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九话:突破逃生通道

第九话:突破逃生通道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在击败了斧之勇者之后,我们向着更深的地方进发了。那也意味着,建造了这条通路的人一定准备了令人震惊之数量的岔路,而且那些岔路并不仅仅是岔路,而且经蓄意地处理后(在外观上)高度相似,想要将它们区分开来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虽然不知道芙莉雅是如何将这个复杂的路线记下来的,但对她能将路线具体地记在脑海里而非记在地图上这件事我还是非常高兴的,(如果只是简单地记在地图上而)没有(具体地)记住(实景)的话,穿过这条通路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芙蕾雅王女在魔法方面有着极高的天赋,在操纵人心方面也是十分出色。她不但思维敏捷、美貌出众,而且天生一副迷人的嗓音。如果不是由于她的性格的缘故,她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女孩。


当然,也正因为这糟糕(Shit-Like)的性格,前述优点都白费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让她成为我的所有物(玩具)似乎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多亏了我的存在,她那糟糕的性格有所改善。


至今为止,她一直作为吉欧拉尔王国的敌对方而行动着,造成吉欧拉尔王国无数人的伤亡,并且最终她将参与到杀死他的父亲的行动中去。


不,如果仅仅只是以她参与到行动中这种程度作为结局的话,未免太无聊了。所以我将让芙蕾雅王女为她父亲吉欧拉尔国王的死补上最后一刀。


我有点好奇,如果在那之后将芙蕾雅王女的记忆归还给她,会发生多么有趣的事。


我的记忆处理操作使用的技能是【转换治愈】,而且那并不会删除记忆,只是会使得**作者失去回忆起那些记忆的「钥匙」。只要我有那个想法,我随时都可以让他们回想起那些记忆。


但麻烦的问题是,我喜欢「芙莉雅」


将她迄今为止的所作所为展示给她自己(芙蕾雅王女)看的话,作为复仇确实会很有意思,但是如果就此失去我宝贵的玩具还是挺令人感到可惜的。


「克亚罗大人,您被这样一直看着我会很让人害羞的。」(芙莉雅)


芙莉雅脸红了,看来她误会了些什么。


真是傻得可爱啊(What An Idiot。)


她甚至没发觉我刚刚到底在想些什么。


「emmm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芙莉雅真是非常可爱。」(克亚罗)


在芙莉雅杀了吉欧拉尔国王后,我将会决定到底是将她(芙蕾雅王女/芙莉雅)彻底抹消,还是让她一生都作为我的奴隶活着。我将会尽可能地、全面地考虑和对比这两种方式到底哪种更加令人感到愉快。


「兄长大人,这太可疑了,在第一轮攻击结束后,他们似乎并不打算尝试再次发起进攻。」(艾莲)


作为军师的艾莲低声指出了这件事。


同时也令我想起艾莲也是那个吉欧拉尔国王的女儿这件事──诺伦公主么


我对她并没有那么深的恨意,而且她的过错只是杀了我曾经的好友那么一件事罢了。更何况,哪怕就是我恢复了她的记忆,告知她在其失忆期间一直进行着与吉欧拉尔为敌的活动,那也只会换来她一句「那又怎样?」


她并不会因为她取回记忆而受到那样大的伤害,所以我会一直让她保持现在这个状态,直到我厌倦了为止。


「刚才你是说那样很可疑是吗?」(克亚罗)


「使得,尽管吉欧拉尔国王作为一个人已经堕落了,但他的成就表明他并不是一个愚蠢的国王。而且现在他居然只派出一小股士兵,这实在是太可疑了。」(艾莲)


「所以,艾莲,你会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呢?」(克亚罗)


自从我相信艾莲能够胜任军师后,我一直向她寻求意见。


「……他也许在设法使我们放松警惕。例如,他或许在假装很认真地保护这条通路。」(艾莲)


「但是那样做的意义在哪?」(克亚罗)


「那只是诸多可能性的一方面。实际上,他或许在试图破坏这个通路,然后将我们活埋在里面。所以他一开始只派了一小部分士兵以便掩饰其真正的意图。通过这些守卫的士兵,使得事实看起来像是他并没有抛弃这个地点的意图。」

「有意思,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么?」(克亚罗)


「或许是拖延时间,尽管派出小规模的部队是个愚蠢的计划,但是就拖延时间而言,确实是十分有效。」(艾莲)


这两种预测变为现实的可能性都相当高。


我感到地面传来阵动,这是……


「看来艾莲的预测是对的」(克亚罗)


一阵嘎吱嘎吱,令人十分不悦的声音响起,墙上开始出现裂痕。


这在芙蕾雅王女的记忆里出现过。他人的记忆处理起来还是挺麻烦的,并且有些信息在没有掌握正确的关键词的情况下并不能提取出来。事实上,尽管我知道芙蕾雅王女有着关于这种情况(隧道坍塌)的记忆,但是我没办法从她那及时解读到。


这是皇族通路中最大的陷阱。


这条通路是为了让皇族在城堡坍塌后逃脱而建的。


这条通路的建造者是个天才的工程师,而且他也考虑到在皇族逃生后,留下这条通路没有任何意义。


在那种情形下,为了保护通过了通路的皇族,他们可以使用这条通路将追击者切实地干掉。


那么方法是……


「破坏通路并击垮入侵者的小聪明么……哼,这些从以前留下的玩意儿看来是为了不让我们有所发觉而做的准备。」(克亚罗)


「芙莉雅,用你最强的魔法,对着天花板以最大火力开火!」(艾莲)


「不必担心,这种程度我只要用三成力量就足够解决了。」(芙莉雅)


「必须得是全力!建造通路用的石头都具有魔法阻隔的效果,走在这些石头上面的时候会明显感受到这一点。」(艾莲)


多么烧钱的做法啊!用于建造整个通路用的魔阻石的花费足够他们买一两个小点的城堡了。感觉这种一次性通路的建造者的疯狂更胜于此。当纳税人发现自己交的税被浪费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想必是要哭出来的。


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这种做法出奇的有效。妄图以物理方法将通路坍塌带来的落石、泥沙等一次性排除是不存在的。这和当事人的技巧究竟如何出众无关,这种情形下唯一能发挥作用的就是战略级魔法,但即便是战略级魔法,在魔阻石的妨碍下也不见得能起到扭转困境的作用。


但是有一种情形属于论外,如果这里有比上百人进行的仪式魔法更为强力的魔法的话。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够做到这事。


芙莉雅调整好魔杖,聚集起了一股庞大到无可理喻的程度的魔力。


按照艾莲说的那样,芙莉雅准备放出她火力最强的魔法。


就仅仅只因为那魔力数量的庞大就使我泛起一阵又一阵的鸡皮疙瘩。


这就是【术】之勇者芙莉雅的力量啊。


芙莉雅将她的魔杖指向上空。一个七层三次元魔法方阵展开。


天花板的陷落已经开始了,与此同时,芙莉雅完成了术式的展开。


「我将要发出深红色的地狱火,一个7级魔法,【炎帝】」(芙莉雅)(译者Nobel:想起了艾斯)


一道深红色的火柱破空而出、直上云天。


那是比5级魔法还要高上2级的神代魔法。能够使用的魔法仅限于5级,将这种施加于人类的限制予以突破的事情,只有【术】之勇者是被允许的。


她已经到达了第一次世界的她所到达的境界──并不,她超越了第一次世界中的芙蕾雅王女。


尽管她发出了这般程度的热量,但我却并未从周遭感受到任何余温。看来,魔法已经突破了物理的限制。


正因为芙莉雅对魔法近乎完美的控制,高热被完全地控制在深红色的火柱之内,所以并不会产生任何因外泄导致的热能浪费。


深红色的火柱击穿了魔阻石并向天空继续突进,于是我可以看到天空。


「漂亮!」(刹那)


因兴奋而竖起白色的狼耳,刹那发出了略显孩子气的声音。这股强大的力量让其心中的恐惧被深深的敬佩所取代。

我可以看到天空,并不仅仅是因为这股力量刺穿了通路的天花板,这同时意味着正上方城堡的地板也被击穿了。


这可真是夸张而蛮横的力量啊(What Stupid Power。)。


地震持续着,并且周遭的墙壁等也在挤近,但是我们是安全的,因为我们正上方所有的东西全被击飞了。


「呼,您觉得如何?克亚罗大人?」(芙莉雅)


「那可真是令人着迷的魔法啊。给,喝了这瓶药水。」(克亚罗)


我给她了一瓶人造的魔力恢复药水。


这里有两种类型的魔力药水。一种是魔力补给药水,它可以在用光魔力的时候通过你摄入药水,使你吸收进入体内的魔力,以便为你补充魔力;另外一种就是魔力恢复药水,它可以加速人体自身对魔力的回复。


大多数魔法师使用第一种类型的药水没有问题,但是对芙莉雅而言,这种程度的回复根本无济于事。


在她发出了这种非比寻常的魔法之后,她将需要更多的魔力回复。


芙莉雅径直将一瓶药水喝尽。


「看来,既然我们没法往前走,那就只能往上走了。」(克亚罗)


如果通过突破通路内的塌方来继续前进的话,未免太麻烦了。而且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到了城堡的正下方。


所以直接通过芙莉雅制造的大洞会更方便。


我将手按在墙上,发动了前不久我在能力选项中因为个人爱好而配置的建造魔法。泥土和石头从之前挤近的墙壁中伸出,形成了螺旋式的楼梯。即便这种程度的小把戏,对我而言也是轻而易举的。


「好厉害啊克亚罗大人,刹那没法做到这么难的事情。」(刹那)


「我也想尝试下魔法。」(暮羽)


「你们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做自己办不到的事情。我只是一个博而不专的人罢了。你们的话,如果能在你们各自擅长的领域继续努力的话,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克亚罗)


现在的我看起来能发挥很大本领,只是因为手上有诸多手牌可以用罢了。我无法使用芙莉雅那种级别的魔法,也没法使用暮羽那般绝佳的剑技,谋略方面也远不如艾莲。虽说目前的刹那比不过我们,但就天赋而言,她未来发展的空间远远超过我们其他人。


我们一边保持着警惕一边走上了螺旋楼梯。毕竟,我们发出了如此规模的魔法,这就意味着我们根本就没有被活埋。敌人估计会直接前来迎击。


这个节骨眼上,对方没有理由不一反之前的做法,他们应该派出大批士兵,以全力以赴的状态前来袭击我们。

瞧,他们果然来了。


被黑雾包裹着的,数不清的士兵出现在芙莉雅击出的大洞边缘并跳了下来。


显然,剩下的两个勇者也应该在那上面。


「大家听着,和这些喽啰纠缠只会浪费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我们要突破他们的包围直接前往拉伊纳拉的房间。(就是城堡里举行仪式的地方,叫啥名来着忘了)在那个房间里他的阴谋,那个邪恶的仪式就在那。」(克亚罗)


这片大陆上最为美丽的花朵──拉伊纳拉


我们朝着在芙蕾雅王女下令建成的,那种花儿盛放的地方,点缀吉欧拉尔城堡的唯一一抹绿色的所在──拉伊纳拉的房间前进。


将这种令人作呕的欲望伪装在如此美观的外景之下,简直和他们的为人毫无差别。


一旦我们到达了那个所在,那就是我方赢了,所以接下来,就是将这个暴徒击溃,迅速取得胜利。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