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八话:讨伐魔王

第十八话:讨伐魔王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魔王哈库欧变换成了第二种形态。

第一形态都苦战成那样,还有第二…头都开始变痛了。

魔王的能力──【腐蚀】,是极其麻烦的技能。

如果他触碰我们,我们会被它影响并融化。即使是试图防守也不被允许,因为躲避他那势不可挡的速度是很困难的。

而且,他的防御方法也非常烦人。他的刚毛甚至排斥了暮羽的刀锋,即使我们突破了他的刚毛,砍到肉了,那玩意还是会再生的。

我的【改恶】也不起作用。


「芙莉雅,援护就交给你了!」(克亚罗)


「领命,克亚罗大人。」(芙莉雅)


魔王哈库欧从兽人彻底变成了野兽,现在他的整个身体都被他的爪子上的黑暗之力所覆盖。

如果他被这样的腐蚀所覆盖,近距离战斗是完全无效的。

毕竟,由于笼罩在他身上的黑色光环,我们的拳头或剑在到达他面前会因腐蚀而腐烂。

我激活神器乔尔乔斯。有了乔尔乔斯,我可以让【改恶】变成远程技能。


「7阶魔法,【冰狱】!」(芙莉雅)


芙莉雅激活最高冰魔法。从地面上,巨大的冰柱向天空生长,形成一个监狱。

魔王哈库欧被囚禁在冰狱里,并被冻结在冰中。

这不是普通的冰;是绝对零度的魔法冰,硬度可是最高的。

如果我们杀不了,那就把他冻在冰里,来限制他的动作。

跟被黑暗力量缠身的骑士们所用的对策基本上是相同的。

但是…


「啊?!还会变成这样的啊。」(克亚罗)


具有最高硬度的绝对零度魔法冰在发出让人害怕的呲呲声后开裂。


【腐蚀】正在发生。

即使身体本身在冰中被冻住了,它似乎还在继续活动。……除了这一点,我还明白了一件事。

芙莉雅的魔法里加入魔力需要花费时间来抵御腐蚀。

大家都把冰的牢狱会被破坏作为预想。

在魔王哈库欧正面,暮羽把剑插在鞘里,深深地藏在背后,做出拔刀术之类的动作。


【月光】」(暮羽)


冰完全破裂了,与此同时暮羽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朝那方向放出一记猛烈的居合斩。

魔王哈库欧正在用腐蚀的力量来打破冰,所以当他打破冰的那一刻,腐蚀的力量和冰的力量互相抵消,制造了一个无防卫的破绽。

如果有那一刻,就算是普通的剑也会到达,而剑圣则会在瞬间将剑刺进。

野兽的脸上出现了一道裂缝,鲜血喷涌而出。

不耻于【剑圣】之名,这是最快最强力的一击。

对于一个正常的生物来说,这种伤害将会当场去世。

然而…


「都砍成这样也死不了呐。」(暮羽)


就算魔王哈库欧的脸被劈成两半,他立刻就又合在一起,继续挥动着他那强壮的手臂。

暮羽用凌波微步来进行规避。


利用这个机会,我也贴近了他。


【改恶】


运用乔尔乔斯的能力,将破坏当做飞行技能打了出去。

比起直接接触的破坏来说这种的欠缺精度,所以我粗略地想象了一下他所有血管堵塞的画面。

因为它与【腐蚀】接触,我感觉到我的法力衰减。

怎么样都会到达的。

虽然我不能阻塞他所有的血管,但我堵了多个重要的动脉。

由于堵塞的血液,血管连续爆炸。


「Gu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哈库欧)


魔王哈库欧痛苦地扭动着。

如果血液不能在体内循环,生物就不能维持生命活动。


「果然,这种情况也能回复过来呐。」(克亚罗)


魔王哈库欧再次复活。我们似乎在重复毫无意义的行为,但这些行为的背后却是有意义的。


这是我所理解的,因为我也是【回复】的使用者。

与加速你自己的恢复力相比,改写之术的魔力值完全不同。

此外,用于【回复】的魔力值会因距离而跳跃般提升。

你治疗的目标的大小也很重要。


暮羽和我一直在对他进行输出,仅仅加速他自己的恢复力是无济于事的,无论谁是正在治疗魔王,都应该是在很远的地方。

再说,治愈的对象魔王哈库欧的身体巨大。

所有的条件都将会有莫大的魔耗。

给他加一次血,十分可怕的魔力将会被用掉。

所以,不应该能治愈他那么多次。

我们的接下来的目标就会变得单纯,只要继续肝他,肝到他再也不能愈合为止。


虽说是这么想的,但似乎有一个前提条件是错误的。

从他回复的瞬间,我用翡翠眼一看就明白了。正在治疗魔王哈库欧的什么人与他非常接近。


「怎么了。我还以为你会杀了我。再给我多做些小把戏看看吧!」(哈库欧)


魔王哈库欧像野兽一样对我们大喊大叫。

他变成野兽时,以为失去了理智,但似乎并没有。


我用神鸟给我的眼睛看向有可能发生的未来。

ummm,瞠目结舌。

即使我能在未来看到几秒钟,无论我的力量如何,怎么做也无法抵挡它,这魔王哈库欧化作野兽后速度相差太多了。

他的脸部特写在我眼前展开。

张开了血盆大口,想要咬死我。

我用尽全力保护右臂,猛击他的尖牙。他那突破了我的魔力防御,腐蚀的力量融化了我的右臂。血喷涌出来。然而,我的拳头在它融化之前就击中了他,把他从撞击的后坐力中向后推,阻止他将我咬杀。


那家伙笑了笑,为了连击而追了过来。

然后,一只特大的冰矛刺穿了他的侧腹。

是芙莉雅的一种简单魔法,利用风的爆炸来发射冰柱。由于其速度极快,在冰融化之前,它并没有被腐蚀给融化,强大的冲击力将他撞飞了。

我融化的右臂从神器中恢复过来,那是乔尔乔斯的自动回复技能。


「芙莉雅,保护好自己!」(克亚罗)


用未来视看见芙莉雅被咬了,所以我朝她大喊道。

芙莉雅立即用魔法制造出一堵有刺的泥墙。只是勉强赶上了。魔王哈库欧向芙莉雅扑去,撞到墙上,被墙上无数的钉子刺穿。


泥墙和以前的冰具有同样的、巨大的魔力,但在一定程度上也经受住了腐蚀。

魔王哈库欧一边狂笑,一边继续为了破坏保护芙莉雅的围墙而击打着。

为了保护自己,芙莉雅又朝土墙追加术式,让泥墙变得更厚。


「克亚罗,这似乎比预想的更不妙啊。」」(暮羽)


「说的也是。但是,我终于看到了获胜的机会。那家伙的侧腹。任何能治愈他的东西都在里面。」(克亚罗)


我们将继续折磨他,直到他再也无法痊愈为止。

但似乎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做到这一点,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的一方将会全灭。


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我会继续探索不同的解决方案。


我用翡翠眼凝视着他再生的时机。找寻他与外部的魔力连接,从而消灭给魔王哈库欧治疗的家伙。

但是,还没有找到从外部的魔力。

我在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个技巧,但是在使用【改恶】之后,当他被治愈时,终于发现了这其中的真相。

魔王哈库欧的体内有什么东西存在。

当我看见他苏醒过来的那一刻,看到了不属于魔王哈库欧的魔力从他的身体里迸发出来。

如果我把那个杀了,情况就会有所改变。

问题是我怎样才能切开魔王的肚子。


「那就交给我吧……我会想办法搞定的。」(伊芙)


这是伊芙自告奋勇。

伊在使魔红莲的守护下,正休息着身体的伊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如果是你的话有可能做得到,但你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把握么?」(克亚罗)


「嗯,如果用我的光魔法。一定可以贯穿他。」(伊芙)


芙莉雅的冰矛已经证明,攻略腐蚀只要在被「腐蚀」之前,使用压倒一切的速度,就可以有效贯穿。

毋庸置疑光魔法会比这更有效。

然而,伊芙已经因为使用「神鸟」而疲惫不堪了。

再这样行使力量的话,会有性命之忧。


「克亚罗,请别摆出一副臭脸。正因是我的战斗。所以我才是那个需要冒生命危险的人。」(伊芙)


伊芙开始聚集自身的魔力。

足以穿透魔王哈库欧的光魔法,在她现在的身体里运作的话,死亡的可能性很高。即使知道这一点,我也不能对伊芙的觉悟泼冷水。

红莲保持着小狐狸的姿态,在那伊芙的头上乘坐了上去。


「如果是神兽的契约者的话,红莲就可以很容易匹配波长哟。伊芙给了我饭吃,所以我要特意给你魔力哟。」(红莲)


红莲抖了抖她的身体。

伊芙身体里,红莲的魔力正在不断流入。


「谢谢。感觉变好了点。」(伊芙)


「我要的可不是虚浮的赞美,用肉来表示表示就好了。」(红莲)


「好好,过会儿我会给你奖励的。」(伊芙)


「契约成立。我要注入更多的法力了哟!」(红莲)


匹配波长和不给对方造成负担的魔法是非常困难的,即使是最好的魔法师也几乎不可能做到。她却轻而易举地就做到了……真不愧为神兽。

在我用【略夺】的情况下,抢到不合的魔力,用那排斥反应产生的力量来治疗我自己。


芙莉雅的泥墙停止了膨胀。恐怕是没有魔力了,已经,像是再也不能加固墙壁了的样子。再这样下去,芙莉雅将会被杀掉。

泥墙的一部分开始开裂,我看到芙莉雅那惊恐的脸。

在这个时候,伊芙完成了她的魔力充填。


「克亚罗,往哪儿打?」(伊芙)


「瞄准就交给我吧。」(克亚罗)


我紧紧地从后面抓住伊芙,把她的手向魔王的方向调整。

他的侧腹靠近后腿。

在那里,有东西存在,有好好地将自己伪装了起来,并且除了给魔王加血之外,不会释放任何魔法。然而,我已经看透了。

保护芙莉雅的泥墙完全倒塌了,芙莉雅泪眼汪汪,试图用胳膊保护自己的脸。


「就这样直接开火,直射过去。」(克亚罗)


「好的,要放了喔。【圣光爆裂】。」(伊芙)


这并不是伊芙经常使用的光魔法。是更高位阶的高级魔法。

这是她自己秘密练习的技巧。

爆发出的光流从伊芙的手中倾泻而出。那道光穿透了魔王哈库欧的【腐败】和侧腹,连同他身后的墙壁一起,霎时光明照亮了夜空。


「干的漂亮,伊芙。」(克亚罗)


伊芙没有回答,直接晕倒了。

虽然她从红莲那里获得了魔力,但用她目前的身体状况释放魔法本身就是鲁莽的。然而,我看得出来,她并没有性命之忧。因为伊芙的术式是完美的;没有任何用魔法的不良后果。


「我的伤势愈合不了了。是这样啊,所以我终于从这个可恶的胎儿中解脱出来了么。黑翼族的小姑娘。是你这家伙干的么?」(哈库欧)


魔王哈库欧无视被困的芙莉雅,将脸转向我。

从他肚子上的大洞里,一个恶心的、灰色的、像胎儿一样的东西掉了下来,发出很大的声音。那东西没有下半身,已经死了。

这就是治愈魔王的东西。


「很感谢你。这样我就可以死了。我的痛苦、苦痛、饥饿、焦躁,愤怒全部消失了。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终于自由了。」(哈库欧)


他高兴地大笑起来。

现在的这一击不仅杀死了魔王里面的胎儿,还严重损坏了他几个重要的器官,鲜血源源不断地涌出。

每过一秒,魔王哈库欧就离死亡更进一步。


「魔王哈库欧,那是什么?为什么这样的东西存在你体内?」(克亚罗)


由于某种原因,当我使用破坏的时候,无法看到魔王哈库欧的记忆和经历。

这是我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因此,我得从他嘴里问出什么。


「我知道那个小姑娘会是下任魔王,所谓魔王不过是只被拴住的野马,我成为魔王之后才知道。得知真相的我很后悔,当魔王可不是件好事。……但是啊,我是魔王啊,最后的最后也做了像个魔王的样了。勇者呀,战个痛快吧。」(哈库欧)


当血洒出来的时候,魔王哈库欧带着一种喜悦的表情冲锋。

魔王哈库欧甚至不能再保持【腐蚀】


我也向他走去。

这样做不像我,但他称我为勇者。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必须履行这个角色。

我们的身体相互交错。


「魔王哈库欧,看起来是我更强一点呢。」(克亚罗)


就在他用牙刺穿我的喉咙之前,我用【改恶】把他所有的肌肉都扭断了。

我故意不让他立即死亡。在他死前,我给他留了几秒钟的空间,使他处于动也动不了的状态。

为了伊芙的未来,我想要他的记忆和经验。


我用【模仿】,那是最容易看穿他的记忆的技能,全神贯注地读着他隐藏的记忆。

果然没错,记忆上了锁。

我强行突破他们。

魔王哈库欧越是接近死亡,防御就越松,但是如果他死了我就无法读取。

魔王哈库欧死了。

在他死前的短短一秒钟,防御的大锁掉了下来。在那个瞬间,我接受了记忆片段中的情报。


「魔王是这样一种东西啊。」(克亚罗)


我几乎想要笑出声。那简直就是小丑的表演。

我转过身来,感觉身后有巨大的魔力和光芒,伊芙的手背闪闪发光。

魔王的候选王冠已然改变。

看来伊芙被选为下一个魔王。

我们的目标已经完成。


剩下的就是从魔王哈库欧的尸体上收集【贤者之石】后离开这个地方。

为了保护已经成为魔王的伊芙,我有一些不得不去做的事情。

伊芙是我的恋人。我可不能让她在我眼前经历不幸。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