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八话:回复术士成为了狗

第八话:回复术士成为了狗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3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一醒来就在白色的房间里。

一个瞪着眼睛的老人出现在我眼前。


「哇」


我不禁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怎么啦!?」


对方也跟着我发出了一个愚蠢的声音。


冷静一下,首先是状况分析。

我想起来了。当我假装晕倒的时候,我真的失去了意识。


名为暮羽・克莱因雷特的少女为了在她那个年龄达到最强所经历的地狱般的道路,我只是体会到了其一瞬间,便对精神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


而且,这个房间我也有印象。这里是病房,眼前的人是魔法的研究主任。

恐怕,是在根据医生的诊断结果调查我的魔力回路有没有异常吧。


『终于醒了吗?【愈】之勇者啊。身体有没有异常啊?』


那么,该如何回答呢。

老实说,身体上没有什么异常。

和一周目不一样,因为有了知识,做好了身体准备,总数还没坏掉就结束了。

然而,考虑到我的目的,在此不能说我的身体没有异常。


如果在这里说没有异常。说出像「那么,尽管带着希望治愈的人过来吧。」这样的话,历史就会改变了吧。

那可不好。为了能确实的复仇,让我重现一下上一次的历史吧。


「啊,别来了,别来了,我已经讨厌了,那样,疼的,可怕的,讨厌!!」


一边回忆一周目的经历,一边表演着。

应该是,在受了一次创伤后,对再次使用【回复】产生抵触,从而进入自我防卫的样子。

适当的把手头的东西随便扔过去,让我们来看看吧。首先是枕头。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谁也没强行让你再使用【回复】,先和我说说话吧。」

「真的吗?」


试着稍微把性格退化到了幼儿阶段。

虽然是有点夸张的表演,但实际上普通人若和剑圣有一样的经历,在一瞬间就会变成这样。她的经历就是如此异常的激烈。


「真的,真的。所以,不和老夫说说话吗?」


在听他讲话的时候,我表现得稍微冷静下来了一些。眼前的魔法研究主任如我所想般辛苦的安慰着我。


「首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倒下了啊?」


这里就老实地回答吧。


「在使用【回复】的瞬间,我的脑海中流淌着剑圣的事情,那个人至今为止所受的伤、疼痛、训练、战斗什么的全部都溢出来了,注意到了这些,就变成那样了。」


听了我的话的研究主任眼睛发出可疑的光芒。


「原来如此,通常回复术式,只是加强对象的自我恢复力,所以对象肉体状况的确认是没有必要的。然而,对于【愈】之勇者的完全再生的【回复】,这是必要的步骤吧。很有趣啊。」


有点吃惊。

他能把我的力量推测到一个相当准确的地步。

想必是个优秀的魔法师吧。


在他对谈话着迷的时候,我看准了机会,试着使用了【翡翠眼】,但是等级和素质都不过是标准级别的。

纯粹是脑袋聪明,一心埋头于研究的类型吧。

他忠实于自己的好奇心,详细的盘问了我各种各样的事。陪他聊了一段时间便有客人来了。


「我听说克亚鲁桑醒过来了。突然倒下了,我很担心。有些在意。」


口是心非到这个地步也算是让人佩服了。

无论手势或表情都是完美的。好像打从心底里担心我一样。


「芙蕾雅,谢谢你的担心」


『平安真是太好了。【愈】之勇者的力量真是非常厉害呐。连万能药都无法治愈的剑圣也治愈了,听到报告的父亲也很高兴哦。』


芙蕾雅嫣然一笑。


「不,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很了不起的。」


她探出身子,牵住我的双手。


「剑圣大人的力量,比千名战士还高。剑圣,从今以后也会将魔物和魔族打倒吧。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被你治愈了。也就是说,这是你的功劳。不愧是【愈】之勇者!」


夸奖到令我恶心的程度。

如果考虑到这句话背后的算计,就能预料到接下来的话。


「哪有,是剑圣暮羽自身的努力。」

「真是谦虚……」


芙蕾雅甜蜜的笑了。

接着,开口了。我心里嘀咕着「看吧,来了」


「这次对话其实还有一个后续,这个国家虽然有强大的力量,但是无法战斗的不仅是剑圣,能否用【愈】之勇者大人克亚鲁桑的力量救救英雄们啊?那些被【愈】之勇者的力量治愈的人将会拯救更多的民众,我这就将弓神召见来,请用你的力量来治愈吧」


没错,芙蕾雅之前那般赞扬我只不过是为了方便说出这句话而已。借我的良心来堵住我的退路。

确实像是芙蕾雅的作风。

不过我可不会上当。


「等一下!」


我哀鸣般叫到。


「不要,我不想再使用【回复】了。很可怕,很痛苦。如果继续用那样的方法,我会坏掉的,会变得不再是我了。」


我用没出息的声音向芙蕾雅倾诉着泄气话。


芙蕾雅故作惊讶。


「那个力量,居然有这样的副作用……但是,只要有你的力量,被治愈了的人们接着再努力,大家就都能得救。这将会是数千、数万人。所以,你能不能试着稍微努力一下呢?」


圣母般的微笑,温柔的声音。


「不要,芙蕾雅不知道那种感受,所以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这真的是不可能的,我绝对不会再使用【回复】了!」


极力断言。


芙蕾雅的笑容没有消失。


「这样啊。竟然如此的痛苦……我明白了。没办法。你不必使用【回复】也可以。现在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这句话之后就成了轻松的闲聊,过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真是的,连这个地方都一样。

那样的话,这之后也会一样吧。(这里说的应该是和一周目的历史一样。)



第二天,在结束了讲座的时候,佣人们拿来了点心和上等的红茶。


芙蕾雅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提过【回复】的事。

一周目的我愚蠢地认为芙蕾雅这是待人温柔。即便现在不可能,为了芙蕾雅,我决定总有一天,就算忍受着痛苦,也要能够使用治愈。

真的很蠢呐。


「喝这红茶是需要勇气的。」


我自嘲道。因为我知道这红茶是什么。


芙蕾雅没有说什么是因为放弃了说服。但她并没有放弃她的目的。只是选择了一个比说服更简单的方法。

这搀了毒的红茶便是她的答案。


我下定决心把这红茶喝干。

突然的睡意席卷而来。

来吧,这就是地狱的开始。



苏醒过来。

我的身体似乎被绑在椅子上了。

映在视野里的是石墙和铁栅栏,以及蜡烛的火焰。


我知道。这里是地牢。在这个城堡里是排名第2的难以逃脱的地方。


「怎么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我嚎叫着,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样子。

因为这才是自然的反应。


啪嗒啪嗒地响起了金属声。往那方向看去,有一大个子男人,和用袍子遮住了脸和全身的魔法研究主任在那。


大汉走进了地牢里,毫不犹豫的殴打被绑在椅子上的我。

疼。脸颊火辣辣的疼。


「这种小鬼,你太狂妄自大了啊!真是愚蠢的家伙呐!明明闭嘴照做就好了的。」


接着,又是一拳。


这个状况极其简单。

芙蕾雅觉得对我的劝说变得麻烦了。因此,决定强制把我监禁在地牢里,给我下药使我方便被她利用。

那女人可没善良到会给予第二次劝说的机会。

一周目的我抱着的「即便现在不行,总有一天要成为她的力量」的想法,随意的就被践踏了。


「疼,住手,不打打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做错了什么?呵~什么都没做就是错哦。你这个吃白食的」


又是一拳。


这个粗暴的男子就是芙蕾雅的亲卫队队长。

他打心底里陶醉于芙蕾雅。

就是因如此所以才无法原谅我吧。

憎恨让美丽的王女伤心的我。


一次又一次的殴打我。

一拳又一拳的叠加在我身上。

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记得一周目时被打了多少拳。

所以,这次我要清楚的记着。

因为这次我会好好地把所受的疼痛全部还给你的。



私刑结束。

椅子倒了。嘴里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大个子男人抓住我前额的头发,强行抬起我的脸来。


「这样一来,你就能感受到芙蕾雅王女心里痛苦的百分之一了吧。」

「……二十八拳。」

「说什么、你这家伙」

「……二十八拳,别忘了。」


我执念已深。这二十八拳之后绝对会还回去的。


「真是个恶心的家伙。喂,老头子,你要用什么魔法的吧。快一点吧。」

「真是个粗鲁的家伙。要是把他搞坏了怎么办?这可是难得的研究材料啊。」

「谁管你」

「真是的,可以破坏的只是心智,如果大脑留下了损伤怎么办」


我松了一口气。

芙蕾雅认为,只要能治愈受伤的英雄,其他的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然而,魔法研究主任认为,虽然可以破坏我的心,但是为了研究我的技能,不可以损伤我。

讽刺的是,一周目就是托这个男人给予了最低限度关怀的福,坏掉的只有心智而已。

多亏了这一点,我才能安心重现同样的历史。


魔法研究主任开始在我眼前拿出了可疑的魔道具。

这是让人陷入强制催眠状态的东西。

想要抵抗就可以撑住了吧。但是,现在就算了吧。然后,嘴里流进了一股泥水般的液体。是麻药。

我的意识渐渐远去。不,是被覆盖上了。

那么,现在有一段时间要和理性说再见了。

投用的药的效果强过头了。

我从现在开始完全疯狂了吧。连思考也变得模糊起来,只会只考虑药物的事情。

但是,总会有清醒过来的一天。

对药物耐药性的熟练度进行了相当程度的提升。然后,我的灵魂也有和药物反抗的意识。

如果继续抵抗药物,就会出现熟练程度高的药物耐性。那样的话,我就能把意识取回来。

想着想着,意识就被黑暗吞噬了。



~克亚鲁被监禁在地牢里一个月后~


「药…给我药啊啊啊啊啊!!」


一名男子趴在铁栅栏上大喊着。

不是一次两次,从早上开始,就这样子持续数小时了。

出现了戒断症状。他是重度的药物中毒患者。


手指甲都剥落了,头发挠得太多,到处都有些秃了。

但是,只有身体还保持着清洁。

每当污垢变得严重时,看守的卫兵就会弄晕他,趁机把其清理干净。

每晚,骑士们都会来摄取他的【一哔】液,用以提高等级上限。(你们懂的,Deep ♂Dark♂Fantasy)


骑士们为了以防万一,所以只有卫生是非常注意的。


「真是一条肮脏的野狗。药,药的叫唤,他没有自尊可言吗?」


一个少女来到了他被关押的笼子里。

浅桃色的头发,充满女性魅力的身材,平时总是充满慈爱的表情却浮现出轻蔑的神情。


这就是【术】之勇者,同时也是王女的芙蕾雅。


「如果吃了那种药,就会变成这样子…他甚至都记不起自己的名字了」


跟随在芙蕾雅身边的老人,魔法研究主任回应了她。


「让你照顾那玩意,父皇也真是会做过分的事情呢,真的是被讨厌了呢」

「好啦,好啦,也别这么说」


终于芙蕾雅打开了牢笼的锁,开启了铁栅栏的门。

那个瞬间被关在牢里的男人扑向了芙蕾雅。

然而,铁链连着的项圈限制了移动,脖子被勒死,难看的摔倒在地。


芙蕾雅狠狠地踢了一下倒在地上的男人的脸。


「恶心!太可怕了。」

「算了,现在是工作时间。看,这是你最喜欢的药。如果你想要药的话,就给我把Jj露出来。来啊,Jj。」


「哈啊~哈啊~Jj~Jj」


男人模仿着狗的样子,拼命乞求着食物(药)。


芙蕾雅朝着那双腿之间就是一脚。

男人痛苦的缩住一团。


「汪、汪、呜、呜」


男人即使被药坏了,在这里停止模仿狗的样子也得不到药。因为只记得这一点,所以就算一边按着胯部也要拼命地模仿狗的样子。


「对啦,作为狗还是很聪明的嘛。看,药来咯。」


芙蕾雅故意把粘稠的药倒在地上。

男人拼命舔着那个。

一直舔着肮脏的地面。即使药没了也不停下来。

芙蕾雅可不会向他施以怜悯。


如果不把药的戒断症状稍微缓解一下,可不能拉出去见人。给一点药吃,就一句话都不说。只要会遵守规则不乱来就可以了。


「你看,小狗,和往常一样。出了笼子的话,一句话都不准说。只有在被人叫道的时候使用【回复】就行了。不然的话,在结束之后就不会再给你药了哦。」

「汪、汪」


芙蕾雅就这样踩着趴在地上抬头面露笑脸的男人的脸上。


「真是的,你还真是够恶心呢!」


男人的眼里只有药。

所以,即使被做了这样的事情也仍然保持笑脸。

马上就能幸福的拿到很多的药。只能想到这一点。


芙蕾雅解开连着铁链的项圈。

只有在戒断症状得到缓解的几十分钟内才会变得听话老实。

话虽如此,但蕾雅还是有点害怕。怕这家伙有可能会发狂。

我得迅速的治愈来访的英雄,并再次把他关进笼子里。她是如此想的。


「跟我来」


背对着他的芙蕾雅,在下一瞬间感到了可怕的寒气。

浓厚的杀意,有确定死亡的预感。

回过身来,但站在那里的只有狗以下的垃圾。就像我所要求的那样闭着嘴跟着我。

芙蕾雅认为是自己的错觉,然后重新迈步走了起来。



怒发冲冠。

就是此般生气。

脑子有些堵塞。

在只能考虑药的脑子里,一点点,有那么一点点的理性取回来了。


「你真是,太恶心了!」


被一个少女带着看垃圾一样的眼神践踏了脸。

那个少女是谁?

失去理智的头脑,尽管无法思考,灵魂却发出怨恨的声音。连心都死了,灵魂却一直在呐喊。

那是夺走我一切的女人。

让我尝到地狱的滋味的元凶。

不可原谅。我发誓绝对不会原谅你。

即使失去了记忆,即使失去了心灵,也会记得灵魂上刻着的痛苦。

所以,我现在也。

从灵魂中溢出的疼痛,唤醒了封闭的心灵,意识。

渐渐,我的心又回来了。

狂暴的愤怒,我那只剩下一点点的残骸,点燃了反抗药物的炎火。

把我污染了的药,就像锁链一样。

但是,捆绑的锁链越牢固,抵抗所获得的技能熟练度就越大。


最后,终于迎来了这一刻。

持续累积的药物耐受性的熟练度,与通过这种愤怒得到的熟练度结合,最终获得了药物耐性。

啊,对了。

我的名字是克亚鲁。

我变回我了。

头脑一下子变得清晰了。霭雾散了。因为药物耐性的获得,我把我找回来了!

以这个状态前进着,我的宿敌芙蕾雅正背对着我。

杀意正在疯狂上升。

芙蕾雅肩膀微微一抖,转过身来。


不好,必须要压制住杀意。

我设法在一瞬间镇静下来。

芙蕾雅转过身来,惊讶地看了一下我的脸,然后再次向前走去。

看来,是把我泄露出去的杀意当成了错觉。


我取回了我失神时期的记忆。

这也是,真是被随心所欲的做了各种事呢。

但是,多亏了它,我才得到了对痛觉的耐性,还积累了可以使用的技能。而且,等级也提高了。似乎是在无意识中也使用了【略夺】的原因。

这就是,名为「执念」的东西吧。

可以说,复仇的准备已经有八成了。

之后,只需制定详细的计划,并付诸实施罢了。

那么,芙蕾雅。让你尝尝我所受的同等以上的屈辱吧。一周目和这次的两分一起偿还。

现在还以为我仍带着项圈就好。

但是,芙蕾雅。项圈已经完全解开了哟。

熊熊的复仇之火在我心中燃烧,尽管如此,脑中却平静如水,同时思考着逃出此地和玩坏芙蕾雅的方法。

实行的日子快要到来了。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3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7-25 17:26:17]  回复

    TheDeep♂Dark♂Fantasy,深邃,黑♂暗的幻想。van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把自己绑在谷仓里展开他深邃黑暗的幻♂想,因此他后来成为了master,调教平家boy们。它的隐身含义非常深奥,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06 14:09:24]  回复

      宁就是哲学家吗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19 12:16:31]  回复

    啊♂夜色~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