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四话:回复术士突破箭雨

第四话:回复术士突破箭雨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8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四话:回复术士突破箭雨

最初的计划是今天在拉纳利塔舒适地度过之后,明天再按照预定进入吉欧拉尔王国。

但是,拉纳利塔遭到了吉欧拉尔王国军队的袭击,现在在炎狱中喘息。

这在很多方面都很不可思议。


首先,这个吉欧拉尔王国攻击拉纳利塔──一个在自己国家的城镇,是很奇怪的。

再说,正规军正在与受黑色瘴气影响的骑士合作也是十分异样的情状。


黑骑士的存在一直属于隐匿的状态,直到最近它们的存在才公之于众。

为何,他们怎么能那么容易地接受那些不祥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呢?

他们不害怕自己也成为黑骑士吗?

虽说若是被黑色瘴气侵蚀的话,可以使自己Get到不死之身,且身体能力也会提升。然而,代价是失去理智,成为国王操控的傀儡。这比死亡还要辛苦。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炮】之勇者──布雷德,但并不能保证他们能成为像他一样的例外。

在变成黑骑士之前逃跑是正常的行为。

……但是,他们并没有做出符合常识的事。更别说,他们甚至和那些怪物一起战斗。


「真是的,遇到麻烦的展开了。」(克亚罗)


黑骑士因为缺少思考力,只能适应单纯的作战这点成为了它们的弱点,但是正规军通过提供帮助来弥补这一点。


我咋了一下舌头,向芙莉雅她们坠龙的地点跑去。

麻烦的,不仅仅只有黑骑士。

由于弓箭手发出的魔法强化的箭,芙莉雅她们的骑龙的翅膀被穿了个洞。


如果是普通的弓根本都无法抵达到这种空中的高度,能攻击到上空,并用被地心引力所削减的威力来穿透龙的坚固防御。根本不是普通的弓箭手能够做到的。


暮羽和芙莉雅在那说不定会有危险。

射手对她们来说太不好对付了。

暮羽没有远程攻击的手段,而箭射龙的事实意味着敌人可以从芙莉雅的魔法之外攻击。我不认为芙莉雅可以阻挡以音速飞行的箭。

战斗已经开始了。

暮羽一直挥舞着她的剑;她正在扫除一次一次飞来的箭矢。

我看不见弓箭手人在何处。看情况似乎是被他们单方进行的远程攻击。


一般在通常情况下的暮羽会在冲向箭矢的方向时把箭清理掉,通过不断突击来缩短距离的吧。但如今在她身后,有一条受伤的龙,芙莉雅和艾莲她们。

如果暮羽离开那个地方,弓箭手可能会屠杀剩下的成员。

这真是异常棘手的状况。


最后,当暮羽筋疲力尽的时候,就再也挡不住箭了。再这样下去,弓箭手获胜的概率很高。

抱歉,真可惜呢。我便是增援。此时此刻,弓箭手获胜的机会已不复存在。


往翡翠眼里注入力量,凝视着箭头飞来的方向。

通过超强化的视力与动态视力对弓箭飞行轨道进行逆算,我找到了弓箭手。有趣的是,这些箭头居然来自前方720米。

如同开玩笑一般的距离。这些攻击来自于芙莉雅最大射程500米之外。正因如此,芙蕾雅无法反击。

普通弓的射程约为二百米。

从三倍以上的距离进行精确射击这点来说,不可能是人类做到的。


「刹那,你快去与暮羽她们合流。那些黑骑士正在接近他们。就算是暮羽也不能在清除箭的同时对付那些黑骑士。」(克亚罗)


由于我瞄准的是弓箭手,对方也采取了措施。

大约有10个黑骑士向暮羽她们走去。


那些家伙拥有不死之身,没办法被杀死。

她正忙着清理箭头的现在,即使是暮羽也可能会苦于对应。

但是,用冰封住它们的移动已经被证实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刹那,有能力保护自己不受弓箭手的伤害,自由地操纵冰,而不阻碍暮羽,将成为最好的援军。


「嗯。克亚罗大人,请交给我吧。」(刹那)


刹那和我分成两组。


「主人大人,红莲该怎么办?」(红莲)


「你就给我好好待在我的头上。毕竟前面会有一群黑骑士,所以你的力量是必要的。」(克亚罗)


射手所在的位置位于后方部队之中,并且有许多弓箭手和魔法师,有许多黑骑士作为守卫。不止10或20个。

为了让射手无力化,我必须突破那堵肉墙。

如果只有几个黑骑士,可以用【改恶】来渡过难关,但要对付这个数字就很难了。

我需要红莲的火焰。


「我明白咯。那些臭气熏天的家伙!要用神兽的圣火将它们给净化!垃圾就***进垃圾箱去!嘿咻」(红莲)


「喂,红莲,由你自己说神兽的圣火啥的就不会害臊吗?」(克亚罗)


「……明,明明是事实。烦死啦你。」(红莲)


嗯,小细节还可以。

我将剑拔了出来。

红莲来回摆动尾巴;似乎在将精神投入战斗。

然后,我的剑被红莲的火焰包裹。

若是我用这把被净化之火包住的剑砍了他们的话,就算是不死之身的黑骑士也会一命呜呼。

离射手还有大约二百米远,已经贴的很近了。


「主人大人,感觉好厉害的箭与魔法交织的风暴诶。」(红莲)


「也是呐。」(克亚罗)


往后方部队进行独身突击,出现这种盛大欢迎也在预想之内。


「还不错的练度。」(克亚罗)


我有点印象。

在忍受到我进入有效射程后,他们对我进行了万箭齐发。

这可是,对一个人的全功率饱和攻击。


这还真是相当困难。

在目标进入有效范围之前就开火的人或者不愿意放下戒备的人是很正常的,因为只有一个人。

然而,敌人做了正确的事。他们以一种完美协调的方式,以他们所有的力量恰当地攻击。

否则就没什么意思了。


「主人大人,要死啦,会死啦,我们会死的!」(红莲)


「别担心,我看得见。」」(克亚罗)


翡翠眼旁的另一只开始闪闪发光。这是我从神鸟那里得到的【刻视眼】


那只眼睛有能力看见几秒钟之后的未来。

我可以看到箭头和魔法会影响的地方。

从被破坏殆尽的场景中,完美的回避是不可能的。从攻击相对薄弱的地方挺进,紧紧地抱着红莲,保护着她,并张开一道防御结界。

我被打中了,感到了巨大的冲击。

然而,这绝不是致命的伤口。

我以最小的伤害熬过去了。


「咳咳,咳吼─,我希望你能更完美地躲开唷!」(红莲)


「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如同蜀道,难于上青天啊。」(克亚罗)


只要我能看到未来,超过200等的敏捷性什么样的状况都能够对付给你看。

脑袋微微倾斜。一支箭从我眼前的地方飞过。

还真是乱来啊。

在那次短暂的休息中,由于大规模的破坏造成了大量的灰尘和烟雾阻碍了所有的可见性,我的紧张情绪得到了缓解。

在那间隙中面向于我的狙击朝我飞来。

如果我没有看到《刻视眼》的未来,说不定会够我喝上一壶。

真是不守规则的弓箭手呢。

我对他们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们到底是一些怎样的家伙呐。


……如果可以的话,女人会很好。

如果她长得漂亮,我就不会抱怨了。

因为这家伙,去吉欧拉尔王国的行程都迟到了。

暮羽、芙莉雅和艾莲都身处逆境。

不可原谅。他们是复仇的目标。如果我要报复的话,要是女人的话我会更开心。


我避开了一箭接一箭飞来的箭。

它们都超越了声速,且瞄准了盲点。

尽管如此,每支箭并不是单调的攻击。我可以在每一个箭头中看到其中的想法。


真令人向往啊。如此美妙的技术。然而,他们挑错了对手。

能够看见未来的我,箭是不可能击中的。

相性太差了。


蔽天的烟幕已然消散。

除了那个弓箭手,其他人都相信他们一定杀了我吧?我毕竟离他们只有五十米远。敌方开始动摇了。

只有那些没有感情和思考能力的黑骑士才会立即反应过来冲我而来。


「真是太傲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克亚罗)


我故意把一切都交给我的暴力冲动。

通过使用【改良】修改我的状态,舍弃防御,修改为一个超攻击型的状态。


【刻视眼】与我的速度交织配合,黑骑士和零星的支援攻击无法命中。不会让他们单方向我攻击的。

虽然我无法躲开大范围AOE伤害,但我离他们如此之近,他们也无法将我连同他们的同伴一起射杀。


即使他们这样做了,也不会是致命的攻击。

因此,我可以随心所欲地肆虐。

每次我的剑砍入黑骑士的身体,他们不会被割伤,而是直接被撕成碎片。


因为我的力量太大了,每一次剑击都超过了声音的速度,音爆就会突然出现,把周围都没碰过的敌人都击碎。有趣。我不明白为什么,但当我用带着净化火焰的剑制造音爆时,就连火焰也与撞击混合在一起。

这是超越两百级的攻击力集中的缘故,出现的不讲理的现象。

就连那些黑骑士也被红莲附魔的宝剑剥夺了不死之后一击而死。


箭和魔法时不时地飞来飞去,但它们不会击中目标。

他们巧妙地安排了他们的战斗阵形来阻挡我的逃跑路线,但是我的力量和速度可以与超大型怪物抗衡。

一堵只有几个人的墙甚至不会成为障碍。


若我不加思考横冲直撞的话,撞到他们,他们就会飞起来。

笑容浮上脸颊。

这不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大屠杀。


「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弓箭手哦哦哦哦哦哦哦!别给我逃跑快***出来。」(克亚罗)


由于乱战和兴奋,我把弓箭手给看丢了。

好吧怎样都好,只要把妨碍的家伙全部杀光,他们就很容易找到了。


我继续杀死进入我视野的一切。

剑身裹着圣洁的火焰,斩杀了一切的杂鱼。

第五把刀折断了。

由于净化火焰的伤害和我对它的粗暴的使用方法,它们只持续了两三次。

然而,这并不对我产生任何困扰。

我想从尸体上取多少就取多少。


「红莲,净化之火的赋予逐渐变慢了。」(克亚罗)


「希望你别太勉强我啦!这,还是很累人的啦。主人大人,破坏过头了啦!」(红莲)


每次剑断的时候,红莲就开始抱怨,因为她得吐火233。

然而,这是不可避免的。

我想知道,为什么刀剑如此脆弱。


好想要把不管怎样使用都不会折断的剑啊。

我不停地杀戮,杀戮,杀戮,破坏,破坏,破坏殆尽。

敌人的数量迅速减少,最后,一个人也没有留下。


不对劲啊,那个特别的弓箭手不在这。

难道说,在我暴走的时候不小心顺带宰掉了吗!?不好了,这不就只是杀戮而已了吗?;作为复仇方式真是最下等了。

砍得太顺手了。

不反省不行啊我,体力也消耗太大了。


【刻视眼】也到达了极限,也解除吧。一直开着不仅消耗神力还消耗体力。

顺便把超攻击类型状态恢复到平衡状态。

下一个瞬间,一支箭会穿透我的前额和右胸。

真是危险啊。还好我的状态回到了平衡型,箭矢停在浅处,如果刚才仍然保持超攻击型状态,这可会是致命伤。我拔出箭,血喷涌而出。

一边行进,神甲乔尔乔斯的自动回复一边启动着,伤口因此愈合了。

就在箭射中我的同时,我用翡翠眼捕捉到了他们的样子。


已经再也没有烦人的墙了。从现在起,我一刻也不会把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

箭矢一次次朝我飞来。


在这么短的距离内,无法避开以音速移动的箭。

然而,没有必要逃避。

我只保护那些会导致致命伤害的部位,不停地依靠敏捷来缩短距离。

我不在乎有多少箭射穿我,只要它不能秒杀我,【自动恢复】就可以治愈。拥有200级防御力的我只要不使用攻击特化就不会被秒杀。

现在能清楚地看到敌人的样子了。


是一个红头发的女人。虽然她用一块布遮住了脸,但毫无疑问她是个女人。

值得采取的报复。

弹指一挥间,距离变为零。我用左手紧紧地抓住她的脖子,把它提起来之后,把她摔在地上拘束起来。


「嘎哈。」


那个女人立刻松开了她的弓。

转手用空着的右手将她的两肩的关节错位。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用可爱的声音发出了呻吟声。

接下来,让我来看看你的脸吧。

我扯下她脸上的布,看到她二十多岁的样子相当漂亮。

然而,我却感到有些似曾相识。我以前肯定见过这双眼睛。

锐利的眼睛给人一种食肉鸟类的印象,和一张凛然深刻的面容。


【愈】之勇者克亚鲁,吾父之敌!我要杀了你。要是与父亲堂堂正正决斗的话,吾父绝不可能大败于你。我要杀死你这个懦夫。」


啊啊,想起来了。

三英雄之一的鹰眼啊。


她的眼睛和他的一样,也有弓的技巧。应该没错了。

话说,为什么她咋知道我是【愈】之勇者?

好吧,不管怎样,用【回复】来复制她的记忆和经历就知道为啥了。


「懦夫?你在讲什么?没错,我确实是杀了【鹰眼】,但那只是战争期间公平战斗的结果。哦!对了,你是鹰眼之女吗?」(克亚罗)


「我没必要回答你!」

「嘛啊,也对呐,但是你知道,我有很多可以让你回答的手段,即使你自己不想这么做。嘿嘿,确实有一段时间了。报复一个女人让我这么兴奋。」(克亚罗)


和刹那她们做爱也不错,不过摁住强。暴感觉也很好。


「你这邪魔!」(红)


「你的眼睛很不错呢。和一个讨厌我的人对着干时,我会奇怪地变得兴奋。因为我知道复仇的渴望,践踏它,凌辱它,让我兴奋。不知道这是什么,无法用语言来解释这种感觉。我只能说,真的需要感谢【鹰眼】。因为他,可以享受这样的乐趣。」(克亚罗)


我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女儿热泪盈眶,开始挣扎起来。

然而,弓箭手被摁倒在地什么都做不到了。


揍了她三下让她安静下来,一口气扯下衣服,发出的悲鸣就像个无辜的女孩。

啊,有这种反应看来是处女没跑了。

是时候享受复仇的乐趣了。

接下来,来点药药。


「那么,我该怎么说呢?你似乎因为你父亲被杀而恨我,但你那所谓的恨到底可以坚持到什么地步呢?。我会给你一剂让你爱上我的药哟。」(克亚罗)


我从袋子里拿出特制的春药。这是我的最新产品。

这家伙可是特别制造的,因为它不仅能带来愉悦感,还能大幅度增加性欲。这是我的第一次人体实验,所以我很兴奋。

被束缚的她从嘴里吐出了口血。

似乎是咬掉了舌头。

原来如此哦,所以对她来说,**让我随心所欲要好么。


「你知道我可不会让你自杀的吧?」(克亚罗)


然而,不幸的是,对她来说,我是一个回复术士,她不可能做到在我面前玩自杀这种把戏。

我立即用【回复】再把一块布塞进她的嘴里。

那块布吸收了许多特制的药水。

女人开始揉她的大腿内侧,她的眼睛开始贪婪地看着我。


「嘻嘻嘻,我到是要看看你那副正气能保持多久。如果你真的爱你的父亲并且想要报复,那么你就不会做或说任何让我高兴的话,对吧?」(克亚罗)


在战场上做这样的Play对我来说是第一次,但我可能会从这种独特的场景中变得更加兴奋。


现在,我想知道,这个女人会坚持多久。想到这一点,我露出了微笑。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8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6-27 23:05:37]  回复

    那些情节怎么没了呢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7-26 15:03:54]  回复

    好家伙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20 07:54:35]  回复

    这和二战时期的日本有什么区别设置一个假想敌对对方进行惨无人道的报复 战场上杀人是无可奈何但是折磨失去反抗能力的人这是让人作呕这就是日本二战军国时期的思想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29 02:03:59]  回复

      你要知道男主收到过多大的折磨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9-12 00:15:59]  回复

      主角本来就是人渣,难不成你看A片玩黄油也要讲三观?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