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三话:拥抱他的爱人

第三话:拥抱他的爱人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经过漫长的旅程,我们终于回到了魔族领内伊芙所在的城堡。


路上花的时间比我预计的要多很多。


我在此前已经写信告诉她,我们已经将吉欧拉尔王国收入囊中,国内的统治暂无问题。


在布拉尼卡和拉纳利塔间,我一直留着和伊芙来往书信的暗线。所以伊芙应该不会对我们的情况过于挂怀。


飞龙在院中一经着陆,那些魔族便走出来迎接我们。


「欢迎回来,克亚罗大人!」(魔族)


「有劳出迎,请立刻带我到伊芙那里去。」(克亚罗)


「是!」(魔族)


那个魔族低头应答。


我在讨伐魔王时取得了极大的功绩,同时也是伊芙的直属骑士,所以我的行为并不和我的身份冲突。


作为直属骑士,在对伊芙有利的范围内,我有着决定或执行任何事项的权力。


可以随时支用魔族领财政中任意数额的预算,甚至可以动用魔族领的军队。


此外,在这个位置上我还享有特权,可以以叛国罪之名处分任何伤害我的人。


总而言之,我可以为所欲为。


「魔王伊芙大人现在正在开会,请允许我带领各位前往房间等候。」(魔族)


「知道了,那就依你所言吧。」(克亚罗)


在等候的房间里我们愉快地享用着茶点。


在魔族领内享用甜品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他们的面粉和人族的似乎不太一样,糖的味道也有着微妙的区别,至于茶则有着自身的风格和特色。


从各方面来讲都还不错。


「虽然肉很好吃,但甜点吃起来也一样很不错!」(红莲)


这一次给我们品尝的是烤甜饼一样的东西。


幼狐则是吃得不亦乐乎。


尽管她声称自己是个肉食者,但实际上表现得却像个杂食动物一样。


「呼,很美味。」(刹那)


「尽管第一次品尝时有一股强烈的违和的味道,但是一旦习惯之后吃起来反倒会觉得很不错。」(暮羽)


刹那和暮羽看起来都挺喜欢这个甜点的,但是另一边,芙莉雅则是浅尝辄止,看样子是并不合她的口味。


「红莲的肚子已经装满了。」(红莲)


幼狐在桌子上蜷成一团毛球,然后开始睡起觉来。


我开始若无其事地抚摸起红莲(幼狐)的肚子和脑袋,只见红莲一脸满足的同时,喉咙里还发出了舒服的呼呼声。


呋姆,看样子她已经充分意识到被我抚摸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瞧,她毫无防备地就把自己的身子主动靠了过来。


看样子一有空闲时就被我抚摸,对她而言已经成为日常。那么,很显然,第一阶位段的目标算是基本实现。


既然她已经习惯于接受我的照料和关怀,那就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可以找个机会,在她能接受的情况下,告诉她在女孩子的形态下接受我的「抚摸」感觉会更加舒服。


接着,我会在她身上合适的「地方」让她享受更深层次的快感,然后告诉她如果让我更「深入」的话,会有更加愉悦的体验。


到时候,头脑「灵活」的红莲应该会毫不犹豫的上钩。(Nobel:这里应该是暗讽幼狐自己觉得自己很聪明,往往觉得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调教一个「傻乎乎」的孩子所带来的兴奋和愉快真是别具一番风味。(Nobel:Σ?!)


凡事都得循序渐进。

如果我一上来就把那些事情灌输给她,她肯定会生气然后调教游戏就到此为止了。所以我会保持耐心,一步一步地来。

在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门被人打开,走进来的是伊芙和她的护卫。

伊芙还是一如既往地可爱。无论是脸庞、身体还是黑翼,都是那么可爱。


「你终于回来了!你迟到了,克亚罗。」(伊芙)


伊芙向我跑过来并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


「在你的属下面前可不能做这种事情,这会有损你的威严的。」(克亚罗)。


「但是我们分开实在是太久了。我已经忍不住了!」(伊芙)


她继续紧紧地抱着我。

我想,在魔王城生活的她不仅仅是孤单,恐怕还经历了一段非常艰苦的日子吧。


「……真是的,你就光顾着你自己了。接下来的护卫工作就交给我了,你们先下去吧。」(克亚罗)


「是!明白了!」(护卫)


魔族的护卫离开了房间。

确认房门已经关上后,我和她开始了深吻。那可是大人的吻。

伊芙的两腿缠住了我,她想从我这索取更多。

尽管我很想继续推进下去,但还是得先把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安排了再说。

毕竟,如果脑袋里想着太多事情的话,就没法忘我地享受各种各样的工口的事情了。


「伊芙,我很高兴看到你平安无事。」(克亚罗)


「我也是。我担心了很久,你知道吗?」(伊芙)


我稍微有点苦笑。在第一次遇见她时,根本不会想象到她会有这种举动。

现在的她表现得完全像个恋爱中的人。

在伊芙身上,我没有采用洗脑的方式,而是渐渐地去改变她。也多亏于此,现在的她相当令我满意。


「当我们在吉欧拉尔的时候,我们消灭了创造那些黑骑士并侵蚀吉欧拉尔国王的存在。然后我们把艾莲留在那里,暂时接管吉欧拉尔。魔族领这边怎么样了?」(克亚罗)


「我正在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接掌前代魔王的权力,恢复公共秩序,然后改革领内,为今后与人族共存的生活作调整。虽然不能保证说做得很好,但应该还是有一定进步的。」(伊芙)


不能说做得很好吗?看来另有玄机。


「领内有敌对势力么?」(克亚罗)


「是的,至今为止依然有很多反对议会表决的势力存在。有不少被迫害过的种族宣称要报复那些受到前代魔王优待的种族,也有不少宣称种族间无法共存的言论存在。」


这都在意料之中。毕竟有不少种族在前代魔王的迫害下几乎被灭族。而且,和人类长期的战争所遗留下来的影响也难以消除。


「……首先还是要继续维持议会的作用。如果过一段时间还是没有起色的话,那我们就就要动用强制力了。」(克亚罗)


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了。

伊芙是魔王。

魔王的权能之一就是所有魔族和魔物都要绝对服从魔王的命令。无论是谁都不可以违逆魔王伊芙的法令。

但即便是这样,缺点也有很多。(Nobel:日文汉字是权能,这里我不确定是政治性的权力还是说作为魔王的技能性权力,这里暂且取后者)


如果没有听到伊芙的命令的话,这份权能就无法发挥作用。而当命令的内容不够明确的时候也是一样。


因此,我们对没有前来面见伊芙的族人没有特别有效的手段。而法令本身也有漏洞可钻,以至于人们可以通过钻空子的方式进行不法的作为或不作为。若是单方面地加之强制或限制的话,则容易招致相对人的反感,容易在伊芙力所不及的角落里滋生叛乱。


(Nobel:这里本人是理解为绝对服从效果必须得是面见或听到魔王的命令才能发动,在见不到魔王的地方只能通过地方官执行,如果盲目加强对地方的控制的话,容易导致叛乱,这里第一个问题可以概括为中央权力薄弱)


而在这种情况下,伊芙实现魔王的统治就必须假借这帮人之手。


「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日子实在是太难过了。尽管他们在过去团结在一起打败了前代的魔王,但胜利之后立刻就各自为政了。」(伊芙)


「这毕竟是人之常情。且不说各部族,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打算和考量。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那个人便是魔王。」(克亚罗)


(Nobel:总揽全局、协调各方这种不要问我是怎么想到的整合的人若是觉得不妥可以改成「将他们凝聚在一起,统率他们的人便是魔王」)


「确实是那样,而且还很累人。不过我会尽我所能的。」(伊芙)


我摸了摸伊芙的头。


平时我这么干的话,她会朝我发脾气告诉我不要像小孩子那样对她,不过这一次似乎很顺从地接受了的样子。


「那么,我想是时候该让我为你准备的东西上场了。」(克亚罗)


我打了个响指。然后,两个魔族的官员出现了。


看到伊芙一下子就绷紧了神经,于是我安慰她放轻松一点。


当我回到魔族领的时候就命令他们到我这来了。


「克亚罗大人,雪豹一族的族长克鲁兹已经着手准备发动叛乱了。他们勾结了所有有着魔王候补的部落,并在为接下来的战争做准备。」(魔族官员)


一个大家伙出现了嚯。雪豹一族曾经也是前代魔王统治下被压迫的一族,和我们一同奋战并击败了前代魔王,是发过誓的朋友。


官员的报告仍在继续。


「他们拟定了一个计划,正准备从棘蛙族中派出一个暗杀者。」(官员)


「在一些城市和街道上仍在执行没收前代魔王财产的计划,尽管这些计划已经被伊芙大人宣布禁止了。」(官员)


「每一个种族都在为己方争取更高的政治地位,他们针对着那些拥有着政治权力的人,每天都在制造大量的冤假错案,这已经影响到魔族领的日常公共秩序了。」(官员)


「对于伊芙大人所主张以实力主义为主导的人才选拔制度,有几个种族也要求参与对面试选拔对象的评审。事实上,面试的分数占了总分的90%,考核成绩的高低直接受评审方的控制,而由于评审的权力一直控制在少数部族手上。整个选拔机制更多地由出身而非实力来决定。」(官员)


「此外,用于支援在战争中受害的村落的物资被赤犬族中饱私囊。在部分地区,民众间自前代魔王以来逐渐累积的不满情绪有爆发的倾向。」(官员)


虽然我很清楚这些部族肯定会为各自的利益为所欲为,但实际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


这两个魔族直接听从于我,现在他们正在汇报没有传到伊芙耳中的情况。


他们俩是经过我的【改良】和各种洗脑措施处理后的傀儡。通过在各个部族安插这样的傀儡,我就能得到他们搜集的各种各样的信息。


尽管将每个部族的族长直接洗脑是最直接的办法,但麻烦的是,类似这种人物背后都有强力的保镖,这就意味着如果我想那么干的话,就得先来一场大清洗,这种做法无疑会增加风险。


这就是我为何选择那些脱离党派、较为独立,同时能力值比较高的人,将其变成我的傀儡的原因。


当然了,我这人一向倡导Love&Peace,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把某个人给洗脑了。我会确保将我的选择对象限制在那些轻视和侮辱我和伊芙的人的范围里。


把这些人给处理了也不会让我觉得良心作痛。


收集情报是首要之事。

无论我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和权力,如果不能正确合理地加以使用,就会变得毫无意义。为了正确合理地运用它,搜集情报则变得非常必要。

这是我在观察【炮】之勇者布雷德的时候学会的事情。

尽管这个人的品行和性癖简直比垃圾还要恶劣,但是他的能力确实十分出色。


「辛苦各位,我都知道了,你们可以先下去了。」(克亚罗)


「是,克亚罗大人。」(官员)


「这是给你们的奖励。」(克亚罗)


我将两块糖扔给了他们。

紧接着这两个魔族官员喘着粗气扑向滚落在地上的糖果。


「哈哈哈,克亚罗大人给的糖!」(魔族)


「不胜惶恐!喜出望外!」(魔族)


他们用舌头将地上的糖舔进嘴里,然后开始一脸满足地含起了硬糖。

由于实在是太激动了,以至于裤子下面撑起了帐篷,其中的一个甚至连裤子都湿了。

啊,真是有点恶心啊,我好像把他们调教过头了。

当嘴里的糖含尽的时候,他们露出一脸「悲伤」的表情向我行礼。(Nobel:参考某个表情包)


我向他们扔了满满的一袋硬糖。


「将这些给其他成员送去,一定要保证送到。如果要是敢偷拿的话,我就把你们俩从这扔出去。」(克亚罗)


「是,是的,克亚罗大人。我明,明白了。我会看好每一个人的份。不会,不会偷吃的,克亚罗大人的,不会偷吃。忍耐,忍耐啊啊啊。」(官员)


他现在在拼命忍受着由强烈的兴奋和被抛弃所带来的恐惧的交织而成的感受。

脸上则是被眼泪和口水弄得一塌糊涂,简直是一片糟糕的景象。

我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让他离开了房间。


「主人,这些气氛糟糕的人是谁?」(红莲)


「在我待在魔王城里的时候,有那么一帮人对我出言不逊,态度尖刻。于是,我尝试着说服了他们,然后他们现在开始为我效力。」(克亚罗)


「那绝对不仅仅是说服那么简单!你是不是打算对红莲做同样糟糕的事情?那实在是太可怕了!」(红莲)


「不会的,而且我也不需要那么做。」(克亚罗)


嗯,我撒了个小谎。

我让芙莉雅和艾莲接受了全套的洗脑操作,而且我从未停下过对她们的「保养」


尽管我从未对暮羽使用过【改良】,但是我对她实施过洗脑。

除此以外,每次我抱她的时候,陷入高潮的她的心灵总会出现间隙,于是我便将我的爱意插在她身上。

那确实是我的弱点。如果我不做到那种程度的话,我是没法相信的同伴的。


「Emmm刹那是克亚罗大人的所有物,所以克亚罗可以对刹那做任何事。假如克亚罗大人需要的话,刹那可以接受洗脑。」(刹那)


「我爱克亚罗大人,所以那种程度的东西没有必要。」(暮羽)


「我同意暮羽,哪怕没有那些虚假的羁绊,也有确确实实的爱将我和克亚罗大人联系在一起。」(芙莉雅)


对芙莉雅的话我稍感震惊,但我并不认为她们的话有错。

真实的事物往往建立在谎言之上。

我现在开始有点纠结,如果芙莉雅取回了记忆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作为芙莉雅时期的爱意或许意外地胜过了回忆,甚至会因此继续站在我这一边。

也罢,毕竟养了这么久了,我也不想毁掉芙莉雅。

如果我想这么干的话,我在处决吉欧拉尔国王的时候就该付诸实践的。但是我确实比较喜欢芙莉雅,以至于我宁可将她留在我身边也不想以那种方式用她取乐。


「话题稍微有点脱线了。伊芙,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克亚罗)


「我之前有考虑过,但是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我知道会有人成为反对势力,但没有想到那个人也会加入其中。」(伊芙)


伊芙颇为沮丧。

那两个魔族官员搜集而来的信息确实令人震惊。

暗杀的阴谋,叛乱的计划,如此种种。

现实对她而言似乎太过沉重了。


「不必担心。只要事先有所察觉,就能做好防范措施。现在我们已经取得了确实、充分的证据,随时可以将他们拿下。我会去把他们做掉然后拿去以儆效尤。在让这帮人理解伊芙比他们想象中要了解更多事情的同时,还得让他们记住成为我们的敌人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克亚罗)


简单来讲,这帮人之所以敢为所欲为的原因是他们低估了伊芙。

既然这样的话,那只要告诉这帮人他们想错了而已。

不巧的是,仅仅告诉他们是不够的,所以得让他们领教一下伊芙的力量。


「好吧,我愿意那么做。所以,请帮助我吧,克亚罗。」(伊芙)


「当然了,这是一帮敢于伤害我爱人的家伙,所以我没有理由原谅她们。首先,让我们先去寝室。等时间一到我们就出发。」(克亚罗)


我吻住了伊芙并将她抱在怀里。

伊芙的身体很热,看来她已经期待很久了。

不管怎么说,过了这么久,我确实很想再体验一把复仇的乐趣,不过沙雕的数量似乎比我想象中的多了那么一些。

现在终于可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了。

抱着伊芙的同时,我会考虑下如何教训这些妄图杀掉我恋人的家伙。

那绝对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