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尾声:分区

尾声:分区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红莲打开了突破口,我们在芙莉雅拓出的道路上奔跑。

这是败走。

无可辩解,完全输了。

读出了那家伙的计划,甚至想到了他的背叛,想使他陷入僵局。

但是,从一开始就一直被他的手操纵着。

……【贤者之石】被夺走的时候,无法想象他已经做了这么多计划。

用要咬碎牙齿一样的力度咬紧着牙关。


「下次不会输」


承认吧。

我没有达到他的水平。

但是,那并不是放弃复仇的意思。

在重新评价对方的能力的基础上,下次一定要凌驾于对方。

只要活着,逃跑,就还会有下一次机会。


「开路」

「我来掩护」


从绝对冰结魔法的范围外异形的怪物袭来了。

吉欧拉尔王使役的黑色骑士还有一些人类的样子,但这个连一点都没有。

仅仅是怪物,不应该被称为黑色骑士,而应该被称为黑色怪物。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讨厌那些家伙。肮脏又纠缠不休,还会不断增加!」


艾莲带着小狐狸为我和暮羽的武器附上净化之炎。

如果是附着净化之炎的武器,连有不死身的黑色怪物都能杀掉。


「恩。但是,马马虎虎地习惯了。能做到!」


刹那用我给予的武器正面刺穿黑色怪物的腹部,反手从内侧使之冻结。

即使不杀掉也可以把它们无力化。

虽然并非出于本意,但反复与这些家伙战斗的我们已经能够冷静地应对了。


「大家,穿过包围网!克亚鲁哥哥大人,小心点。包围网外有很大可能有些什么!」


作为军师的艾莲叫喊着。

啊,我知道。

想要突破包围网的话,魔力和体力都会大幅度消耗。

再加上,脱离包围网的瞬间精神松弛,疲劳感肯定会蜂拥而至。

……如果是布雷德的话,假设对手能突破包围网,就会在那一瞬间来收割。

地面破裂,从下面伸出巨大的黑色的手。

虽然同样是黑色的怪物,但却感受到了比会场的怪物强上数段强大力量。

和预想的一样。


「烦死了!」


伴随着愤怒,放出注入魔力到达极限的【改恶】

黑色巨人全身颤抖,抽搐着倒下了。

想象着切断全身的神经系统的【改恶】

虽然肉体平安无事,但如果传达命令的系统被切断,那么就再也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动了。

箭矢不断向放出魔法的我飞来。


……那个也在预想之内。

护住要害,用身体承受其余的箭。

受了伤,有强烈的呕吐感和睡意。

想当然一样地涂有强有力的毒药。

竟然会给因拥有【药物耐性】所以一般的毒药都不起作用的我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到底拿了什么东西出来?

【自动回复】发动了,一边治愈伤口一边突破。

对接触到的怪物发动【改恶】一个接一个的打倒冲出血路。


「跟上我!」


冲了会场一看街上,镇上的居民们一个接一个地变成了黑色的怪物。

好在,他们好象没接受命令只是胡乱的肆虐。

这样的话,能逃掉吧。



拼命的从街上逃离隐藏到森林之中。

……马上会有追兵赶来吧。

如果是芙莉雅的第七阶位冰结魔法,几乎永远不会溶化,不过,如果有魔王级的力量用半天时间应该能从内测打破。

本来就算是布雷德被冰封了也不能放心。

那个男人不可能建立一个不在自己时就不能发挥作用的懦弱组织。

按照那家伙的想法思考,他至少还有两手棋没有打出。


「所以,【愈】之勇者克亚鲁。我们怎么回去?回去的路被封锁了吧」


和我们同行的安利塔王国的卡斯塔王子这样问到。


「没错,被封锁了啊。布雷德会把其他国家的重要人物全部处理掉,或者……变成怪物之后作为傀儡送回国家吧。对于布雷德来说,想避免那些黑色的怪物被人们知道,让人们直到改变之前都不知道那些东西的存在」


将人类变成有不死之身的怪物,而且是能够伤害勇者的力量,实在是令人恐惧。

但是,与吉欧拉尔王使用过的黑色骑士不同,格兰茨巴赫帝国的人们在伙伴变成黑色怪物时非常害怕。


说到底,自己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变成怪物了。

……说不定,连吉欧拉尔王国国内都没有意识到的黑色怪物存在,格兰茨巴赫和吉欧拉尔王国以外的国家也有被大量渗透的可能。

就这样,不管什么势力都被装上了炸弹。

最糟糕的力量。


「有同感。……那个男人自称是大魔王,但实际情况却比那个更糟糕。如果只是规格外的强大,还有应对的办法,但是还很狡猾。而且不了解目的让人很不舒服」

「是啊。那家伙的最终目的是自己和理想的少年们建立永远互相倾诉爱意的理想乡,但达成目的的方法实在太多了,无法看清。即使能推测出手法,也可以轻易地改变」


互相预测的第一步要掌握对方需要做什么

在国家之间就是国家的存续繁荣。

为了达成那个必定有不能让步的条件・状况存在。

正因为如此,能读出一定程度的行动,抑制住住对方的行动。

但是,以那家伙为对手的情况下不知道接下来会干什么。

……一般来说,不管怎样都会被抢先。而且,考虑到战力差距,也不认为可以先发制人。


「克亚罗哥哥大人,即使无法预测对方的手法,也能诱导对方的行动……虽然有点危险」

「是啊。如果我们不暴露出致命的间隙,再好的诱饵也不会飞来吧」


布雷德这个男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很谨慎。

采取各种手段收集情报、分析、深思熟虑。

要让他按照自己希望的行动,就必须赌博。

正因为如此,只要没有发生奇迹,就必须考虑自己失败的状况。

但是,也有这样的感觉。

……不承担那样的风险连一决胜负都不能做到。


「哎呀,不管克亚鲁大人还是艾莲大人,这些话还是以后再说吧。首先要怎么回去呢」

「我知道。……有预先设想到会出现不得不从这个国家逃走的情况。正因为如此,为逃跑作了准备。只是为了隐藏行踪才逃入山中」

「啊,果然。我也是这么想的。从地理上来说,是完全的困境。嘛,正因为如此,也考虑过要隐藏在对方的背后。结果还是很糟糕」


点点头,沿着深邃的森林前进。

于是,来到树木的间隔很大,落叶堆积的地方。

扫开落叶,发现地面有被翻掘过的痕迹。

使用魔法后再继续挖掘的话有几个用布被包住的大零件,对那个进行了组装。


「克亚罗哥哥,我没有听说这件事哦」

「我没对别人说过呢。……在吉欧拉尔王国有很多仰慕布雷德的人。作为最后保险的事不能泄漏。要谨慎到不告诉任何人」


组装好的是本应该在吉欧拉尔城的仓库里的飞行器。

现在仓库里放着赝品,真品在这里。

从伊芙那里借来魔族,把它分散成零件,埋在这里。


「真不愧是克亚鲁啊。你有想到事情变成这样吗?」

「很遗憾,我没想到今天的事态。但有设想到不得不逃跑的状况」


组合好的飞机在调整时也很完美,什么时候都能起飞。

这个地方是考虑到起飞的方便程度而选择的。

无论布雷德设下怎样的包围网,只要有这架飞机就能脱离。

今天输给了布雷德。但是,那家伙应该也没想到送上门来的我们能逃走吧。

勉强熬过去了。


「克亚罗大人真是可靠」

「作为红莲的主人,这点事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你总是习惯性的拿下胜利,在失败中就完全无法坦率。


「啊,这是传闻中能在空中飞舞的结构。为什么,这个能飞起来呢?真是不可思议啊」

「我也不太明白其中的原理。卡斯塔王子,要来坐坐看吗?」

「当然了。已经没机会乘坐这么有趣的东西了,不依赖这个也无法回到祖国」

「……我可会收运费的」

「当然,我们约定将真相传达给各国」


全员都登上了飞行器。

于是,芙莉雅卷起风来,飞机开始上升并加速。

为了安全,让她将高度提高到极限。

我坐在后座。旁边的是艾莲。

为了谈今后的计划,我特意这样安排。


「艾莲,刚才说的话题……怎样才能引导布雷德的行动」


刚才只说了大体部分,现在要详细的讨论。


「……有各种各样的方法,但我认为两个前提条件是绝对不会改变的。条件一,借助伊芙的帮助。半吊子的战斗力,被黑色怪物同化。要准备多个以强大魔族和勇者为基准的强者,需要魔王军的力量」


是吧。

而且也有和魔王及魔族合作的大义名分。

布雷德所说的,触及黑色力量根源这样的台词。

那也是使魔王发狂的毒药。

除非从源头断绝,伊芙就不用说了,其余的的魔王也是,接下来总有一天会发狂。

通过打倒布雷德,也许可以除去其元凶。

这也是魔族们的宿愿。


「还有一个是什么?」

「是诱饵的问题。能成为诱饵的只有克亚鲁哥哥大人一个人。因为要引诱那个布雷德,所以不能用勉强让他上钩那样温柔的计划。需要让克亚鲁哥哥大人做好被吃掉一次的觉悟」

「我也是这么想的。好吧。以这两个前提准备对策。伊芙和魔族的说服由我来做,我也同意成为诱饵」


艾莲想要说些什么,然后含着泪点了点头。

因为要把我当作诱饵,想到了我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吧。……我也很害怕。

……但是,不能就这样结束吗?

直到我赢为止,都不会结束。

下一次不行,就下次继续。

就这样,越是舔舐苦涩,我的怨恨越是堆积,在完成复仇时越能体会到甜美。

而且,复仇结束后,幸福满足的日子在等待着我。

有好女人,好酒,和平的世界。

在那样理想的世界里,那家伙和被那家伙的思想染成黑色的家伙都是妨碍。

我一定加以驱除。

一切都是为了我的幸福。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