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一话:成为王?

第一话:成为王?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随着飞行器的着陆,吉欧拉尔的士兵们聚集了过来。

告诉艾莲会在今天到达。

是她为我安排的吧。

用炼金魔法预先分解飞机。


「把它搬到仓库里,小心点」

「好的,知道了」


飞行让所用的龙素材疲劳过度,很难挪用到其它地方。

保管是没有意义的。

尽管如此,这样做还是太伤感了。


「还有,把他也搬走。另一个意义上的小心点」

「当然。按照克亚罗大人的要求所订做的特别牢笼已经完成了」


那家伙就是被拘束的一动不能动的【炮】之勇布雷德。

艾莲的手段,好象也考虑到我们先行返回,派精锐兵来回收。

如果是普通士兵,不能托付,我认为有自信是必要的。

但是,如果是他们的话可以托付。

看到布雷德被带走了,终于卸下了肩上的负担。


「那么,请走这边。艾莲总帅在等您」


为艾莲准备了总帅的立场。

诺伦一直是隐藏着的,没有作为王族的权力。

那样的话有很多不便,所以准备了充分发挥诺伦力量的角色。


干脆,像芙莉雅偶尔变回到芙蕾雅一样,艾莲也变回到诺伦就行了,不过有很多人怨恨诺伦。

作为吉欧拉尔王国的军师大显身手,攻陷了各种各样的街道和城堡,做法太不留情了。

新生吉欧拉尔王国既然重视形象战略,那么由诺伦对外指挥不太好,所以没有变回诺伦。

我们跟着士兵们走着。


「这次的城堡真朴素啊」


吐露坦率的感想。

与吉欧拉尔城相比,大小只有四分之一左右。

原本,这里是某个伯爵自暴自弃建造的城堡,预算差太多了。

但是,虽然很朴素,但重要地点很牢固,经过各种修复巩固防守也不坏。

我们穿过城门。


「恩,怎么说呢?」

「是啊。没有奢侈品和漂亮的东西反而很新鲜」

「和老家相比没什么变化啊」

「怎样都无所谓」


我的女人们也严厉地发表意见。

如果是吉欧拉尔城堡的话,从城门到城堡之间有需要花费大量金钱的美丽庭院和各种艺术品迎接,但这里只有石阶。


不,不对。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能看见接缝。

别把什么迎击兵器藏在地下。

很多城堡,为了显示其财力、文化、技术力,展示自己的力量,与之相对,这里重视功能性和防御力。

我个人觉得这个更好。

虽然有小小的感想,这样容易守住也可以。

……要选我的城的话,比起吉欧拉尔城来,还是这边。

到现在为止的【模仿】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变成出乎意料的化物也很有趣。



被带到的地方是会客厅之一。

有些时候,招待贵人的地方。

打开门的瞬间,桃色的影子逼近。


「克亚罗哥哥大人!」


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这样称呼我。

就是艾莲。

抱着我,脸颊贴在胸口上。


「是克亚罗哥哥大人的味道。终于回来了呢」

「我迟到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有各种各样的事」

「没关系。我知道那是必要的」


艾莲的头脑灵活真是得救了。


「但是,寂寞是事实,请让我撒娇吧」

「啊啊,好啊。只要喜欢撒娇就好,床上也好」


那样在耳边低声私语,脸红了。

真是的,那个恶逆无道的诺伦公主变得如此可爱。

所谓人类,仅因环境就能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就座,享受红茶。

茶叶有放松的功效,为了消除疲劳,放了很多砂糖。

参与了快要坏掉的长途飞行,真是难得。

享受茶的期间,艾莲与芙莉雅她们为互相的平安高兴着。


「啊,对了。我的药水用完了,请帮我补充一下。有了那个真的很方便」

「……咦,你都喝完了吗」


我看到艾莲在政务上忙得不可开交,于是调配了特别的药水作为礼物送了出去。

是特制疲劳回复药水。

如果同时使用那个,即使一夜没睡头脑也会清醒。

明明准备得相当充裕,却把全部用光了,到底是多胡闹了呢。


「布雷德被打倒后一觉也没睡。这边的战斗也很辛苦」(出现了,传说中的007式工作时间)

「这样啊,那么今晚做爱还是控制一下为好」


虽然想疼爱艾莲,但毕竟是如此的修罗场。

这样做只是制造出喝茶的时间也很难吧。

虽然我们的战斗因打败了布雷德而结束了,但对于负责政务的艾莲来说,倒不如说从这里才是真正的开始。


「不行。是以那为动力一直努力着!」


鬼气逼人的表情。


「知道了。那么,我会好好爱你的」

「好!」


如果对方不是艾莲,会确认是不是真的没问题,不过艾莲可以信赖。

因做爱而心不在焉,政务停滞。应该有调整,以便没问题。


「那么,特意使用这样的房间有什么事吗?」


这个房间很宽敞,会议需要的设备齐全。

在众多屋子里,选择这里绝不是偶然。


「被识破了吗?关于今天,虽然想和大家和睦相处,但还有各种糟糕的状况需要应对」


会变成那样吧。

布雷德大闹一场,模糊不清的吉欧拉尔王一味胡作非为的过去没有消失。

如果世界共同的敌人消失了,就再燃了。


「前几天,世界会议已经决定召开了。在那个场合,吉欧拉尔王国过去的罪责好像被弹劾了呢。不管怎么说,实际上是征服世界的国家。既然是个有野心的国家,眼中钉、趁着崩溃的时候击溃他们」

「是吧。既有吉欧拉尔王的事,布雷德本来是吉欧拉尔王国的勇者。很容易被抨击」

「是的。姑且我们有拯救世界的大义名分手牌,不过当有人说那是自己种下的种子时,会觉得很辛苦。要是平时的吉欧拉尔王国,无论多苦的状况也能把压倒性的力量做为背景强加于,不过这也很难」


现在的吉欧拉尔王国破烂不堪。

各地的战斗留下的伤痕,在之前的战斗中,军队中死伤者众多,没有正经的机能,正在重新改编中。

……反过来说,正是周边各国最适合群起分食的时候。


「还有,我觉得不管是哪个国家,吉欧拉尔王做之前的事情都会被摆出来出来吧。实际上,也能看到那样的动作」

「吉欧拉尔王国做过很多事情」

「是的,一直在做些什么」


以压倒性的力量为背景,几十年前开始肆意妄为。

好像到了清算这么久以来的总账的时候了,这一走势是无法改变的。


「有办法吗?」

「没有啊。吉欧拉尔王国已经不行了。在和布雷德战斗之前还有很多余力,但是为了胜利都用完了。王都毁灭了也非常肉痛」


艾莲笑着马上回答。

……真像她啊。

准确无情的判断。


「啊,那个,艾莲,这个国家会消失吗?」

「刹那无所谓」

「……我有些复杂。虽然为了跟随克亚罗而舍弃了一切,但是对葛莱列特家还是很留恋的」(葛莱列特:剑圣家族名,译名参考文库版)


我也有留恋。

要说喜欢吉欧拉尔王国的话,很微妙。

但是,拉纳利塔和布拉尼可有朋友,也有回忆。(分别是遇到刹那和伊芙的城镇,译名参考台版)

如果吉欧拉尔王国灭亡,周边各国像鬣狗一样聚集起来,把吉欧拉尔王国像馅饼一样切开。


被战争的漩涡席卷的乱七八糟,失去重要的地方和朋友们。

我想避免那样。全员的视线都集中在艾莲身上。

除了我以外也知道,艾莲说吉欧拉尔王国不行,但并不是放弃一切。

话应该还有后续的。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动摇呢。那么我来说我的目的。让吉欧拉尔王国继续存在是不可能的。那么,在被破坏之前,就先破坏这个国家吧」


啊,原来如此。

反过来的想法。


「要发动政变。吉欧拉尔王国【愈】之勇者克亚鲁发动政变,吉欧拉尔王国灭亡,新国家诞生。过去的罪孽请全部与吉欧拉尔王国一起消失」


是啊,说到底是吉欧拉尔王国的罪过。

那么,把吉欧拉尔王国什么的舍弃掉就行了。我们应该守护的是这个国家的土地和人民。


「啊,那个,即使承认了那个,别国也会进攻的。国家衰弱的状况不会改变」

「这种情况下,以克亚罗哥哥大人为中心攻打城堡,将对方的王族全部杀光就行了。如果是全力对决的话是赢不了的,但是在这里的是世界最强的集合。对敌人的中枢进行奇袭,不可能杀不掉」


不管有多么严谨的防守,现在的我们,杀掉瞄准的对手是很容易的。

并且,能让那个王国崩溃。


「目前为止的问题,就是对方带着大义名分来夺取这个国家。即使击退了也会卷土重来。但是,如果把吉欧拉尔王国连通罪行一起抛弃,对方只是侵略的话,只要有胜算就可以了。然后再付给赔偿金」


如果是负面的吉欧拉尔王国的话,被打了也只能忍气吞声。

但是,如果是新生的国家,被打了就能够狠狠地打回去。


「这个方案有三个必要条件。第一,向心力。如果没有人民,就不能让国家重生。如果有【愈】之勇者克亚鲁的名字是一个。因为是这个国家,不,是拯救世界的救世主。然后再来写一篇公主芙蕾雅赞同的情节吧」

「啊啊,请尽情使用我的名字」


曾经说过这个国家实质上是我的所有物,但这样就名副其实地归我所有了。那也不错。


「第二,靠山。还记得卡斯塔王子吗?」

「啊,水之国的那个啊」

「其实已经和他说好了这个计划,并开始合作。水之国影响力很强,所以能够认可国家的重生」


他站在我这边,心里很踏实。

被黑色怪物袭击后能够对抗的只有吉欧拉尔王国和他的国家。


「第三,力量。吉欧拉尔王国正是因为失去了力量才穷途末路,有了它就不会为难,但无论如何也需要力量」

「能设法筹措吗?」

「当然可以。拯救世界的英雄【愈】之勇者克亚鲁和同伴们。克亚罗哥哥大人打响一枪就可以了。这个国家是我的所有物,谁出手就把他杀了。因为是打倒了能轻易毁灭世界的怪物的男人,各国都理解他比世界最凶还要强」

「知道了,世界会议上要好好解决」

「然后,珍藏的王牌。请把魔王伊芙带到会议上。当场宣布了克亚罗哥哥大人的国家和魔族领域的同盟」


也就是说,在那个瞬间,如果向我们挑衅,就能威胁魔族领域也会变成敌人。


「虽然很有趣,但如果做到这个地步,不就能维持吉欧拉尔王国了吗?」

「虽然很严厉,但至少能应付场面。但是,那样的话水面下残留的问题什么时候出现破绽也不可笑哟。原本,满是恶评的吉欧拉尔王国和魔族领域结成同盟,但大家都很害怕魔族,形象就更差了。所以,我想一次都打扫干净」

「合乎道理。顺着这个走势进行吧」


不愧是艾莲。

这样的话,吉欧拉尔王国的国民就能幸存下来。


「只是,这其中存在着最大的问题」


以严肃的表情,艾莲视线向下沉思


「说说看,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艾莲点了点头。


「名字。新的国家,新的名字是必要的!」


一本正经,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但是,认为无关紧要的只有我,女人们都是认真的表情。


「因为是克亚罗哥哥大人的国家,所以必须要为克亚罗哥哥大人起一个合适的名字」

「是啊。要让大家知道克亚罗大人的帅气、温柔、坚强和美好的名字」

「难题,作为难题来说太难了。但是,很重要」

「肚子饿了,红莲想吃肉」

「干脆,『克亚罗王国』怎么样?」

「「「就是那个!」」」

「不,那个排除」


除了一个,气氛非常热烈。

考虑名字什么的,我好象是异端。


「总之,决定名字的事日后再说吧。不是在这个场合浮现的东西吧?」

「那也是啊。还有点时间」

「谈话就到此结束了吗?」

「是的,我想早点说这件事」


是吗,那就算了。

站起来,用公主抱抱住艾莲。


「哎呀,克亚罗哥哥大人,虽然很高兴,但是好突然,吓了一跳」

「带我去艾莲的房间吧,想要好好疼爱你」

「啊,是,连分离的份,请多疼爱我吧」


真可爱啊。突然接吻,艾莲接受了。

明明还是少女,却自大的要求自己也要大人一样的吻。

是个好孩子。

一定,到今天为止为了我而努力到我无法想象吧。

为了我操劳。

用我的全力让她高兴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