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六话:回复术士以王为目标

第六话:回复术士以王为目标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六话:回复术士以王为目标

我明明是想要放置拉纳利塔前进的,却还是一点点地拯救了它。

正义感太强也是值得反思的啊。

在拉纳利塔众人的欢呼声中,我们通过拉纳利塔领主阿弗鲁・雷亚鲁・拉纳利塔的马车前往他的宅邸。


人们涌来马车周围,持续为我们送上感谢与声援的话语。


战乱的痕迹深深地刻在了城镇上。

在这个情况还接受了如此热泪的欢呼的话……不,正好相反吗。正是这种情况才需要英雄。


英雄之类的不过是跟宗教一起提供可依靠的对象而已。

未来会愈加光明,人们通常是想要这种能令其如此信任的某种事物的。

领主,阿弗鲁・雷亚鲁・拉纳利塔注视着我的脸,开口说道。


「我从来没想过救世主会乘着龙出现,简直就是童话啊」

「不过是偶然而已。……我们因为其他的事情正前往吉欧拉尔王国。然后看到这个城镇的惨状就火速赶过来了。这可是无法忽视的啊」


我边微笑边说了些适当的话。

拯救了是顺其自然的,不过没必要老老实实地说出那些。


「真不亏是,真正的勇者啊」

「……关于那个,你为什么会明白我就是【愈】之勇者呢?」


这次战斗我应该是没用过【愈】之勇者的象征【回复(Heal)】的。


「很简单。尽管样貌改变了,会用那种程度的魔法的就一定是【术】的勇者芙蕾雅王女。那么,在其旁边站着的就只能是【愈】之勇者克亚鲁大人」

「这么说,的确是那样」


对过度解读的自己感到难为情。

芙莉雅拿出实力的话,暴露她是【术】之勇者是理所当然的。那样的话,我的正体也应该会暴露吧。


「差不多要到我的住所了,各位貌似也很疲倦了,就请让我来尽情招待你们把。就请在休息后,边吃饭边聊下今后的话题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作为取回精神疲劳值的环境倒是无可挑剔。

……虽说不能保证阿弗鲁领主没有跟王国有所勾结。

如果是想要让我们陷入陷阱的话,在那时就让他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吧。



说的尽情的招待是真的。

被告诉了可以自由使用招待贵族的最上级的房间,现在我们正在借用豪华的浴场。


所谓浴场,使用和维持都需要花费很多的钱,是贵族的娱乐。

因为在战场上来回奔波,我们被砂土和溅到的血、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所弄脏。也因为这个,我们感到十分感激。


「克亚罗大人,这个,很棒」


刹那从汤舟探出脸来,并不是平时的严肃的表情而是很放松的表情。(汤舟据说是内部设有浴室,供过往游客洗浴、休息乃至享乐用的小船。参考度娘)


平时是挺立着的狼耳现在也软绵绵地倒下了。


「澡堂还真是久违了。这可是在房间外面很难体验到的东西」

「我明明是第一次却感到十分怀念」


暮羽和芙莉雅已经习惯了。毕竟两人都是纯粹的大小姐。

艾莲也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


「克亚罗兄长大人,澡堂是个好东西呢。我想要在旅途中也能定期地使用。这在卫生面的改善以及维持士气的高度是很有效果的哦」

「也是,仅有心的疲劳是我的【回复(Heal)】也无可奈何的。稍微考虑下用炼金术的力量能不能做出携带用的汤舟吧。只要有汤舟的话,水和火就能交给芙莉雅了」


尽管石头和木头的材质是不可能的吧,就设计成像帐篷那样携带式又轻量的东西吧。


话说回来,这可是好景色啊。


脸色潮红的美少女的肌肤十分诱人。

不仅是刹那和艾莲的节制,连暮羽和芙莉雅的大人魅力也在澡堂中更加耀眼。


「红莲也不讨厌澡堂。非常高兴!」


小狐狸也情绪高涨地狗刨式划水着。


在这个场合还是那样啊,红莲依旧我行我素。嘛,因为这点才显得可爱的。

那就做些只有在澡堂才能做的Play吧。

我从背后抱住刹那。


「咿呀,克亚罗大人」


刹那的脖子羞红了。这可不仅是因为身体变暖了。


「因为刹那做了很多努力了啊。这是奖赏,就让我疼爱你吧」


在这种情形中享受的机会可不多见。

在澡堂中做的话,就能享受到与平常不同的触感和反应了吧。


「克亚罗大人,仅是刹那酱就太狡猾了。也请疼爱我把。今天我冻住了很多!」

「是啊,我们也努力了啊。也应该可以来疼爱我们了哟」

「克亚罗兄长大人,我也是。没有我的战术,是击退不了敌人的」


芙莉雅和暮羽和艾莲逼近过来央求我。

接上昨天,还是全员一起上的话有点难。

但是就做给她们看。使用【回复(Heal)】的话我的体力就是无尽的。

兼备明天的决战,我就女人们的身心吧。



在澡堂干过头了有点头晕脑胀。


借由性的兴奋情绪高涨的话,变成结合澡堂的效果的石乐志的Play。


娇小的刹那和艾莲等人则是意识朦胧又软绵绵的,非常可爱又好玩。


很想要再制作机会,再次在澡堂中干个痛快。

从澡堂中出去后穿上准备好的服装后,就冷静下来了。

大家都神情恍惚着。


「……克亚罗大人,真厉害」

「是啊,有点忘不了今天的了」

「太放飞自我了有点害羞呢」

「克亚罗兄长大人好厉害啊」


她们都各自嘟囔着刚才的感想。那个举动太可爱了以致我都想当场袭击过去了,不过那个先忍了。

差不多是晚餐时间了。


【愈】之勇者大人,晚餐的准备做好了。请让我带路」


佣人过来了。

撒,绷紧神经吧。

可能能从阿弗鲁领主那得到新的情报。阿弗鲁领主から新たな情报が得られるかもしれない。



虽然我们期待着领主的款待,但是在这份期待以上豪华的食物排列着。领主からの歓待ということで期待していたが、その期待以上に豪势な食事が并んでいる。


「各位,请允许我们为你们准备了表示些许心意的食物。不要在意礼仪,请随心所欲。不够的话不管多少都能做出来,有想吃的东西就请告诉我们。只要材料能准备的就能让他们做出来」


……这个人想让我们享受到没有比得上这个待遇吧。

正是这样才必须警戒。


并不是毫无打算。我是喜欢操纵人,但并不喜欢被人为所欲为地使用。

必须不能忽视这家伙的真意。


「些许心意什么的怎样都好。我从没看过如此款待我的,就满怀喜悦地接受了」


我边微笑着,边让脑筋转起来。


某种意味上,战争已经开始了。

我边喝着葡萄酒,边思考有关把局面扳向自己的方法。(カードの切り:カードゲームでの手札(=カード)に、人生のさまざまな局面において自分に有利に働かせることのできる材料をたとえた语である。)



进餐稍告一段落,甜品端上来了。

是被漂亮地装饰着的蛋糕们。

今天的晚餐非常美妙。不愧是拉纳利塔的领主,就是能拿出拉纳利塔内能提供的最高级品吧。


「请问还满意今天的进餐吗」

「当然了,这种程度的进餐,即便是王侯贵族也很难品尝得到吧」


这并非客套话,仅是事实。


「如果可以的话,能请让我听下【愈】之勇者克亚鲁大人在离开拉纳利塔后是如何行动的吗?」

「离开拉纳利塔后就前往魔族领域。我认为好战又残虐的现魔王还在任的期间这个战中就不会完呢。我奉承通情达理的下任魔王候补,打到了现任魔王并建立了新政权。实际上,我会前往吉欧拉尔王国,也是因为得知魔王和吉欧拉尔王国背后的联系。在清算了背后的联系之上,让新魔王和人类的代表会谈来实现和平」


往八成的真相中混入了二成的谎言。

对这番规模稍大的言语,阿弗鲁领主沉默了。


「……那个是真的吗?それは本当ですか?」

「当然。证据就是把我们送过来的龙骑士们就是魔王军。而且,现任魔王伊芙・莉丝是我的恋人,有阻止这场战争的余地哟」

「这是何等,仅能做到如此地步。我太小看【愈】之勇者克亚鲁大人了。不愧为真正的勇者。竟想用那种方法实现和平」


阿弗鲁领主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之后,他不断向我打听了伊芙的情况。他貌似是想建立和新魔王的关系。


「这是各种各样的奇迹积累重合的结果。但是,在我离开期间吉欧拉尔王国变化过头了。吉欧拉尔王国不再做些什么的话,连对话之类的都貌似做不到了」


有关真正目的的抹杀吉欧拉尔王和【贤者之石】的回收就隐藏了。

知道那个的存在的话,可以预见会拿去滥用。


「原来是那样啊……那么,我们的目的应该是相同的。克亚鲁大人前往魔王领域并不知情,现在的吉欧拉尔王国就是地狱」

「就是那样呢」


我得到了【鹰眼】的女儿的记忆,了解了大致的状况。


「吉欧拉尔王宣言自己不是王而是神,又宣言了违抗神的事物全都要毁灭。当然,国内外都有很大的反抗,但全都经黑骑士们之手而被吞没了」

「也是啊,能打到那种大军的方法基本没有」


不管怎么做都杀不掉。

顶多,最多就是冰冻住或活埋掉来封住行动。


「嗯嗯,而且,黑骑士中有会增加同伴的特别个体存在。这次的战斗造成了莫大的牺牲,才相反设法的捕获到了………如果是不知道那种存在的城镇的话,会因为一体黑骑士而陷落的」


原来如此,增加黑骑士的黑骑士并不单单是传闻而已吗。

而且还是准确的消息。そして、これは朗报だ。

使用了付出牺牲进行捕捉的手段的话就不会有二次灾害了。


如果那个特别的黑骑士和某个家伙生出的黑骑士,能产生新的黑骑士的话,就不会使用即使造成牺牲也硬要捕获之类的手段。


「阿弗鲁领主,吉欧拉尔王的目的是什么?直白地说的话,即使是现在,吉欧拉尔王国是在进行世界征服的举动。边用浅薄的花招和魔族进入战争状态,边把那个作为盾而从世界各国乞求援助。有着世界上最高等的人才和资金,没有哪个国家能违逆吉欧拉尔王国」


那点很不可思议。


明明做了这么强硬的事情也不能得到什么东西。


「……虽然不明白是什么目的,但是吉欧拉尔王在以神自称的同时还要求的是民众的性命。不管自己国家和其他国家,说是要民众把命交出来。违抗的话就让黑骑士去干。这是为了杀戮的杀戮。即使是我们也不能理解王的目的。但是,能明白的仅是不战斗的话就会被杀光。绝对不能顺从他」

「到底是,吉欧拉尔王是想杀掉多少万、几十万的人类?为了杀戮的杀戮……不,等等,是那样啊,所以才要以神自称啊。有意思」


终于看到了。

一周目的世界内,那家伙想要执行的禁咒。

那个是作为世界政府的目的,通过那种手段来成为神。

是想在没有【贤者之石】的情况下要做那个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变成需要数十万的灵魂也能理解了。


「克亚鲁大人,有什么线索吗」

「嗯嗯,是远古存在的禁咒。在我越狱的牢笼内看过,那个在吉欧拉尔城的地下设置着。那个是……」


也不是要隐藏的事情,就说明了有关禁咒的情况。

听完,阿弗鲁开始颤抖了。


「真是疯了」

「不疯的话就不会做那种事了。你是,想要拜托我杀掉那个疯狂的王的吧?请安心吧。我会以我的意志讨伐那个王」


吉欧拉尔王不管在一周目还是二周目,还真是让我吃了不少苦啊。


必须得回这份礼。

然后,杀掉王,再埋伏【炮】之勇者布雷德,杀掉的话复仇就完了。


「真令人安心。但是,单独行动是不合理的。我去集结数个国家、城镇和村庄来制作对抗组织,所以请和我们合作。……虽然为了打到吉欧拉尔王而派遣了其他国家的三个勇者过来了,但全都被反杀了。不,仅是被反杀还算好了。要是被囚禁、成为黑骑士的话就会成为绝大的威胁。明白吗,要是连【愈】之勇者克亚鲁大人都成为敌人的话世界就完了。还请三思」


这种非常事态中其他勇者行动了吗。

勇者在世界内有十个人存在。吉欧拉尔王国内有【术】【炮】【愈】,同盟国有【剑】存在。剩下的当然存在于其他国家。


「虽然很想慎重地行动……但明天必须出发。实际除去刚才交涉的,我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魔王的秘宝被盗走了。通过现在的对话我确信了。那个秘宝正被送往吉欧拉尔王的身边。那个送达的话没有数十万的魂也能完成禁咒。尽管是硬来也应该要在明天行动」

「原来是那样啊……了解了。那么,请让我们做我们所能做到的范围内的支援。我会动用所有的人脉,在明天之前配备集齐的所有的兵力,为了提高些许克亚鲁大人的胜率」

「不,从现在起向吉欧拉尔王国派遣兵力是不合理的。我想要各个地方内揭起较大的反抗作战。这样的话,王就不得不往各地派遣兵力。那么做的话我会更感激的」

「那么,就那样做」


尽管是微小的帮助,但也比没有的好。就让我依赖一下吧。

即使是0.1%也想要提高胜率。


「克亚鲁大人,还有一件想拜托的事。打到疯狂的王后,必须重建吉欧拉尔王国。实际工作我可以执行,但是为了吸引众人,仅需要能让他们接受的象征。那个我是做不到的。应该由拯救了世界的【愈】的勇者克亚鲁大人,以及其伴侣【术】之勇者芙蕾雅王女站出来」


吉欧拉尔王的影响力很大。

不能把国家那种事物弄没了。

重建上就需要谁都能接受的新面孔。阿弗鲁领主说是要我成为那样。


「我先不管,芙蕾雅王女是吉欧拉尔王的女儿。这样民众会接受的吗?」

「正因为这样才好。继承了正统的王家血脉,并且为了正义而制裁了堕入黑暗的父亲──准备这种悲剧的英雄剧本的话,机会成为很好的象征」

「那方面的事情就拜托了。那是你的得意领域」


这也是在想定范围内的。

这个男人的话一定会这么想的。

正因为这样,我才接受他的招待。

我的恋人伊芙作为魔王而率领魔族,我的所有物(Pet)的芙莉雅交给吉欧拉尔王国的话,这个世界就是理想那般的了。对我而言是制作了理想的世界。


协调好事前准备。

之后就只是讨伐吉欧拉尔王。あとは、吉欧拉尔王を讨つだけ。

话虽如此,那个「只」还很远。落入黑骑士手中的不知名的三个勇者,被漆黑之力侵袭的发疯的王,那个黑色力量的根源,令魔王疯狂的某种东西,【炮】之勇者布雷德。

将那全部击破,我就可以尝试去入手我所追求的世界了。

决战之刻就在明天。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