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五话:各自的决战前夜

第十五话:各自的决战前夜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十五话:各自的决战前夜

吉欧拉尔王国和安利塔王国反击的狼烟升起。

排除黑色军队势力的二国以其势头,为了消灭敌人的第三势力而出兵。

但是,那是诱饵。

本队是瞄准格兰茨巴赫帝国。

本来,消耗战对人类方面压倒性的不利,短期决战。也就是说,除了猎取【炮】之勇者布雷德的首级以外没有胜算,这在任何人的眼里都是很明显的,作为战略是没有错的。


可是,要实行那个需要非凡的胆力。

抛弃眼前的安全,去取得胜利之类的事情一般是不可能的。

而且,执行方法也超出了常识。

龙牵引着气球,把精锐部队打入敌人的要害。

气球这个存在本身,是正在开发中的新兵器没在世间流通。更何况让龙发挥作用这种想法哪都没有。

无论怎么看布雷德也无法预读出这一招。

虽然可以进行奇袭,但是斩首的概率还是很低。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格兰茨巴赫帝国是几乎全部人民都异形化了的魔都。

普通的国家,普通市民无法作为战斗力计数,不过,格兰茨巴赫帝国的情况是全部人口作战力,也有压倒通常士兵的强度。

就算只有一点点,为了取下布雷德的头而花费时间的话就结束了,一转眼就会被压倒性的战力差吞没。

对于决定了这次作战的艾莲来说,也是痛苦的选择。

本人也理解是胜算很微薄的赌博。

可是,判断如果不实行,连赌博都变得不可能。现在是最好的赌博时机。在那样的情况下做出的决断。



被龙所牵引的气球在空中飞翔。

装载容量几乎全部由精英们及其装备所占据。

水和食品只堆积到最低限度,尽可能增加人员。这样做如果不是短期决战就完了,所以对长期战的准备不过是无用的长物。(长物:佛学常见词汇。原指多余的东西,后来也指像样的东西)

在这里的都是精英,平时不会像新兵那样害怕、慌乱。

但是,这次还是一副紧张的表情。


除了一个人。


「肉很好吃」


小狐狸咬着作为土特产的肉。

与现在的空气不太相称的身姿。

没有前往死地之人的悲壮感。

虽然本人并无此意,但那可爱的小狐狸和天真无邪的动作却成为了一种清凉剂,治愈了士兵们的心灵。

一个士兵来到红莲身边。


「听说您是神兽。有什么东西能战胜那些怪物吗」

「嗯,有是有的。吃了好吃的肉,心情又特别好。那把剑,借我试试」

「好、好的」


在这里的所有精锐武器上都刻有对黑色怪物用的刻印。小狐狸把前脚放在那个刻印上。

随即,刻印发出红色的光芒,即使红莲离开了前脚,光也没有消失。


「虽然武器不太好,但是有了那个刻印的话,和红莲的力量相形比较好,所以能注入力量。黑色怪物什么的,那样就只剩下一颗心了」

「啊,谢谢!大家,看啊。神兽大人赐予我的剑祝福!」


由于那个男人的叫喊周围变得吵吵闹闹,人们向红莲这里蜂拥而来。

当然了。

希望在今后的死地有一点力量。在那之中,如果把神兽的破邪的力量寄宿到武器里,想依靠那个。

看到聚集在一起的人们,红莲露出了一脸麻烦的神情。

这只小狐狸自由奔放。没有为其他人做任何事情的决心。现在只是因为心情好所以反复无常。

为在这里的所有人的刻印都传入力量,实在是太麻烦了。


「红莲累了,已经不行了!」


噗地扭过脸。


「哪里有什么办法吗?」

「我无论如何都要回故乡去迎接那家伙」

「你喜欢吃肉吧。我那份儿保存食,吃这个!」

「就算是我,家乡也有家人」


虽然那么说,但不会轻易放弃,被拜托,最后哭了出来。

就算是多么自由奔放的红莲,不想死,如果被紧紧抱住说想活着回到家人身边的话,到底还是让人会有些牵挂。

家人。听了那个话的时候,克亚罗的脸浮现了。不知为何,带着爽朗的笑容。红莲歪着头。没看过那样的表情。但是,有点寂寞,想哭了。


「没办法,活着回来后把高等的肉供奉给红莲。我不要又便宜又硬的肉……还有,为了保护红莲的主人要赌上性命。自暴自弃了!如果能接受条件,就拿武器来!在红莲还没改变心情前就这么做了!」


然后,终于屈服了。

在场的全体人员接受条件,红莲对每个人的武器注入了力量。

用死去的眼睛,啪嗒啪嗒地抬着前脚。

一开始情绪很差,但是每次受到感谢,受到鼓励,情绪就跟着高涨起来,最后心情也变好了。


「被表扬也不坏,主人也应该更加尊敬红莲!」


然后,最后一个。

到此全体人员份儿结束了。


「谢谢,红莲大人!」

「多么神圣的毛发」

「由猫派改信狐狸派」

「无论如何,能否让我再振作一下呢!」

「真是烦死了!但是也不能摇头。可以挥舞的,只有红莲特别的人。狐狸的尾巴不便宜!」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摇着尾巴,盘成圆形,以尾巴为枕头开始了惯例的狐睡。

用力过度变困了,如果不通过睡眠提高复苏力会对半天后的战斗产生障碍。

红莲说着什么,想帮助克亚罗。这是为了使自己处于万全状态,而进行的假寐。

……这一幕对于红莲来说,只是偶然而又反复无常。

但是,这种反复无常会使各种各样的东西的计算失误。



在气球前面先导的飞行器上。


「呼,这么慢的飞行反而会费神经呢」

「再坚持一下,马上就是着陆地点了」


如果只有飞行器的话,当天就可以进行奇袭,但是如果配合气球的话是不可能的。

预定今天着陆,休息,明天开始行动。

这个休息是为了和魔族方面配合。

所谓奇袭,就必须像要叠加起来进行。

正面攻击的话就会败北所以进行奇袭,在对方因惊讶而动摇的时候必须采取下一步措施。

对方冷静下来就完了。


「那里是着陆地点吧」


先行的谍报部员确认了气球的样子并发出了标记。

看到那个后进入着陆态势,数秒后没有危险地着陆了。

两人手法很好地开始进行野营的准备。


「很期待与克亚罗的再会」

「是的,没有那个人的日子很辛苦」

「是啊。又寂寞,身体又疼」

「我觉得暮羽不是那种能说出口的类型」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掩饰的了。……大概,这是最后的战斗吧。等结束后,我就想养个孩子悠闲地度过」

「啊,其实我也是。我一直憧憬着那样的事情。到现在为止,太忙了。而且,比起得到更多的东西,克亚罗大人更期待着那样的日子」

「是啊,周围的人都说他是个野心家,但我觉得克亚罗的本质是不同的。平稳与平和。追求安逸的人啊。他并不想拥有那么多」

「……吓了我一跳。除了我之外还有这么想克亚罗大人的人」


克亚罗这个人,经常处于骚动的中心,金钱、女人、什么都得到了,毫不犹豫地击溃违抗的东西。

虽然是世间的英雄,却被认为是欲望突破的暴君,一般认为他与平稳、平和、这些东西相差甚远。


克亚罗的本心是期望平稳与平和的。两个人说的没错。

那是正确的。

他这个人的本质就在那里。

不是因为喜欢而胡闹,而是为了得到自己所期望的温柔世界而行动,就是这样。

暮羽姑且不论,芙莉雅注意到了这一点,对于克亚罗来说是意料之外的吧。

对于克亚罗来说,芙莉雅是依靠外法使其服从的人偶。

不能看穿主人的内心。因为这是只有人类深爱对方,才能出现的奇迹。


「真想赢啊。赢了,想要找回克亚罗大人,让克亚罗大人像真正的克亚罗大人一样生活下去,想要这样的世界」

「是的,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在这里的。……虽然战斗结束后会有很多麻烦,但是还是交给擅长的人吧。在那方面我们太无力了」

「那个,对艾莲和伊芙说的话会被骂的」

「艾莲和伊芙在战斗结束后比较忙呢」


芙莉雅和暮羽相视而笑。

两人终于互相感受到了友情。

到现在为止,终究只是以克亚罗为中心聚集起来的,如果克亚罗消失的话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话题了。只是那样的印象。


「有一个龙骑兵来了。是伊芙的使者」

「是明天的比赛吧」

「什么啊?」

「谁最先救出克亚罗」

「不会输的」


平稳度过了最后一个夜晚。

芙莉雅和暮羽硬要两个人一起度过。

自从气球降落之后,尽量把事务性话题降低到最小限度,之后就关在帐篷里了。


两个女同胞,聊起克亚罗的话题。

在谈论爱的男人中情绪高涨很快乐,忘记了时间。

第二天早上,飞行器起飞了。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最糟糕的敌人了。

少女们浮现心爱之人的脸庞,飞向天空。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