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三话:回复术士在水之街享受

第三话:回复术士在水之街享受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三话:回复术士在水之街享受

来到了艺术与水的城市,安利塔王国。

自然与人工物完美地协调,就这样从天空眺望也让人看得出神。


安利塔王国可以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具有成熟文化的国家。

国家历史的长度,吉欧拉尔王国远不及其脚下。

刚才,清扫使用的系统根据状况的不同能成为成为驱逐外敌的武器,覆盖在建筑物上的防壁的强度也与吉欧拉尔王国不相上下。


巨大的蓄水量、净水系统、坚固的防护墙和在防护墙内的食品生产力。

大体上,可以说是在防守战和持久战中拥有最强力量的城市。

另外,听说士兵们也全都是精英。

让这里崩坏可不是简单事。


……可是,即使是那个安利塔城,对那些黑色怪物们也是无能为力吧。

被黑色力量侵蚀的居民,只要从内部开始暴动,大部分的防卫设备就会被无效化。

并且,吉欧拉尔王国也能攻略下这个国家。现在,如果芙莉雅像这样乘坐飞行器轰炸就结束了。

就在刚才,卡斯塔王子提到飞行器的批量生产,虽然说了很难有人选,在那样的未来,现有的大部分防卫机构都有变为无用之物可能。


「那个,要在哪里着陆呢?」


芙莉雅向卡斯塔王子问道。


「在城堡的庭院里。从这里也能看见吧」

「啊,看到了。但是,明明长着那么漂亮的草坪」

「可以。那里最快、最安全」

「……我知道了」


芙莉雅将飞机转向着陆姿态。

竟然不可惜那么漂亮的庭园,相当大胆啊。

期待着卡斯塔王子如何招待我们。



在庭院着陆后,看守的士兵自然蜂拥而来。

卡斯塔王子最先从飞行器上探出头,士兵们对他跪拜。

这不是出于义务而做的,而是因为对他的信赖和尊敬。


「我回来了。虽然比预定的时间早,但是由于发生了事故所以回来了」

「欢迎回来,卡斯塔王子。用钢鸟回归让人甚是惊讶。他们到底是?还有,ヨルーム、ファンツ大人呢」

「被格兰茨巴赫帝国杀害了。只有我被他们救了,总算是回来了」


在这里的人们面露镇痛的神情。

正如卡斯塔王子被仰慕那样,被杀掉的家伙们也被人仰慕吧。

在那个场合,他们打算舍弃卡斯塔王子以外的人,说着卡斯塔王子就拜托了,目送着我们。

在那一瞬间,他们认为只有卡斯塔王子一定要逃走,做好了当场赴死的觉悟,他的部下都很优秀。


「这么快回来的原因,也是吉欧拉尔王国的各位前来的理由。请转告做紧急欢迎的准备。吉欧拉尔王国的各位,请暂时休息一下。我这边也有些准备」

「啊,一会儿见」


向部下共享信息。

然后,接下来要整理一下要对我们说的事情吧。

要仔细考虑一下。

这对我们来说也许会有好处。



水资源丰富,当然也可以使用汤舟。

冲掉汗水和污垢,换上对方准备的衣服。

手感很好。是丝绸制成。


丝绸是超高级品,是最稀少的东西,想弄到手却怎么也弄不到。

这是为了招待客人而使用的证明。

在房间里悠闲地等着,佣人因为已经做好吃饭的准备了前来叫我。

走了一会儿,红莲,刹那,嗅觉出色的两人都抽动着鼻子。


「是美味的气味。じゅるり(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吗)看起来很好吃。因为在吉欧拉尔王国米饭吃得太多了,所以红莲非常开心」

「恩。刹那也能感受到」

「因为现在的吉欧拉尔王国没有钱。不能奢侈」


曾经的荣耀也消失在别处了,现在的吉欧拉尔王国处于紧急财政状态,吃不到好吃的东西。

最起码得救的是,收敛钱财获得权益的贵族们被扫除的时候。

这也可以说是吉欧拉尔王的功绩吧。


尽可能地节制,从头到尾把钱分配给复兴。

在那之前吉欧拉尔王的暴走所造成的伤痕还是很深的。


被佣人们引导进入的房间玻璃窗打开让光线进入,房间入口的池水里有各式各样颜色的鱼在游动,雅致的风景在眼前展开。

天已经黑了,可是这亮度。恐怕是用魔法的力量造出假的太阳吧。


「相当风雅的房间」

「这是安利塔王国在做最高级的招待时使用的。【愈】之勇者一行如果中意的话是最好的」

「当然喜欢。我也是那样,我的同伴们更加喜欢」


红莲和刹那,显露出平时不会出现的孩子般的表情,看着在入口池水中游动的鱼。

虽然净是做些让人觉得血腥的事情,但红莲刚出生,刹那也未满十五岁。

如果是真的话,是天真无邪地玩耍着也会不觉得奇怪的年龄。

由于我的原因被四处带着。


……如果全部结束了的话,想让大家看各种各样的美丽的东西,想让大家享受性交以外的快乐。

但是,要能这么做,要比至今为止必须更加努力,有不得不接受的矛盾。


「克亚罗大人,这种流水庭院真好啊。也想引进吉欧拉尔王国」

「太花钱了,连制作设备的技术都没有。很难实现啊」


玻璃很昂贵。而且描绘了美丽曲线的屋顶也要求有超乎常人水准的手艺。

这里也是向其他国家展示财富和技术的房间吧。


「哈哈哈,玻璃是安利塔的名产。来,坐吧。边吃饭边聊关于今后的话题吧」


卡斯塔王子拍了拍手。

于是厨师随之出现,手里捧着池中的鱼。

然后,当场被批量切成片。


「生吃最好吃,但是对生鱼有抵触感的话会烤成三分熟哦。怎么办?」

「我可以生吃」

「红莲也这么做!」

「恩。生吃看起来很好吃」

「我要烤熟」


除了芙莉雅以外都希望生吃。

吉欧拉尔王国没有生吃鱼的文化。我也明白她想回避的心情。


芙莉雅的份儿用涂了黄油的平底锅迅速地烤熟表面。

剩下的盛在盘子里。把鱼片放在原来的地方,简直就像鱼还活着一样。

卖相上让人觉得还不错。

最后再配上以醋为基础的调味汁和蔬菜就完成了。

这种鱼的颜色是淡粉色,与盘子里的白色、蔬菜的绿色很相配。


料理主要是肉类、面包、汤等。

我们坐到座位上,各自倒上葡萄酒。

只闻香味,就知道那是最高级的古董。恐怕,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即使花上一个月的工资,也无法装满一玻璃杯,就是这种等级的葡萄酒。


「那么,祈祷安利塔王国和吉欧拉尔王国的繁荣,干杯吧」

「干杯」


举起杯子,干杯结束后喝了一口。

原来如此,好的葡萄酒不是美味,还会感到幸福吗?

只是含在嘴里就觉得让人恍惚。

而且,刚刚还是活着的鱼,肉自然是新鲜的,红色的生鱼片脂肪很足,甜甜的,在嘴里融化。


「克亚罗大人,这条鱼非常好吃。虽然和在冰狼族村子附近捕到的鲑鱼很像,但是这个更好」

「能给红莲再拿一条吗!一条是不够的!」


刹那和红莲,用厉害的气势吃掉了一条的份。

卡斯塔王子微笑着,马上安排再来一份。


「……虽然生吃很可怕,但是看起来很好吃」

「芙莉雅,要不要尝一口?我保证不会生病,也不会有寄生虫」


新鲜度有证明,正因为是这个清澈的人工池,不附有病原菌,并且也没有寄生虫进入的余地。


「那么,只尝一个……好吃,鱼如果干巴巴的,会不是很喜欢,不过,生吃的话蛮鲜活的」

「啊。但是,像这样吃河鱼还是只在这里比较好」


暂且不说海鱼,生吃河鱼的话是很危险的。能品尝到这种味道才是最大的奢侈。


「我也很喜欢这鱼。这个人工池好像是为了能生吃河鱼而建造的」

「有钱人的手笔就是不一样啊」

「哈哈,我觉得你花钱蛮大方的。……那么,我们谈谈今后的事情吧。向【愈】之勇者提问。在当下,我们的胜利条件和败北条件是什么?」


胜利条件和败北条件。

因为决定那个是理所当然的,所以容易被轻视。

但是,如果不能确定这一点,作战的根基就不能确定。


「胜利是布雷德的死亡和根除黑色的力量。败北是让吉欧拉尔王国和安利塔王国被吞没,和布莱特所期望的世界一样」

「再次提问。如果布雷德死了,黑色的力量真的会消失吗?我认为这是你暗杀布雷德的计划中最大的漏洞。假设幸运地杀死了布雷德。但是,黑色的力量没有消失的,你被当场包围,游戏结束。于是,取代布雷德率领黑色力量的东西出现,报复吉欧拉尔王国。不也应该设想一下这样的未来吗?」


不愧是一国之王。

有想到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并正确的指出。

如果天真的认为解决掉诸恶的根源,问题就会全部解决反而更反常。


「不会否认有可能变成那样。但是,吉欧拉尔王的时候如果破坏了本体,其他怪物就消失了……只能说那样的概率太高了。不管怎么说,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依靠这种可能性」

「确实呢。现在不是什么有余裕的状况。但是,我觉得关于那个的保险可以交给我。如果有这个安利塔王国的力量」


这样说着,卡斯塔王子开始说起自己的方案。


「……那样的事可能吗?」

「我从未说过无法实现的事情。说办就办。这个方法不会妨碍你们的计划。不,应该会成为帮助的」

「交给我吧。……对不起」


这个方法是强迫安利塔王国牺牲的方法。

但是,希望在现状下能稍微增加一点提高胜算的要素。


「没必要道歉。这也是安利塔王国的战斗。付出牺牲是理所当然的」

「道歉是我的失言。请原谅我。总觉得这是只属于我们的战斗」

「希望你能明白。再次强调,这是关系到人类存亡的战争。安利塔王国也是当事者。正因为如此,我们也会做所有能做到的事情。然后,接下来,将前往魔王领地吧。如果知道了什么请联系我。我们也需要一些信息」


卡斯塔王子一打响指,一个鸟笼就被拿了过来。


「训练得很好的信鸽……不,是鸟的魔物吗?」

「和普通的信鸽不同,不仅仅是凭借归巢本能回来,还能记住使用者的魔力来回往返。没有比这更快更安全的通信手段了。我想把这些孩子们托付给你」


运来了两只通体白色十分美丽的大型鸽子。


「我们做个约定吧。如果有新消息我会告诉你。因为很期待卡斯塔王子的头脑啊」


「我会尽微薄之力的。祝你武运亨通」


紧紧地握了手。

根据卡斯塔王子的提案,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还是取得了胜算。

照这个样子累计起来的话,或许也能够到达布雷德那。

不,必须要到达。

天亮后,立刻前往伊芙那里,寻求帮助,从神鸟那里收集情报,并且提高胜利的可能性。


那个男人,一周目对我做的事就值得万死,可第二周目也做得过头了。

……我要比对这个世界任何人的复仇都残酷,悲惨,不伤害他杀掉他的话,我就不甘心。

为了这个目的,不管什么事都会做,无论什么东西都要利用给你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