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一话:前往魔王城之旅

第十一话:前往魔王城之旅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加洛尔的劝说成功了,把虚假信息传播给魔王的作战将要被实行。


正如他本人所期望的那样,一旦战争结束,加洛尔将会被处死。

他希望为自己的罪行赎罪。


我理解二分之一的加洛尔的感受,一半却又不理解。

他想要报复的目的和我一样,但我认为在复仇之后的人生得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话,是没有意义的。


我的复仇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

复仇只不过是让我的人生锦上添花的一个组成部分。

如果有朝一日可以皆大欢喜,那就太好了。

问题是后来那家伙做了什么。


「……如果我找不到办法杀死不死族,那就太糟糕了。」


会后,我的复仇目标──布雷德,出现在我的面前。

一个皮肤黝黑的大男人。那家伙,和对于攻击暮羽的骑士们一样,他也身缠瘴气。

一个已经很麻烦的人现如今又变成了不死者。


我知道他的可怕:他不仅具有纯粹的战斗力,他的知识、经验和创造性也很优秀,充分准备和发现对手的弱点也是他的长处。至今为止他与我狩猎的其他勇者的格调完全不同。


谢天谢地,他的现身,似乎只是给了我一个警告。

他预言有其他因素将进入我们的魔王讨伐战争。


如果那是吉欧拉尔王手下的不死者军团,那么这恐怕将是最糟糕的。

他把区区骑士之流变成了怪物,即使是暮羽也无法伤敌分毫。


在我和他们战斗的时候,我以为火焰的力量会打败他们,但是我从没想过他们会从烟雾中再生出来。

目前,唯一能杀死他们的就是我。

运用将它扭曲成异形的有力技能──【改恶】


问题是,如果我独自一人,他们很容易就能以数量的暴力压制我。


「这并不是说我没有好对策。」


其中一个便是利用毒药。

正常的毒药可能不会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

如果有什么有可能做得到的事情,那就是细胞的恶性变质。

利用这种可以把敌人的细胞转化成癌细胞。

癌细胞是一种无法自主制御的细胞,它们会以不正常的速率进行自我增殖。

这对他们来说是棘手的存在,因为它只是变异,而不是破坏。

因为它们没有被破坏,自动再生也就不会发生。

如果癌细胞继续增加,他们的生命将无法维持。

巨大增殖的肿瘤将使他们无法移动。

我并不是做不出那种毒药,只是确保原料的安全是很困难的,而且要制造出那么多东西也很困难。


「还有一种……冻结么」


如果不是打败他们,而是让他们无法行动──有各种各样的技巧可以使用。

芙莉雅的冰属性魔法需要几天时间才能融化。

这可能是现如今最好的答案。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呐。」


我独自咕哝着,然后回到大家都在等的房子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我爱剑圣暮羽和妹妹艾莲王女的日子。

暮羽有一副经过精心训练的优秀身体,而且下身的紧度是拔群的。

并没有因为不成熟而觉得她肉体不好,有着一种神秘的魅力,她既温柔又温暖,能让男人喊出: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口号的可爱萝莉──艾莲。


她们俩都是属于极品的女人。

这是一个挺少见的组合,但说不定意外的不错呢,御姐与萝莉的能碰撞出不少的Jy呢,我要让她们的肉壶装的满满当当。



暮羽与艾莲的眼神失去了高光。

因为我遇到了布雷德,因为那家伙的错,让我的血脉喷张。

这份怒火被我发泄在了她们身上。


因为我没能安定下来,甚至在她们俩昏倒之后,我用无意识的两个人来冷却我的愤怒。

这样的话以这样就好了,就像我把她们当做工具来处理我的性欲望,激发我对她们的征服欲。


在我继续干着的时候,红莲走了过来。

她保持着她小狐狸的身姿。


「呜呜呜,主人大人好臭。」


然后,突然之间说了一些有失礼数的言论。


「我在做,爱做的事。有那种气味是当然的咯。」

「我不是这个意思哝。我每一次关心主人大人交尾的时候,我的大脑就会变得很奇怪哝。当我说『臭』的时候,指的是黑暗的味道。敌人的气味。」


红莲竖起毛茸茸的尾巴,柔顺的皮毛却立了起,并呜呜地呻吟着


「我遇到了一个缠绕黑色瘴气的男人。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是毫无疑问的。能好好活下来了呢。虽说主人是很强的,但那可是连人都不当的怪物诶。」

「你知道黑瘴气是什么吗?」

「虽说我知道,但我不会说的。天机不可泄露的哝。但是,你可以称它为红莲的敌人。」


我明白了,这就是她为什么这么谨慎的原因。

我的恶作剧的精神,正在萌发。


我向红莲扑了过去,紧紧地抱着她。

因为她是一只柔软蓬松的狐狸宝宝,拥抱她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啊,好想一直这样抱着她呀。


「给—我!放—开!咿呀,要臭死狐狸啦。一身臭汗还浑身赤裸,好恶心呀!!」(红莲)


小狐狸在我的怀里挣扎。

她非常抗拒。如果我继续抱下去,她会恨我的。差不多可以释放她?


当我在想的时候,红莲开始在我的臂弯里绽放出光芒。

她在使用火焰!?不,它们不是正常的火焰。它们是闪耀着白色光芒的火焰。我不觉得热,相反,感觉很舒服。

发生什么事情了?


「呋唔,现在已经不再臭了。但是,让我离开,天气太热要受不鸟啦!这是在虐待使魔!」


在我发呆的时候,我就如她所言那样释放了她。

然后,红莲与我保持了一段距离,开始舔自己被我弄乱的毛。


「难道说,你能除去瘴气?」


「红莲是神兽。能够做到这一点是当然的咯。」


她停止了舔毛,双手插腰,摆出一副神气的样子。「嗯哼!」居然还嗯哼?


当她在她的小女孩造型的时候做这件事能让人气到吐血,但是在她小狐狸的外形上,意外地感觉很可爱?!有些不可思议。


我很惊讶她能抹去瘴气,真是谢天谢地。


除了我之外,又增加了可以打败被黑色瘴气缠身的骑士的存在。


如果黑色瘴气的敌人出现了,我可以使用【改恶】或使用毒药,芙莉雅可以把它们冻结在冰里,而红莲可以使用没有热量的火焰来抹去瘴气。


这是巨大的力量


「红莲,你真是太有用了。不仅能作为身体替身,能够抹去困扰我的黑色瘴气。」


「那是自然!神兽只有在世界需要的时候才会诞生。既然红莲我出生了,就意味着这个世界需要红莲」


「原来如此,终于理解了。顺便问一下,这么自夸没问题吧你?」


「诶嘿──!?它,恰到好处的台词而已!」


红莲虽然很能干是真的能干。


但她不安分,在她受宠若惊时就会变得自大,并且有一种唯吾独尊的个性。


她到底长得像谁?


她的性格决定于她是蛋时,吃周围人的精神和魔力,但似乎她吃了太多伊芙的精神。


如果她再像我一点,她就应该表现出冷静和谨慎。


「红莲,你总是说你困了,快给我上床睡觉。」


「我好不容易为你担心呢。真是的,不管你了。」


红莲回去了。出于某种原因,红莲很喜欢伊芙,在我不和伊芙做爱的日子里,她都会去伊芙的被子里睡觉。


「红莲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呐。」


今天,我在和红莲的谈话中发现了一个新的真理。


直到现在,我只想到了黑瘴气作为魔王的魔族能力。


然而,如果我仔细想想就会觉得奇怪。


这力量太强大了。一个普通的魔族或魔物是不会有这个的。


如果这力量在我的一周目的世界中存在,魔王肯定会使用这个,会让我们吃尽苦头。


如果作为神兽的红莲,生来反对这个瘴气,这个黑色的瘴气可能比魔王更麻烦。


这本来就是太乱来的。


与第一轮相比,这第二次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它可能会受到我的影响,但我确信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东西。


我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如果有什么东西有能力干扰世界,那就是我的敌人正在创造我想要的世界。


「没有足够的情报来思考它。在此以上就是毫无根据的妄想了。接下来,我也该睡觉了。」


我把脸埋在昏迷的暮羽的巨乳里,闭上了眼睛。


最近,我试着睡觉的时候,把我的脸埋在女孩的胸部。


这样做,可以给我内心的平静。



作战的细节决定了,将在一个星期后。


我们朝那个魔王控制的城镇走去,就大摇大摆地在大路上走着,所以魔王不会怀疑任何事情。


加洛尔他们一直在传播虚假情报。


伊芙的替身已经走了一条不同的路线,魔王在获得这些信息后一直在等待。


多亏了这一点,我们才能安全地接近。


当前往被魔王主要控制的城镇时,其他族群会发动攻击后离开。


当然,他们在袭击城镇之前改变了路线,袭击了一个不同的城镇。


与魔王的决战就在不远处。


现在开弓没有回头箭。


在这辆马车里,我的女人们都陪伴在我身边。


她们都是我强大的资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


「伊芙你害怕吗?」


伊芙的手在颤抖。她的黑色羽翼看起来也比平时小。


这是自然的。

如果城镇没有被伊芙召唤的由神鸟降下的死亡之雪所湮灭的话,我们将会被魔王压倒性的军事力量所摧毁。


换句话说,我们的盟友将会被歼灭。


「我很害怕……但是,如果你在我身边,这让我觉得一切都没关系。」


我紧紧抓住伊芙颤抖的手,拉到面前粗暴地强吻了她。


颤抖停止了。


「别担心,我会守护住伊芙的。我毕竟是你的恋人。」


「嗯呢,我相信你。」


伊芙用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我。


「但是,很遗憾呐。」


「是什么?」


「如果你没有从一个吻中解脱出来,我想做更神奇的事情,但是你的颤抖很容易就停止了。」


伊芙脸变得红红的,鼓起了她的双颊。


「ummm真是的,即使是在这样的时候。克亚罗,克亚罗啊啊啊啊啊,气死偶嘞」


看来她的紧张和焦虑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样就好。


因为我很无聊,所以我喜欢戏弄伊芙。其他成员都很高兴地看着由她出演的恋爱喜剧。


几天后,我们将到达魔王的领地。


我将获得时间重置装置,被称为【贤者之石】的石头,让伊芙成为魔王。


我的女人将成为魔王。


我将能够做一些比我之前做过的事情更有趣的事情。


预言中的障碍可能也会出现,但我会让他们都受到因果报应。


我讨厌那些从我这里偷东西或干扰我的人,就是千刀万剐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