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地址
当前位置: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二十二话:下注

第二十二话:下注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通过治愈大脑,让他疯狂。

那样的企图脆弱的破灭了。

眼前的布雷德比我强。一对一是赢不了的。

并且,即使想向刹那她们求助,我的女人们也被连神鸟的刻印都无效的强化了的黑色怪物压制住了。


布雷德笑了。勉强避开放出的怕【炮】

削减状态防御,将之快速切换,分配到见切·反射神经提高系的技能才能作出反应。


……本以为布雷德没有缝隙,却只有一个破绽。

就是,好像不是要杀我的意思。

现在的炮击,不,从一开始就对攻击没有杀意。

当然,以准确无比的精度瞄准着要害。


但我想,如果是我的话能避开会造成致命伤的狙击。

虽然我不受致命伤就能马上恢复但魔力是有限的。

不知不觉到了极限会变得不能动吧。布雷德瞄准了那个。

为了什么?

不杀掉而是捕获。


「布雷德,真是一场温柔的攻势啊」

「哈哈哈,注意到了呢。那怎么办呢?」


这里没有能杀死布雷德的手牌。

确切地说,根据情况,只有一张手牌可以杀死他,但在这种情况下不能使用。

最大限度的,可能是倾注全部魔力的【改恶】上,或者用魔力加强并刻上神鸟的刻印。


两边能造成伤害,但是杀掉他是不可能的。

避开【炮击】,着地的瞬间,从周围伸出几个黑色的触手。

用剑斩断那个,一瞬间的静止被布雷德的炮击瞄准。

没躲开手臂的肉被刮去,不过,马上盖欧尔基乌斯的【自动回复】发动了。


同时,魔力减少。

布雷德笑了,给【炮】充能。

【炮】朝向的是,伊芙。

伊芙在和强化的怪物战斗时没有注意到。


「可恶」


几乎无意识地进入那个射线,用【改良】变更为特化防御力的状态分配和技能。

并且制造出魔力的防壁。

打造成流线形的护罩引流光之奔流。

不是从正面承受,而是利用那个形状引流。

尽管如此还是能从输出差距中形成最大限度的保护。


「对不起,克亚罗!」

「道歉就算了,不如打倒怪物」


伊芙咬紧牙关,集中于黑色怪物。

布雷德这次瞄准了芙莉雅。

然后像刚才的重播,又发动了防壁。

使用防御状态,更没有回到重视速度状态的空闲,使用魔力的展开增加着。

眼看着魔力在减少。

状况日益恶化。

哪里谈得上采取逆转措施。


「啊」

「这个」


刹那被黑色怪物弄伤了手,为了救她,暮羽负了伤。

伊芙用【黑翼召唤】呼唤出的眷属们也慢慢的减少,芙莉雅也因为使用过多魔法而疲惫不堪。

阵形开始崩溃。

敌人的数量不见减少。

反过来这边受伤,资源开始枯竭。


「这可不像克亚鲁啊。除了用黑色力量让我疯狂以外,别无他法,真让人失望。你打算依赖唯一的希望赌博吗?」

「不好意思啊。但是,确信胜利不是太早了吗」

「是啊。好像早了一点」


布雷德打了个响指。

地板摇晃,变成黑色的泥巴,长出无数的触手。

地板本身就是黑色怪物!?


「哎呀」

「不要」

「克亚罗大人!」

「缠在了翅膀上……」


我尽量避开,把寄宿了神鸟的刻印的结界敲向地面,确保立足点。

可是,疲劳缺乏集中力的刹那她们被那个黑色触手囚禁了。

而且刚才和刹那她们战斗的黑色怪物们也溶化成泥巴聚集在触手上,好像被黑色的大树吞噬了一样。

刹那她们想要抵抗,但却失神了。

瘴气中毒了。


「重要的女人在我手中。只要打个响指就可以杀掉。不要动。我会毫不犹豫地那么做的。你可以行动,如果是克亚鲁的话,或许可以救一个人」


发出信号的话,四人同时被杀。

正如布雷德所说的,如果只是一个人的话,能救出的可能性很高。

但是,剩下的三人肯定会死。

刹那、芙莉雅、暮羽、伊芙。无论如何都会有爱的女人死去。


「不知道是不是在犹豫,脸上露出了不安和苦涩。真可怜啊,克亚鲁」

「……现在不马上那样做,是因为想交涉吧。到底想让我做什么」

「果然,克亚鲁很聪明啊。交涉吧」


布雷德一挥手,抓住失神的伊芙的大树按布莱特指示运送着伊芙。


「克亚鲁太不自然了。只是村民的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不只是掌握了村民得不到的技能。简直就像是看到了未来一样的举止也有很多」


布雷德充满欲望的眼光贯穿了我。


「我一直思考着这个理由,调查,终于找到了答案。克亚鲁用【回复】重新开始了。我确信的是,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克亚鲁很对我的爱好,想相爱,不过,还什么都没做。但是,你的憎恶比我至今为止遇到过的任何人都强烈。那时我才发现,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我疼爱了你……如果你是一无所知的村民,会被芙蕾雅公主当作人偶,成为回复工具被使用,与我和【剑】、芙蕾雅公主一起踏上打倒魔王的旅途吧。考虑到我们的性格,就知道你是如何被疼爱了」


确实那是我一周目的经历。

布雷德继续说着。


「……在这样的旅行中,以某种契机找回了自我。于是,虎视眈眈地寻找复仇的机会,在打倒魔王的阶段夺取【贤者之石】,强化能力,对世界本身使用【回复】。然后向夺走自己的人生、践踏、玩弄你的我们复仇。是吧?」


太完美了。

终于找到了那个答案。

注意到这一点的,应该是艾莲吧,这边也有吗?

并且,而且因为确定了布雷德发现的情报,布雷德的目的也能读出来了。


「让我再现一次那个」

「啊,克亚鲁·。很简单吧。这里有魔王的心脏。现在开始吧。不,魔王和克亚鲁你是恋人啊。我给你剜出来。然后,你重新来过。我决定什么时候回来。距今三年前。不错吧?从这里开始只有糟糕的结局。如果拒绝的话,我会非常疼爱克亚鲁,在你面前对女人们尽一切凌辱之能事。看到女人们损坏的样子,让克亚鲁哭喊着停止,直到恳求自己使用【贤者之石】为止,凌辱是不会结束的」


哎呀,会变成那样吧。

布雷德会继续采取各种手段直到我变得在意为止。

直到我对世界的一切绝望,渴望重启为止。


「布雷德,我知道你要找回什么。就算我让时间倒流,也会忘记一切再犯同样的错误,不你认为会再失去吗?」

「不考虑啊。只要考察一下为什么克亚鲁重启世界还有记忆残留,那么就能知道把戏的种类了。我也那么做就好」


……真是的,到底规格外到哪里去了?

毫无退路。

那么,从这里开始是最高点。


要用最后的方法,还需要一点时间。

准备工作尚未结束。

这个手段是偶然的。从他的反复无常中诞生的逆转的一招。不,或许艾莲是在预读了这些的基础上那样说的。

为了不让自己的想法暴露,要细心的注意,争取时间。


「喂,布雷德你不觉得不可思议吗?来这里之前,我没有剜出了伊芙的心脏重启」

「那个我也不知道。如果我是克亚鲁的话,我就不会挑战战况如此恶化的游戏,而会卷土重来。是啊。返回到打倒魔王之前,为了不被我夺走【贤者之石】而准备了万全的策略吧」


我也想过,艾莲也推荐的手段。

杀死伊芙,用她的心脏重启。

虽说杀死伊芙是必要的,但时间倒流,伊芙也回来了。


如果知道在打倒魔王后必然会夺取【贤者之石】的话,那么应对策略等要多少有多少。

只是为了战胜布雷德,那是最好的。


「因为即使时间倒流,也有无法挽回的东西。布雷德,告诉你的缺点吧。你不爱人类。只是在爱玩偶而已」

「请赐教」

「我爱人类。我喜欢和我一起度过的她们。没有一起度过时间的她们只是一个外表相同的人。那已经不是我喜欢的她们了。如果爱着人类,就不会想重新来过。所以,布雷德的那个是玩偶哦」


布雷德保持着表面的笑容。

只是,交往很久的我明白,他今天第一次浮现了愤怒。


「高见,感谢你。克亚鲁拒绝了我的建议,希望她们在这里受辱吗?」

「不会吧。与其让她们尝到地狱的痛苦,还不如让她们在这里结束。因为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


来到布雷德身边。

把手伸向闭着眼睛的伊芙的胸口。

……信号来了,赶得上最大限度的准备了吗?

最坏的事态,只有败北前能使用的最后的一手。

所谓策略太不确定吗?

尽管如此总觉得成功了。

啊,是吗。

我相信她们。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发表评论

×

暂无评论,来抢个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