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九话:回复术士被绑架了

第九话:回复术士被绑架了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6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九话:回复术士被绑架了

在卡拉巴酒馆吃完饭后,就轮到做正事的时间了。


之前拉纳利塔的情报员将这里另一位情报员的所在告诉了我。


在大部分的时间里,像这一类的情报员往往比那些受国家差使的间谍能更快地获取准确的信息,但他们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


毕竟,他们只是一帮为了金钱而出卖情报的人。


正如同他们将关于「他」的情报卖给我一样,他们可能已经将关于我的情况卖给了「他」


既然我想要利用他们,那就不能因此而让我的护卫们感到沮丧。(此处应该是指自己因利用这些线人自陷困境的举动)


我走进了位于后街的当铺,然后让那里的人给我的银制小刀估个价。这是与那些卖情报的人接头的暗号。(要不翻译成掮客吧……)


他们将我带进了另一个房间。一个相貌平平的男人正坐在里面。


但仔细一看的话,可以发现目前从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破绽。


「所以,你就是克亚罗先生吗?我曾经听说过你。」(掮客)


「我知道了,这样说话就容易多了……所以,拉纳利塔的那位之前说的不能写在信里的消息是?」(克亚罗)


我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他有想要当面告诉我的消息。


这非常可疑,以至于让我无法忽视,不过我还是故意来这里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哈哈哈,不要那么直白嘛。来喝杯茶,这茶只能在卡拉巴喝到,你知道的吧?」(掮客)


我品了品他递给我的茶……里面有毒啊。不过,我并不会因此向他兴师问罪,这种事我只会在我从他那得到情报后做。


他在茶里放入了令人难以察觉的,非常强力的麻醉药。


如果他想杀了我的话,他就不会用麻醉药这种东西了。这就意味着他是想将我无力化之后活捉我。


……这对有着毒抗性的我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过我还是用魔法分析了一下这种毒药。


这是一种在摄入体内后五分钟发挥效用的麻药。我一边继续着谈话,一边继续分析这种药对以往服下它的人可能发挥的作用以及药效的时长。


「这确实是一杯好茶。」(克亚罗)


「是的,我们只对重要的顾客提供这种特色茶。」(掮客)


特色茶……嚯嚯,这倒是个适合的名字。


「特色茶确实不错,不过,我还是想要你们的『特色』情报。」(克亚罗)


是谁打算捉住我呢?原因又是为何?


【愈】之勇者可是拯救了吉欧拉尔王国的英雄。显然他们不会认为自己干出这种事后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同样,【炮】之勇者布雷德也不会是这个阴谋的一份子,因为他知道这种毒对我起不了什么作用,因此这种蠢事不像是他能干得出来的。


「好吧,其实是,除了【炮】之勇者布雷德,格兰茨巴赫帝国实际上揽入了另外两名勇者。」(掮客)


「那可真令人吃惊。他们可以胜过剩下三个英雄中的两个了。」(克亚罗)


前去吉欧拉尔王国挑战的三名勇者已经死了(斧,铳,枪),【愈】【术】【剑】之勇者现在归属于吉欧拉尔王国名下。除了【炮】之勇者以外,还剩下三名勇者。


这三名勇者现在应该还没有被找到。世界上只会同时出现十位勇者,而且只有【术】之勇者才有能力找到其他勇者。


换句话说,十位勇者主动凑齐应该看起来是一件绝对不可能的事,但同时我也不能否认,有新的勇者诞生以取代那些死去的勇者。


「是的,看起来是这样。这件事大大地增强了格兰茨巴赫帝国的信心。」(掮客)


「那样真的会增强他们的自信?吉欧拉尔王国也有勇者,而且他们的勇者更强一些啊。」(克亚罗)


尽管数量一样,但是我们这一边的勇者已经经历了数不胜数的战斗,累计的经验和上升的等级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程度。

哪怕是我一个人也能干掉其他普通的勇者。


「是的,正因为这个原因,格兰茨巴赫帝国才会想着尽可能地削弱吉欧拉尔王国的力量。」(掮客)


这也是他们想着设下圈套捉住我的原因么?嚯。

……如果这件事的主谋只是个贵族或者帝国的高官的话,那可就太没趣了。

现在是向他们表演药效发作的时间了。

我一下子瘫在地上,装成一副想方设法试着撑起自己身体的样子。

当我一表现出那副模样时,一群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被黑色伪装包裹着的男人闯了进来。


【愈】之勇者的【回复】非常的强劲,然而,在你发不出声音的情况下却是毫无用武之地。哈哈哈,我可没想到捉住一个勇者居然会这么容易,本来我以为你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主来着。」(掮客)


掮客在放声大笑的同时将魔力限制环装在我身上。

在这个环里面有一个通过阻碍魔力流动来防止对象使用魔法的魔法阵,这个环被普遍的用在能够使用魔法的罪犯身上。

……我稍微有点受伤,这些人居然以为把这种玩具按在我身上就能够困住我。

哪怕喉咙发不出声的我也依旧可以使用魔法。

这个环有着干扰魔力流动的机能,但是任何一个足够优秀的魔法师都可以在装备着这种玩具的同时使用魔法。

当然,我也可以。

他们将我低估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他们将我绑起来然后带到了其他地方去。

现在,让我来看看是那个家伙命令他们这么做的。

当这帮人让我觉得无聊的时候我就立刻把他们安排了。



他们将我蒙住眼后带上了一辆四轮大马车。

我之所以知道这个是因为我发动了【翡翠眼】


我的【翡翠眼】有着透视的能力。

哪怕被蒙住眼睛,我也可以看到马车外的情形。使用这个眼睛,我可以记住回去的路。

看样子这辆马车是朝着格兰茨巴赫帝国的方向去的。

我觉得这辆马车是被魔法强化过得,因为它现在正以对马车而言难以想象的速度前进。

……说实话我不是很想走太远,不然的话我回去会很麻烦的。

我让他们将我带到他们在格兰茨巴赫的据点。

正如我预想的那样,将我绑架是军方下的命令。

他们或许会因为我可以治愈伤害而将我除掉,或者想着从我身上拷问出情报,亦或是将我洗脑后纳入他们的控制之下。

我觉得我现在就该溜出马车然后回去。

实际上,既然我都来这了,那我倒不如为了格兰茨巴赫帝国的情报,稍微再配合一下他们这场闹剧。



为了保护帝国,这个建在格兰茨巴赫帝国的据点被造的十分巨大而且坚固,将近有一千名士兵驻扎在这里。

我被带进了一个被铁栅栏封住的地下建筑。

与之前的麻药不同,这次他们向我的血管里注入了神经毒素,而且毒性也不一样,我的头部可以动弹了。

不过就算这样,他们依然无法从我这得到任何情报。

新的毒药是如此的强力以至于让我稍微觉得有点乏力,估计这种药的药效就是让你头部以下的全身都无法动弹。

最后的结果是我的身体花了三分钟的时间就把这种毒素化解了。

他们又往我身上多装了两个魔力干扰环。

紧接着,我的衣服被扒掉了,然后被他们用锁链紧紧地捆在椅子上。


我在这里等了足足十分钟之后,才有一名带着四个下属的官员出现。


【愈】之勇者克亚鲁,我是格兰茨巴赫帝国的陆军少佐,卡尔・莱特尔。我就直奔主题了。你为什么去了魔族领?吉欧拉尔王国和魔王之间究竟在商量些什么?」(卡尔)


啊?他居然在问那些东西???

格兰茨巴赫帝国所掌握的有关吉欧拉尔王国的情报看样子比我想象的要多。

他个人对魔族的厌恶情感在提到魔王时不自觉地表现在脸上。

……【炮】之勇者布雷德,估计是通过告诉他们这些消息来煽动格兰茨巴赫帝国。

好吧,那么接下来让我来虚张一番声势。


「新任的魔王对人类非常友好,所以我决定和他们结成同盟。如果人族侵略了魔族领,那么吉欧拉尔王国就会前来阻止,而如果吉欧拉尔王国受到了侵略,那么魔族领的军队就会前来救援。通过这个联盟,就可以结束长期以来人族和魔族之间的战争。」(克亚罗)


看着这个少佐的脸一点点变得煞白真是令人愉快。

考虑一下他听说他们的敌国和魔王之间结成同盟的立场,我想这对他而言一定难以置信。

我可以肯定这家伙很清楚魔族和魔兽是多么可怕。


「那是真的吗?简直是不可饶恕!人族和魔族是不共戴天的才对!」(卡尔)


「是啊,那确实是真的。不过我不希望你误会了,吉欧拉尔王国并没有出卖人族。我们结成这个同盟的目的是为了让人族和魔族之间不再发生让彼此流血的冲突。不会再有人通过战争获取任何利益。作为人族的代表,我会去承担并化解双方的血仇。」(克亚罗)


「这只不过是漂亮的台面话而已!你在说谎。魔王没有任何理由和你结成同盟。」(卡尔)


「然而确实有。新任的魔王之所以会有着和我们结成同盟的立场,是因为吉欧拉尔王国的三位勇者帮助她击败了前任魔王。结成同盟一事是从合作开始时就许下的约定。」(克亚罗)


如果把这些话对我自己说的话,那确实是不错的谎言。


结盟一事的个中曲直一言难尽,我们的同盟实际上确实正在为这件事而努力,尽管其间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一段时间。


且不管那些,如果他相信了我所说的关于同盟的事,格兰茨巴赫帝国一定会因此在抄吉欧拉尔王国宣战这件事上举棋不定。


尽管往昔不再,吉欧拉尔王国依然是一个强大的国家,而且如果魔王的军队也为之提供后援的话,他们应该明白他们将会毫无胜算这件事。


「……少佐,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话,我们肯定会输掉和他们的战争。所以我有个提议。如果【愈】之勇者和他的团队是吉欧拉尔和魔族领之间的全权代理人的话,在他们回去之前这个同盟肯定无法顺利形成。在这种情形下,他们应该不会签署任何官方文件。那么这个同盟继续加强的可能性也就不复存在。」(士兵)


「说的没错,瑞文。在我们从【愈】之勇者身上得到情报之后,就立刻将其处决,然后把他在卡拉巴的那些同伙也一并解决了……所以,接下来第一件事,我们要让你说出你的同伙的所在。」(卡尔)


他拿了一根铁棒奋力地朝我脸上招呼,一次又一次的打在我脸上。


「赶紧给我招了吧!你尽可以放声地叫!这可是特制的房间,所以无论你哭喊地多么卖力,你的声音也不会传到外面去!」(卡尔)


打那么几下并不像说得那样那么疼,毕竟我和他之间的等级差放在那,但是在做着这种令我不愉快的事情的同时,还声称要把我的女人也卷进来……这就不可饶恕了。


他的复仇点数就在刚才涨了不少。


「如何?现在愿意把自己的同伙在哪招出来了吗?如果你现在说出来,我就不再动粗了。」(卡尔)


「……啥?这也能算拷问?」(克亚罗)


「我马上就让你那张笨嘴停止工作!」(卡尔)


我的态度显然大大地将他惹毛了。


他带着全力把我的手抽出来摁在了桌子上,然后掏出一把短刀,瞄准了我的小指。


那把刀刺向了小指,然而,刀自己却断了。


那是因为在那一瞬间我强化了我的手指。借助我的能力值,只要我愿意,兵刃这种东西我想接住多少就接住多少。


卡尔少佐在一旁用另一只手紧握着手腕,看样子受伤颇大。


「这王・八・羔・子,你胆子不小啊!给我拿药来。哪怕他变成一个残废也没关系。把那些劲大的药都给我直接拿过来。」(卡尔)


他的下属为他带来了一瓶紫色液体。


然后,他们其中的三个人将我摁住然后强行把这药灌进了我嘴里。


……这依然对我没什么用。


但是这很令人不爽啊。


这个情景令我想起了不好的东西。那是过去给我留下的创伤,那是关于我像一条狗一样被残暴对待的过去。


卡尔少佐积攒的点数已经达到了应当被我复仇的指标。


这群人的未来已经被决定了。


让这帮人好好地被折磨一番,狠狠地践踏他们的尊严,在被我折腾够之后悲惨地死去。


「感觉如何?这可是我们这最好的药了。现在,告诉我你的同……」(卡尔)


卡尔少佐的声音戛然而止。

捆住我的锁链像蛇一样缠上并勒紧了那些下属的脖子。他们的喉咙被死死地勒住后,脸色很快变得苍白,不久便晕了过去。


魔力干扰环一个接一个地断开。


随着我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卡尔少佐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朝后退去。


正当他尖叫出声的时候我一下子掐住了他的脖子并破坏了他的喉咙,于是只传出了一阵细微的声音。


……等等,我刚才应该听得很清楚,这个房间是隔音的。额,看来我又做了一件没必要的事情,嘛啊,不管了。


「我有点厌烦了现在。你这人实在是不懂怎样做才叫拷问。所以,就让善良的我来教你如何正确地做好这件事。别慌,我不会杀掉你的。」(克亚罗)


我绝对不会让他这么容易就死掉的,


尽管我可以通过【回复】立刻获得这个人身上的情报,但我还是故意采用了更原始的手段。


这不过是一场复仇(游戏)


我会想出一些好点子来从他身上套出格兰茨巴赫帝国的情报。


在那之后,我会清空他的脑袋,然后为从内部摧毁格兰茨巴赫帝国安下一个炸弹。


这可是让一名像他这种一样的忠诚将官困扰的最佳办法。


正像他之前尝试向我做的那件事一样,当我把他的小指拉向我的时候,一阵像猪叫一样的声音从他那传了出来。


「哦,这可让我想起来了,你说过的,『赶紧给我招了吧!你尽可以放声地叫!这可是特制的房间,所以无论你哭喊地多么卖力,你的声音也不会传到外面去!』多亏有这件事,现在我可以尽情地享受拷问的时间了。」(克亚罗)


正如一名将官会作出的表现,他现在正以很不礼貌地眼神怒视着我。


我倒想看看,当我开始教他什么叫拷问之后,他这种眼神还能保持多久。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6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6-21 17:09:26]  回复

    反!客!为!主!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6-25 09:30:00]  回复

      爽啊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20 19:57:13]  回复

    一 转 攻 势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30 22:36:03]  回复

    棍勇之前不是被拔了衣服吗,所以现在莫非是在以全裸状态反客为主搞拷问(画面太美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9-20 16:46:17]  回复

    却观察着,猎人猎物同体,异类即是仇敌,毁灭作为赞礼,无上肯定

  • 嘿嘿

    嘿嘿  评论于 [2021-10-13 21:22:53]  回复

    不会吧不会吧,他们竟然以为男主是那么好对付的?!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