕾雅」が消えるまでにお祈りでもするんだな在芙蕾雅消失之前,我也会为你祈祷的啊。我想这么翻,就是不知对不对。)

芙蕾雅边哭边叫着,暴走着,然后,在最后完全地被破坏掉了。

啊啊,太好了,在最后的最后能完全地搞坏她。

「那再见了,芙蕾雅。【改良(Heal)】

芙蕾雅的记忆全部都被抹除了。(翻译:emmm其实并不是抹除,下一话有解释。)

但说到底也只是消除了记忆而已。

知识还好好地留着,那样的话还能做点有用的事。

醒来之后,就试着灌输各种滑稽可笑的事情吧。(校:面白おかしく还是这个,总觉得把滑稽放在这里挺奇怪的,但用有趣也不对。求,大佬。)

那么,因为目的完成了就快点带上芙蕾雅逃到城外吧。

破坏掉把我人生破坏掉了的女人,并把她变成便利的奴隶一事就完成了。

空气真清新。(原文:空气が旨い。)

身体真轻。(原文:体が軽い。)

真是太棒了,这就是复仇达成时的感觉吗!

现在,这个瞬间,我是世界第一幸福的男人!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3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