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六话:回复术士成为真正的勇者

第十六话:回复术士成为真正的勇者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5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十六话:回复术士成为真正的勇者

吉欧拉尔国王现在被困在芙莉雅制造的,厚达三层的寒冰牢狱之中。


冰狱的墙壁不但坚固,而且还可以通过低温冰冻来迟缓对方的动作。


哪怕是有着强大力量的黑色瘴气,也不见得能随便打破这堵坚冰。


在这一罅隙中我开始集中精神。


显然,那个黑暗的存在和魔王之间有着某种联系。毕竟,让魔王陷于疯狂的原因正是这股黑暗的力量。由于这股力量,原本温厚的魔王开始发狂,最终陷入狂怒和嗜血的状态。


与之相应的,勇者就是为此而生,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杀掉魔王。


正因为如此,勇者身上天生就应当具有驱散那股黑暗的力量。


但是,随着勇者的更替,没有人发觉那股力量的正渐渐流失。


「即便如此,如果是我的话,就能把那股力量取回来。」(克亚罗)


【回复】技能天生就有着能让事物变回其原本的样貌的能力。所以,通过对【勇者】这一概念使用【回复】,我可以取回那个名为「勇者之本质」的力量。


对某一概念使用【回复】,这一操作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踏足神之领域,所以在一周目的世界里如果没有贤者之石的话,我是没法进行的。但是就当下而言,由于我的等级已经超过200,如果操作的对象是较为容易干涉的事物,比如和我密切相关的东西,这种操作我应该还是能勉强做到的。


此外,红莲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数次观察过红莲的净化之火之后,我已经基本弄清楚了勇者之力驱散黑暗的力量的原理了。至于说如何做到这一点,我心里也已经有了答案。


我闭上眼睛,然后开始在脑海里努力强化那个概念的印象。

与此同时,我尽可能地累积着我的魔力。


「克亚罗大人,那道屏障已经到极限了。既然三重冰墙撑不住,那就再来……呼……全部魔力……都用上了,呼。」(芙莉雅)


由于芙莉雅增加了另一堵冰墙,墙的占地也相应地增加了。

但是,这一举动似乎耗尽了芙莉雅全部的魔力,现在的她正大口喘着粗气。

看来,使用了四次七级魔法之后,哪怕是芙莉雅那种程度的魔力也会被耗光。

我并不会去厌恶现在一副惨样的她,毕竟她很好的完成了本职工作。

她为我争取了读条的时间。

吉欧拉尔国王被冻住的躯体膨胀得更加厉害了,从躯体上的裂缝中隐约产生了棘刺一样的东西。

伴随着雷鸣般的吼声,那些棘刺如河豚般向外炸开,一下子打破了三层厚的冰墙。现在他已经开始准备对芙莉雅刚追加的一堵冰墙准备做同样的事。

追加的那堵冰墙,估计十秒钟之后就会被打破。


【回复】」(克亚罗)


我有力地念出了台词。

在脑海中想象着勇者真正面貌的同时,我对自己使用了【回复】


我回归为「真正的勇者」


如同红莲的净化之火般,一股神圣的力量在我的体内如同泉涌。


「嚯?这就是勇者真正的姿态么?」(克亚罗)


看到身下四溢的光芒,我开始试着控制、约束它,渐渐地将其汇聚在掌心。

……几乎同时地,芙莉雅的冰墙也被彻底地打破。

闪闪发光的碎冰四下乱飞。

变成一团黑色的肿块并进一步膨胀的吉欧拉尔国王向我发出了怒吼,并开始向我这冲了过来。

看样子他极其害怕这股力量。哪怕我不用看他现在的表情我都能知道,现在的吉欧拉尔国王是多么的恐惧和绝望。

显然,这份力量正是这些被黑暗之力吞噬了人们的克星。

尽管现在正冲过来的吉欧拉尔国王依然非常危险,但是由于打破芙莉雅的冰墙耗费了他不少气力,他的气势看起来衰弱了不少。嗯,芙莉雅确实干得不错。


「现在,回归你原本的面貌。」(克亚罗)


我向前伸出右手,将流动着的勇者之力的光芒与我的魔法相结合。

我用以和勇者之力合成的魔法是【回复】


这个魔法是我的标志,也是我最信赖的魔法。

我发出的净化之光使得黑色的瘴气逐渐褪去,【回复】正在将吉欧拉尔国王变回他人类的样子。

尽管我的【回复】是能使事物回归其原本状态的技能,但是如果不用勇者之力驱除那股黑色的瘴气的话,就很难将吉欧拉尔国王变回人类。

这就是我的勇者之力觉醒后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普罗姆,吉欧拉尔国王)(惨叫声懂就行)


吉欧拉尔国王和他体内黑暗之力发出了濒死的惨叫,那恐怖的叫声持续了数秒。

他的力量逐渐消散了,伴随着力量的消失,惨叫声也随之归于沉寂。

然后,一个裸着的老男人──吉欧拉尔国王带着一副惨样,以其人类的样貌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们终于还是赢了。

如果当初我一下子就用上这股勇者之力的话,应该很容易就能打赢那些被黑雾影响的勇者和黑色无脸怪。

在很早以前的一次试验后,我就知道我可以取回这股力量,但是我一直没有将其应用到实战中。

毕竟,这股力量能够从根本上消灭黑暗之力,如果它的存在暴露了话,敌人会逃跑进而躲起来。

如果放任那种事情发生的话,敌人就会不停地派出小股敌人攻击,将这场战争拖入消耗战的局面。

为了避免这种结局,我将这股力量藏了起来。


「克亚罗大人还是那样强大得令人吃惊啊。」(刹那)(Nobel:嘛,确实令刹那吃……)


「嗯嗯,那是一股非常神圣的力量。我没想到你也能用这股力量。」(暮羽)


「嘛,先说好,红莲可一点都不吃惊喔,红莲认真的时候,放出的净化之火绝对不止那个程度!」(红莲)


刹那、暮羽和红莲朝我这跑了过来。


芙莉雅看起来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芙莉雅靠在艾莲肩上,艾莲就这样搀着芙莉雅,两个人一点点朝这走过来。


「这是勇者真正的力量所在,同时也是先代魔王打心底里渴望着的东西。」(克亚罗)


先代魔王恐惧着侵蚀他的那股黑暗之力。

不久后魔王就发觉只有勇者的力量才能将其摧毁,发现这一点的他紧接着就陷入了绝望的深渊──他发现经过长期以来的继承和流转,现在的勇者身上已经找不到那股勇者之力了。

但这并不是毫无意义。

因为我得到了这个信息,我催醒了这份力量并成功驱散了那股黑暗。

如果成为魔王后的伊芙也被那股黑暗侵蚀的话,我就可以运用这股力量救下她。

在对着伊芙使用这份力量之前,刚才这场战斗算是一个成功的试验。我不想在未经测试的情况下就将这份力量草率地用在伊芙身上。

通过使用【回复】,我将身体变回之前的状态,将勇者之力收了起来。

原始的勇者才具有的这份力量是一把双刃剑,在使用它的同时,使用者的寿命也会被削减。

如果我保持着唤醒勇者之力的状态的话,我的寿命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内就会消耗殆尽。

估计这就是勇者之力逐渐消失的原因。

我一脚踢开昏过去的国王,然后走进门后的深处。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相当之宏大的阵式。

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覆盖在整个地板上,在中心处有一个用来设置贤者之石的烛台。

这是用于使人们绝对服从的阵式,使用贤者之石增幅这股能量的话,就能使它的作用面积覆盖到整个大陆,届时所有人都得绝对地听从吉欧拉尔国王的命令。

如果这个被发动了的话,吉欧拉尔国王应该会很轻松地征服整个世界。

我开始毁掉这个阵式。

如果利用一下这个魔法阵的话,我应该也能征服并占领整个世界,但是,那样做的话有什么乐趣吗?

显然,那样的生活,和整天与木偶玩耍没有任何区别。

尽管将芙蕾雅王女变成芙莉雅很有意思,但是如果整天和玩偶打交道的话,总有一天我会厌烦的。

我可不想把世界变成那种无聊的样子。

借助魔法和暴力,我将眼前的阵式给彻底的破坏掉,根绝恢复它的可能性。


「好了,现在呢,我们该干的事已经干完了,剩下的就是看看该怎么处理那家伙。」(克亚罗)


我回到了原先的房间里。

在那里我看到被暮羽五花大绑的吉欧拉尔国王。

尽管吉欧拉尔国王失去了黑暗之力,但由于他是个魔法剑士,所以还是得做好措施以防万一。

吉欧拉尔国王醒来了,脸上保持着作为国王的威严表情,同时开口说道。


【愈】之勇者克亚鲁啊,感谢你前来救驾。似乎朕做了一个相当长的梦,朕被那不详的力量侵蚀,对臣民做出了无法原谅的行为。」(普罗姆)


我拼命地忍住了我的笑意。


『至今为止我犯下的所有罪行都是黑暗之力导致的,那并不能归咎于我』这就是那个吉欧拉尔国王的言下之意。


「陛下不必担心,黑暗之力已经全都被驱散了。」(克亚罗)


「朕知道了。不过,居然连变成那样的朕都可以复原,不得不说【愈】之勇者的能力着实令人惊讶。在那期间,朕迷失了自我,使城市陷于混乱,让臣民受害于灾厄。朕意欲偿赎罪愆。」(普罗姆)


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吉欧拉尔国王拼命想说服我留下他的性命。滔滔不绝的嘴里蹦出来的说辞是一套接着一套。

台面上说着是想赎罪,事实上真正的目的是不想死的同时也不像丢失现在的地位和权力。毕竟,如果他能以国王的身份继续发挥作用,那么他就不会被杀掉,同时,权力和地位也一样不会被人窃取。

吉欧拉尔国王正在为他的将来做打算,眼下则是想方设法地让我允诺留他一名,让他继续当国王。

脸皮还能再厚一点吗?看到这我感到一阵恶心(原文是:多么肮脏低劣的活法啊。)


「我明白了,你是想为你向居民犯下的罪行赎罪是吗?好吧,这件事我会帮你的。」(克亚罗)


直至刚才还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国王,觉得自己的性命终于脱离了危险,终于放松下来的同时,因紧张而绷紧的面部表情也松弛了不少。

也是傻的可以,这里哪有让你活下来「赎罪」的选择?


「这样吧,我把你拉到广场上示众,那里憎恨着你的人们多得像星星那样数不清。我会让你在承受范围内尽可能地接受来自居民的怒火。一个发泄愤怒的对象应该能够平复他们的心情。毕竟,杀掉那个毁了自己的一切的人,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这一点我可是很清楚的。」(克亚罗)


在狠狠地抓紧吉欧拉尔国王的头发的同时,我向他传达了这一事实。

让他以继续担任国王的方式赎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相反,我会让他成为居民发泄怨气的对象。

这家伙有着很高的等级和能力值,尽管平时没什么用,但这个时候能让他在普通居民的愤怒举动下不会轻易死掉。

他会成为一个很好玩的玩具的。


「等等,请等一下,朕的意思是以发挥作为王的才能来赎罪。你,你说的也对,但我会给你各种各样的好处,所以请……」(普罗姆)


「难道刚才说想要赎罪的人不是你吗?我现在正是按照你要求的那样让你去做的啊。我不需要从你这得到任何东西,赶紧给我******。」(克亚罗)


我朝着他的下巴,一脚把他踢晕了过去。

我会让他「如愿以偿」地向国民们赎罪。

如果他是个漂亮的女孩的话,我应该也能多少找点乐子。我并不是给,所以对那方面也没有什么兴趣。不过,我还是会找个特等席,观赏吉欧拉尔国王承受居民的侮辱和暴力的场面取乐。

在我和芙莉雅稳定吉欧拉尔国内秩序前,让居民们发泄愤怒和不满还是十分必要的。

所以他在这方面会起很大作用。


「好了,现在我的第一个目标完成了。」(克亚罗)


接下来就是追捕拿着贤者之石拉了不少仇恨的布雷德,要狠狠地报复这家伙。

向三位勇者和国王的复仇真是个漫长的过程。

现在,离我的愿望实现只差一步之遥了。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5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6-25 07:29:33]  回复

    对峙国王这段把我看爽了

  • 自由♂乡

    自由♂乡  评论于 [2021-08-03 21:38:18]  回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