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序幕:回复术士,重新开始

序幕:回复术士,重新开始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回复术士没有除了回复以外的能力。

是公认的只有独自一人的话什么都做不了的存在。

不依赖谁的话就无法战斗。因此才会被利用。

不断的被利用,甚至来到了这种地方。

等到注意到这个错误时,已经太迟了。我的人生已经结束了。

所以就重新开始。

屏住呼吸,不能让他们发现我恢复了正常。要装作蠢笨的样子。只为了在那最后的最后获得胜利。



终末之地。

漆黑的世界。

荒凉的大地。


在这里,我们与魔王对峙着。

那是与人类为敌的,最强最凶恶的存在。

那是一名少女外形的存在。有着银色的长发与血色的眼瞳。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身上穿着煽情的黑色礼服,堕天使的黑色翅膀在其身后扇动着。


「人类,汝等连这死之大地,吾等最后的安息之处都要夺走么!」


她的呼吸非常杂乱。白皙的肌肤上有无数的伤痕,渗出血来。

与她对峙的,是人类的希望。是集合了世界各国勇者的最强队伍。


【剑】之勇者布雷德。是有着金发碧眼的帅气青年。带着的是装饰着宝石的双手剑,神剑诸神黄昏。(译:这人的名字就是剑的音译,神剑的名字就是仙境传说………)


【炮】之勇者布雷托。是一个茶发黑目的壮硕男人。带着的是能发射魔力炮弹的,白银色的大筒,神炮塔司拉莫。(译:这人的名字就是子弹的音译,神炮出处是凯尔特神话的中光与太阳之神Lugh所使用的弹弓……或者弹弓投出的弹丸)


【术】之勇者芙蕾雅。是有种一头桃色长发与桃色眼瞳的美少女。她既是勇者,也同时还是王女。带着的是用世界树做出来的神杖破灭魔狼。(译:这人的名字是闪光的音译,武器的出处没查到,只知道应该是和女武神有关的……)


然后是我,【愈】之勇者,克亚鲁。(译:男主名字原文是克亚鲁,是英语中的Cure,意为治愈。)

我是空手的。是队伍中唯一没有【神装宝具】的。


「布雷托,继续炮击。别让魔王休息。给我制造发出大招的空隙。」

「哦哟,交给我吧。」

【炮】之勇者布雷托不停的发射魔力炮弹。


勇者的炮击每一发都匹敌最上级的第五阶位魔法,而且还能连发,并且每一发的轨迹都不同。

在这时,【术】之勇者芙蕾雅开始咏唱,魔力高涨起来。


「久等了。第七阶位魔法【雷神之锤】。」(译:这魔法原文为ミョルニル,就是雷神托尔拿的那把锤子的名字………)


【术】之勇者芙蕾雅放出了必杀技。

展开了五层半径数公里的魔法。

第七阶位魔法,【雷神之锤】


这是超越了人类极限的第五阶位,只有【术】之勇者才能使用的神代魔法。


从天空中,雷电笔直的落了下来。闪电因为过高的电压而等离子化,完全没有停顿时间,不停的落下,看起来就好像光柱一样。

魔王放弃了回避,全力的在上空展开结界承受这些光柱。


「最后一击就拜托你了哦。布雷德。」

「交给我吧,光芒也盈满了神剑诸神黄昏。就让我来阻止她!」


神剑诸神黄昏将勇者的圣气吸收,转换成白色的光芒。

对于防御【雷神之锤】就已经倾尽全力的魔王来说,一定能把她给斩杀的吧。勇者们对此确信到。

但是………

魔王露出险恶的表情,开口了。


「别小看我!」


勇者们的想法太天真了。

从魔王那堕天使之翼上散落了无数的羽毛。

一根一根的全部都变成了堕天使型的魔物。

堕天使们全部都向着【剑】之勇者布雷德德袭击而去。


【炮】之勇者布雷托马上转过身去进行援护,但是不愧是魔王的分身,回避着勇者的炮弹,就算是正面击中了一发也没办法直接击落。


【剑】之勇者布雷德拼命的挥舞着剑,砍死一只,剑的光辉就变弱,当刺死第五只时,剑就拔不出来了。

就在这时,斩击从周围袭来,【剑】之勇者布雷德一边流着血一边慌慌张张的后撤。

不仅是这些。从天上往魔王头上降去的【雷神之锤】开始混杂进黑色的光芒。


「人类啊,这便是魔王的力量!」

【雷神之锤】完全变成黑色,然后从天上再次下落。


雷电的方向,是【术】之勇者与【炮】之勇者。

魔王不是防御住魔法,而是将魔法夺走了。

夺走了神代魔法,那是超越了人类所知领域的绝技。


「呀啊啊啊啊啊啊。」

「咕啊啊啊啊啊啊。」


魔法抗性高的【术】之勇者芙蕾雅变成了重伤,【炮】之勇者布雷托化为焦炭当场死亡。

只差一步便能打倒魔王。在这情况下,勇者的队伍却面临濒临崩溃的绝境。

无伤的就只有我【愈】之勇者了。


「喂!废物,快点治疗啊。圣灵药已经用完了。你就只能做到这个而已吧,还不快动手」


【剑】之勇者布雷德向我喊道。


但是,我将其无视了。


【剑】之勇者布雷德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再次喊道。


「别无视我。你不就是为了这才出生的么。」


明明同样是勇者,但是【剑】之勇者却居高临下的指挥着我。

这也是没办法的。

而且勇者太强了。不会受太多的伤,所以不需要治疗。

然后,所谓的圣灵药是除了肢体缺损以外,全部伤都能治好的,最高等级的道具。

虽然圣灵药是非常贵重的道具,但是为了勇者的队伍,将全世界的都搜集过来了。


【愈】之勇者,只会使用【回复】


如果有圣灵药就不需要【愈】之勇者了。但是为了节约圣灵药,以及为了圣灵药耗尽后的预备。这就是我了。


「喂,听到了么垃圾,因为药的原因,脑子都没了么!?」


听到药这句话,我不由得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没错,我是重度的药品上瘾者。


【回复】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回复】是将对方变回正常状态的魔法。


也就是说,不知道对方的一切的话就无法使用的魔法。什么是正常根据对方也会有所不同,因此需要再现其肉体所经历的经验。

为此,使用这个魔法的术者会一瞬间被塞入【回复】对象的经验,然后理解对方。

无法想象的痛苦,以及自己这个存在混入了其他的人的恐惧。

普通的精神是无法承受的。

实际上我也曾经逃走。不想使用这个能力。

但是,我最后被抓住,然后被用了药失去了痛觉与恐惧,变成了重度药物中毒,被调教成只要是为了药就能愉悦的使用【回复】的状态。自我已经崩坏,只是一只家畜而已。


原则上,回复术士是没办法治愈自己的。被药物侵蚀,崩坏,忘记自己是谁,最后连崩坏都无法察觉变成失去自我的废物后,我还在持续被利用着。


「所以说,谁要治愈你啊。快点去死啊垃圾。」

「你这家伙难道说,意识………」


【剑】之勇者布雷德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这也是没办法的。虽然和这个家伙组队了三年以上,但是遇到他的时候我已经崩坏掉了。在这期间我只是一个像机器一样听从命令的人偶而已。

两个月前,我终于后天取得了【药物耐性】这个技能变回了正常,而且注意到因为【回复】的熟练度上升连自己都能治愈了。

治愈好被药物侵蚀的身体后,我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恢复了正常,而咬着牙坚持着。

就是为了今天,为了这一天。

我跑了起来,目标只有魔王。

我要打倒魔王,得到那个东西。


「笨蛋啊你,想死啊,你没有战斗的力………」

「太慢了。」


我一边以毫厘之间的差距躲避着堕天使们的攻击,一边奔跑着。

将其化为可能的只是单纯的体术。

这是人类所能允许的最高效率的动作。

我迄今为止为无数的人进行了【回复】


将无数人的经验、技术化为了自己的东西。那之中也有着武术达人。


【回复】的副作用不只是单纯的副作用,这些东西还变成了我的力量。

我的动作看起来完全凌驾于【剑】之勇者之上吧。

正因如此……


【模仿】


恢复正常的时候我真的是很惊讶。

为什么在我无数的知识中会有技能。

无数的达人,无数的贤者,他们的力量都在我的身体里。

看见实在太快了的我,堕天使们的身上开始缠上黑色的魔力。


【强化术式】


堕天使们的速度加快。然后以这个速度全方位的向我发动攻击。

我不由得咂了下嘴。

就算采取最适合的行动,现在的我也无法完全回避这攻击。无论如何行动,从物理上来说都是无法回避的。真是为难的情况。

那么只能将这普通的力量升级了。


【改良】


我,使用了【改良】


本来,【回复】是将对象变回正常状态的魔法。

如果无法做到的话,那么将对方变成希望的状态也是可以的。

我在这个瞬间使用了【改良】,将自己的身体替换成了适合战斗的身体。

因为这个,我能将身体能力急剧上升前无法躲避的攻击全部躲避,然后更加接近魔王。


「不愧是魔王的眷属,真是烦人。」


就算我不断的躲避着,堕天使们的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

堕天使们全部聚集在一起,合体了。

虽然没有巨大化,但是密度前所未有的的高。有着压倒性的存在感。

堕天使一开始先上升,然后急速下降挥出了拳头。

但是,没有害怕的必要。我将手放在挥来的手腕上,然后……


【改恶】


发动了魔法。

变回原来的样子,变成希望的样子都能做到的话,那么破坏也一样能简单做到。

生物的肉体很脆弱。会因为原本没有相连的血管相连,脊髓或者大脑被切除,这些小事就坏掉。

所以,为了让其崩坏而【改恶】


【回复】最恐怖的地方就是能无视所有的抗性。

生物会本能的接收【回复】


也就是说,防御无效的一击必杀。

堕天使开始崩坏。

魔王瞪大了眼睛,恐惧的看着我发出了声音。


「你到底是谁。」

【愈】之勇者克亚鲁,只是一个回复术士而已。」


【回复】不是单纯的治愈。

注意到这一点的瞬间,眼界一下子就开阔了起来。

将治愈的对象的技能变成我的东西的【模仿】


将肉体改良成希望的模样的【改良】


将对象治愈成崩坏形态的无法防御的即死魔法【改恶】


如果,我能在四年前就得到这份力量的话,会过上完全不同的人生的吧。

将这份妄想实现就是我的目的。

魔王放出了无数漆黑的子弹。

但是没用。

我身体里贤者的知识将那个术式的威力、速度、轨道全部读取,然后以最强的武闘家的技术与强化过的身体组合起来进行回避。

躲开了魔弹之雨,到达了魔王的手边。只要碰到她的手就是我的胜利。

碰到了。

之后只要使用那唯一的魔法就好了。


「这样啊,这样一来我也到时候了。真是悔恨啊。没能成功守护到。」


魔王露出了一副哭笑着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看见那个表情,我感觉到了罪恶感。

但是,我马上压制住那份情感。我有我自己的目的。


就算是魔王,在我的【回复】面前也是无力的。

就这样崩坏掉了。


「不用担心的,还会重新开始的。」


我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把魔王的心脏拿了出来。

那是一个红色的宝石。

这就是我的目的。


「终于打倒她了呢。【愈】之勇者克亚鲁。父亲,不对,父皇也会很高兴的吧。咳咳,那颗宝石很危险哦。有着很厉害的诅咒,先把这个交给【术】之勇者的我来保管吧。」


用了圣灵药,将黑色的闪电造成的伤害全部治愈了的【术】之勇者朝我笑着。

简直让人想吐。

这家伙在这之前从来没对我笑过。

一直都用着像是在看肮脏的野狗一样的视线看着我。

将觉醒了作为勇者力量的我带出村子,将对于【回复】感到恐惧而逃走的我抓住,为了利用【愈】之力,而用药物将我的自我夺走的就是她本人。


「贤者之石。」


当我开口的瞬间,【术】之勇者芙蕾雅瞬间变了颜色。


「要杀掉魔王的理由就是这个没错吧?为了得到这个,你们决定毁灭魔族,杀掉魔王。可以爆发性的增强任何魔法,最高的魔法道具。只要有这个的话,甚至连禁术都能发动。」


我曾经对芙蕾雅使用过【回复】


因此,知道她的一切。

原本,魔物有两种类型的存在。

魔族以及魔王支配的魔物,以及宛如自然灾害一样仅凭本能暴乱的魔物。

但是,在数十年前,王国突然被统率着的魔物袭击了。于是王国开始为了保护国家,不把魔族与魔王都消灭掉是不行的,这样子骚动了起来。

但是实际上,并非那样。

为了杀掉魔王得到魔王的心脏。为此,不仅需要金钱与兵力,还需要大义名分。

这十年间的战争是不必要的战争。


「啊啦,知道的还真不少呢。没想到你还知道魔王的心脏还有那样的名字。」

「啊啊,我知道的东西可不少。包括你们那想要借着贤者之石使用禁咒来征服世界的笨蛋妄想也是呢。」


芙蕾雅一瞬间变成憎恶的表情。

但是马上又变回了王女那样柔和的表情。


「哎呀,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这样啊,那这东西就我用了吧。」


为了这个,变回正常的我一直都装作坏掉的样子。

为了在这最后的最后,比芙蕾雅更先一步。


「你到底在做什么?」

「这个贤者之石可以极大的增强术者的力量。就算是荒诞无稽的魔法都能用出来。我要凭借这份力量使用【回复】,因为我有无论如何都要治好的东西。」


那是已经坏掉的东西。

以常识来看绝对无法取回来的东西。

那是我灵魂深处的渴望。


「你,难道说?!」

「我要【回复】这个腐烂的世界,然后从四年前,与你相遇前重新开始。」


普通的话,这是无论如何扩大解释【回复】也无法到达的领域。

但是,有贤者之石的话就办得到。


「哼,没用的。绝对办不到的。就算做得到,你的记忆也会一并消除。然后再次经历同样的过去。」

「或许是这样。」


听到我的话,芙蕾雅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所以……别做那种没用的事情。将那颗石头交出来的话就有幸福的人生在等着你哦。以王家保证。」


我向着芙蕾雅发出微笑,而她则伸出了手。

她的眼睛正说着交出贤者之石。

真是笨蛋,我怎么可能同意呢。


「的确会失去记忆然后再次经历同样的过去。如果是普通的话。但是,不会变成那样的。就算全部都消失,我也绝对不会忘记这份痛苦。」


将我变得不是我的绝望、苦痛,我取回自我后的叹息。

这些全都刻进了我的灵魂深处。

就算是时间倒流,记忆消失,这些东西也绝对不会消失。

我对此有自信。新的我一定会注意到【回复】的可能性,然后重新开始。


「难道说,你,真的………」

「那么拜拜啦,王女大人。重新开始后,这次我一定会将你,你们的全部都夺走。」

「你这个神经病!」


明白了我真正目的的芙蕾雅向我挥起了法杖。

但是,已经迟了。

魔力已经高涨到了极限。接下来就只剩下使用这份力量了。

贤者之石发出了耀眼的红光。


【回复】


我将这腐烂的世界【回复】了。

回到了我所希望的,正常的状态。

将这四年间的事情全部消去,回到了那天。

这次一定要好好的干。一定能做到的。

就算记忆全部消失,灵魂也一定会因为这份痛苦而想起一切。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2-01 20:46:02]  回复

    厉害了,不错挺全的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