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四话:回复术士与魔王再会

第四话:回复术士与魔王再会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四话:回复术士与魔王再会

飞行器在空中飞舞。

对卡斯塔王子的计策感到吃惊。

艾莲也想到了那个计策。但是,因为安利塔王国要做出重大的牺牲,艾莲认为要让安利塔王国实行这个计划要采取威胁的手段。

可是,卡斯塔王子说了要实行这样的计策。

他证明了自己所说的『不是协助吉欧拉尔王国,而是共同战斗』。


我再次觉得在那个会场救了他没有错。

从现在起,我们将前往魔王领地,在此期间卡斯塔王子将对格兰茨巴赫帝国的恶行进行散播。

一切都是在和时间作斗争。

我和卡斯塔王子都会尽力而为。



我在尝试第一次夜间飞行。

为了尽快到达目的地,这是必要的。

芙莉雅的魔力量和回复量,再加上我的【回复】在理论上是可行的。


依靠月光,不看地面只相信仪器进行飞行。

有一定高度,不会撞到障碍物。

以防万一,只确认在前进的道路上有没有大山。


「芙莉雅,差不多该换班了吧」

「好的,拜托了」


芙莉雅停下了风的魔法。

飞行器因此失去速度,高度开始下降,我立刻用风的魔法使之稳定。

本来,考虑到交替的事,这次和芙莉雅坐在一起。

剩下的成员睡得很香。


「在天亮前先睡一会吧。夜间飞行相当费神吧」

「是啊。在几乎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飞行,非常不安,心里没底,总算是飞得相当快了」

「这也难怪。在这种情况下,没想到芙莉雅能准确的飞这么长的时间」

「呵呵,我尽了全力的」


魔力的回复赶上了,疲劳用【回复】消除。

尽管如此,只有内心的疲惫是无可奈何的。

芙莉雅笑了,但是现在应该也很辛苦吧。


「那个,克亚罗大人。我一直有想问的事情」

「什么?」

「如果不是我的误会,克亚罗大人,看起来非常的着急」

「那是这样吧。那个黑色怪物日益增多。以天为单位情况都在恶化」

「不是这样的,虽然说不好,但克亚罗大人的感情全部都指向布雷德,如果杀掉了布雷德,之后就会变得空虚,有这样的不安」


没想到被芙莉雅看穿了……

复仇之旅渐入佳境。

【术】之勇者芙蕾雅被破坏掉了,现在服侍着我。

【剑】之勇者布蕾德彻底夺走了尊严,并将她刻画为奴颜婢膝的女人后将其杀害。

夺走了我一切的吉欧拉尔王国,已经消灭了,成为了我的国家,我的复仇对手只有布雷德了。

把布雷德送进地狱的话,我的复仇就结束了。


我告诉我的女人们是为了世界和平而旅行,复仇的事什么也没说。

尽管如此,以布雷德作为结束这件事,被芙莉雅看穿真让人吃惊。


「算了。和他有个人的因缘。而且……我不仅仅是为了世界和平,还是为了某个目的继续着这次旅行。这样就结束了」

「那个,克亚罗大人不会消失吧?总觉得有那样的感觉」


会消失吗……。

如果是以前的我,那也许是可能的。

复仇结束,一片空白,下面做什么好都不知道。

不过,说到底,要是以前的我的话。


「我们做个约定吧。那个不会发生。即使旅途结束,人生仍在延续,这样的好女人是不会放弃的吧」


自然而然地说出了那样的话。

以前,我把芙莉雅当成芙蕾雅公主的时候这样想。

消除记忆,植入虚伪的爱,与自己看不起的下贱的男人相爱,最终让几百名吉欧拉尔王国的士兵死在她手上。

然后,在适当的时机让记忆恢复,会有多少的绝望、痛苦呢。

事实上,我就是这么做的。

芙莉雅一次又一次主动向我寻求,身体重叠,说着爱的低语,岂止是吉欧拉尔的士兵,就连自己的父亲,吉欧拉尔王也亲手杀害了。


为了弄坏芙蕾雅公主做了十分过火的事情。

只需还原记忆就能完成对芙蕾雅公主的复仇。


但是,比起这些,我更希望她作为芙莉雅在我身边。

这边比复仇更重要。

……这是刚重来时无法想象的心境变化。


变得甜蜜了吗?不,不对。

只是与芙莉雅的时间累积的结果。


「啊,我不会抛下的」


人生并不是为了复仇。我是为了变得幸福而复仇。比起那个,如果发现快乐的事,优先那边也不可笑。


「放心了。绝对呦,绝对不要离开我」

「啊,约好了」


以非常平静的心情点了点头。

我绝对会杀死布雷德。

但是,如果那个结束了,就和我的女人们幸福地生活吧。

不再做血腥的事情,只是平静地生活。


 ◇


多亏了轮流交替通宵飞行,比预定早些到达了魔王领地。


在魔王城,传达了龙骑士们的战死,虽然为在我身边发生了这样的事进行道歉了。

……接受了道歉的人们,没有发怒,只是表达了遗憾。


毫无怨言。

他们是战士,已经做好了变成那样的觉悟。

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抱歉。

我落入了布雷德的圈套,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和他们的龙死了。

正因为如此,龙骑士们的仇一定要报。


之后,向魔王军传达了几件事之后,向伊芙那走去。

因为一起进去会很拥挤,让刹那她们在别的房间休息。


进入谒见之间。

我进入屋内交换出了护卫的魔族,只留下我们两个人。

本来,是必须要有护卫的,不过,我是伊芙的骑士。有我的话不需要护卫。

好久不见的伊芙坐在魔王的宝座上,鼓起脸颊。


「伊芙,你过得好吗?」

「第一句话是这个?再说一点像恋人的话吧」

「不好意思啊,我没有那么多心思。然后呢?」

「我很好,这边很和平。太和平了,反而让人觉得奇怪。明明有很多人会考虑不好的事情」

「因为事先做了大扫除」


把魔王当作装饰品,想要掌握实权的笨蛋们虽然也有,但是在接受艾莲的建议的同时,因为清扫和再教育而变得老实起来。

托这个的福,魔王城很和平。

之后,这一边的部下也不听话。


「你那边怎么样?打到布雷德了吗?」

「不,我逃跑了……不对,因为没有胜算所以败逃了。无能,太无能了,想杀死自己」

「就算是克亚罗也会输的」

「大多数情况下有自信能够做到,但他却用贤者之石引出了使魔王发狂的力量。而且可以把那个分给其他人,甚至可以增幅。完全没办法」

「只不过是人类却做出这样的事情」

「如果有【贤者之石】的话能做到那种程度,但是能想到那种手段就难以置信了」


有想象力和判断力,比什么都好,判断这么做是可行的情报收集能力正是布雷德的恐怖之处

少有的出其不意。


「伊芙,回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知道那个黑色力量的弱点。神鸟卡拉德里乌斯。那家伙可能知道些什么。并且,知道这一点也会对伊芙有帮助。先代魔王因为那股力量疯狂了。伊芙总有一天也会那样的」

「太突然了,没法完全理解。等一下,啊哈哈。虽然不太明白,总之知道了。就像克亚罗说的那样。试着呼唤一下。去城里的中庭吧。在这里,要呼唤出神鸟卡拉德里乌斯太窄了」

「是啊。会撞穿墙壁的吧」


我不想对那洁白神圣的神鸟失礼。

和伊芙一起来到中庭。


「伊芙,只是呼唤的话没有寿命问题吧」

「没关系,到那种程度是不能削减寿命的。虽然魔力被悄悄地取走了。成为魔王后力量增强了才能忍受」

「放心了。虽然想要情报但是无法代替伊芙的生命」

「谢谢。那个,克亚罗。如果,神鸟以被黑色力量侵蚀的对象为对手,能用疾病杀死你要怎么办?」


那个的意思只有一个。

伊芙在问如果牺牲她就能赢的话,该怎么办。


「怎样都不会使用的。不,也有使用的情况。出现不使用那个的话,伊芙就会死的状况。再召唤一次的话,伊芙不会死。为了保护伊芙的生命,就使用。但是,除此之外不允许使用」


如果下次使用,恐怕会成为没办法进行日常生活的状态,再下一次丢掉性命。

正因为是回复术士,对于伊芙的身体情况比她自己更了解。


「这样啊,只有在我有生命危险的时候。那个,如果你能这么想的话,我也会这么想的。为了克亚罗,可以使用吗?」

「不希望出现那样的事」

「所以才说呢,因为是说这种话的人,所以才想用啊。也想报答克亚罗的恩情。姑且,虽然说了,彻底是最后的最后!」


不知道如何回答。

伊芙传达了她真的很喜欢我。


「啊,啊啊,我尽量不变成那样」

「那么,我来呼唤神鸟吧」


伊芙闭上眼睛,提高魔力。

脚下,出现了神代的魔法文字,描绘出了魔法阵。

空间出现裂缝,神鸟露出了头。

数千年间被传唱的神鸟。

如果是神鸟的话,应该知道关于那个的事。

一边祈祷着它能成为突破口,一边目睹了神鸟的召唤。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