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七话:回复术士燃起复仇的火焔

第七话:回复术士燃起复仇的火焔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

这个名字在吉欧拉尔王国中无人不晓。


克莱因雷特家。

那是最强的剑之一族。作为吉欧拉尔王国之剑而被畏惧着的大贵族。

他们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制作出最强的剑士。不断引入强大血脉,辈出剑士特化的子孙。

那已经是接近疯狂了。传闻在判断外界没有值得引入的强大血脉时,为了不让血统变薄而坦然地近亲结婚。


数百年间,为了将剑术特化到极致而产下的血脉──克莱因雷特家的子孙们发现了某个职业。

其名为──剑圣。


通过研究明白了觉醒的职业与血统和成长环境相关。

世界上唯一取得剑圣这一职业,那就是克莱因雷特家。

再加上不仅仅是属性以及职业受到恩惠,克莱因雷特家纯粹的剑术也是最强的。

那些种种剑技可谓是艺术,那并非是什么装饰。是经过无数的实战,用鲜血与钢铁钻研出来的。


在那克莱因雷特家中,暮羽・克莱因雷特被称为史上最高的天才。


「想要、好想要啊,克莱因雷特家的剑技。」


当时的我太过不成熟,【回复(Heal)】暮羽时没有将她的经历深深刻在脑中。不仅是因为痛苦与恐怖,【回复(Heal)】的熟练度也不够。


在那之后剑圣的无数经历哗哗地流走,难得能获得世界最高剑技的机会就这样浪费了。

但是,这次不会变成这样。

实实在在的,将克莱因雷特家的剑技灌入我身。

虽然无法取得剑圣这一隐藏职业的技能(被动)。


但是,只要能够复制剑圣的技能(主动),就算不及剑圣本人也能压倒多数的近战职业。



和平时一样在房间里听取讲座时,佣人来叫我了。


【愈】之勇者大人,可以去看剑圣大人了,她正在莱娜拉之间等候。请充分地展示【愈】之勇者的力量吧。」


我苦笑着。

一周目的我,这时正干劲满满。

十分愚蠢地被芙蕾雅的外表吸引住,沉浸在与佣人们的肉欲关系之中。感觉自己仿佛是英雄,想让她们看见自己帅气的一面。

现在也干劲满满。但是纯粹是以剑圣的技能为目的。


……等级也提升到刚好能够使用【模仿(Heal)】了。



种族:人类

名字:克亚鲁

职业:回复术士・勇者

Lv:5

Lv上限:∞

属性:

魔力值:27/27

物理攻击:10

物理防御:10

魔法攻击:16

魔法抵抗:18

速度:17

天赋值:

魔力值:110

物理攻击:50

物理防御:50

魔力攻击:105

魔力抵抗:125

速度:120

合计天赋值:560

技能:

・回复魔法Lv2


技能(被动):

・魔力值回复率增加Lv1:回复术士技能,魔力值回复率受到1成补正

・治愈能力提高Lv1:回复术士技能,回复魔法受到补正

・经验值增加:勇者专用被动技能。自己以及队伍所获得的经验值为两倍

・等级上限突破(自):勇者专用技能,等级上限解放

・等级上限突破(他):勇者专用技能,给与充满魔力的液体,低概率令他人的等级上限+1



我的等级提升到了5。

明明没有与魔物战斗等级却提高了的秘密就是,作为我的第四个【回复(Heal)】【略夺(Heal)】


在使用【回复(Heal)】向对象注入魔力的时候,会连接上魔法性质的通道。


通道是双向的。只要有心就能够夺走经验值与魔力。

话虽如此,已经变换成为肉体一部分的经验值是无法略夺的。能够略夺的只有到下个等级的多余经验值。


夜里,趁袭击我的得意忘形的女人露出毫无防备的痴态时略夺了她们的经验值。

就这样,变强到了能最低限度地使用【模仿(Heal)】的程度。


因为有【略夺(Heal)】,所以我判断安心地被拘束也好了。

就算如同家畜那样,被强行要求治愈大量人类,也能够持续夺取经验值提升等级。


然后,获得所有注目的技能,提升到确实能够逃走的等级。如前世我所约定的那样,破坏芙蕾雅的一切,这次将她变成我的玩具。



为了与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相见而访问的莱娜拉之间。

所谓莱娜拉是作为这个国家象征的泛着青色的白色花朵。作为高雅美丽的花朵国民无人不爱。


莱娜拉之间就是室内庭院,是五彩斑斓的花朵紊乱盛开的城内最美丽的地方。

听说这是依照芙蕾雅的兴趣所建的,那个女人的性格很差但是兴趣不错。不,非常壮烈地浪费钱,果然兴趣很差。


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先来的客人注意到了这边。


「你好,难道说你是【愈】之勇者大人吗?」


身着便于行动没有装饰的白色骑士服少女向我搭话。


无懈可击的气氛、刺向肌肤的剑气、流利的举止。


就算不认识她也能够确信吧。

她正是………


「我是【愈】之勇者克亚鲁,受国王命令治疗你。我有听过你的传闻,很荣幸与你见面。【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


不会有错,她正是最强的【剑圣】


银色的长发,面无表情但是可爱动人。到亲眼所见之前谁也无法相信这样的少女是【剑圣】吧。


「好像知道我的事情呢。重新自我介绍,我是暮羽・克莱因雷特。原【剑圣】哦」


她说是原。

理由很单纯,她失去右手的衣服正耷拉着。

高位魔族。

打倒了即使是勇者也无法单独挑战的对手的代价就是她失去了剑。


「立刻开始治疗吧」

「嗯嗯,那就拜托了。就连万能药都没有治好,能够依靠的只有你的力量了。」


暮羽咬紧下唇。

克莱因雷特家是将一切都赌在剑上面的一族。

无法使用剑的她没有丝毫存在价值。

不,还有一点。那就是生孩子。今后她将被强制为了留下强大的子孙而活着。最强的【剑圣】啊,这件事情反而是在折磨她吧。


「暮羽,能够背对着我吗。我使用【回复(Heal)】需要看到后背才行」


暮羽点点头,背对着我。

需要看着后背这件事情实际上是赤裸裸的谎言。

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使用【翡翠眼】


对其他人暂且不说,在不暴露的前提下对她使用【翡翠眼】是不可能的。

那么,就让我见识下剑圣的力量吧。



种族:人类

名字:暮羽

职业:剑圣

Lv:45

等级上限:51

状态:

魔力值:169/169

物理攻击:122

物理防御:86

魔力攻击:70

魔力抵抗:86

速度:103

天赋值:

魔力值:91

物理攻击:128

物理防御:90

魔力攻击:72

魔力抵抗:90

速度:109

合计天赋值:580

技能:

・神剑Lv5

・洞察Lv5


技能(被动):

・神剑能力提升Lv3:剑圣专用技能,神剑的速度、威力状况补正

・气息感知Lv3:剑圣专用技能,洞察的感知范围、感知速度状况补正



好强!

这是怎么回事,完全崩坏了。

合计天赋值是勇者的水准,而且,这个等级上限之高,超过五十什么的闻所未闻啊。


然后,天赋值的分配也很艺术性。只有对剑圣来说必要的属性很高,不必要的都很低。

再加上,使用的剑技也是最高位的神剑。

在近距离战斗中的,以压倒性优越性而自豪的洞察。

这些都被技能(被动)强化了。


怪物。毫无疑问,与剑圣一对一是毫无胜算的。

就算是勇者,要胜过她也要靠好几个等级上压倒她的人来挑战才行吧。


「这样,可以了吗?」

「啊,足够了。开始治疗吧」


想尽快将神剑与洞察技能据为己有。虽然无法【模仿(Heal)】被动技能但是只有神剑与洞察也足够了。


「请稍等!」


打算开始治疗的时候,【术】之勇者芙蕾雅跑了过来。

带着一名老人。


「芙蕾雅,到底怎么了?」

「我也想看看克亚鲁实际使用【回复(Heal)】的状况。」


想起来了,确实一周目也是这样。

陪同在旁边的是魔法的研究主任。

作为勇者这上升了一个次元的职业的技能,或大或小存在特异性。

为了确认这点而将魔法的研究主任带了过来。


「啊啊,随你喜欢地看吧。」

「我也没有意见。」


没有拒绝的理由,也没有想过会被拒绝。

那么,开始吧。

表面上是最初的【回复(Heal)】


壮绝的疼痛向我袭来。

虽然现在的我有着疼痛的知识,但是还未在这个世界上经历过。

是否能忍耐住是五五开。反复经历某种程度的疼痛的话就会对疼痛产生耐性,大脑会自主分泌出麻药。

然而,现在无法期待,不得不正面与疼痛战斗。

从一开始就咬紧牙关。


「要上了,【回复(Heal)】。」


虽然只是一瞬间。

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全部的经历向我袭来。

令人觉得是虐待一般的幼年期的训练。

染血的每日,几千,几万的战场。

筋疲力尽的身体,被敌人与自己的血沾染的日常。


当然的,暮羽才十多岁,十多岁等级就超过了40。这样的***常怎么可能平凡,每日都是地狱啊。杀,杀,杀,持续的杀……


疼痛、痛苦、恐怖、求救


「啊,啊,啊。」


漏出了声音,眼睛失去了焦点。

一瞬间品味了名为暮羽・克莱因雷特生涯的地狱。眼泪流了出来,忍住想要撕扯喉咙一般的冲动。

一旦发动了【回复(Heal)】就无法以自己的意思停止。

我这个存在就算坏掉了也会完成那个任务。

暮羽・克莱因雷特的右手复原了。

而且是,维持这全盛时期的肌肉力量,到这个手臂所沾染上的经验、习惯、反射动作为止的完美再现。


讲这个完成之时,我全身都痉挛着,流着泪水和口水倒下了。


「治好了,居然真的治好了,我的手臂。好厉害,奇迹啊。这样又可以战斗了啊。」


暮羽・克莱因雷特的声音传来。

我远远地望着这一幕。

虽然对疼痛有着觉悟,但是居然这样。

算了,就算这样相比一周目直接晕过去了多少也算是进步了。无论如何,至少意识还在啊。

拜此所赐,好好的【模仿(Heal)】了。神剑与洞察是我的东西啦。


「多谢克亚鲁了,这,你没事吧?」


从喜悦到视野狭窄的状态恢复过来的暮羽,终于察觉到了我的状态了。急忙忙地来帮忙了。


意外的是正经的人格啊。

我装作是昏迷了,目的是引诱芙蕾雅大意。

眼睛是闭着,但耳朵听得清清楚楚。


暮羽被赶出了房间,以会干扰治疗为名。

离开之际暮羽说了令人高兴的话。


「克亚鲁醒来时请替我传达,再次给与我剑之事真是感谢。绝对不会忘记这份恩情。早晚必当以暮羽・克莱因雷特的全力报恩。」


真是个好孩子啊。

接着,剩下来的芙蕾雅怎样了呢。

考虑着这种事的时候,芙蕾雅开口了。


「唯一可取的【回复(Heal)】什么的也不能好好的使用,这真的是没用也说不定吧。明明列出了可以再利用的人才,这下要变成徒劳了呢。」


没有察觉到我还有意识,芙蕾雅终于露出了本来的她。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研究主任的老人则是,高兴得不得了。


「芙蕾雅王女,这、这实在是太厉害了!这个男人用的可不是单单的【回复(Heal)】啊!!」

「就是单单的治疗吧?有什么不一样?」

「根本上的不同,次元都不一样的说。原来的所谓【回复(Heal)】是,用魔力活性化自身的治愈能力的东西。也就是说,只能治好人体能自力治好的伤。被挖掉的眼睛是回不来的,被撕碎的手臂是回不来的!!然而,他的【回复(Heal)】不一样。分解、再构成。无中生有,某方面来说是时间的回溯。无论如何,是神的领域啊!!兴奋起来咯!他异常的痛苦一定就是秘密所在没错。能看到这种反应的回复术士是头一遭啊!想调查,如果将这个弄清的话,我就,我就!」


啊,这个人不妙。假装昏迷的我不禁感觉到了恐怖。


「是吗,那么『这个』还算是能用的吧。药也好,洗脑也好,怎么样都行吧。反正,会因为痛苦的原因拒绝使用【回复(Heal)】吧。至少把二十个左右的英雄给【回复(Heal)】了吧,至少撑到那时候吧。这之后,完全用坏掉也没关系。反正已经充分地榨干了利用价值。」

「谨遵命令,会为了获得足够的资料而温柔地将他弄坏吧。呵呵呵,如果觉得痛苦和恐怖的话,就用魔法弄成催眠状态后,下药让他沉浸在快乐中就好了吧?」


就这样,我的命运被决定了。

是吗,芙蕾雅从这个阶段就对我丧失信心了吗。

我算是明白了啊。


「之后就拜托你了哦。真是的,想到居然与这种没用的东西同为勇者简直要吐了呢。就连要利用他,居然都那么费事。」


芙蕾雅离开了。

我拼了命想忍住笑。从心底感到高兴。高兴得不行。


那个女人是渣滓啊。

啊啊,谢谢了,真是谢谢了。与一周目一样是真正的渣滓!

这下子,不会有任何踌躇,绝不宽恕。我能够复仇了!!

当你列出的所有英雄全部都被我【模仿(Heal)】之时,就是你的最后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