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地址
当前位置: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八话:提倡正义

第八话:提倡正义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我来到了被称为世界宗教也不过分的法兰教的总本山。

马车之旅顺利地结束了,悠闲地提前两天到达了。

我们受到国宾级的待遇。

住宿和吃饭都是超一级品。

尽管如此,看向刹那和红莲的目光中混杂着无法掩饰的厌恶。

连专业人士都是如此。

就能够知道存在着多么深的歧视。

然后,今天终于到了世界会议的当天。

会议从早上开始,吃过早饭就前往那边。


「为什么克亚鲁要带着刹那和红莲来呢?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注意到对她们两个的压力很大吧」

「啊,和艾莲聊过后,知道这点还是带了过来。因为有这样的必要」


刹那和红莲在文件上,是我们的护卫。

归根结底,是个能替代的职务。

普通的考虑,没有带来的必然性。

考虑到这个国家的视线和感情,应该留在吉欧拉尔王国吧。


「能把刹那带来很开心。不想和克亚鲁大人分开。其他人怎么看都无所谓」

「红莲已经习惯啦!而且,自从来到这里以后,主人,比平时更爱我了!」

「这两天只做爱了」


仔细准备后出发的。

事到如今,也不用慌张,也不想在这种可恶的国家观光,就躲在房间里,一个劲儿地做。

每天都过得很充实。


「那太好了。两个人都很强韧呢」


暮羽的发言微妙的不对。

刹那和红莲的思考回路和我相似,对亲近的人以外的兴趣极少。

正如刚才刹那所说的那样,无所谓了。

所以,不在意恶意。


「就是那样,得到了很多的爱。也许会生出克亚鲁大人的孩子」

「很期待呢,和克亚鲁哥哥大人的孩子」

「已经不再避孕了,这里面就算有人那样也不奇怪」


做出全员不避孕的宣言。

不光是心情变好了,还想要个孩子。

至今为止避孕是为了防止战力低下,因为我对未来不感兴趣。

但是,现在不同了。我想要和她们的未来。


「加油!多吃点补充营养」


刹那虽然总是吃得很多,但今天吃的更多。

对动物来说生孩子就要储存营养是本能,人也那样做比较好。


「这么说来,克亚鲁哥哥大人。嘉宾好像也到了」

「这样啊,已经到极限了啊」

「对方好像也忙得不可开交啊」

「是啊。世界会议结束后,就交给艾莲去面对吧」


虽然不像艾莲那样,但某种程度上我也能搞政治。

如果只是知识的话,是复制艾莲的东西。至于能不能熟练地使用它,那倒另当别论,但看到这么好的榜样,只要有这个念头就能成为她的力量。


「嗯,在家就交给我吧。……因此,我们该走了。谋略与阴谋的世界会议!」


我苦笑着。

在法兰教的监视者眼下,竟然坦然地说出是谋略和阴谋的世界会议。

是故意的吧。怄人生气。

那么,拿谁开刀呢。



世界会议开始。

这里聚集了主要各国的代表。

每个国家规定可以参加的只有五个人,作为旧吉欧拉尔王国,现帕那刻亚王国的参加者,我、芙莉雅、艾莲、暮羽、刹那……然后,小狐狸模式的红莲。


狐狸不算在人数里。

其作用是国家的代表,辅佐与护卫二人。

大厅中央的斯科迪利亚皇国圣帝作为主持者。

斯科迪利亚皇国被称为圣帝的人是国家和宗教两面的首位。

所谓政教分离之类的近代思想被远远地遗弃,宗教本身就是国家。

首先按照预定,讨论格兰茨巴赫帝国的分割。

各国高声主张自己的优点。如何在先前的大战中取得功绩,或说当地的历史背景等等。

然后,轮到我们了。


「我们在先前的大战中,消灭了敌人的主力部队,进而由精锐部队强袭首都、讨伐了曾作为指挥者的【炮】之布雷德……这场大战几乎是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打赢的。本来,有权声称格兰茨巴赫帝国的大部分权利都是自己的」(作者你是不是忘了打勇者这两个字了)


艾莲强烈的主张。

对此各国强烈反对。

为这样下去自己的份儿要丢失了而焦急。

在一定程度上的骚动后,艾莲微笑了。

然后,再次开口。


「话虽如此,这毕竟是吉欧拉尔王国的功绩,而不是帕那刻亚王国的功绩。由于吉欧拉尔王国的功绩,帕那刻亚王国得到奖励是不合理的。大家不这么想吗?」


各国一致赞同艾莲的主张。

各国统一口径,毕竟是吉欧拉尔王国的功绩,与帕那刻亚王国无关。

……艾莲的性格还是那么差啊。

本来,我们不打算主张应得的部分,而是放弃那部分作为吉欧拉尔王的赎罪。

而且,即使放弃了所得,也有很多可能。

简单地说,就是『放弃应得的赔偿,原谅以前的罪行』。

但是,即便如此,欲望很深的各国也会有各种各样的责难吧。


从这一点上,现在的一手很棒。完美的布局。

注意到艾莲想法的国家,好象也有几个,不过,大半的国家被眼前的欲望驱使支持艾莲的主张,这个流向没有变。

几分钟后窥视着帕那刻亚王国的各国,像切馅饼似地,格兰茨巴赫帝国被拆散,分食掉了。

协商之所以如此简单地结束,大概是因为事先已作出了各种各样的规定吧。

这样表面的议题就结束了。

但是,今天的会议不会就此结束。

对我们来说,现在才是正式表演。


「那么,让我们进入下一个议题吧。关于吉欧拉尔王国的赔偿责任。由于旧吉欧拉尔王、普洛姆·利基尔·吉欧拉尔的暴举,很多国家受到严重的损害,那个爪痕至今还没痊愈。帕那刻亚王国有赔偿的义务」(爪痕:有灾情的意思)


赞同那个言词的声音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看来,光是格兰茨巴赫帝国是不够填饱肚子的。


这回想吃掉我们也没办法。

正如刚才表明的大战功绩一样,各国纷纷表示自己国家所受的损失和相应的赔偿。

这种东西不可能即兴计算出来的。


事前知道会提出这个议题,做了细致的准备。

除了吉欧拉尔王国以外,还有很多话要说。

……一群蠢货。把这些话传播开来的话,不管有多么想排挤我们,情报都泄漏了。

如果不曝露这样的空隙,这边的对策说不定赶不上啊。


将各国主张的赔偿、金钱、人才、技术供给、这些合计起来。

付出那些东西的话,一生,我的国家都是他国的奴隶。

各国的主张都结束了,轮到我们了。

艾莲看这边。

确实,这种场合身为王的我应该发言。

艾莲相信我能明白刚才她打出的布石的意思,就交给了我。(布石:就是布局,布置,部署的意思)


「我是帕那刻亚王、克亚鲁。说我国有赔偿责任……那种东西不存在。那是吉欧拉尔王国干的,与帕那刻亚王国毫无关系。以上」


断言到。

毫不畏惧与动摇,只是宣告事实的气氛。

当然,各国不可能承认这种主张,站起来,叫喊着,会场被异样的热气所包围。


「别开玩笑了!」

「通过啊,就是那样的!」

「完全看不到反省的样子!」


嘛,不会坦率地认同我吧。


「安静点!」


圣帝的话让场面沉寂下来。

不愧是世界宗教,有很大的向心力。


「帕那刻亚王,克亚鲁!即使通晓那样的戏言」

「与其说通晓,不如说已经得到了在这里的大家的认可。一度,把决定的事情重提是不好的」


再一次,对我的非难爆发了。

圣帝镇定了场面,说出了表明其意图的话。


「刚才,关于格兰茨巴赫帝国的分割,我国是这样主张的。大战的功绩是吉欧拉尔王国的,与帕那刻亚王国无关,不能拿到份额。并且,诸位赞同了那个主张。既然如此,就和功绩一样,赔偿也是吉欧拉尔王国的,与帕那刻亚王国无关。你们承认吉欧拉尔王国和帕那刻亚王国是不同的!」


打算反驳的各国,表情动摇起来。

是的,艾莲的那个是为此而铺设的布石。只是,并不是放弃权利请求宽恕,而是创造了承认吉欧拉尔王国和帕那刻亚王国是不同的前例。


功绩是吉欧拉尔王国的,罪行是帕那刻亚王国的,没有那样都合的解释。

吉欧拉尔王国和帕那刻亚王国已经不同了。不管别人说什么都断绝了。


「以上就是我们帕那刻亚王国的主张。吉欧拉尔王国的罪过,请向吉欧拉尔王国提问。关于这个议题,我觉得没有必要再谈了吧?」


圣帝投来了充满杀气的视线。

他大概没意思,虽然是司会者,但大概有私怨,想痛斥我们吧。

将法兰教从国内驱逐出去,并将在他们教导下被当作下贱的兽人带到这里。全都触动到了他的神经。


「这种主张是不被认可的。撤回发言,帕那刻亚王克亚鲁」

「这边占着道理,不要命令而是讨论,这里是那样的地方。我不是你的信徒,请停止以神的姿态从上方投下视线吧,这里不是教堂。」


好厉害啊,仅凭这么一句轻言,圣职人员的脸就剥落了,露出了被丑陋支配欲凝固的卑鄙面孔。

如果连这种器量狭小的男人也能站在首位的话,或许可以兴起一两个宗教。因为宗教是能安定国家的便利的噱头。


「你已经有觉悟了吧?如果继续说这种玩笑话,会受到各国的制裁的」

「请吧。请随意,我们的主张是正确的,不讲理的攻击,那是侵略,有反击的准备」

「哈,我打算与世界为敌!?如果制裁的话,不是一国,也不是二国,三国,不,是更多。能赢吗!?」

「能赢,帕那刻亚王国能赢。确实,如果与世界为敌的话,物量差是很厉害的。但是,可以赢得战争。由我,率领少数,突入首都,杀光那个国家全部的支配者到此结束。能阻止我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我丝毫没有主动进攻的意思。但是,我不会容许从我手中夺走的东西。如果要侵略的话,就做好死的觉悟去挑战吧」


纯粹的事实。

不管战斗力有多大差距,只要作为绝对战力的我杀了统治者就结束了。


「你打算威胁人吗?哈哈,那是不可能的」

「威胁的是那边,可以实现。我就是这样杀了布雷德。你误会了吗?我比快要毁灭世界的布雷德还要强,我杀了他。我是比那家伙更厉害的怪物」


圣帝的面容抽搐着。

他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也许,现在已经把我,这个怪物当成敌人了吧。


「我说过了,向世界挑衅是要受到报应的!」


而且,反正要与敌人交锋的话,就想将自己以外的各国变成枪弹,将意识转向那边。

所以,为了不让笨蛋们被教唆而钉下钉子。


「这也是个误会。说打架的是那边,我被打了就还手。而且……帕那刻亚王国并不孤独」


打个响指。

于是,五个国家的代表站了起来。


「我们将与帕那刻亚王国结盟。有道理的是帕那刻亚王国,如果非理攻击帕那刻亚王国的话,就不能保持沉默」

「你们疯了吗!?」


代表五国发言的男子是水都的支配者卡斯塔王子。

是艾莲做了事前准备的国家。

他们能够站起来,是因为我们占2有道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就不能在这种场合活动了吧。

这样的构图,将不再是世界VS帕那刻亚王国。

现在的混乱正是好时机。

摊出王牌。

哐、哐、存在感十足脚步声回响着。(原文;こつん,罗马音ko tsu n姑且用哐吧,想不到太好的)


在这种场合,声音过于细腻,但没人可以忽视她。

出现的是少女。

黑色的翅膀和银发,太美了,误以为迷失在幻想的世界里。


「我们也会加入同盟的。我是魔王。统治着所有魔族。我们将与帕那刻亚王国共同前进」


我的恋人伊芙。

她才是我的王牌。

圣帝的脸完全被吸引住了。

和魔王手牵手,力量的平衡完全颠覆了。

不管怎么说,魔族与人类世界为敌,持续战斗了几百年。

那份战力与最强的我联手。已经凌驾于参加会议的世界各国的全部战力。

但是,如果在这里受到惊吓就麻烦了。

从这里开始会变得更有趣。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发表评论

×

已有 1 位书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