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话:回复术士出发去见芙蕾雅

第十话:回复术士出发去见芙蕾雅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深夜,趁着看守注意力从我身上移走的空隙,我用炼金术从牢房里逃了出去。


被关进地下牢房已经有一个月了。


在这期间我对数不尽的英雄使用了【模仿】【略夺】,入手了技能和提升了等级。然后还得到了以他们的数据无法看到的技术和知识。


而且,对自己使用【改良】将自己的肉体改造到最适合的状态,改变天赋值,得到了十分不错的数据。



种族:人间

名前:克亚鲁

职业:回复术士・勇者

等级:34

数据:

魔力值:99/99

物理攻击:81

物理防御:54

魔力攻击:63

魔力抵抗:47

速度:79

等级上限:∞

天赋值:

魔力值:80

物理攻击:130

物理防御:83

魔力攻击:100

魔法抗性:72

速度:126

合计天赋值:591

技能:

・回复魔法Lv2

・神剑Lv4

・见切Lv4

・炼金魔法Lv4

・缩地Lv3

・明镜止水Lv2


スキル:

・魔力值回复率向上Lv2:回复术士技能、魔力值回复率上升两成

・治愈能力向上Lv2:回复术士技能、回复魔法效果上升

・经验值上升:勇者专用技能、自身以及、队伍取得经验值二倍

・等级上限突破(自):勇者专用技能、レベル上限の解放

・等级上限突破(他):勇者专用技能、给予他人含有魔力的体液,低概率使他人等级上限+1


这就是我现在的数据。


将比平均值更高的物理・魔法防御降低,向高速・高火力的前卫职业转换。


为了单独行动,而将数值改成了可以以一敌多的状态。虽然会尽可能的避免战斗,但是一旦陷入战斗,一定会变成一对多的情况。虽然不必战斗是最好的,但是不预备一下的可不行啊。


那么快没时间了。


去解决一下看守的士兵吧。


现在看守着我的士兵正把背后对着我。虽然我不发出一丝声音的把锁链给打开了,但是几分钟后还是会发觉的吧。


所以……


无声的高速移动。


虽然没办法将其作为技能习得,但是,被我使用【模仿】之勇者中,也有擅长侦查的英雄。我在使用着那个英雄的技术。


毫无多余的动作,用顺畅的宛如猫一般的动作不断的接近着看守的后背。


人类,就算不用技能,只靠技术也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用手摸了士兵。


【改恶】


无视物理・魔法防御的即死攻击,【改恶】


向着崩坏的形态回复的话,人体就会崩坏,这是只有我才能使用的力量。


就这样什么都没有发生,士兵变成了一具尸体。悲鸣都没发出。


为了不让其倒地时发出声音,我轻轻的接住尸体,然后慢慢的放在地面上。


「无法对尸体使用【略夺】还真是让人感到难受啊。」


只是一个人在发牢骚而已。


能使用【略夺】夺取经验值和魔力的只有活着的对象而已。


虽然为了安全考虑,只能让其即死。但是这样就没办法补充魔力了。真是让人苦恼。


【改恶】的消耗真是太高了。


需要接近20的魔力值。只能使用仅仅四发。但是,不使用的话又不行。


不,『我想到了一个好方法』。接下来就试试吧。


收拾了一名士兵的我,快速的朝着看守士兵的值班室移动着。


看守通常是两人一组。


一个负责地牢的楼层巡逻,一个人负责在值班室看守。


如果在外面巡逻的士兵没回来的话,一定会一边喊着人一边来找的吧。


为了不让他们知道我逃走的事情,需要做一些准备啊。


我夺走刚刚收拾的士兵身上的剑。没有剑的话,难得拿到手的神剑就没办法生效了。


握上剑的瞬间,神剑生效了。


手熟悉了剑的触感,力量充满了全身。


那么,没有时间了。去做准备吧。



使用侦查的技巧,不发出声音的悄悄潜入值班室。


在值班室的士兵,正在做着书面上的工作。


拜此所赐,让他对于周围的警戒松懈了。


在我看来,只是单单的伪装而已。按照刚刚的方法,从死角慢慢的潜入他的背后。


然后………


【改恶】


士兵突然就倒了下去。


但是,还活着。


「哼,这样更方便呢,【略夺】。」


这次好好的夺走了经验值和魔力。


这次对【改恶】稍微下了点功夫。


只破坏了其脊髓。让其变成了植物人而已。这样的话,就可以安全的使用【略夺】了。


顺便,我也用回复好好的夺走了他的记忆,知道了警戒的体制。


魔力也回复了,那么久开始做准备吧。


我脱下士兵的衣服,穿在了身上。


我一边换着衣服一边转着头。


趁交换的士兵来值班室前逃走的话就不会暴露了吧。


但是,根据士兵的记忆,距离下一对换班的士兵来还有一个小时。


如果我现在逃跑的话,会暴露的吧。


但是,就算是这样,完成我的计划也足够了。


穿着士兵衣服的我,悠闲的离开了地下牢房的楼层。



离开地下牢房楼层的我,下一个目标就是骑士的宿舍。


当然,那是逃走所不需要去的地方。


如果好好的伪装成士兵的话,应该能够很容易从城堡里逃走的吧。


毕竟,我有着我伪装的这个士兵的记忆和知识。


没错,不会失败的。


但是,只是这样的话是不行的。


我还没有向芙蕾雅复仇。为此我必须利用能直接与芙蕾雅见面的人。


所以我必须去那里。


我的目标不是普通的骑士宿舍。


而是只有贵族组成的芙蕾雅的近卫骑士团。


利用她的近卫骑士的话,应该能很容易接近她的吧。为了我的计划,我要利用近卫骑士。


我一边用剑圣技能感知着周围的人的气息,一边用着侦查的技巧,悄悄的在城堡里潜行着。


就算我现在是士兵的模样,也不能太引人瞩目。尽量不被人看见更好。


如果被发现了真正的身份,就这样逃跑的话我可是谨谢不敏啊。



走出城堡,在没有地板的地方向着骑士宿舍在的另外一栋建筑物走去的时候,感觉城堡内变得骚动起来了。


看来,消除气息行走稍微有点太花时间了。


「终于,逃走的事情暴露了么。」


对于这种程度的气息的话,很快就能明白的。


现在,所有的士兵应该都被叫了起来,在城堡内搜索,同时封锁城堡的大门和想监视人员发出指示,而且应该做好了巡逻的人增加的准备。


城堡内的人应该这样想着吧。


就算是勇者,最高也就10级了吧,而且还有着毒瘾,被找到的话,一般的士兵也能打赢的。


这个误会对我有利。


虽然比预想中的早一点,但是这个骚动也在我的计划中。


撒,更加的骚动起来吧。



我以士兵的伪装,踏入高贵的骑士们的宿舍的瞬间,就叫了起来。


「现在正有着对骑士大人的传令!地下牢房有人逃跑了!马上开始警戒!」


以对骑士们传令为名头,轻易的就走进了骑士们的宿舍。士兵的身份,加上这场骚动,让我的说辞有了说服力。

接受了命令的人,马上摇起了起床的钟声叫起骑士们。

我以有不得不向亲卫队长亲自传达的命令为由堂堂正正的进入了骑士宿舍。

骑士也是有着身份待遇差距的。从平民往上,贵族的待遇与他们有很大的不同。

我所进入的宿舍是被选为芙蕾雅近卫骑士的有着高贵的血统的人所使用的,很是豪华。

在这之中,有着使用最好房间的家伙。

门被锁着。

但是那种东西对于有着炼金魔法的我来说,就和没有一样。

然后慢慢的打开了门。


「你这家伙,到底是?!」


一个壮硕的男人正好在穿着铠甲。

这个壮硕的男人我记得很清楚。

他就是芙蕾雅近卫骑士团的团长。

他就是我在地下牢房醒来时第一个见到的男人。

我早就决定去见芙蕾雅的时候,第一个利用的就是这个男人。

这不仅是因为利用他的身份是最便利的。

我是有着很深的执念,会遵守约定的男人。


「二十八发,我是来这里还给从你那里得到的二十八发拳头来的。」


我微微一笑。

我趁他还没有发现任何事情的时候,向他伸出了手。



~三十分钟后,城堡的一间房间中~


「集合的太慢了?!你们这样也是这个国家最精锐的,我的近卫骑士团么?!」

「『『万分抱歉!』』」


芙蕾雅的骑士们,在接收到第一个命令起床后,又接受到第二个命令被集合到芙蕾雅王女这里。

就算是深夜,近卫骑士们也没有意思杂乱的排成一排。


「真是的,在这种状态下那只废狗是怎么逃走的?」


芙蕾雅咬着手指甲。自豪的桃色长发少见的竖起了不少分叉。

她从【愈】之勇者那里感觉到了本不应该感觉到的恐怖。

因此,听到他逃走之后,马上就动员所有的士兵开始彻底的搜查,并叫来近卫骑士。


明明知道他的数据和技能,没有恐惧的必要。但就是不知道为何感觉到恐惧。

这是她被磨练出来的第六感。


「芙蕾雅皇女,虽然惶恐至极,但有一事相传。」


不知道为何感到很自豪的近卫骑士队长开口说道。

这不仅仅只是生气的意思。

以她的权限的话,能给予任何处罚。


「吾等集合迟缓是有原因的。」

「你不会是想找借口吧?」


芙蕾雅露出了嗜虐的表情。

在她的心中,给近卫骑士队长烙上没用的印记。


「不,并并非如此。是会让芙蕾雅皇女高兴的话。」

「说说看。」


芙蕾雅露出了些许残酷的笑容。


「我们的宿舍,得到了两次的传令。第二个传达命令的人虽然是熟悉的脸,但是第一次传达命令的人却藏起了脸。我觉得传达两次命令很奇怪因此确认了长相。没想到,居然是【愈】之勇者本人。为了抓住他,我们才会如此迟的来到。真是愚****。居然潜入了王国最强的芙蕾雅近卫骑士的宿舍。」


这样说着,近卫骑士团的其中一人带出了一个被绳子绑着的人。

全身都有着被殴打的痕迹,喉咙烂掉,无法说话,只能发出咻咻的声音。


「真是吃惊。真是让人吃惊,什么都没想就朝着骑士宿舍去了么?」


就算脸被打到变形,芙蕾雅也认出了这是克亚鲁。有克亚鲁的影子。


「恐怕是因为士兵们构筑防御网太快,让他放弃了逃出城堡,想随便找了个空宿舍躲起来吧。真是一个肤浅的垃圾。」


芙蕾雅露出了心情很好的笑容,内心不安的种子消失了。


「芙蕾雅王女,从他的嘴里,我得知了他是如何逃走的。在这之中,有着无法忽视的地方。虽说是我的部下,但是无法判断是否该让他们知道,因此能否到没人的地方呢?」

「是有关勇者的事情么?」

「是,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也是很吃惊,因此,请芙蕾雅王女也务必听一下。」


芙蕾雅稍微考虑了一下。

然后露出了微笑。


「没问题,就算是没人的地方,这里也有点不安。与勇者有关的都是最高机密。来我的房间。剩下的人都回去吧。把那个**给我再丢回地下牢房去。我也必须为了不再见到这笨蛋得好好的在调教一下啊。」


浑身伤痕累累的【愈】之勇者,拼命的想从烂掉的喉咙里说些什么,察觉到的骑士们,将其揍的更加破破烂烂。


「虽然打他是没什么,但是别杀了。因为还能用到他,所以要好好的手下留情哦。」


骑士们很能干的,避开了致命处,继续殴打着。

多亏了芙蕾雅,【愈】之勇者才逃过了杀身之祸。

殴打过后,就像应付垃圾一样,把他扔回了地下牢房。


「那么,近卫骑士队长,来我的房间吧。我的房间在这城堡里也是隔音效果最好的。带着你的秘密来吧。」


心情很好的芙蕾雅带着护卫兼侍女的女仆以及近卫骑士队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芙蕾雅的房间,所有的家具以及使用品,都是最高等级的。

即使如此,也显得很洗练。

这是只有生为皇族的人才可以有的品味。


「近卫骑士队长,进入我的房间,没有比这更高的奖赏了哦?」

「是,万分荣幸。」


近卫骑士队长恭敬的敬礼。


「那么,说吧。那个垃圾到底说了什么我很在意。」

「关于这个……」


近卫骑士队长微微一笑。

那不是身为仆人该对主人的微笑。而是邪恶的微笑。

下一瞬间,拔出了剑。然后,踏出一步,护卫的两个侍女,头就这样飞了出去。

这流利的动作,不亏是剑圣。

就算这两个侍女也是保护芙蕾雅的身手不错的强者。但是要她们的反应速度打到这种地步还是有些过分。

然后,没有握着剑的左手,就这样尽情的向芙蕾雅的脸打去。

芙蕾雅漂亮的飞向墙壁,就这样摔倒了。

芙蕾雅的近卫队长马上骑了上去,握住了芙蕾雅的脸。


【略夺】


芙蕾雅的全部魔力都被夺走了。

芙蕾雅完全陷入了恐慌。

脸好痛,眼前的男人好恐怖,到底发生了什么完全不明白。


「芙蕾雅,虽然说是【术】之勇者,但只要没了魔力,也只是一个无力的女子而已。反抗也可以哦,虽然没什么用。」

「近卫队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近卫队长?啊啊,说我啊。」


近卫队长摸着脸,大笑了起来。


「什么嘛,还没发现么?【改良】。」


近卫队长使用了魔法。

身体首先变小了一圈。

然后,脸慢慢的变化。变化后的那张脸令人感到震惊。


「就是你最讨厌的,可爱的小狗,克亚鲁来玩了哦。Xhdwopiurghfaiouglfd¥%&()¥#@」KJVG……&¥()**)()JIOH。什么的呢,哈哈哈哈。」(译:这一段乱打的原文就是没什么意义的话,看着脑壳疼………)


他就是被芙蕾雅看不起,称呼为狗的,宛如破旧的脏布一样对待的克亚鲁。

没错,克亚鲁用【改良】改变了自己的容貌。

刚刚那个喉咙烂掉的男人,才是真正的近卫队长。

芙蕾雅到了现在终于理解了状况。

护卫被杀,而且偏偏还和这个最恨自己的人在这城堡里隔音效果最好的房间里独处一室。

而且还被夺走了魔力,连初级魔法都用不了。

芙蕾雅的脸因为恐惧而扭曲,克亚鲁的笑容则充满了邪恶。

现在,这个房间里,即将展开一场惨剧。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19 12:31:14]  回复

    危 芙蕾雅 危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