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五话:对战国王

第十五话:对战国王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我面前的这位是吉欧拉尔国王。


有点意外的是,他居然会邀请我的成为他的属下。


然而一旦想到这个国王是在招募一个杀掉他两个女儿的人作为他的属下,可见这个国王对他的女儿并没有投入多少父爱。


稍微有点替芙莉雅和艾莲感到伤心啊。


她们原本(洗脑前)的性格会如此扭曲,恐怕和这不无关联吧。


当然了,这并不会成为我会原谅她们所作所为的理由。


我不会原谅任何从我这偷走东西的人,无论他们出于何种缘由或处于何种境遇。


单是偷走这一行为就绝对无法容忍。因此,那个男人也是复仇对象之一。


他是吉欧拉尔王国的象征,同时也是一个傲慢的国王。


在第一次世界里之所以我会拥有那般不堪回首的人生,追根溯源,这笔烂账还是得算在这个国王头上。所以我会抢走他的一切,然后以最残忍的方式杀了他。


「愚蠢!【愈】之勇者啊,虽然你拒绝了我的邀请,然而在我的力量之下,你终将向【炮】之勇者那样,成为我的宠物。」(吉欧拉尔国王)(Nobel:出现了!强势的王の盛♂邀!)


听着吉欧拉尔国王在耳畔嗡嗡作响的台词,我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我很清楚,这家伙无疑是个**。


他甚至没发觉【炮】之勇者保持了原本的理性自我。


我觉得我现在就得把他放倒,而且是立刻,马上。


「伙计们,我们上。让我们干掉这个危害世界的源头。如果我们打败了吉欧拉尔国王,和恶魔之间长期以来毫无意义的战争将会迎来终结!」(克亚罗)


我以最高的嗓门大声地说出了我们所秉持的群众立场。


但是,我并没有撒谎。


伊芙已经成为了魔王,所以我们可以操控那边的每一个人。


紧接着,如果我们将芙莉雅芙莉雅扶植为吉欧拉尔王国的女王,那么整个世界就是我的了。


我对统治世界不是特别有兴趣,但是既然想要活得更加自在开心一点的话,还是会觉得一个和平美丽的世界会更加合适一些。


「会的,最终胜利的一定是我们。」(暮羽)


「我会尽全力掩护你们的。」(芙莉雅)


「嗯,刹那也会加油的。」(刹那)


暮羽,芙莉雅和刹那。每一个人都是斗志高昂的状态。

那样就好。如果不好好打起精神努力加油干的话,一定会被眼前这个家伙团灭的。

虽说块头大小看起来不如刚才那个无脸怪,但实际上应该比后者要强多了。

毕竟这是那股黑色瘴气的本体,其浓度不是刚才那个无脸怪能比的。哪怕有红莲的神火在,也不见得我们就一定能赢。


但是,我手上还有牌。

先代魔王曾经为了战胜寄生于自身的那股力量而进行了研究,并且我取得了那份研究的记忆

事实上,假如我用了「那个」的话,打赢之前那个无脸怪本应该是一件更加轻松的事情。

而之所以不用那个的原因,就是因为如果敌人知道了我的对策的话,就会制订针对我的对策的对策。

王牌之所以值得被称为王牌,是因为除非陷入绝境,人们是不会使用它的。

吉欧拉尔国王的身体突然开始膨胀,而后向四面八方伸出无数条黑色的触手。


「呀嘞呀嘞,从一开始就这样么。看起来从很早以前你就不再做人了啊。」(暮羽)


暮羽和我拔剑向前,而另外的三个人则在我们通过后躲在了芙莉雅制造的土墙后面。

这可真是沉重的一击。

黑色触手所击出的每一发攻击,其力道都足以匹敌超一流的剑客。


「芙莉雅!」(暮羽)


「知道了!」(芙莉雅)


我在战斗开始前就给芙莉雅下了命令,要求她在战斗中尽可能地封住敌人的动作。

无论给那股黑暗的力量造成多大程度的伤害,他们都能够轻松地进行再生。所以,将他们冻住然后封锁他们的动作是最佳的选择。

一阵冰弹倾泻而下。

一般的魔法师所使出的魔法,威力也就停留在和眼下这个看起来相似而已。芙莉雅可不是一般人。

在冰弹击穿那些触手的同时,冰弹内的低温空气也随着冰弹的爆破被释放出来,将那些触手冻住。

由于几条触手的动作停了下来,接近国王变得更加容易了。


「主人,我们上!」(红莲)


「不要跑出来啊,你这么干的话,我可没有余力保护你。」(克亚罗)


红莲在我脸侧露出脸来。她本来是以幼狐的姿态藏在我的衣服里的。

如果没有红莲的神火的话,我甚至无法对那家伙造成伤害。但是哪怕我的剑附上了神火,怼上这个大家伙,在每次击中之后剑上的神火也会被消耗殆尽。所以,若是没有红莲在前线的话,给剑附上神火会成为一件很麻烦事情。

而且,在这里是前线最安全的地方,只要她一直在我身旁,身处前线的我就能一直保护她。


『愚蠢,真是愚蠢,简直是太愚蠢了。』(吉欧拉尔国王)


在变成一团黑色的、瘫软膨胀的肿块之后,吉欧拉尔国王失去了声带,便一直向我们发送他的念话。


我觉得,如果是为了追求力量就必须得变成那副丑陋的模样的话,那才是愚蠢的事情,看来我们的价值观念似乎是背道而驰。


一个加大号的冰弹击中了那团肿块的本体。


但是那个冰弹在释放力量之前一下子就被吞掉了。至于说在内部冻住吉欧拉尔国王似乎也是不存在的事情。


「那家伙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啊?」(克亚罗)


「不太清楚,总之是很危险就对了。」(暮羽)


在跳向一旁以躲避重新再生的触手的攻击同时,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那家伙。


「红莲,给我的剑附上尽可能强的火焰。」(克亚罗)


「知道了!」(红莲)


红莲的力量覆盖在了我的剑上,然后无视剑的耐久,绽裂成为极其猛烈的火焰。


紧接着,我挥剑并将其掷向那团肿块。


那把剑如同箭一样刺入了肿块,但是马上就被吞了下去。


甚至看不出他有任何痛苦的样子。


「暮羽,不要接近那家伙。哪怕是附上了净化之火的剑也会被他吞掉。盲目靠近的话你也会被吞没的。」(克亚罗)


「好像确实是那样,我现在在想我们怎么才能打败他。」(暮羽)


我们和吉欧拉尔国王保持着距离,以防卫态势继续进行着作战。


我时不时地突然拉近与吉欧拉尔国王的距离并让红莲用净化之火向其发动攻击,但都没能发挥很大作用。


看样子他是一个远远超乎我的想象的怪物。


「啊呀,无论打中他多少次都不会对他起到影响,哪怕是红莲的火焰,居然也出乎意料地不怎么起作用,真是令人失望。」(克亚罗)


「那只是因为那家伙太出格了!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就像是拿着火把试图蒸发海洋那样。」(红莲)


那可真是个有趣的比喻。


说着我将袭来的另一个触手打落。


幸运的是,这些触手并没有吸收的机能。


「我有个想法。」(克亚罗)


「我想听!」(红莲)


「要不试着把缠绕着神火的红莲扔进那玩意儿的嘴里,然后用最强烈的神火从内部烧毁他怎么样?如果你真的拥有媲美神兽的力量的话,应该能打得过那家伙。」(克亚罗)


如果要我自己评价的话,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注意。


毕竟,红莲总是以神兽的身份自居,老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她绝对可以烧掉那个怪物的!


「会死的!绝对会死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把红莲扔进去的话,一定立刻就会死掉的!!」(红莲)


「喂!居然不行吗?!」(克亚罗)


我的好主意居然被否决了。


真是个毫无奉献精神的狐狸。


好吧,此路不通只好另行他法了。


「不管怎么说,总之先时不时地瞅准机会用神火攻击他。」(克亚罗)


「这个没问题!」(红莲)


就这样,以我作为挡箭牌,我们一点点地削减着他的力量。


为了继续保持攻势,我需要一个机会。


用「那个」的话,就得需要有人帮忙争取一点时间。


为此,芙莉雅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冰弹之雨暂停了一下。


考虑到那种程度的小把戏对吉欧拉尔国王不起作用,芙莉雅估计是准备来一发强力的魔法。


看样子吉欧拉尔国王也发觉了这件事。


一条触手突然变得愈加大而锐利,向着保护芙莉雅她们的土墙直刺而去。


即便是十分坚实,被魔法加强过的土墙,那条触手恐怕依然可以将其打穿的吧。


我立刻冲了出去,打算用我的手拦住那条触手。


那条触手刺穿了我的胳膊,我勉勉强强地在原地撑住态势。


然后──


『kihihihihihi,得手了』(吉欧拉尔国王)


「***是在侵蚀我么?」(克亚罗)


黑色的瘴气从伤口流入体内,顺着手臂逆冲而来。


我立刻斩落了我的手臂,与之同时,【自动回复】也发动了。


望向刚刚被我打落的手臂,那条手臂已经被黑色染透,就像之前的黑骑士那样。


如果再晚几秒的话,我估计就会变得和那一样。


『失望,太令人失望了,你本来会成为我们的一份子的。』(吉欧拉尔国王)


「容我拒绝。」(克亚罗)


为了再生那条手臂,这边也花费了不少体力。


不过,多亏这条牺牲的手臂,我成功保护住了芙莉雅。


魔力的流动停了下来,只听到芙莉雅大声的吟唱。


看样子她终于完成了她强力的魔法。


「七级魔法,【寒冰牢狱】」(芙莉雅)


厚实而透明的冰墙将那团肿块从四面八方团团围住。


我懂了,如果将其冻住并不起效的话,那么用坚冰将其围住的话会更有效。


而且那不是普通的冰块,而是魔法制造的冰块,硬度堪比钢铁。


显然,七级魔法的称为可不仅仅是为了显摆用的。


吉欧拉尔国王现在正试着用尖锐的触手从内侧将冰墙打破。


芙莉雅发觉现在正在转变为吉欧拉尔国王是先被冻住还是冰块先被他打破的竞赛之后,芙莉雅以更强的魔力又补了两发同样的魔法,造出了更厚的两堵冰墙。


那个在冰狱中挣扎的吉欧拉尔国王动作变得越来越迟缓。


这是绝对封锁的三重墙壁,同时也是只有芙莉雅才能做到的攻击。


靠近一点看的话,可以看到芙莉雅的法杖正闪耀着光芒。估计这个武器有着存储魔力的功能,这是【神造武具】在芙莉雅的祈求下赋予的功能么。


有了这个,甚至可以打出大型魔法的三连射。


「克亚罗大人,我封住了他的动作了!」(芙莉雅)


「干得漂亮,现在我可以发动最终的攻击了。」(克亚罗)


我手上一直握着被我保留到现在的王牌。


估计这是唯一能起效的具有决定作用的一击,而且是只有我能做到的一击。


在对抗着冰冻的同时,吉欧拉尔国王正尝试着破坏冰狱。


我将会在他破牢而出的同时,以极致的【愈】之勇者之力,将其击败。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