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地址
当前位置: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八话:助人为乐

第八话:助人为乐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1 位书友评论



【剑圣】暮羽汇合了。

因为这事,周围的魔族们都产生了动摇。

星兔族之长,加洛尔友善地靠近过来说道。


「克亚罗大人。虽然和【剑圣】是朋友让我感到惊讶,不过您是用什么办法将她请来这里的呢?」


理所当然的疑问。

我,让变化成我,表面上我应该一直在这个村落里才对。


将在人类的城镇里的暮羽叫来会让人觉得不合理。

并且,会让人怀疑在人类那边与不知名的势力有着联系吧。


给伊芙贴上护卫并不是出自个人的意愿,而是由于某个组织

在后面支援着伊芙。或者,在利用这伊芙,会自然地这样想着这些。


「用信……你可别问我怎么送过去的哦。只要是稍微长点心的人都会有在紧要时刻能进行联络的手段吧」

「向您打听了不该问的事了呢。我真是太失礼了」


虽然是相当牵强的说法,不过看来加洛尔并没有再问下去的意思了。

姑且把我算作这次以伊芙为中心一起讨伐魔王的伙伴。基本程度的礼仪还是有的。


……然而,那只是表面上的,今后会被更加严密地监视着吧。

还是尽量不让红莲替换成我的样子比较好吧。


「暮羽就和我们住在一起吧。毕竟借来的房子相当大呢」


为了不让暮羽被隔离开来,先发制人。

加洛尔,说着没办法了,点了点头。

话说回来,有一件让我在意的事。正好就问一问吧。


「星兔族的魔王候补不在这个村落里吗?想要问候一下。毕竟是伊芙的伙伴呢」


伊芙说过星兔族也有魔王候补。

当初,是因为协定好不管是哪个种族的魔王候补

当上了魔王都会优待彼此。而组成同盟的。


不管怎么样,有魔王候补的种族,都会具有更有力的发言权。

星兔族是这个村落的中心。再加上到目前为止的作风,不可能没有。


「虽然的确是在这里的,我的女儿还在静养之中……还不能出现在人前」


静养中么。

这到底是借口,还是实话并不知道。

然后,要想知道也不难。


「是很严重的病吗?」

「……是的。而且还会传染给其他人,现在正被隔离着」


嗬,很好的回答。

这样就退路就没有了。


「要是我的话说不定就能治好呢。我说过我是勇者吧。而且,在勇者之中得到了【愈】的称号。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回复术士。在神鸟的试练中,连神鸟的疾病也能治好」


加洛尔睁大了眼睛。

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极力隐瞒自己是个回复术士,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隐藏的理由了。


那么,比起隐瞒自己是回复术士,作为揭晓他的女儿是否真的在这里的手段来用。

一般作为父亲的心理,只要有一丝能治好的希望存在,就应该会紧紧地去抓住它的。

要是拒绝了我,就代表女儿不在这个村落,生病是在说谎,有着要说这个谎的理由。


「这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克亚罗大人竟然是【愈】之勇者大人啊。请务必看一下我的女儿的病」

「没事。毕竟,我们是共同与魔王战斗的同伴啊」


至少,女儿在这个村落的样子。

不管是魔王候补还是疾病,只要见到了就能知道。

进展顺利的话,就能抓住加洛尔的把柄了吧。

……前提是,算不算抓住把柄,得看是不是真的很看重女儿了。



带领暮羽到我们借用的房屋后,被加洛尔带往他的女儿的住所。

似乎他的宅邸旁边的别馆里就住着他的女儿。

进入别馆前,加洛尔和他的部下用布将嘴巴和鼻子盖住。虽然也递给了我不过我回绝了。

疾病对我没有用。

踏进去后,就感到了一股恶臭。原来如此,生病不是在说谎啊。


「非常抱歉。克亚罗大人。将你带到了令人不适的地方」

「没事,不要紧」


好不容易,有了能抓住这个村落之长的把柄的机会呢。

然后,大庭广众之下,向其身体用【回复】,获得记忆和情报。

就这点小事,我完全不在意。


「非常感谢」


加洛尔低下头,先行一步。

然后,终于来到女儿的房间。


「请问是哪一位?」


好沙哑的声音。

喉咙估计坏了吧。

这名少女,全身被绷带包裹着。另外,还沾染着血,还有体液。

皮肤已经烂掉了。


【翡翠眼】观察病症。

好严重啊。这是中了重度地猛毒状态。而且,用绷带藏着的眼睛也被弄的看不见了吧。

……这不是病而是毒。总而言之,这个状态是人为的。


「拉碧丝,我带医生来看你了。是位手段相当高明的医生。他的话或许能治好拉碧丝的病」


我仔细听着加洛尔说话的声音。

这是体贴女儿,作为父亲的声音。至少这句话并没有虚假。

另外,作为医生进行介绍是来自我的建议。身为人类的勇者的话,会让魔族的少女感到害怕的吧。


「是这样啊。医生,感谢你能来到这里为我看病」

「没什么,不用在意。这是我的工作」


不过话说回来,好有忍耐力啊。

以现在喉咙的状态来看,就算说一句话也会感到剧烈的疼痛才对。

即使如此,也很有礼貌地说出要说的话。

毋庸置疑,是个好孩子。

不觉得是将其他的种族出卖给魔王的男人的女儿。


「加洛尔,我现在就开始诊断,可以么」

「好的,拜托了」


我拖起少女的手。然后,启动【回复】


故意地,在途中取消发动。

这样做并不会治愈。却能得到现在身体的状态和少女的记忆。


【翡翠眼】只能知道是毒,用【回复】就能知道得更加详细。


原来如此,很有趣的毒。

让其受尽苦难,但是却注意不会杀死,将痛觉麻痺。

然后,把这毒定期给她喝下去的样子。


经由【回复】的效果,拉碧丝的记忆流了过来。

真是杰作。

让着少女以为是在吃药,其实却一直在服用着毒药。

因为有能让痛觉麻痺的成分在,喝药之后痛苦会减轻而产生错觉。

还很贴心地这药还有让人成瘾的的效果,要是不喝的话会让人想喝得令人发狂。

……还真是,调和出了这么残酷的毒啊。

就让我作为今后制毒的参考吧。


……是我的话,治好这名少女很简单。

但是,要是这么做就一点都不有趣,也不能成为把柄。

所以,就做点能让我感到有趣的事好了。


【回复】


这个【回复】一直使用到了最后。

但是,随我所想的,只是治好了外表,毒只治了个半吊子,将药的的成瘾症状消除而已。


少女,抚摸着自己的脸和身体,然后,不像是出声得出声哭了起来。


「拉碧丝,你没事吧!你!到底做了什么!」


加洛尔慌张地靠近到了女儿的跟前,对我怒吼着。

态度谦卑地青年马上剥离了假面,完全暴怒了起来。

而我微笑面对(危险,诶嘿,就是这么调皮)。


「你冷静一点。要对我斥责之前先听听你女儿要说什么」


加洛尔看向他的女儿。

然后,拉碧丝开口说道。


「父亲大人,不是,不是的。我是太高兴了。喉咙一点都不疼了,眼睛能透过绷带看到东西了。而且,黏黏的皮肤,也不再变得那样了」


多么惹人怜爱的声音。

和刚才沙哑的声音不一样。

拉碧丝用颤抖的手想把绷带解开,但是却使不上力没法很好地做到。


但是,只是这样也让加洛尔震惊不已。

因为,之前的话,就连抬起手臂都没有过。


加洛尔一边颤抖着一边取下女儿的绷带,剥开混合着血液和皮肤和体液的布。

在那之下,是漂亮地,洁白无瑕,富有弹性的肌肤。


取下脸上的绷带。有着一双美丽的红色双眼。稍微瞳孔有些涣散,留着高兴的眼泪。

之前引人注目的兔耳上的毛和头发都掉光了,现在毛好好的长着,头发也披了下来。


「我能好好地看到父亲的脸了。皮肤上的痛也逐渐地消失变得漂亮了。镜子,请让我看看镜子。时隔两年,请让我看看自己的样子」

「啊啊,啊啊!我也能看见拉碧丝漂亮的面容了。比欧,快把镜子拿过来」


加洛尔对部下怒骂道。

部下急忙跑了出去。

这个房间里没有镜子。失去了视力的她不需要,失去视力之前的阶段也因为肌肤丑陋地溃烂掉。


她不想看到自己的脸,要求将镜子拿出去。

部下将镜子拿了过来。

少女一点点地窥探着镜子。


「父亲大人,我的脸,真的,是好好的我的脸」


似乎很开心地一边哭着一边重复说着这些话。

对这名少女来说,是比任何事都能感到开心吧。


加洛尔抱住了女儿。紧紧地,紧紧地,然后流下了眼睛。

看到这里,我确信了。让拉碧丝把毒当做药持续服用的不是加洛尔。

……如果,加洛尔是幕后黑手的话那还真是相当完美的演员。


「克亚罗大人,对你的感激之情难以言喻」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而已」


那样说着,我等待加洛尔离开拉碧丝的身边。

离开拉碧丝旁边后,我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


「……接下来,有一些话想对你说。是关于拉碧丝的情况。可以的话,希望只有我们两个人。拉碧丝的病是被设计而成的。不想让拉碧丝本人知道这件事」


加洛尔的脸上泛青了。

但是,到底是村落的执掌者,不一会就恢复了过来。

然后,和拉碧丝说着恭喜的话,指引我到别的房间里去了。



「那么,重要的话到底是什么呢?」

「有两个。第一个,我只是将拉碧丝的外伤治好了。虽然将病的症状成功缓和了,并没有完全的治愈。要是放任不管的话,肌肤又会腐烂,喉咙被毁坏,眼睛也会失明」


加洛尔露出沮丧的表情。

嘛,当然会这样吧。

一定以为完全治好了吧。


「那,那么,我的女儿会再一次,变成那样的模样是吗」

「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是的。我没有用【回复】将其治愈,是因为一口气全部治好会给身体带来过大的负担。定期地将我所调和的药水……算一下的话,三天一次,持续服用三个月的话,就能抑制住症状,总有一天痊愈的吧」


加洛尔显示高兴,然后同时又露出相当困扰的表情。

……毕竟本来打算,要在一个月后给我设下圈套杀掉的嘛。


三个月不持续喝药水就治不好,就等于无法治好。


「克亚罗大人,请把那种药水卖给我三个月的分量。钱的花不管多少我都会支付的。

除此之外的东西的话,用我的权限不管怎样都会替你准备好的」


如我所料的请求。

但是,我就是不听。花上三个月慢慢地治好是为了保住我的命的。


「钱倒是不用了……不过那是品质劣化相当严重的药水。做成以后,经过一周就会不能使用了。除了我定期地制作就别无他法了」

「那么,请卖给我药水的配方吧!」

「给你配方倒是没关系拉,除我以外大概没人能做的哦?」


随便在纸上像那么回事的配方写上去。

弄成超一流的炼金术士也只能一百次里成功一次的配方。姑且,写上看上去会有药效的素材。


虽然加洛尔小心地将配方收好,反正马上就会发觉自己的人们根本没法做而哭着来求我吧。


「真的非常地感谢你」

「让我,一周过来做一次也感觉很麻烦,星兔族能做出来的话就会轻松很多。姑且做了一周量的两瓶。三天一次地让拉碧丝喝下吧」

「究竟,是什么时候」

「来这里的途中。利用魔法制作药水的话,只要有魔力和材料,边走边做也是行的」


……然而,那里面最重要的材料,是特意将拉碧丝体内的毒流入自己的身体里而取出的抗体。

是用我的血做成的血清。别人根本得不到。

这重要的材料以外其实不管什么都行。我调和的也只是普通的营养剂而已。


接下来才是正题。

就让我好好利用加洛尔为女儿着想的这个软肋吧。

变得有趣了。


「将我的女儿的外伤治好,还给了我配方,您真的是一位善良的人啊」

「不管是魔族还是人类,只要不是敌人,如果有困难的话就会去帮助。这就是我的处事原则。

嘛,反过来也可以理解为,只要是敌人的话,管他是人类还是魔族我都杀掉。

即使是女人也好,小孩子也好,绝不留情」


当做开玩笑而笑了起来。

加洛尔,应该会听成要是背叛了我的话你女儿就没命了的吧。


「还有,另外让我在意的事情」

「请问那是?」

「拉碧丝并不是生病了。那个症状是由于中了毒而造成的。那个孩子是中了毒才变成了那个样子」


我仔细观察着加洛尔的表情。

绝不看漏这时任何的表情的变化。

是不是他自己也被骗了,想知道这个。

加洛尔的表情是,错愕和愤怒。什么啊,这家伙也被骗了么。


「是,毒是吗。这还,真的是」

「是啊,而且还是定期地服用以让症状严重化。应该是每天都服用着相当大的量。可不是悄悄的给喝下去的情况。有没有,符合这样情况的东西吗?请告诉我拉碧丝定期会喝的东西」


这样说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

一边颤抖着,加洛尔向外面走了出去。

……说不定,会演变成我假设的情况中最好的一种情况。

加洛尔又出现了。

手里拿着装有黄色的液体的小瓶子。


「每天,女儿一直都会喝这个东西」


这个是什么加洛尔并没有说。

但是,看过拉碧丝的记忆的我却知道。

这是拉碧丝误以为是药的东西。


「可以把这个弄报废了行么?我想分析一下」

「可以的。请吧」


煞有其事地,用华丽的魔法装作在调查而表演着。

并且舔了舔,装着露出险峻的表情。


「请问怎么样了?」

「……这很糟啊。这就是折磨着拉碧丝的毒。而且,还很用心地麻痺痛觉,制成让毒无法被发觉的形式。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会误以为喝了后变得轻松了许多啊。

而且,还有成瘾性。将麻药和毒混合在一起,做出这个药的家伙还真是恶劣啊」

「是,这,这样么,哈哈哈,这,就是,毒么。我,到底,为了什么…」


加洛尔本想装作平静却没能成功。

我明白为什么。

这是愤怒。从加洛尔内心中爆发出无以隐藏的怒意。


都看到现在了白痴都能明白。

加洛尔之所以出卖其他的种族,虽然也有为了守护星兔族这个目的。

但是,更多是为了获得拯救最重要的女儿的药。那个药的出处就是魔王那一边。

加洛尔一定是,因为被告知这个毒是唯一可以拯救女儿的药而被利用了。

真是愚蠢的人。将女儿折磨的毒,即使出卖自己人也要得到手,还很高兴的接受着。


「绝对不要把这个给拉碧丝。只要三天一次服用我调和的药水的话,就能治好病征,完全地得到治愈。

但是,服用了毒的话,能治好的也不能治好了」

「我明白了。真的非常感谢你。克亚罗大人。此次的恩情日后,必定会报答。虽然我们会按照配方试着制作药水,但是如果不行的话,还请下周也麻烦您费神了」

「啊啊,交给我吧。毕竟,我们是共同对抗魔王的同伴嘛」


最后的一句话虽然很老套。

就这样行了吧。

我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的时候,加洛尔一直都低着头。


嗯,虽然是随性想到的事作为开端,但多亏我说了啊。

让星兔族的族长理解到我要是死了女儿也会死这件事,还让其产生对魔王的恨意。

以后一定能见到效果。


果然,帮助人的感觉很好啊。同情不是为了他人而存在。帮助人就结果来说是为了自己。


拉碧丝也是个相当了不得的美少女。

不如,定期地去检查然后慢慢地,将其得到手也不错。

星兔族相当地有耐力,在布拉尼卡就得知了。

那个样子,应该会很简单的就能攻陷了吧。

……不,还是不要了。即使我对她的父亲有怨恨,对那孩子本身并没有恨意。玩弄女人的心是邪道干的事。

从今以后,就作为正义的回复术士做出正直的举止吧。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发表评论

×

已有 11 位书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