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二话:决斗黑骑士

第二话:决斗黑骑士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2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自从我来到布拉尼卡,已经过去三天了。

当我到达布拉尼卡时,一下子就被星兔族给找到了,暴露出来不少蛛丝马迹啊我。

从那以后,现在的我改变了我的外表。

对刹那她们有点抱歉,手头能做到的事情太多了,跟嚼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我一直在不停地伸展着我的羽翼妄图能再多触碰到什么。

暮羽要到这里最短的话还需要四天左右的吧。

「在这样下去不行,要变成废人了啊。」」(克亚罗)

因为我手头上有多余的钱,所以我随自己喜欢地享受了一下生活。

照这样下去,我的身体会变得迟钝。稍微去做点运动吧。

就这样,我决定去外面运动运动。

我到森林之后就开始准备狩猎活动。

我唯一能想到的运动就只有提高我的等级。

我自嘲地苦笑了一下。

本来从一开始,我就没有什么爱好。

种植苹果和偶尔狩猎。

如果我有空闲时间,我会用苹果做成小点心,然后卖给城镇赚点零花钱,除此之外,还曾经梦想成为英雄,作为一名英雄为人民挥舞剑。

真的有些太孤单了呢。

我来创造一些有趣味性的趣味吧。

从现在开始,这个领域将会成为我的研究课题吧。

我要过充实而愉快的生活,需要找到一个爱好。

我甚至可能会从钓鱼这种事情开始呐。

在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我猎杀了一些怪物。

「虽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我的弓箭技巧并没有下降。」(克亚罗)

因为我用它在村子里打猎,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就可以用弓。

我没有复制别人的经验和技巧,这些能力是我自己训练出来的技巧。

它与我的天性相匹配,所以用弓打猎很有趣。

又有一匹魔物被我射杀了。

我杀的是一只小型的像是松鼠一样的魔物。它的体积虽然很小,但它可以很容易地粉碎一个人的头骨,因为它是一个牙齿和下巴都很凶残到夸张的怪物。

这是一只没有被刹那她们吃过的魔物,有着特别的魔物因子,剥皮熏制之后带回去给她们吧。

她们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强大。

此外……

「稍微找找就能发现的东西呐。」」(克亚罗)

在搜寻怪物的过程中,我一直在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是为了寻找药用植物和毒草,作为我的药剂制作爱好的原料,有实际的价值。

因为我通常都是临时起意,所以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我很高兴我能在小镇附近找到毒性如此猛烈的的素材。

就像魔族的领地。这边的大气和大地都充满了浓厚的魔力。

「我应该做什么好呢?」(克亚罗)

我特别得到了这么好的材料。

不制造新的药剂真是浪费。

我已经做了一个令人满意的春药,并且已经得到了刹那她们的满意认可,现在是时候开始制造另一种药剂了。

拥有**毒药和神经毒气会让人很方便。

虽说自白剂也是挺不错的,但我不需要它,因为我可以用【回复】来窥探他人的记忆。

在平常狩猎中所储藏的魔物毒一起组合再造,再将今天所采集的的素材混合来制造一种非凡的麻痺毒药。

……做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了呢。这种麻痺剂能使他们完全清醒,他们却不能移动一个手指的好东西呢,我可以给他们足够的痛苦,让他们认为死亡会比这样活着更好。

最重要的是,他们甚至不被允许咬舌自尽。

他们连一个声音都不能发出,只能默默地欣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妙光景。

如果我仔细想想,这可能是现如今我的爱好。

那就这样,我要比以前投入更多的精力来做魔药。这是一个相当有成效且有意义的爱好,这不是非常之棒吗。

将狩猎与采集都搞定之后我准备从森林里出发回到城里的街道。

因为已经好好运动过,所以我觉得今天可以高枕无忧了。

我握住了放在腰间的剑柄。

「……还真是乱来的骑行方式啊。」(克亚罗)

我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声音。

这是盗龙的脚步声,它们的脚步声沉重激烈。他们一定是强行让盗龙奔跑。看来发生了什么麻烦事。

我发动【翡翠眼】来增强我的视力,并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去。

如果使用这个【翡翠眼】,就算他们离得很远我也能从这看见他们。

「什──!?」(克亚罗)

我无意中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那个骑着盗龙的人居然是(剑圣)暮羽。

她的银发在空中飘动,抱着视死如归的目光鞭策着盗龙。盗龙的口角因为过度的疲劳已经开始口吐白沫,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当场去世。

这,没道理啊。

我是叫暮羽来布拉尼卡。然而,考虑到天数,这封信甚至还没到达王国的吧。

此外,她的样子很是奇怪。

对于一个关心自己外表的人来说,暮羽的衣服很脏,头发也很乱,就好像她根本没有时间关心梳洗一样。

「难道说是有人在追她吗?」」(克亚罗)

在她身后,有两个盗龙被骑士跨骑。

看来,暮羽正在被骑士追赶,正在逃亡的途中。

暮羽的盗龙因为强迫的持续行动,翻了白眼的同时昏倒了。

它一定已经达到了被过度使用的限度。

她立刻处理了那突如其来的猛摔,华丽的着地之后拔出剑站了起来。

两名骑士停止盗龙的脚步,拔出剑,准备向剑圣突击冲锋。

看来,暮羽打算要和他们来一次交锋。

这让我感到深深的违和感。

如果是被追上而拔出剑,不早点迎击的话就很奇怪。

如果是暮羽,仅仅只是两名骑士,明明一下子就能够打倒。

我像风一样在森林弯弯曲曲的林中小路上飞驰。

援护什么的明明是没必要的,但我有一个不祥的预感。

如果这张脸的话,会让我看起来像个敌人。

【改良】」(克亚罗)

我换回到我的克亚罗外观。

暮羽准备和两个骑着盗龙的骑士互相碰撞。就在那之前,我在暮羽和骑士之间跳跃而入,拔出了我的剑。

「暮羽,你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来的早啊。」」(克亚罗)

我这么说完之后,让她有些惊讶,暮羽美丽的天空色眼眸突然睁圆。

「克亚罗?为什么!?难道说你是来救我的吗?」(暮羽)

「没错,如你所见。」(克亚罗)

骑士们毫不关心我的出现,挥舞着他们的剑朝我们冲了过来。

一个去向了暮羽,另一个袭击了我。

我避开它,用剑锋轻抚过他的手腕。接着,他的动脉就被切断了,流出的鲜血像喷泉一样。

我对他的指控是他试图用剑杀我,谋杀未遂。他试图袭击暮羽,暮羽是属于我的财产,这是非法破坏他人财物。罪状充足,数罪并罚,执行死刑。

「克亚罗,别太大意了!」」(暮羽)

正在和另一个骑士战斗的暮羽喊道。

……骗鬼的吧。这家伙真的是人吗?」(克亚罗)

当他的血还像喷泉一样喷涌而出时,他转过身来就像没事人一样对着我继续猛砍。

我架住了他的剑。

Md真重。对于一个普通的骑士来说,他的筋肉力量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什么怪力。

如此一般的巨大失血量还能保持剑的威力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用魔力强化了自身的劲力,用我所有的力量击退他的剑时,骑士就顺势与我保持了距离。

更不用说什么因为失血而倒下,现在他的血也停止了,甚至刚刚喷出的血变成了黑雾,就像时光倒流一样回到了他的身体。

「暮羽,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我至少知道他们不是人类。」(克亚罗)

「我也不知道……至少,他们原本是人类。」(暮羽)

可能是因为暮羽习惯了和这些人缠斗,她的目标一直瞄准双腿。似乎切断他们的腿和保持距离是一种拖延的方式。

当然,他们断了的腿要么马上就粘回身上,要么就硬生生长出来,立刻冲你冲过去。

我真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用剑是没用的。没有必要执着于刀剑。我有别的有效方式来处理掉它们。

一边这么考虑,一边用【改良】赋予自己将技能点改为用魔力型,来现场使用魔法。

取得距离的骑士们骑着盗龙向我冲了过来。

我将手笔直地向前伸去……接下来

「如果他们不能被砍死,那我就把他们烧成灰烬。第三阶位魔法,【炎岚】。」(克亚罗)原文是『炎岚』

我释放了炎之魔法。

与芙莉雅不同的是,我通过分配我的技能点来专攻魔法进攻的力量来弥补力量的缺乏。

即便如此,我也不能像芙莉雅那样使用超越等级六的魔法。

我释放了高级法术,第三阶位的【炎岚】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创造了一场炎岚。

骑士和盗龙一起被火焰所包围。

在与一个有很高的再生能力的怪物战斗时,点燃它们是最好的选择──克亚罗语录

如果它们从碳基生物经过燃烧变成碳的话,那就不能再生了。

「克亚罗,你还真是有些乱来呢。不仅仅是【回复】和完美剑术,居然连魔法也可以用。」(暮羽)

「我对我的手牌还是很有自信呢。暮羽,你说他们本来就是人,你知道些什么?」(克亚罗)

「他们原本只是骑士。如果我也犯了那个错误,我可能也会变成那样的。」(暮羽)

被黑色魔力所缠绕的人类。

这些话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难道说,这个吉欧拉尔王国已经获得了将人类改造成这样一个怪物的技术吗?

「无论如何,我现在能见到你真的太好了。这封信提早到了,真的很好。」(克亚罗)

「你为什么知道有神父寄出的信?」

「你在说什么?」(克亚罗)

「多亏了神父的提醒,我才得以从吉欧拉尔国王的魔爪下逃脱。吉欧拉尔王为了获得最强的手牌,我和神父像现在的骑士一样,要被黑色的力量所染指,察觉到这一切的神父牺牲了自己让我逃脱。」(暮羽)

布雷德神父牺牲了自己让暮羽逃脱?

真是让人笑不起来的玩笑呢……

那个有着精神变态的人会宛若好人吗?。

我看着暮羽的眼睛。

至少,它看起来不像是个笑话。

「让我以后再详细地听听。所以你从这里逃出来的是神父的话,而不是我的信,对吗?」(克亚罗)

「没错哦。」(暮羽)

「话虽如此,你还是逃跑了。对你来说,这一定是最糟糕的对手,因为你只能使用剑技。」(克亚罗)

「没错啊。每次他们追上我的时候,我要么杀了他们,要么偷了他们用的盗龙,就算把他们切成肉块……但即便如此,拖延时间是我的极限,他们会立即恢复正常。另外,和我不同的是,因为他们感觉不到疲劳,所以我无法摆脱他们。因为这样,我在两天左右的时间里都因为他们而无法入眠。」(暮羽)

这是真是噩梦。

最坏的假设是,所有的骑士和士兵都是这样的。

凭借与剑交锋的感触,我能明白。

他们变得难以置信的强大。

最关键的是他们是不死之身,我无法想象,也不敢去想,由这种骑士所组成的骑士团………

没有一个国家能战胜他们。能使用高位阶火魔法的魔法师数量很少,可以说屈指可数。那群家伙会在弹指一挥间中袭击进去吧。

「喂喂,开玩笑的吧,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的吗。」(克亚罗)

尽管他们烧成灰烬,烟灰聚集在一起,又形成了人形。

我从未见过如此荒谬的再生,居然还能死灰复……生

对于专门从事再生的魔物来说,都到这种地步,复活是不可能的。

看来我得用我最后的办法了。

我跑向那些稳步返回人形的骑士们,用我的手触摸他们。

【改恶】」(克亚罗)

我使用的是我所拥有的【回复】的攻击形态,这是能将生物往错误的形态改变的神技。

骑士们完全恢复了……但我改变了他们的形状。

「克亚罗,这到底是什么?」(暮羽)

「我把它们改造成不具备人的机能的形体作为替代他们原来的身体。」(克亚罗)

我尝试做过各种各样的实验。

我让一个人的心脏那流动的血,不经由他们的其他内部器官,直接回到心脏。

我也曾让另一个人的四肢无法动弹。

他们不会死,但却不能走一步,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在说「auau」的时候扭动身体。

「为什么他们不能再生了?」

「他们依旧可以再生。然而,我的【改恶】扭曲了他们的正确形状。他不能移动一个单步的原因,是因为他重新生成的外观。这样就不能死得更可怜了。」(克亚罗)

我用土魔法挖了个洞。

然后,我把骑士扔进去,用泥土埋了起来。

「这就是,克亚罗的力量……不仅荒唐透顶,还十分惊人。」(暮羽)

「只要是我能摸到的,就没有什么是我不能破坏的。」(克亚罗)

而且我还有『神装宝具』乔尔乔斯来帮我克服我的弱点。

比起那个……

「你平安无事真的太好了,暮羽。听闻吉欧拉尔王国的动荡气氛后,我寝食难安,我发完信后,就在布拉尼卡等候。虽然那封信无疾而终,但我还是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克亚罗)

我拥抱暮羽。

暮羽脸霎时染上了红晕,并向我拥抱过来。

我也是,与你相遇,很开心。你来救我时,我几乎都要感动到哭呢。」(暮羽)

暮羽的眼睛湿了。

我把嘴唇与她的嘴唇重合。暮羽并不抗拒。然后,我们把舌头缠在一起。

自从她在一个危险的、生死攸关的情况下战斗之后,她的母性本能正在试图让她留下基因。暮羽的性奋就这样传递给了我。

暮羽紧夹着双腿内侧,磨来蹭去。

「我租了一间房。等我们搬到旅馆后再继续,还是说,你想先休息一下吗?毕竟你已经很久没睡了。」(克亚罗)

「我不要,我想要你给我爱嘛。让我们在我清理完我的身体后再做吧……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你,人都要因此变得奇怪了呢。」


她用淫荡的目光诱惑着我。

真是一个好孩纸。今天就好好地满满当当地爱她吧。

暮羽那种精干精致的大人身体拿来干的话,可以享受到平时不同的有趣感受呢。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2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4-04 15:49:27]  回复

    剑圣成功地抓住了未来(滑稽)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