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地址
当前位置: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七话:潜入怀中

第七话:潜入怀中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4 位书友评论


与刹那两人乘上马车以格兰茨巴赫帝国为目标。

我是献给神皇帝的贡品。

我不打算对那件事发牢骚。

决定做这种交易的不是别人就是我。


「好久没两个人一起旅行了」


在摇晃的马车和刹那搭话。

当然还有驾车的人、护卫、负责外交的文官等。可是,那些人无论在还是不在都和空气一样,没计入。

其他的人也想跟来,但对方写着不许带被指名以外的人。可能是因为警戒。


「嗯,总有别人在。暂时独占了克亚罗大人」


总觉得刹那心情很好。

今后明明就是人质了。


……女人中最忠实的是刹那。

因为有我的女人在所以心情稍微变得轻松了。

旅行进行得太顺利了。

嘛,没有任何人责备我们去格兰茨巴赫帝国,当然了。

神皇帝期盼着我,并且吉欧拉尔王国的国民也期盼着通过交出我得到和平。

至今为止一直都以英雄般的姿态活跃着,阻止我成为牺牲品的只有我的这些女人们。

哎呀,没办法吧。

谁都更珍惜自己。

英雄也好,他人也罢,如果牺牲他人能守护自己的幸福,那么就是万万岁了。


「克亚罗大人,刹那要做些什么呢?怎样做才能成为克亚罗大人的力量」

「什么都不要做。该行动的时候会发出指示。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为了那个时候能行动起来,要保护好自己」

「知道了。防备。这才是最重要的工作」


布雷德会尝试对刹那进行洗脑吧。

为了不让刹那成为我的武器,在我行动起来的时候刹那背叛的话会成为阻碍。


能否承受洗脑,要考验刹那内心的强度。

受到那个布雷德的洗脑,还会爱我吗?

不,被考验的不止是刹那。

我也是。

关键时刻,是否能完全相信刹那没有被布雷德洗脑。

我自己必须相刹那的坚强。


「刹那,约好了。请相信我到最后」

「约好了。刹那是克亚罗大人的」


互相亲吻。

不是伸入舌头的深吻,而是像小孩子一样去碰触的吻。

不是追求快感,而是确认心灵连系的亲吻。


【相信】


最近经常使用那个词。像是疑心暗鬼聚成块的我。

虽然只能那样做,但不仅如此。


「刹那会努力的。所以,克亚罗大人也要加油」

「啊,我会努力的。不管发生什么,我就是我,即使转生也不会改变」


不会成为布雷德的玩偶。

因为我的憎恨是不可能消失的。



经过几天的长途旅行,终于到达了神圣格兰茨巴赫帝国。

令人吃惊的是,从我们出发,在到达这里之前终于连国家的名字也改变了。


留下格兰茨巴赫这个名字是奇迹吧。

恐怕,只是因为完全改变的话会不方便。

即使有了神圣这个词,如果还残留着格兰茨巴赫的名字,那么各国也就不会混乱了。


那样的地方很像布雷德。一面追求趣味,一面追求实际利益。他就是这样的性格。

运送我的马车,就那样进入王城。

我原以为会像上次一样使用专用的建筑物,但突然来到作为根据地的王城。


虽会认为是被轻视了,但并没有轻视,而是在正确评价这边的战力后做出的判断吧。

布雷德认为即使进入了王城也不痛不痒。

穿过城门和美丽的庭园。


在王城,需要通过花费钱来显示国力、拥有多洗练的美丽,从而显示出文化实力。

如果是新兴的国家,就会轻视这一点,但是作为大陆首屈一指的大国,拥有最悠久历史的格兰茨巴赫,庭院里当然也要花很多钱,由国家第一的庭院师来磨练,已经达到了艺术品的水平。

比什么都大。


从城门到城的入口,有一公里以上。

尽管如此,在那之前的间隔中,还是排列着等间隔的黑色怪物。

不再是人的异形,有数百个。

虽然数量很可怕,但最可怕的是被完全控制。

只是,如果只是闹腾的话虽然也是威胁,但被统帅的话就没有任何胜机了。

这是警告吧。不仅仅是国力和文化力,也显现出了武力。


「这个,如果从正面攻过来的话,刹那是无法战胜他们的」

「是吧」


教会了刹那关上黑色怪物门的方法,并在冰爪尖端刻上刻印。

尽管如此不能应付这个数量。

最重要的是,布雷德为了卖弄自己展示了这样的东西,首先,毫无疑问,最好是认为他隐藏着本命的什么东西比较好。


「这是不是在欢迎我们的到来呢,很苦恼」

「嗯,毫无疑问」


马车终于停了。

到达了城堡的入口。

穿着纯白服装的美少年们出现了。

布雷德的宠物们。

天真无邪,无垢,带着淫靡的笑容看向这边。


并且我和刹那,被许多人分开,各自被引导到不同的地方。

刹那最后看着我的脸,用力点着头离开了。

从这里开始我将独自一人。

我和刹那都前往各自的战斗。



变为一个人后,被带到豪华到夸张的浴室,用牛奶浴洗净身体。

被少年们把身体的各个角落都清洗了,脸色很差。

在换衣服的时候,所有武器都被拿走,连衣服也被处理了。


被交付替换的衣服,被少年们命令变回克亚鲁的样子。

……虽然不太喜欢原来的样子,但是因为不能违抗所以又变回了克亚鲁的样子。

视线变低,身型变得纤细,声调变高。

准备的衣服,是和周围的少年们穿的白色长袍一样,加上金色的刺绣的东西。


内衣什么的完全没有,是所谓的裸露长袍,变态一样的身姿。

完全是布雷德的兴趣吧。

少年骄傲地说,这件衣服只有布雷德中意才被允许穿。


然后,交给我的,有少年们的衣服上没有的金色刺绣。大概是中意中的收藏吧。

看着绣着金色刺绣的白色长袍,少年们的眼中充满了强烈的嫉妒。

打心眼儿里不舒服。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这件衣服扔给这些家伙。


以这样的屈辱性的身姿和打扮被带到玉座。

少年们打开门,看到里面的情景就想吐。

有布雷德,还有跪着侍奉的少年们。

那也不是一般的侍奉。

在玉座做这种事太不正经了。


「终于来了。啊,你那个样子真好,就是这样的。果然,还是克亚鲁的样子比较好」


正他所说,因为看到我的反应突然有一部分变大了,少年看起来很痛苦。


「……是吗,我不想回去了。嗯,我是贡品。你喜欢就好」

「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这么说,但眼睛不是死了吗。我知道,我知道。不这样做的话连入怀都做不到啊。想必是瞄准了一下逆转吧」


布雷德站了起来。

然后,从玉座上走下,来到我面前,用手举起我的下巴。


「啊,克亚鲁。我知道你的目的,你觉得我为什么还要邀请你」

「因为这种情况下也有不被杀的自信吧」


隐瞒是徒劳的。老实回答了。

就好像听到了成绩优秀的学生的答案的老师一样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错。并且,不仅仅是那样。因为我想让你屈服。用我得到的神的力量,让你屈服是很简单的。但是,那样的话,就没意思了。好不容易获得的最高素材养殖物,我的美学是不允许的。怀着希望,从正面打破。好期待啊。让你真正意义上成为我的东西」


出乎意料的虐待狂。

并且,是多么自信吧。


『趁现在笑一笑吧』


我一定要让你后悔的。

不要认为我的心会折断。


布雷德忽略了,不,有不知道的秘密。

在第一次的人生中,我品尝到了连地狱都比不上的痛苦,尽管如此,我仍然没有被破坏,站起来,重新来过。

已经体验过了布雷德今后将要做的斥责之苦。

所以,第二次不会承受不了。


那正是唯一打乱布雷德算计的手牌。

慢慢地损坏,看起来像屈服了一样,最后的最后宣布逆转剧。

我会的。再现第一次是怎么坏的。

那样的话,也不会被识破演技。

用这张无法读出的手牌,来切断布雷德的喉咙。

黑暗的复仇火焰,在心中猛烈地燃烧着。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发表评论

×

已有 4 位书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