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二十三话:超越,超越

第二十三话:超越,超越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被逼得走投无路。

芙蕾雅、暮羽、刹那、伊芙被黑色怪物变成的树木抓住了。

而且,我自己也被魔炮塔司拉莫抵在眼前。


布雷德只要发出信号,黑色的树木蠕动,女人们就会被杀害。

一棵树伸长过来,伊芙出现在眼前。

布雷德要我挖出伊娃的心脏,逼迫我得到【贤者之石】

没有一丝缝隙。这场比赛,是我最后的决胜负。


……虽说如此,如果放弃一切就能重新开始。

只要挖出伊芙的心脏,用贤者之石增加力量,将世界本身【回复】就行了。

这样一来,就可以追溯时间,重新来过。

回到令人怀念的村庄,什么都没有失去。从那里开始,为了这次能够幸福,积累起来就好。下次要注意不要失去安娜。


但是,我决定不那样做。

我喜欢和我一起度过时间的她们。

为了这种任性而赌博。


信号来了。

没有言语,也不是心灵感应,用言语来说就是灵魂的羁绊。


『主人,还有二十秒左右』 


那是神兽,我的眷属红莲的声音。

是的,红莲并没有使用在这个最终决战中。

作为宝贵的战斗力,拥有能够对抗黑色力量的净化能力的红莲,虽然在战力上很痛苦,但还有目地。


「克亚鲁,剜不出所爱的女人的心脏?那么,我来代替你吧」

「不,不用了。不要用肮脏的手触摸伊芙」

「啊,好啊。但是,我忍耐力很弱。太磨蹭了就插手了」


布雷德用充满喜悦的表情看着我们。

我向着伊芙的胸膛伸出手。

然后,从红莲的信号到二十秒……终于可以发动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21个啊!)


布雷德大叫起来。

从那里迟一拍,捉住我的女人们的黑色树木被黄金色的火焰燃烧起来,从中脱离。


到这里为止完全没有缝隙的布雷德产生了缝隙。小狐狸从我衣服的内侧飞了出来。


「尝尝红莲积蓄已久的超必杀技【绚烂狐炎】


小狐狸对着布雷德吐出了含有净化之力的黄金火焰。

躲在衣服里,反复锤炼的浑身的一击。


与平时不能比较的威力。

对以压倒性的瘴气量自豪的布雷德也好像相当有效,向后退去。

像追击一样地向前走去,由于布雷德的牵制射击而停下脚步。

在我的背后,我的女人们从燃烧殆尽的黑色树木上站起来。


「吓了我一跳。红莲的火焰不热吧」

「我偶尔会在剑上缠绕着所以才知道的」

「恩,虽然不热但是暖和的火焰」

「这火焰真是纯洁而美丽的火焰,不像那种糟糕的野兽的火焰」


大家好像都平安无事。

已经预料到在与黑色怪物的战斗中会陷入苦战。

所以,我准备了两个保险。


一个是,将红莲净化火焰注入了所有成员的灵魂中。

由于在灵魂里积蓄着红莲的净化火焰到极限,动作会变差。

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能成为保险。

预读之后,认为如果认真战斗的话,胜机很少,可以用从内侧烧掉强大的黑色怪物的手段击退。

也就是说,她们每个人都是珍藏的毒饵。


「干什么了!灵魂中突然升起火焰」


一边再生烧伤,布雷德一边问到。

在解放融入灵魂的红莲的火焰之前,布雷德一瞬间僵直了。

如果没有这个,就会发现红莲解放女人们的火焰的前兆,在解放火焰之前就已经被杀了吧。


不让让他那么做的是第二保险。

第二保险是我和红莲,还有来到这里的精锐部队们齐心协力完成的。


正如我和格伦的灵魂紧密相连一样,布雷德和他的眷属的灵魂也紧密相连。

我在这里和布雷德一起度过的时候注意到了。

正因为如此,观察,编写出了利用那个连接的方法。


也就是说,精锐部队将各自的剑中寄宿着的红莲的力量注入与布雷德相连的眷属中,利用灵魂的联系,给作为本体的布雷德造成伤害。


来这里之前,我和红莲暂时采取了别的行动。

把我的信号通过红莲送到精锐部队,数十人同时向黑色眷属打入红莲的火焰,通过灵魂的连接灌入布雷德,就是这样的准备。


突然实战,而且正因为红莲反复无常在精锐部队们的武器里寄宿着火焰才能完成的事。

……正是因为如此突然,布雷德无法预读出这个手段,一瞬间的僵直相连。

正是因为那一瞬间的僵直,女人们才能逃跑,红莲才能全力打出火焰。


「布雷德,不好意思啊。无法回到过去。我要向前迈进!你抱着后悔,挣扎着痛苦吧」


这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了。

灵魂传来的净化火焰,来自外界的大出力的净化火焰。两者都削弱了布雷德。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让这个大技能成真。

所以,在这里决定。

「克亚鲁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原文尾音为罗马音 u 汉语姑且用哦代替)



布雷德的炮闪耀着,陆续放出几个炮击。

可是,那个以上的冰柱陆续飞来,与炮击相抵消,更有几个扎到布雷德,从内侧使之结冰。


「第六位阶冰结魔法【冰柱舞】


芙莉雅的魔法。

外观并不华丽,每一根冰柱都蕴含着压倒性的冷气。

正因为质朴,没有浪费,强大的威力。

连那个布雷德都动作迟缓。


尽管被冰冻着,布雷德还是向我开炮。

光之枪迎击了那个炮击。光之枪就那样贯穿炮击,剜去布雷德的心脏。


「我也得把优秀的地方展示出来」


一边流着汗,一边张开黑色翅膀的伊芙的一击。

虽说只有一发,认真放出的魔王的力量超过了布雷德。

红莲的火焰和夏娃相性不好,直到刚才没能按照所想的那样行动。也包含着那种郁愤。


「以道具的身份来妨碍我」

「布雷德伯父,这难道不是疏忽大意吗」


正因为向伊芙吼叫,集中了意识,才错过了暮羽神速的踏入。

暮羽从那里,闪光般的居合。布雷德手持炮的手臂飞向空中。


「你也来妨碍我吗?」


从伤口中伸出黑色的触手攻向暮羽,不过暮羽向后退开了


「我夺走了武器。上吧」

「即使被夺走了。来吧,塔司拉莫!」


虽说武器离开了身边,【神装武具】是有意识的武器。

回应主人的声音。从布雷德伤口伸出的触手想要接住它。

但是,面对飞来的神炮塔司拉莫,一个小影子从旁飞踢。(这到底是神炮还是魔炮……)


「不会让你那么做的。这样的事刹那也能做到」


用跳跃的势头把炮打入墙壁,为了不让其动弹用冰冻固定住。

真能干啊。

布雷德被格伦的火焰灼烧,被芙莉雅的冰柱从内侧冰冻,心脏被剜出,手臂被砍落,武器被夺走了。

我们的女人料理好了他。


「克亚罗大人!拜托了」

「恩,去吧克亚罗!」

「克亚罗,决定吧!」

「我相信你。克亚罗!」

「主人,要上了!」


像被各自的我支持一样地奔跑。

失去炮的布雷德用黑色触手迎击。

和炮相比,完全感觉不到压力。

力量与速度的差距,无法躲避地贯穿,即便如此也继续前进。


「克亚鲁,又要做和最初一样的事情吗。我不会杀你」


是啊。

和来到这里最初的行动相似。

我们的女人们铺好道路,我对布雷德使用【回复】


当初准备的手牌失败了。

但是,还有一张手牌。

赌博性太高,没打算使用的牌。


被艾莲说了,我也发现有那样的可能性。

但是,实验失败了。

因为太愚蠢了,超出了【回复】的范围太乱来了。


即使如此,现在也确信能做到。

只有女人们努力了。

我做不到的话,就太不成体统了。


我没有选择重启。

因为没有选择重启,所以陷入了这样的困境。

我必须承担那个责任。

不,不是说要承担责任这种消极的想法,而是想和现在的她们一起看向未来。


所以,要做应该做的事。

吐出的血弄湿了嘴角。

从肚子上的大洞里流出血来。

多亏布雷德还没有杀我的打算,才没被击中要害而死,还算过得去,要是那家伙有这个念头我就被杀了。


「终于到了」


大把抓住他的秃头。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里。【回复】治愈,还是【改恶】破坏,哪个都没有意义。所以杀不了我」


【回复】治疗前额叶,让黑色力量吞噬他失败了。

【改恶】要改造出坏掉的形状,在瘴气的过强抵抗力前就知道是徒劳的。


【回复】【改恶】的区别在于,回复正常的【回复】对象的身体会本能性地接受,抵抗少,【改恶】是歪曲的力量,所以对象的本能会拒绝。


和对方的力量相差太大的场合,本能会拒绝的术式效果不好。对布雷德【改恶】是不通用的。

那么,只好【回复】了。

用治愈杀死他,只有一个方法。


【回复】


使用了我全部魔力的【回复】发动。

布雷德的笑声凝固了。


「什、什么、这是,我的、我的力量消失了、不、不要」

「啊,是啊。我的,治愈的勇者的【回复】使之恢复正常的状态。稍微追溯一下决定那个正常的状态。太好了,布雷德,你是想回去吧。所以,会毫不费力地接受我的力量。……如果想回到过去,一个人回去吧。不要擅自把世界卷进来」


布雷德的身体慢慢地回到过去。

黑色的力量消失,皱纹从脸上消失,皮肤涌现张力。魔力的等级消失。

不只是那样。肌肉萎缩,身高变矮,头发伸长,终于比我的身高低了,抓着头,身体在空中飞舞。


「什,什么。这,我到底是」

「啊,我按照你所希望的那样还原你了。把二十年前的你设定成正常的状态,【回复】到那里为止」


我曾经把四年前的状态定义为正常【回复】

这是把那个降到个人水平的东西。

有假说,如果对象不是世界,限定个人,即使没有贤者之石的力量也能做到。


不过,即使降到个人水平,依靠火场怪力才好不容易结束,因为布雷德本人希望重新开始,所以没有无意识的反抗有很大的作用。


「布雷德,你应该知道吧。现在的你,岂止是勇者的力量,连职阶都得不到,没有水平,也没有锻炼,只是个无力的小鬼。是的,是你最喜欢的少年(等下14岁觉醒职阶,那炮勇才多少岁???)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克亚鲁。我输了」


虽说是这种状况,但布雷德却笑了。

那个声音是少年尖锐的声音。

我用一只手扔开布雷德,听到撞到墙上骨头破碎的声音。

在失去力量之前,破碎应该是墙壁吧。

布雷德失去了一切。


「觉悟吧。你用自己的身体去体会对我和少年们做过的事情。你的伙伴,我会安排我最喜欢少年的混账东西。一定会得到疼爱的。如果讨厌的话,现在就咬断舌头」

「不会死的。只要活着,还有下一次。嘛,暂时享受一下由克亚鲁给予的责备和痛苦吧」


布雷德失去了意识。

成为普通无力少年的这家伙,今后将品味地狱般的每一天吧。

看着那个,跪下。


「克亚罗大人!」

「没事吧!?没事吧!?克亚罗大人」


芙莉雅和刹那跑了过来。稍晚还有暮羽和伊芙,红莲。

对自己施加【回复】的魔力也没有残留,流血过多破烂不堪。

但是赢了。


终于,我的复仇结束了。

不,没有结束吗,如果不给布雷德带来地狱般的痛苦就无法结束。

那正是,那个布雷德好像恳求自己去杀他一样。


「之后就拜托你们了」


只留下这些,失去意识。

我睡觉的时候,芙莉雅她们会为我完成的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