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地址
当前位置: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七话:尾声

第十七话:尾声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22 位书友评论


再次确认下我的目的。

尽量在不造成损失的情况下救援铁猪族。

现在我的力量已经凌驾于魔王之上了,即便正面突破也能把占领这个村落的赤龙人族全部杀掉。

但是,如果那样做的话,铁猪族中也会有出现很多受害者吧。

这群家伙一旦稍稍处于劣势就会以人质相要挟。

嘛,虽然人质没了对我也没什么影响,但还是以不产生被害者为方针行动吧。

我过去没能救下故乡的村民们。不能再像那时一样愚蠢了。

正因如此,才选择了麻烦一点的方法。

更进一步讲,只赶走赤龙人族也是没有意义的。

不管怎么说,反魔王派也会考虑送来下一个赤龙人族再次压制这里。

总之,不光是眼前的敌人,还必须要找到在背后指挥他们的人。

作为第一步,就是要与赤龙人族的英雄希斯克将军对峙。

「嗯,要来就来吧。嘛,就一个蜥蜴来说」

无论是物理上或是精神上赤龙人族的将军希斯克都轻视我呢。

「受教了」

眼中带着虚伪的憧憬摆好了持剑的架势。

为了达成目的有必须要注意的事。

不是奇迹般的胜利,而是要让他中意我才行。

通过被希斯克中意来接近赤龙人族的中枢,更进一步和某个上位者接触。那样的话牺牲者就会降至最低限度吧。

(让人中意很麻烦)

不是说赢了就好。不如说输掉反而更好。

赢了的话会让对方面子挂不住。对此很少有人会欣然接受。

最好是让对方承认这边的实力后再输掉。

作为裁判的希斯克将军部下深吸了一口气。

「开始」

作为信号比赛开始了。

希斯克将军的拿手武器是戟。

那是种像在长枪尖端装上了斧刃一样的武器。

因为使用者是身高超过两米的赤龙人族,所以为了在保证刚性的情况下达到四米长,戟的粗细程度十分惊人。

重量大约有二十公斤吧。

具有长枪的突刺范围,又因为加上了斧刃还能进行斩击。

斧子本就强力的一击,再加上长度带来的离心力与重量是特别需要注意的一点。

如果只说优点的话会觉得戟是很棒的武器,但因为重量完全集中在前端所以很难运用,因此被放弃了。

总之实用性一般。

(那个,差不多是这样)

很重,很难自如运用。

凭龙人特有的力量与锻炼出的技术只突出了其优点。

啊啊,真强呢。

一般来说如果有这么强悍的身体能力的话就很容易忽视技巧,但他并非如此。算是前世,他的技巧在我所遇见的武者中屈指可数。

突刺与斩击,攻击模式太多了没法完全预判。

要竭尽全力进行防御。

「嗬,能接住我的枪啊。基里格的程度赢不了呢。稍稍认真点吧」

基里格应该是刚才打到的门卫吧。

虽然反身避开了超音速挥出的斧刃但皮肤仍被气刃撕裂了。

那家伙更进一步的边踏步,边将横回旋变为纵回旋,用戟的斧刃部分开玩笑似的劈下。

好快,现在的我没法避开。但如果硬接的话剑就会被劈断。

(切,黑亚龙程度的身体能力好吃力)

将身体能力与魔力压制在黑亚龙族限定内最高的程度进行战斗。为了不让对方怀疑。

虽说如此,也被小看了啊。

赤龙人族与黑亚龙族的规格相差很多,不过以生物而言差的也太多了。

真是麻烦啊。

我把剑收进鞘内用左手拿住,以右手支起一定角度。同时以黑亚龙相符的全力强化身体能力。

多亏了有一定角度分散了冲击,不过强大的冲击力向撕纸一样击碎了刀鞘,然后是刀身,撕裂了我的肌肉,用骨头才勉强停住滑落地面。

剧痛,但早就习惯了。不会因此出现空当。

反过来思考,希斯克可能会因为没有这种情况的经验而在思考上出现空白。

我可以趁机突袭。

边向前踏步边将完整的手臂刺向希斯克的咽喉。

剑已经抛下了。

但作为黑亚龙族的身体有着爪子。

简单的,向希斯克咽喉刺出的黑爪折断了。

(嘛,会变成这样吧)

无法贯穿赤龙人族的鳞片也在预料之中。

要点是展示力量。

即使没能造成伤害,但在要害部位留下了一击也是事实。

希斯克的眼中瞳孔像爬虫类变化,这该不会是龙化的前兆?!

(已经没有和说好的那样限制身体能力了。以蜥蜴的力量像龙挑战是自杀行为)

但那似乎杞人忧天了。

希斯克将军马上有变成了兼具勇猛与知性的状态。

没有追击。

「接下我的全力一击不但没死还报了一箭之仇吗?你不是蜥蜴而是龙呢。准许你通过了龙之仪。在此希斯克允许你以龙自称」

「不胜感激」

手臂一边滴着血,一边低头跪下。

如果是真正的武者的话,只需一刀就会看破我的实力吧。

万一变成那样就不能用黑亚龙族的全力玩玩了,要拿出真本事击溃他们。

「准许你自报名号」

「霍尼米」

用了假名。

我明明才刚舍弃了克亚罗这个假名回到了克亚鲁,现在竟然又用起了假名。也许我生来就是这种命。

「霍尼米,嗯。作为成为龙的祝贺。准许你参加今晚举行的宴会。你们,带霍尼米去治疗吧」

「「是」」

赤龙人将药涂在伤口上,用布和夹板进行固定。

虽然处理的很粗糙,但对于有高再生力的种族来讲这样就足够了。

「小子,真能干啊」

「是个蜥蜴真可惜了啊」

「能打中那个希斯克将军,真吓人一跳啊」

赤龙人族的士兵们褒奖着我。

在力量至上的种族中,只要展示了实力就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认可。

领头的希斯克露出了微笑。

「在宴会开始前先在兵营里好好休息就好」

周围闹闹腾腾的。因为有蜥蜴参加赤龙人族的宴会是很特别的吧。

我很清楚他气量的大小。

但,为什么呢?

一瞬间,从希斯克身上察觉到了渣滓的味道。

也许是因为见过了太多的渣滓,所以得到了这种第六感。就算渣滓再怎么完美的隐藏本性也能察觉到。虽然算不上理由。

(保持警惕吧)

虽然不想认为这种程度的武者是个渣滓.……。这种感觉却一次都没出过错。

让我在似乎是临时搭建的兵营中休息。

从刚才开始左腕的疼痛就很烦心。

是个单间还真是个好消息。

坐在床上,确认周围没有动静。

「红莲,样子可以变回来了」

「好耶!」

小狐狸翻了个跟头变成了美少女的样子。

红莲这次既是重要的助手也是个战力。正因如此,我想让他们觉得她只是个宠物。

接下来是对我的治疗。

「【回复】」

左腕的疼痛消失了。

虽然碍事,但固定手臂的布是不能摘下来的。突然痊愈会被怀疑的。

「主人,以那样的杂鱼为对手,真没出息啊」

「因为现在的我是黑亚龙,那就是极限了」

在那之上的身体能力与魔力就会被怀疑了。

亚人、魔族大多有初始能力高但上限低的特性,各种族的上限很易懂。

与力量偏差很大的人类不同,过于强大的存在会让人有违和感。

「太麻烦了。如果是主人的话,应该会更啪啪的,把一切都杀掉结束的」

「如果是克亚罗的话应该会那么做吧。但,我是克亚鲁」

克亚罗会把完成复仇放在第一位。

但是,现在我变回了克亚鲁。不再被复仇囚禁了。

因此,我可以随性而为。因为想要帮助他们,所以将其放在第一位。

即使很麻烦,我也想选择牺牲较少的道路。

「嗯,嘛,算了。但是,不想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会担心你的」

「真不像红莲呢。居然担心我」

「姆,红莲当然是担心主人的!」

「因为能让你吃到好吃的?还是因为能让你心情好呢?」

红莲虽然是一只可爱的狐狸,但精于算计。

「嗯嗯,不对哦。因为我喜欢主人!」【注:むうっ女生表否定时的语气,可以自行脑补下】

「这样啊,能告诉我很开心哦」

把她抱在怀中,轻抚她的头。

「哈哈,真可爱啊」

「呀ー?红莲和主人甜蜜蜜的?」

亲了下她的脸颊。

这样不错呢。

少女形态这样也不错,不过小狐狸状态也拜托了。

虽然一直想这么做,但有些说不出口。

把红莲抛了起来。

「咕唔,好过分啊」

「有客人来了,快变回狐狸躲起来」

红莲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变回了小狐狸的状态,好好的隐藏住了魔力。

红莲看起来活得很感性,实际上是滴水不漏的。

正因如此,这次才会安心的把她带来。

来者没有敲门,突然就进到了屋内。

「伤势如何?」

刚刚与其交战的希斯克将军出现了。

居然来探望我,真是意外。

「已经好多了」

「再生能力真强呢。到底是蜥蜴啊,像尾巴一样很快就长好了」

言辞有些毒辣是心理作用吗?

是个特意来探望侍奉种族的人。那不可能啊。

不对,刚刚感觉到了渣滓的波动。

是这样的渣滓吗?

「果然和尾巴还是不一样啊。您是特意来探望我的吗?」

「不……我是来道谢的」

「道谢,是吗?」

下一瞬间被推倒在了坐着的床上,上衣也被撕破了。

「竟敢让我丢脸啊」

啊啊,嗯。

是这样吗。

「蜥蜴一样的东西伤到了我!」

他指着脖子上被稍稍削去表面的鳞片。

「在人前让我丢人!!」

那个刚腕殴打着我的脸。

嘴唇被打破流出了血。

在那个场合虽然装作了宽容的大人物,但心里大概是非常不愉快的吧。

的确是那样。

所鄙视的下等种族,甚至让作为赤龙人中顶点的自己吃到了一击。

但是,没法用那样的态度。他有着将军的身份。

正因如此,才装作是一个气量大的男人。

「武人的举止只是演技,实际是个小人物吗」

「我是武人!除了蜥蜴以外都这么说!」

我明白他独自来袭击我的理由了。

但有一点想不明白。

「为什么要脱衣服」

「咕嘿嘿,我啊,更喜欢男性。赤龙人族的男性鳞片很硬。这点蜥蜴更柔软、更好」

什么啊,只是喜欢男人吗。

为什么我会被这种有特殊癖好的人喜欢呢。

我说不定会散布奇怪的费洛蒙。

嘛,虽然这么说但我也不准备管他。

因为我的性癖是正常的。

那么,怎么办呢?

我的计划是妥善处理,掌握指挥系统,如果有必要就玩弄下首领。

总之试试顺势而为吧。

「住,住手」

「你很憧憬我吧!以此为荣吧!」

一般是要先脱掉裤子的,但没想到勃起的那话竟然把裤子戳破了。

哇,有赤龙人族的棘刺吗。

这是猫科动物为了不让对方拔出,使其确实怀孕的东西。

有着凶恶的金属色。 ……

赤龙人族的女性那是铁做的吗。

被那东西挖进屁股,肠子会被撕裂吧。

「不要啊,被那东西挖进来会死的」

「哈哈哈,蜥蜴的屁穴用一次就该丢掉吧!」

这家伙是惯犯吗。究竟牺牲了多少黑亚龙族呢。

作为克亚罗的时候,采用了复仇积分制,被伤害了就要返还回去。

如果遵循那个,要先被插才能复仇。

但是现在的我是克亚鲁。

虽说是为了复仇,但让屁股被爆一次还是算了吧,那样做什么都没脾气了。

「哈啊,我这个高贵的龙要使用你这个蜥蜴啊」

那家伙挺着腰。

那一瞬间,那家伙挺立的那话被从根部切断,飞到了空中。

把钢丝藏在袖子里,在那家伙准备挖我屁股的那一瞬间,用钢丝把他的男性器卷住切飞了。

再怎么硬在用魔术施加了超震动的钢丝前都是没有意义的。怎么说也是能像切黄油一样切断钢铁的。

「噶啊啊啊——————,我健壮美丽的那话啊,噶啊啊啊——————」

高声悲鸣,捂住那个的根部来回打滚。

伤口一瞬间就愈合了,这么快就止血果然有着再生力啊。

但是,和蜥蜴的尾巴不同,男性器那没什么变化,不会长出来呢。

我解除了身上黑亚龙族身体能力上限的限制,一脚踢在他的腹部把他踢飞。

「咕唔,咕哈,咳咳」

等老实了,把他摁在了地上。

「勉强人可不好啊」

「切,你小子,蜥蜴的身份啊啊啊——————!」

「被那个蜥蜴摁在地上什么的,真丢龙的脸啊。那样的将军是何等的笑话啊」

「竟敢,你算漏了啊啊啊——————!」

希斯克的肌肉肥大化。没有用力就达到这种程度。

龙化的征兆。赤龙人族的王牌。

但是,不会让你那么做的。

把毒针从脖子扎了进去。

「噶啊啊————,力‘力量」

来这里之前,从一个失散的赤龙人族斥候身上查明的。

这群家伙的王牌是名为龙化的特别魔术。

只有他们的血统才能使用,是一种血统魔术。

通过激发隐藏在细胞中的因子来实现龙化。

是种很纤细的魔术,不是万全状态就不能使用。稍稍让思考迟钝些就不能用了。

「不是要变成龙吗?怎么了啊?」

「什、为什么、为什么,我」

「白期待了啊,什么龙啊。这就是著名的赤龙人名将希斯克啊」

一边俯视他,一边捡起了刚刚切掉的他的那话,用了【回复】。

被切掉后因为没有血液流动已经完全萎掉了,如果我用【回复】的话,可以恢复至超越勃起到极限的状态。

哦,真厉害呢。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呢。

有我的手臂那么粗,像钢铁一样硬

尖端那里不是马眼而是尖锐的棘刺。

恶趣味贵族的拷问用具和这个相比都显得可爱了。

「放开,放开啊啊啊——————」

「你这家伙啊啊啊————————」

不论是赤龙人族还是勇者,通过跨越死斗获得的超越人智的力量,无论如何都无法用我的能力模仿。

只是,旧魔王军最强果然不是做做样子的,如果不是我的话就没法抓住他吧。

不能大意啊。

「闭嘴。对了,你最喜欢屁股那里来着?喂,给你」

我用右手把他勃起的男性器插进他的菊花里。

虽然希斯克喜欢插男人,但自己好像没有被插过的经验啊,肛门完全没有被开发过,完全没有承受自己那勃起中的特大号那话的准备。

尽管如此还是强行塞了进去。

「哦吼哦哦哦————————————————————」

发出了不得了的声音啊。

真难看啊。

因为强行往狭窄的地方塞入带棘刺的特大震动肉块,所以不但肠壁被棘刺刺伤,肛门括约肌也断裂了。

这样菊花一辈子都没法合上了,会终身过着大便失禁的生活。

真可怜呢。

嘛,是个想袭击男人的家伙呢。是理所应当的报应。

「看呐,是你最喜欢的男人间的性行为啊。而且是自己捅了自己的菊花呢。相性很好吧」

继续抽插他菊花上的那话。

「哦咕哦哦哦————,哦哈啊啊啊——————————」

这已经不是语言了,只是野兽嚎叫的声音。

血液混杂着肠液不断流出来。

但,让人吃惊的是那家伙的声音里混入了娇声。

(这家伙认真的吗)

一般人应该不会因为疼痛保持神智清醒。

他甚至还欣然接受。

岂止如此,从根上切掉的肉棒还开始射精了。

真是个受虐狂啊。

说实话,我原打算把他先毁掉再洗脑的,但计划要改一下了。

洗脑实际有很高的风险。

如果想是把芙蕾雅变成芙莉雅那样初始化的话就没问题了,但如果只用改良进行保留人格的洗脑的话,会有不自然的人偶味,会引来周围的注意。

操纵人心是很难的。

正当我头疼该怎么处理这家伙时,想到了一个简答的方法。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教会你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快乐吧」

用快乐把他俘虏成宠物吧。

从口袋中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媚药。

只要吸入一点这个气体,贞洁的妇人也会自己张开那诱惑男人。

把那个直接从他的脖子注射了进去。

如果把这东西的原液直接注入血管,人类一下就肯定会变成废人了。

但是……。

「哦哦哦——————??哦吼,哦吼吼——??」

不愧是赤龙人族,这样好像刚刚好。

我一停下手就露出了一幅想要的表情,沾满血的屁股像在摩擦那话一样动着。

「更多哦哦哦————————,再来更多————,继续虐待我啊」

「这样好吗,被蜥蜴为所欲为」

「好啊————,扔掉了,龙的自尊什么的都扔掉了啊——」

「库库库,啊哈哈————,啊啊,肚子都疼了。让我好好开心了啊」

性的方面完全没有吸引力,但真是有趣的生物啊。我都有点想养个宠物了。

通过【改良】把他的屁股变成了最适合性交的身体,又加了药量。

已经离开我就活不下去了。

作为赤龙人族的英雄是彻底完蛋了。

今后希斯克只能作为屁穴上瘾的家伙活下去了吧?对希斯克的“教育”结束了。

原本他就有那个素质,要让他成为没有我就活不下去的身体是很简单的。

调教的结果,他成了没人欺负他的屁穴脑袋就要不正常了的屁穴中毒者,并且一般的方法完全不能满足他。

正因他是这种状态,没依赖改良的力量也很简单的就洗脑了。

现在很缠我这个主人。

然后治好了他的伤。

如果浑身是血的出席宴会的话,会在他的同伴间引起骚动的。

教育他的时间已经过了,现在是宴会的时间了。

「我的主人,哈啊哈啊」

已经成了宠物的希斯克喘息着在会场中带着路。

他已经是任我操纵的人偶了。

无论我说什么都会听从。

很多人见到了被称为蜥蜴的侍奉种族,黑亚龙族的我,都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那些家伙在希斯克的注视下都默不作声。

被使唤的人中有不少的铁猪族,让人悲哀。

赤龙人族看起来正忙于宴会的准备。

「这,这个,那个!」

红莲也作为宠物同行着。

因为只是装作狐狸,所以发出了不像是狐狸叫的声音。

顺便一提,我因为和红莲有着联系所以知道她说的是些什么。

现在说的是『可以快点吃这顿盛宴吗?』 。

因为是龙之宴,所以都是让人看了都觉得胸口灼热的肉、肉、酒、肉、酒,都是红莲喜欢的类型。

「等到开宴贺词的。总之,我必须要有礼貌一些」

我是作为下等种族特别参加的立场,不太想引起太多反感。

「库呀~」

红莲一脸的遗憾,看起来心里很难过。

一会让她尽情吃个够。

「喂,希斯克。你应该知道的吧?」

「当然了。请容我介绍,我们赤龙人族的族长,菈格娜大人」【ラグナ raguna 和诸神黄昏的前半段同音 Ragnar?k】

让人惊讶的是,赤龙人族长特意在不过是欺负弱小的铁猪族村落占领行动中多管闲事。

不仅是被称为名将的希斯克,连作为族长的菈格娜也特意来占领这种边境,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的。

「你们在想些什么?不过是占领这么小个村子就把族长叫来了」

「一点也不。我们也是为了生存在拼命的。自从魔王更替迫害就很严重.……这样下去会被绞死的,所以不得不采取了行动」

「你说的是实话吗?真的遭到迫害了吗?」

不可能有其他含义。

向号称全种族中最强的赤龙人族挑衅是自杀行为。是个找死的好去处。

另一方面,现任魔王伊芙的政权要求禁止迫害与前魔王有关的种群。

与我不同,伊芙很温柔。即使受到了那么多的伤害,也希望原谅对方,斩断憎恶的连琐。

「是事实。不然就不用承担这样的风险了。只要魔王出阵就全灭了。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为了生存奋斗着」

刚刚我听过这种话。

看起来各地反魔王势力起义是为了反抗激烈的迫害。

反魔王势力尽力隐蔽的采取行动,在各地扩展势力。

看起来,除了铁猪族以外的十种族,那些村落也被瞄准了啊,占领、取得人质、要挟,入手金钱和物资,不过距离被发觉还有一段时间。

而且如果反魔王作战暴露了的话,就同时在各地大肆进行频繁暴乱。

计划应该是如果作为魔王的伊芙前往某个据点的话,在那的势力会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其余势力趁机蜂拥至首都,破坏中枢机能。

对打倒魔王已经死心了,魔王的绝对命令就是那么的强力。

即便如此,如果破坏了中枢技能的话,就会出现政治空白,失去指挥系统。对各地的支配力减弱。可以趁机获得自由。

正因如此,多个种族协力互助,都保着无论哪个种族被灭亡都一定要改变现状的悲壮觉悟在战斗着。

「如果,没有迫害的话就不会进行反魔王运动吗?」

「嗯,当然。我们也不想这么去死。仅凭话语就可以杀死任何勇士的魔王很恐怖。最重要的是,赤龙人族渴望着荣誉的战斗.……可以的话,想在新魔王名下,作为魔王军的一员发挥这份力量。冠以魔王军最强之名,为正义而战,众人憧憬的目标。对于我们这样的赤龙人族来说,作为败北者、落伍之人,被视作反叛者是难以忍受的」

话中蕴含着深深的壮烈感,我完全不觉得那会是谎言。

发生了本不应存在的迫害啊。

能想到的可能只有两种。

一个是有人无视了伊芙的命令,对旧魔王下属种族进行了迫害。

那个完全值得思索。现在的十种族都被前代魔王彻底迫害了几十年,仇恨根深蒂固。

嘛,虽说如此,如果有那样的白痴就杀掉吧。连最应抱有恨意的伊芙都压下内心的悲鸣选择了原谅。我不容许有人敢践踏她的理想。

还有中可能,那就是有自称是魔王军的某人在实行迫害。在旧魔王势力中有想夺回权利,为了增加同伴,坐收渔翁之利,考虑到这点也合乎逻辑。

(不管怎样,他们都会做些有趣的事吧。邪魔外道别来妨碍我恋人的愿望与梦想。)

只靠这里的情报要了解真相是不够的。

再次理解了必须要接近反魔王联合的中枢。

正当考虑着这些事的时候,一位带着随从的女性出现了。

「那就是赤龙人族的族长吗?」

「嗯,我们的族长菈格娜大人,」

看起来二十岁出头。

长有如同红宝石般美丽的角的女性。

有着与领导者相称的威风凛凛的举止。

不止是外表,她的存在本身就很美。

啊啊,真好呢,想尝尝她呢。

最重要的是,没有渣滓的气味。

那个菈格娜开始了开宴的致辞。

「我的同伴们啊!自魔王大人被讨伐后艰难困苦的日子一直持续着……但是,我们终于在这里获得了新的平静」

掌声与喝彩声此起彼伏。

也许是因为至今为止的生活太过艰辛,有人甚至哭了出来。

「尽管如此,这胜利与平稳都只是暂时的。如果被那虚伪的魔王与恶名远扬的黑骑士盯上的话,又会回到被迫害的日子……不,不止那样,我们会被连根拔除的吧」

黑骑士.……我的名字居然被传到这么远的地方了。

「继续胜利吧。胜利下去,抓住真正的和平。因此,今天尽情的养精蓄锐吧。干杯!」

「「「干杯!!!」」」

全员齐呼。

赤龙人族们的心团结在一起。

为了摆脱现今的困苦,为了生存戏曲,为了保护重要的人。

看到了这样的景象,我终于不只是理智上理解了,而是从心里明白了。

他们只是为了生存下去而拼命罢了。

正因理解了这些才会烦恼。

我究竟该讨伐什么?

为了因我过去的失误而死的朋友,我只想把占据了铁猪族村落的赤龙人族全部杀掉,即使只能让他们看看尸体也好。

但是,他们是真正的敌人吗?

伊芙的愿望是决心斩断憎恶的连锁,也可以说是那些践踏这个愿望的人将他们逼到了这种地步。

我真正该讨伐的难道不是那些家伙吗?

(如果是克亚罗的话就不会考虑这些了吧)

不称心的就毁掉,中意的就去爱护。

正是这种单纯才是克亚罗的强大之处。

也是成为克亚鲁所失去的东西。

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好。

「喂,红莲。可以开动了」

「好耶!」

小狐狸向肉山突进了过去。

然后,我则是。

「喂,希斯克。按照预定的那样,把我作为新随从介绍给菈格娜」

「遵命。我的主人」

为了得到答案。首先要用自己双眼双耳来确认。

不论做出怎样的决定,都要仔细考虑,选择一个有克亚鲁风格的、能让我的女人们夸耀的道路。

然后,可以的话。

(那个,想要个女人)

再入手个新的女人吧。

正好作为拯救赤龙人族的报酬。

不管怎样,即使从克亚罗变回克亚鲁这方面也不会有变化。

赤龙人族族长,菈格娜。连我都无可避免的在意起她了。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发表评论

×

已有 22 位书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