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九话:回复术士败走

第十九话:回复术士败走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十九话:回复术士败走

进行和平谈判的会场被炸毁,一个个武装的男人们蜂拥而至。

这应该不是即兴发生的吧。需要做好周密的人员配置,让与自己息息相关的人参与会场的保护才能实现。

这种细致的事前准备很有布雷德的风格。


嗯,正如我所料。

即使布雷德在谈判中败北了,也不会老实地接受处刑的。

这样把谈判桌掀翻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正因为如此,已经预想到了。


入侵者们接二连三地袭击着重要人物们。

照常理来说我们应该保护他们。

并且,在做那样的事的时候被那家伙逃跑吧。

……但我不是那种傻瓜。

说到底,并不在乎聚集在这里的大人物会怎么样。


在这个场合应该保护的只有芙莉雅和艾莲,两个人由暮羽和刹那保护着。

这次会议,如果在吉欧拉尔王国召开的话,还会对第三国有一定的照顾,但是如果在格兰茨巴赫帝国召开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不负责任。


嗯,向我们示好的参加者在合理的范围内也可以进行保护。

但是,最优先事项是捕获布雷德,如果还有余裕的话就行动吧。


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使用了高尔乔斯,发射出了【改恶】

我恨死他了。

才不杀掉你呢。

我要把你做成一个无法按自己的意志移动一个手指的肉人偶。

那将是地狱。

意识清晰,有感觉却什么都做不到。

再加上让你的外表也变得丑陋,变成浑身粉红色的肉块。

如果被变成他非常喜欢的正太无法直视的样子的话,他会一生都活在痛苦中的吧。

布雷德跳起躲开了这一击。


他已经追不上在爆炸后入侵的家伙们了。

并且,布雷德很不走运。

这里不能拿武器参加。

没有魔炮塔司拉莫的布雷德不足为惧。

布雷德对着飞扑过去的我从胸口拿出小筒。

与作为布雷德的武器的炮有些相似但又有着不同,是一个不起眼的东西。

筒上有一个触发器,布雷德扣下了它。


魔力的子弹被从筒里打出,我以一纸之隔躲开了它。

……躲开并不是偶然。

因为我知道。

那个小小的筒子,是魔炮塔司拉莫的实体,是他真的王牌,被布雷德称其为枪的东西。


他想让知道魔炮塔司拉莫样子的人疏忽大意,好使之成为枪的饵食。

布雷德绝不相信别人。

就算是他的同伴也不知道魔炮塔司拉莫的真面目。

但是,我用一周目的【回复】窥视过他的记忆所以知道这件事。


真遗憾啊,布雷德。

到这里为止的相互算计是我赢了。

魔力高涨。

并且,已经进入了【改恶】的射程内。

得手了。


「克亚鲁,真是不能大意啊。真可惜啊。还差一点就能满分了」


布雷德笑了。

下一个瞬间,我被从侧面袭来的冲击被吹飞。

撞到墙壁上,血从腹部咕噜咕噜地流出,高尔乔斯的【自动回复】发动了。

发生了什么?


我对于周围的人都很警戒。

那个家伙的手下没下手的时机。

那时周围只有格兰茨巴赫帝国的重要人物们。

他们应该无法发出能贯穿我防御的攻击。

我忍住疼痛,向前看,发现了异常。


「布雷德,你是和吉欧拉尔王一样的存在!」

「不,不对。吉奥拉尔王被黑色的力量所吞没了。但是我控制了这个力量」


将我击飞的,是格兰茨巴赫帝国的重要人物。

那个人身体从内侧裂开,伸出黑的触手,眼神变得空虚。

那个是,和以前吉欧拉尔王率领的黑色骑士们一样的存在。

布雷德的肌肉更加膨胀,神父服裂开露出了胸口。

被埋入他胸口黑色的宝石不断脉动,黑色的力量不停地流出来。

……不可能。

布雷德应该只是被授予了黑色的力量。

但是,现在他却产生了黑色的力量。

那么,就和上一代寄生在魔王身上的那个一样。

不,性质比那个更加恶劣。


「难道是用了【贤者之石】吗」


那是魔王的心脏。

作为在第一次的世界,为了对世界本身行使【回复】而使用的媒介。在这次的世界上,是为了以防万一从而可以重新来过,所以想要得到的东西。

那个在布雷德的胸口跳动


「啊,终于明白了。果然克亚鲁好可爱啊。是的,追寻着吉欧拉尔王种下的黑色力量,寻找着根源,我用它来改变了自己……我不想死,不想被杀,不想老。我想一生和可爱的少年们一起快乐地生活」


布雷德一边笑着一边像捏着黏土那样捏起黑色的力量。


「我看到这种力量,通过亲身体会、分析,我确信只要有‘贤者之石’就能利用它。不被任何人杀害的强大,绝不会老去的身体,能保存中意的少年的能力,无论哪个都是我想要的……原本,魔王这个存在本身,就是这个黑的力量的副产物。某种意义上,现在的我甚至超越了魔王,可以说是大魔王」


接连不断,格兰茨巴赫帝国的重要人物们的身体不断膨胀,变成异形。

格兰茨巴赫一侧所有的重要人物,都被改造成布雷德的肉人偶。


……作最坏的打算吧。

变成异形的人,现在入侵的家伙们,每个人都像刚才那样拥有伤害我的力量。


不,不只是在这里的那些人,格兰茨巴赫的市民,几十人,几百人,可能都是这样的吧。

这种情况下,只能撤退。

即使以我的力量,在这种状况下也无法将布雷德无力化。

……并且,如果是布雷德的话会比我预想的最坏情况更进一步的吧。


「没想到,对吉欧拉尔王国发动战争这件事本身就是为了不让大家注意到格兰茨巴赫帝国被从内侧吞噬掉的障眼法」

「谁都没有发现我真正的目地,所以一点干劲都没有。我还以为如果是克亚鲁的话也许会注意到呢」


悲鸣四起。

无论是在建筑物里面还是外面。

外面也是地狱般的图景。

最坏的预想似乎成真了。在这个建筑物外面也有怪物不断出现。

真差劲啊。就当作是被将军了吧。

布雷德说他凭借【贤者之石】获得了黑色力量的根源。

在打倒吉欧拉尔王后,黑色的力量消失了。


那么,布雷德使用【贤者之石】的时机比那时更早。

……被巧妙地喝了一壶。

难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交出【贤者之石】而是准备自己使用。

我害怕它被送到吉欧拉尔王手中,用于发动隐藏在吉欧拉尔城地下,可以征服世界的,开玩笑一般的仪式魔法。


但是,这样一来布雷德一开始就打算背叛吉欧拉尔王。

即使我没有打倒吉欧拉尔王,布雷德也会这样做的吧。

最初的阶段就弄错了。

……那时候就输了。


「全员集合」

「好的!」

「有点糟糕啊。克亚鲁哥哥大人」

「相当麻烦」

「但是,我要打破这局面给你看」


把芙莉雅她们召集到一起。

无论如何都要捉住布雷德,想要完成复仇。

【贤者之石】不仅仅是被夺走,甚至被使用,他的罪状又增加了啊。

即使不是那样,他也是我最讨厌的人。


尽管如此也要放弃在这里复仇。

如果想在这里抓住他的话,反而会被抓住。

那样的话,一辈子都无法复仇了。

复仇最需要的就是冷静。

……如果因愤怒而判断失误,就会马上失败。

为了确实地完成复仇,有时放弃眼前的诱惑也是十分重要的。


「你以为自己能逃走吗?」


布雷德一挥手,房间内变成怪物的家伙们就蜂拥而至。

如果是正面进攻的话会毫无办法吧。

但是……。


「啊啊,逃跑啊」


小狐狸突然从我领口探出头张大了嘴。

在这段闲谈期间,秘密对红莲下了命令,让她积蓄净化的火焰。

与布雷德的闲谈就是为了这个。


「你们都臭了!去死吧!」


红莲吐出净化的火焰。

即使是积蓄了力量的一击也远超红莲的水平,简直像极大的激光一样,把路线上的怪物和建筑物一扫而空,视野被染成了一片白色。


如果是布雷德的话,想着他说不定能回收属于吉欧拉尔王的黑色力量残渣而警戒着。

因此作为一张手牌,让红莲忍耐着。


没想到,岂止是残渣,力量甚至超过了吉欧拉尔王。

布雷德的背后全都被吹飞了,包围网崩溃了。


「芙莉雅!」

「我知道了……第七阶位冰结魔法【哀叹之川】!」

(原文:コキュートス Cocytus河 希腊神话中地狱的河 未被安葬的亡魂会在此河河岸飘荡数百年)


被认为超越了人类能使用极限的第五阶位,只有作为【术】之勇者才被允许使用的神代魔法发动了。

伴随着狂风大作周围半径百米以上陷入凌驾于绝对零度之上的的冷气中。

如果从以芙莉雅为中心一点点的圆形区域迈出去的话,我们也会被冻结的吧。


被黑色力量侵蚀的东西,拥有无限的再生力,不过,如果被冻结的话就可以无力化。


「走吧!」


红莲打开了突破口,我们在芙莉雅拓出的道路上奔跑。

并且,带领偶然在芙莉雅身边所以幸存的第三方国家的人一起离开。

……为了让他在日后作证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安利塔王国的王子,卡斯塔王子在那里。

他警惕着艾莲认为艾莲是有才干的人,并且最先认同我所说的话。

处在芙莉雅附近恐怕不是偶然的吧。

是注意到那里是唯一可能幸存的地方吧。


「跟我来。跟着我的话,只要不碍事,就会保护你」

「真是可靠。……对于我所依赖的部下们,对这种情况实在是束手无策」


我们败走了。

一边逃走一边思考。

怎样才能杀掉他?


拥有这样不讲道理力量的家伙。

……我只浮现出一个答案。

正如布雷德用【贤者之石】强化了自己一样,我也要用【贤者之石】强化自己,站在同一个平台上。


不,那个办法不能用了吗?

在这个世界得到【贤者之石】的方法,已经只有挖出伊芙的心脏。


伊芙很特别。

怎么能这样舍弃掉呢?

如果顺利离开这里,来召开作战会议吧。

如果是艾莲的话,也许会想出些什么办法。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