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五话: 揭露罪恶

第五话: 揭露罪恶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现在的魔王城内,叛乱者如同野草般遍地丛生,所以我得做点清理工作。


我首先将目标放在了雪豹一组身上,因为就叛乱而言,他们这一族的表现最为恶劣。


我本想着只把叛乱的罪魁祸首拿去血祭以儆效尤即可,但没想到的是他们的计划和做法,或者说全部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我太失望了。


实话讲,他们简直是太过分了。


尽管他们为了以防万一,做了些简单的掩饰工作,但他们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挖掘地道,忙于叛乱的准备工作,无论怎么想都会让人觉得这其中一定是出了什么偏差。


嘛,确实,这说明了这帮人是多么地不把魔王伊芙当回事。这个偏差必须得纠正,不然其他种族也会干出一样的事情。


我捉住了雪豹族主持地道挖掘工作的女子。


他们是外形和人类非常相近的魔族,她也确实是个美女。不过,一看到在脖颈以上的豹形的脑袋,即便身形是那般曼妙的女子,兄弟也只能打蔫了吧。(楼主:不是人外控确实硬不起来啊)


不管怎么说,我应该能很好地享受一番折磨她的过程。


我一拳将雪豹族的女子打晕,然后将她带到了地牢中一个特别的房间里。那是一个有着各种玩具的牢房。


由于不想被她们看到我和这个女子玩耍的场景,于是我就先让刹那和暮羽先回去了。


保险起见,我事前向她要求过诚实一点对我,但是似乎她没有开口的打算。于是不大情愿的我只好开始「询问」她了。


我在她身上尝试了房间中各种各样的玩具。


这些并不全是市场上流通的作品,其中有些是我手工制作的,所以一一实验这些玩具还是一个相当激动人心的过程。


做这件事还有其他的好处。


正如同我也偶尔会想体验一把成熟的女人一样,如果老是一成不变的话,刹那她们很快就会感到厌倦的。


所以玩具是增加新乐趣的有效方法。


但是付诸使用前我还是需要实验一下,因为我并不知道女孩们到底喜不喜欢这些。


毕竟她们太顺从了,哪怕她们不喜欢也会硬说感觉不错,哪怕被这些东西弄伤或者弄得不舒服。


那可不好,所以当找着可以实验的对象的时,我会好好试验一下这些玩具的效果和体验。


即便这些玩具坏了也没问题,所以我可以随意使用这些玩具。


差不多过了大半天,这名雪豹族女子便被玩弄得口水乱流,下体流液成泊,脸上似乎残留着高潮时的表情,看样子眼神空洞的她已经失去了意识。


我想今天就只能先到这了。


估计现在的她哪怕连话都说不清了,所以还是明天再来好了。


自打我尝试着「说服」她开始,已经过去了四天。


她总是守口如瓶,所以「说服」的过程一直在继续。与此同时,为了将雪豹族孤立,一些必要的事项也被我安排妥当。


我已经得知了在这件事上与雪豹族有合作的其他部族,然后我利用这个女子联系上了他们。


这群傻瓜都陷入了我的圈套,然后全都被我抓住并关进了不同的牢房里。


不巧的是,来自其他部族的客人都是男性,所以我没法和他们一起玩。

我迅速地用药物让他们乖乖招供,然后在他们发挥作用之前,暂且先让我的仆从们照顾他们。

像往常一样,我来到了地牢。

当我坐到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时,全裸的雪豹族女子便向**过来,一言不发地脱下我的鞋袜,开始舔舐我的脚尖。

似乎是理解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她的尾巴因兴奋和期待而摇摆个不停。

通过使用这些玩具我也取得了很不错的经验,我可以不依赖药物就能实现对她的调教。

不过这一次,我用了我的洗脑和药物手段。

这一方面我可是专家。

借助【回复】,我找到了她的弱点,然后故意玩弄她身上这些地方,然后进行洗脑的操作。通过不断重复这样的过程,她成了我的宠物。


「所以,现在打算好好谈谈了吗?」(克亚罗)


「是的,主人。各方面都可以。」(雪豹族的女子)


「呋姆,那就来和我说说雪豹族的计划吧。」(克亚罗)


「是。实际上……」(雪豹族的女子)


这计划的内容和我估计的基本一致,与我从其他牢房里的那些家伙听到的内容也相互印证。看来没有人说谎。

尽管由于部分洗脑做得不彻底,导致供词间偶有接不上的情形,不过影响并不大。

她一把该说的事情说完,就开始用她的脸颊摩擦作为女人都最想要的地方。

这还挺奇怪的,因为她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多少有点可爱。

不过,这并不是说我会将爱分给她,让她加入我们。

只是,有一个人愿意让你为所欲为的成熟女性,感觉还不错。


「我想让你做点事情。你不觉得应该有人为雪豹族的所作所为赎罪吗?」(克亚罗)


「必须的。为了魔族的和平,请让我为您竭尽所能,魔王的直属骑士大人。」(雪豹族的女子)


我本来打算着将这个女人用完就扔的,但是如果把她留下来的话,每次回魔王城都可以玩弄她,似乎也不错。

这将会在今天决定。

在这座城堡里,有一个名为十种族委员会的议会,由当下魔族领的政体中拥有最高权力的十个部族所组成,伊芙在此中享有最终的决策权。

在这个由十个部族向伊芙作工作报告的机构中也有我的参与。

在那些族长低头作报告的同时,我在一旁静静听着。

报告中没有什么特别的事项,伊芙一个又一个地通过了那些报告和议案。


「魔王伊芙・莉丝大人,以上是今天的工作情况。现在,让我们……」(魔族)


「不,各位请留步。今天我有一些事情要讲。」(伊芙)


伊芙的话在族长之间引起不安和疑虑的气氛。


「我们经过一番浴血奋战之后,终于取得了当下来之不易的和平。但是,这里却有人因为他可耻的自私与贪婪妄图将其毁掉,所以,我将会把破坏这片和平的部族逐出十种族委员会。部族族长和他的族人们所享有的地位和权利将会被收回,整个部族也将会被流放到边境。」(伊芙)


那些族长们开始慌了起来。对于这番话指的是谁,族长们心里多少有点头绪。


(楼主:这里我真的很想翻译成「心里有B数」啊)


「魔王伊芙・莉丝大人,是哪个部族将要被流放呢?」(魔族)


「雪豹族。他们在和前代魔王下势力较大的土猿族、机铁族联手密谋发动叛乱。雪豹族擅自挪用国库资助土猿族和机铁族以武器和粮食,企图挖掘地道以便将两个部族引入城内。确实罪无可赦。」(伊芙)


在场所有人都看向了雪豹族族长。


「那不是真的。我们只是在做城墙的修复工作而已。且不说此事,我们之前收到报告说,身在此处的那位直属骑士阁下无缘无故地攻击了我们。像现在这样指控我们未免太过分了。」(雪豹族族长)


这样的展开我早就预料到了。雪豹族已经知道我干掉了那些正在挖地道的族人。


那大概是四天之前,他们估计已经想尽一切办法毁掉了证据,并找好了借口。


嘛,我今天来这就是为了把他们逼到绝境。


我打了个响指。然后有两名卫兵带着土猿族和机铁族的族人走了进来。


他们是我利用雪豹族的女子引上钩的那群人的一员。


「雪豹族的族长,苏诺,你是否认识这些人。」(克亚罗)


「我不认识。」(苏诺)


「我知道了,那么你们俩是否认识这个人?」(克亚罗)


土猿族和机铁族的两个人指向了苏诺。


「我认识他,他是向我们提出要约的人!他承诺说可以让我们取回原来的地位!」(土猿族)


「我们也是。武器,粮食,进入城堡的策应,以及承诺。」(机铁族)


他们两个说雪豹族曾经发出邀请,并计划杀掉魔王。他们所说的内容从雪豹族的引诱、给予的资助、魔王属地内富裕的村落和街道、共享警备工作薄弱时间的情报并利用之以便略夺他们的方案,如此种种。


他们所说的一切对在场所有族长而言都有点回数。


特别是前代魔王势力针对那些村落和街道所发动的袭击一直令人非常头疼这件事。在工作交接时警备较为薄弱的时间点经常成为被盯上的目标。


果然还是药用起来顺手。让那个女子服从于我足足花了三天,而让这些家伙开口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


「土猿族和机铁族现在在我的控制之下。我有好多有关雪豹族的证据,需要我全部展示出来么?难不成你想坚持宣称这是诬告行为?」(克亚罗)


这四天我并不是全都花在了调教女人身上。


和这些家伙类似的人早就被拿下了。雪豹族认为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暴露和其他部族的联系会让自己陷入被动,为了消灭证据,他们早就切断了与其他部族的联络。事实上他们也没有暴露。


「那些,那些都是捏造的。那个人一定是为了诬蔑我而逼他们这么说的。」(苏诺)


「假如你觉得不够的话,我还有其他证据。」(克亚罗)


我打了个响指,然后经我调教的雪豹族的女子走了进来。


苏诺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他以为我已经将她杀了。


「我们雪豹族犯下了无可饶恕的罪行。感谢魔王的直属骑士──克亚罗大人让我想起了正义为何物。现在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雪豹族的女子)


她坦陈了所有事。


「那也是捏造的。」(苏诺)


有点看不下去了。不过我还有其他手段。

另外一个部族的族长举起了手。


「我们不这么认为,之前雪豹一族确实试图邀请我们加入他们的叛乱。我们之前以为那只是个玩笑,现在看来他们好像是认真的。」(魔族)


「相关的事情我们多少也了解一点。这个雪豹族应该是负责上个月被袭击的那个村庄的警备工作的人。」(魔族)


「你们,你们这群人,你们背叛了我们!」(苏诺)


尘埃落定。

其他部族的族长对雪豹族的弹劾开始了。

我勉强忍住了笑容。

这确实是我布下的局。我让这些情节相对较轻的人去弹劾雪豹族,作为对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回报并告诉他们如果胆敢违逆我的话就公开他们的罪行、将他们杀掉。


「那就这样决定了。我,魔王伊芙・莉丝命令,雪豹族全族被流放到边境偏远的村落。族长苏诺以及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将被判处格兰之噬。」(伊芙)


一听到「格兰之噬」,在座不少人脸色变得苍白。

那是魔族领内最为残酷的刑罚之一。我在以前曾经见过一次。

对雪豹一族的处置就这样被决定了。

由于那个女子诚实地揭露了罪行,她可以留在魔王城内继续生活。

与其杀了她,不如将她留着。在想换换口味的时候来诱奸她也是极好的。

我将继续把我积压的怒火发泄在这群猪身上。



格兰之噬在第二天就被付诸施行。

雪豹族的罪行被公开后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不少魔族聚集到魔王城城下町,来观看雪豹族因其罪行而遭受刑罚的经过。

从外面看可以看到城下町的刑场有一个巨大的牢笼。牢笼里关着名为格兰的恶魔犬。

然后,双手被捆着、全裸着的雪豹族被扔进了笼子里。

由于他们的牙齿被敲掉了,所以他们无法咬舌自尽。

伊芙出现在一个高台上。


「为惩戒妄图破坏即将到来之和平的罪行,现开始对无妄者的处刑。用你们的双眼仔细看看这些罪犯的下场吧!」(伊芙)


恶魔犬格兰冲向了雪豹族。用嘴撕扯着,从手脚开始,准备将这些雪豹族一一吃下。

惨叫声响彻牢笼。

在活着的时候被吃掉的恐惧和痛苦无法令人想象。

恶魔犬继续着吞食和杀戮。

这确实很残忍,但你不会觉得这是最残忍的刑罚。

因为恶魔犬有着一个可怕的特性。

当饱腹感达到一定程度时,他会舔舐猎物的伤口以止血,将舌头伸进雪豹族的嘴里强迫他们喝下某种液体,然后开始小憩。


「伊芙,这个将会持续多久?」(克亚罗)


「由于恶魔犬格兰一次吃得不多,大概会持续两星期的样子。」(伊芙)


恶魔犬格兰会格外用心地细细品尝到手的猎物。更可怕的是,他会避免杀死猎物以便让食物保鲜。

当格兰舔舐伤口的时候,流血会止住。至于让雪豹族喝下的东西则是一种麻醉剂,会让他们无法行动,并将他们的新陈代谢限制在最低限度,这样就能避免他们死于饥饿或者缺水。

他会在两个星期的时间里一点点将他们吃掉。

没有比这个更残酷的刑罚了。那些雪豹族曾试图杀掉伊芙,所以他们罪有应得。

伊芙的脸色变得很差,所以我把她带到了一个没人能看见她的地方,终于放松下来的她开始气喘吁吁,额头上不断冒出冷汗。


「你身体不舒服吗?」(克亚罗)


「我真的不想用手段处刑,毕竟我的亲人都死于这种刑罚。」(伊芙)


「抱歉,我不该要求你用那种残忍的方式杀掉他们的。」(克亚罗)


我抱紧了伊芙。伊芙也将头埋入我的怀中。


「没关系,只要我们能避免杀掉更多的人,我还能继续坚持下去。」(伊芙)


「是的,不会再这样了。现在没有人敢轻视你,并把你当做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克亚罗)


将雪豹族的叛乱计划公之于众,就能告诉那些蠢蠢欲动的人,这件事让他们的行为也暴露了。

同时我们也向他们展示了伊芙会在必要时会痛下杀手的意志和决心。

如果都到这种地步了,还要想着发动叛乱了,那他们不是愚蠢至极就是对自己有着不在任何人面前暴露自己行为的自信。

对于第二种情形,我会特别留意。


「现在,让我们回家吧。我会在床上好好安慰你的。」(克亚罗)


「克亚罗,你怎么老是想着这些东西!」(伊芙)


「你难道不喜欢么?」(克亚罗)


「不是,并没有反感的意思。今晚要好好地爱抚我。」(伊芙)


那当然了,毕竟我正有打算。今晚,我会将那些好好地倾注在伊芙身上。

突然一阵寒意窜过我的脊背。

这往往意味着要发生什么事情,我得特别提高警惕了。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07 17:59:49]  回复

    真的是禽兽啊,不过我不反感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