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六话:回复术士登上大人的阶梯

第六话:回复术士登上大人的阶梯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为了谒见国王清洗身体,换上准备好的衣服。被灌输了最低限度的礼仪。

这样的我被叫到了名为谒见室的地方。


我和女仆们一起来到门前后,与和随从一起前来的芙蕾雅合流了。

芙蕾雅将魔法士装束替换成了优雅的礼服。


「克亚鲁,吓我一跳还以为是认错人了。这样的衣服也非常适合你呢。」

「谢谢,芙蕾雅也非常漂亮啊。」

「呵呵,真会夸人呢,不过我很高兴。」


互相交换着空话,这就是所谓的社交辞令吧。

之后谒见室的门扉打开了,我们进入其中。



「勇者大人们前来晋见!」


在进入的途中,响起了夸张的声音。

如同扯淡一般的宽广房间,设置在最里面的是奢华的王座。


初老的男性坐在一层高的地方。

左右排列着应该是这个国家的重要贵族的人们。

只不过是为了迎接一个村民,居然要做到这个地步。

不,仔细想一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与此相称的,勇者的存在就是如此的规格之外。

一般来说,存在着20~30这一等级上限设定,无法变得更强。

然而,勇者能够无限变强,更拥有能让不仅自身连队伍全员的经验值变为两倍的技能。

加上男性的勇者有通过某些行为让他人的等级上限提升的可能。

这是登峰造极的话就能将原本职业引领到更高次元的特性。

勇者这种存在,只需一人就能够胜过千军。


被从者们催促朝着国王那边移动。

接着,按照刚才学习的礼仪当场跪下低下头。在低下头的瞬间对国王使用了翡翠眼,眼中注入力量,将等级上限与天赋值一眼望尽。



种族:人类(?)

名前:普隆

职业:魔法骑士

Lv:41☆

Lv上限:41

属性:

魔力值:153/153

物理攻击:81

物理防御:67

魔法攻击:81

魔法抵抗:75

速度:55

天赋值:

魔力值:90

物理攻击:93

物理防御:75

魔力攻击:92

魔力抵抗:84

速度:60

合计天赋值:494

技能:

・剑术Lv3

・攻击魔法(火・雷)Lv2


能力:

・魔力值回复率上升Lv2:魔法骑士技能、魔力值回复率受到一成补正。

・攻击魔法威力增加Lv1:魔法骑士技能、魔法向上补正。

・剑术补正Lv3:骑士技能、使用剑时攻击向上补正。



关闭翡翠眼。

意想不到,强过头了。明明不是勇者,但是合计天赋值接近五百。并且除了敏捷以外都处于平均之上。这是同时能够使用物理与魔法双方面被称为魔法骑士的优遇职业。

并且,超越了普通人根本达不到的40级这一上限,是个真正的怪物。

顺便一提等级旁边的☆是到达等级上限的证明,在鉴定纸上也能确认到这个。


那么说来,听说过王家引入勇者的血统作出强大的血脉,确有其事的话就能够理解这份强大了。


不过,令人在意的是人类(?)这样的标记。这种标记还是第一次看到。

不会有错,这家伙在做着什么事,一定是偏离人道的事情。


「可算来了啊,新勇者哟,把头抬起来吧。」

「是,陛下!」


听从他所说的抬起头来。

抬头时边思考着,逃走的时候至少瞄准国王不在的期间。

他单独的战斗力也很危险。只要他不在的话,作为精锐的他的护卫们也就不在了。


「嗯哼,不错的面孔。从芙蕾雅那里听说汝的职业是回复术士没有错吧?」

「是,正是如此。」


国王一瞬间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回复有其它方面能进行弥补。勇者的话果然还是想追求直接的战斗力吧。

国王掩饰表情开口说道。


「回复术士之勇者,汝为我国所寻求的存在。为汝所觉醒的力量感到高兴吧,赐予汝【愈】之勇者的名字吧」

「十分荣幸。从现在开始,我克亚鲁就报以【愈】之勇者这个名字」


焦急等待?真是厚着脸皮。

我一边压抑住内心的愤怒,一边传达感谢之辞。


【愈】之勇者啊。因为长年与魔族战斗,数名英雄与贤者们变得无法战斗了。其中有许多人受了连传说中的灵药万能药都无法治愈的伤。或许治愈特化的勇者能够治愈他们。」

「实际上没有使用过还不太清楚。」

「不,既然勇者的话一定能够治愈的吧。一周后,这个国家最强的剑圣将会来访。只论剑技的话可谓超越有名的【剑】之勇者的存在啊。」


剑圣,真是令人怀念的名号。

无论如何都想要复制她的技能。与依赖属性的【剑】之勇者不同,剑圣的剑完美无瑕。


「即使是那位剑圣,在前几天打倒高位魔族之时也失去了右手。希望能以汝的力量想办法治愈她。在此之前专心学习关于勇者的事情就好。会为你准备最出色的教师们。」


听了国王的话语,再次认识到历史在重复。

我最初的【回复(Heal)】对象是剑圣。

最初偏偏是剑圣真是最糟糕了。


【回复(Heal)】为了得知对方希望的正常状态,术者需要体验对方的全部,包括经历、以及至今为止受到的疼痛。


所谓剑圣,是跨越成千上万个战场的存在,其经历对于仅仅只是村民的我来说负担太过沉重。


因为治愈剑圣被逼至几近发狂,使我产生不想再使用【回复(Heal)】的阴影,结果被下药了。


「遵命。就将我的力量奉献给国家吧。」

「嗯哼,不错的决心。可以退下了。」


然后,谒见以临摹历史一样的形式结束了。



谒见之后被赋予了房间。

被给予了专业的教师,努力学习。

冒险必要的知识、一般的教养、以及礼仪。各种各样的知识塞进脑内。

我再次认识到这个阶段我还是被当做正经勇者对待的。


学习之后是简单剑技训练。虽说回复术士无法取得剑技能,但也可以护身。

在那之后是晚餐与洗澡,转眼间就到了夜里。


我躺在被给予的豪华房间的床上。这是还在村里时无法想象般优质的床。因为疲劳的关系感到倦意。


正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响起了开门声。我看向那边。


于是年轻的女性进入了我的房间。

进来的是最初介绍给我的佣人。拥有能够匹敌这个国家精锐骑士力量的监视者。


「勇者大人、我,我对勇者大人一见钟情了。请一定要抱我啊。」


穿着紧贴肌肤的薄薄的煽情服装。

那名女性将我推倒,然后开始脱起衣服。


「不要、不要啊。」

「嘴上这么说,但是这里却很精神不是吗?」

「真的不要啊,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说过了呀,我喜欢上你了。」

「不要呀,大姐姐。」


虽然拼命抵抗,但我的等级为1。身体能力之差是无可奈何的。

凭借力量侵犯玷污了我。


「可怕、好可怕啊。」


在被玷污的时候,不管怎么说,姑且不论精神年龄,我扮演着实际年龄刚成年的十五岁纯洁少年。


看起来,触动了女性的内心,非常开心地凌辱着我。


女性离开,变回一个人的时候我笑了。

到此为止都与一周目的时候同样。


「当初,可是感到很高兴的啊。」


被色气貌美的年轻女人推倒,健全男人、尤其身为童贞的我的不可能不高兴。


然而,这次说实话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知道她真正的目的。


目的有两个。

其一是对我的怀柔。让勇者沉溺于肉欲中变得容易操纵。

另一点是解放等级上限。勇者不仅仅解放了自身的等级上限,是男性的情况下,对他人注入生命之源能够提高一级等级上限。虽说如此,但也不是一天做几次都意义的。需要饱含着魔力与生命力,为此非得是当天的第一发不可。


说简单点就是和勇者做了就会变强。

这么一想,那些佣人们都强得过分,或许这就是一流女冒险者们志愿做佣人的目的也说不准。用等级差来克服细微的天赋值差距。


「从今往后,会一日一换吧。」


那些使用人们以增加等级上限为目的,每天晚上都会来袭击我。

反正无法抵抗那就享受吧,幸好大家看上去都很漂亮。



自来到王城后过了一周。

得到了许多知识,夜里的事也习惯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与女性为对手更好。


一周目被下药的时候,毫不留情让我与男的这样做。因为能够提高等级上限即使是男的也很乐意放进嘴里吸。人类为了变强真是不管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忍受。

这件事也是我燃起复仇之心的原因之一,怎么可能忘记那份屈辱啊。


然后,命运之日终于到来了。

我被判断为就算作为回复术士也无法利用的那天。

王女芙蕾雅判断我没有作为正经勇者的利用价值,于是决定作为家畜使用的那天。


我被叫了出去,在某个房间与那名少女相遇。

剑圣暮羽・克莱因雷特。

拥有这个世界上最美剑技的美少女。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