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一话:收集情报

第一话:收集情报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一话:回复术士は情报収集する

离开村庄后,我径直向布拉尼卡赶去。

为了不让星兔族他们发现我的离去,我将盗龙留在那,真让我心疼。

无论我如何用魔力增强我的体能,行走速度都是有界限的,而且在增强的基础上,频繁使用回复来治愈,让我的魔力就像流水一样不断花费。

当我改变姿态准备离开的时候,红莲顶着那快昏昏欲睡的脸说了些什么让人有些在意的话。


「主人大人,原本神兽的蛋,只能由神兽或神明来孵化。拥有足够的魔力只是一个先决条件。主人大人能将红莲我孵出意味着什么。孵化一只神兽真正需要的是……,emmm,我说的太多了。忘了它就当我没说过吧。嘛,主人大人就是这样。长路漫漫,有我陪伴,主人加油吧!」


因为我很好奇所以想让她继续说下去,但红莲摇摇头拒绝了我。

当我正要命令她时,她居然露出了一脸悲壮的表情……


「主人大人将会看到红莲因打破规则而死于神罚,或者是通过持续违抗【命令】而衰弱直到死亡!」(红莲)


她恳切地向我请求,没办法我只好停下来了。

即使是我也不会为了获取信息而将红莲杀死。仅仅只是作为神兽,她被一些不可思议的规则所束缚。

不如说,我更希望她不要对我讲那种不太妙的话。

如果我更乐观地想,我可以把这件事,当作她冒着危险去试着告诉我,她必须告诉我的事情。

那她简直就是意外的为主人着想的好孩纸也说不定。我要在给她的伴手礼上多花点钱。

我一边思考这些事,一边朝布拉尼卡的方向跑去。



那天晚上,久违地让一个人我独自睡了一晚。

独身一人,倍感寂寥。

此外,身体还很疼。


「好想要个女人来抚慰我啊……」(克亚罗)


好想念刹那她们的体温呐。

等我到了布拉尼卡,去妓院缓解一下可能会很好。

平时都在抱着极品尤物的我,不知道是否会满足于在那里的妓院,管它呢能舒缓一下心情就行了。



在露营一晚之后,我到达了布拉尼卡。

由诺伦公主率领的军队所留下的伤痕大多已不复存在。

人类和恶魔都在积极努力地工作。

我感到有些欣慰,因为没有迹象表明人类和恶魔之间的关系因为之前的事情而发生恶化。

在某种程度上对这个镇而言,他们希望着能结束战争。

虽说我是优先考虑报复,但我会考虑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为世界和平做出些贡献。

如果只是为了复仇而复仇,在人生结束的时候会有点太寂寞了。

毕竟,如果你的生命在杀死你恨的人之后就结束了的话,那不就和因为他们而死一样吗。那样的复仇等同于败北。

我想在我的复仇之后可以继续幸福的生活。为了这个目标,必须要有一个既和平又安全的世界。


「如果复仇都结束了的话,我会去干点什么呢。」(克亚罗)


去不知名的乡村,说不定像我以前那样孕育苹果树那样的生活也不错。我还想做我得意拿手的派。我要在我做的苹果派等点心中加入很多欢笑。

不如索性,在成为魔王的伊芙的侧近给自己冠上黑骑士的名号?

刹那很想要一个孩子。如果我的复仇结束了,我可以满足她的愿望。

芙蕾雅王女和诺伦公主她们,我也会如以往一样好好地继续疼爱她们。

两人都是美丽、顺从的可爱所有物(玩具)。如果我用【回复】,她们可以青春永驻,一辈子都为我服务。


「难道说,是我太累了吗?」(克亚罗)


这样是我居然会幻想出一个如此天真(甜蜜)的未来。

然而,这样的我觉得并不坏。


「哦,这可不是可以放着不管的场合啊。我需要尽快取得与暮羽联系。」(克亚罗)


在布拉尼卡这的话存在着可以用高额的金额来寄紧急信封的邮差。

然后拉纳利塔那有暮羽的中转差使。

如果我写封信,信就会送到暮羽的手上的吧。


然而,我也在犹豫。

因为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吉欧拉尔王国与魔王之间可能有联系,因为有被黑色力量缠绕的人类因此,我在犹豫是否有必要在这里写信给暮羽。

因为她继续停留在王国里的话,我可以因此得到一些情报,而且她也有自己的生活。

即便如此,我依旧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的坏预感从来没有错。正因如此,为了让她来布拉尼卡,我将信投了出去。

我把信投放出去之后,我打算继续留在布拉尼卡,直到她回来。


即使我这样做了,也还是有限度的。

最多十天。如果她10天之内不来,我就会放弃等她。

不管怎么说,有白金一尾的红莲化作我的外貌,就算还有擅长局势策略的艾莲,她们也做不到欺骗别人很长的一段时间,比起其他,对抗魔王的攻略要开始了。


如果只寄一封信给她,可能会因为一些事故而接受不到,所以我请了三名邮差。

不管是谁只要他们中的一个人把信寄出去就好了。这封信的内容可能会暴露出来,但我用了我与暮羽一起决定的特殊暗号。即使看到了内容,它也需要时间来破解。


「那么,接下来就是等待一下……那也没错的。呐,我还是太天真了。」(克亚罗)


我感觉有人的目光。

除此之外,他们还充满了恶意。

苦笑以对之后,我表现得好像我没有注意到一样,头朝后巷走去。

然后,我攀缘上墙,爬上屋顶。

抹消掉我的气息,从屋顶的顶部观察下面的情况。

然后,来自星兔族的一公一母猛冲进了后面的小巷。

当我上次来到布拉尼卡时,星兔族不在那里,但是现在看来情报人员已经部署在布拉尼卡了。

这两个不是业余的。我可以清楚地知道他们的运动,快速转移的视线,以及熟练的消去身形的方法。

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们通知其他人他们在布拉尼卡看到我,那就太糟糕了。

话虽如此,我现在对他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怨恨。

它与我的美学相矛盾,我可不能杀死我不恨的人。

对了,我想到了一个好事情。如果我没有报复的理由,那就制造一个复仇的理由嘛。人若有心,何愁无辞?

我从屋顶上跳下来。


「你好像在跟踪我,找我有什么事吗?」(克亚罗)


这对来自星兔族的人拿出他们的刀并采取了当即对立的立场。

一个是身材苗条,看起来意志坚强的女人。另一个是一身浅黑肌肉的男人。

我感觉到了敌意。没错就是这样,再多一点还太少了。


「我对你没有任何敌意。我只是想让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追我。」(克亚罗)


我对他们微笑。

这么做之后,他们交换了眼神。


「尤纳,他可能知道什么。我们不能让他逃走,但…不要杀他。」


「我明白的。这将会是伊芙带来的好赠品呢。」


两人用很厉害的姿势跳了起来。

星兔族的特点是有一个强大的跳跃能力。

…我很惊讶。他们居然打算生擒我。


最重要的是,我只是一个和伊芙一起来的人。即使是温和的绅士,如果他们低估了我,我也会忍不住想杀了他们。

呋姆,我正打算找个站不住脚的借口,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会去布拉尼卡买美酒,但如果他们来这样攻击我,我就没办法去选择了。


他们俩好像在协调,他们冲我冲过来,好像要把我夹在他们中间似的。


那个女人从前面走过来,男人从后面绕了过来。


我没有转身,用【剑圣】【全视】能力,我能感觉到所有的一切进入我的剑的范围。

我进入了一个集中的状态,每一瞬都感觉时间很长。


那人用刀刺向我的后背。他是短距离跑得最快的。不错的熟练度。然而,这并不是说我无法搞定他。


从刀的外形上看,它很可能被涂上了毒药。

当我的姿态在躲闪后崩溃时,那个女人用她的刀向我斜砍…她假装是这样做的,实际上是用脚踢我的下巴。

想用虚晃一枪之后的九天雷霆双脚蹬的威力来杀我。


「这不是很过分吗!即使我想说话,你也会突然冲向我!如果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别无选择,只能战斗!!即使我不想打架!?」(克亚罗)


这个男人和女的脸上浮现出怪异惊讶的表情。

这种事已成为乐趣。现在我可以自由地复仇了。


毕竟,我被刀刺伤了,下巴被踢了。

即使我杀了他们,他们也不能抱怨。


「那个,我不明白这个家伙在说什么。」

「我也一样。他脑子是不是有点不清楚啊。」


他们说的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纯粹的暴力之后,居然是语言暴力。

我的玻璃般的脆弱的心已经受伤了。在满足之前,他们需要积累多少罪恶?


嘛,正好。我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在去那个村子之后,我一直想要适当地带走两三个人,用药弄坏他们的脑子,拷问他们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搞到他们吐为止…


尽管如此,这个村子里的星兔族只是搭起了欢迎的大门,所以我没有机会这么做。我对那些不伤害我的人很好。

然而,谢天谢地,来自星兔族的人,我终于可以杀死和打破他们了。我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啊,多么残忍。做的太过分了。来偿还罪孽吧。」(克亚罗)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向他们招手。

可能是因为他不能忍受,那个男人又一次扑向我。

看准那个时机,我踏入神速的领域,【缩地】发动。

从那开始,我把我的剑拉到身后做出居合进行移动,并释放由【剑圣】彻底锻炼的隐藏艺术──【斩月】


从他自己的速度和我的突进速度,由两个神速叠加在一起,星兔男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的头就和他的身体说拜拜了。

有两个人,能杀死1人很好。毕竟,如果我选择拷问一个人,比起男人我更喜欢调教女的。


「咿呀,纳尔逊─他」


女人蹭的一下逃了。

尽管她的同伴被杀了,但她选择了逃跑而不是报复,这女的是什么垃圾。她需要接受我的一番教育。


她的强壮的腿是星兔族的特征,她试图用她所有的力量强行跑掉。

我想就算是我也实在赶不上了。

然而,我甚至不需要追上。

不管她有多快,这都是一条直线。


「投掷小刀比跑起来更快。」(克亚罗)


我捡起那个人拿着的毒刀,把它扔了出去。

刀刃如同磁铁一般吸了过去深深地刺进了星兔族的女人的背部。


女人倒下了。看起来她的身体已经麻木无法动弹。

呋姆,他们涂上了麻痹的毒药啊。

我想他们会用这个来刺我,真残忍。他们的罪状将会增加。

我也会让这个女人为那个死的轻松的男人而赎罪。

我慢慢地走到她身边,一脚踏碎了她引以为傲的膝盖。


「Higyaaaaaaaaaa!」


嘿嘿,即使麻痹的毒素消失了现在她也逃不掉了。

我一把抓住那女人的头发,把脸朝上。

仔细地看着她,可以看到她有一个紧致的身体,坚韧不拔的脸,黑色的马尾辫,白兔耳朵和一个可爱的圆尾巴。

这不是个很棒的美人嘛。还挺可爱的呢。

说起来,一直都是一个人过夜积攒了挺多。

好吧,我要折磨她,让她吐出情报。

给她用药然后干她,让她把所有话都给老子吐出来。我和这个女人都会为之销魂,大家也都皆大欢喜。

emmm,还没给她足够的苦头。这还没达到报复的标准。对女人有好感是我的弱点之一呐。


「求求你,再给我多点,再多点药,还有『那个』也多给我一点。」


星兔族的女人以全裸的姿态跪在地上恳求着。

当我告诉她我想的时候,会把它给她,她就会如同得到无上极乐一般努力又积极地为我服务。

她的动作很生疏,因为她并没有习惯男人,但我没有因此而心情不好,我只是渴求有个女人罢了。只是这样我还可以忍受。

她的样子也没那么糟。

她那性感的双腿特别让我兴奋。星兔族的腿很不错。

话虽如此,但我已经不能再从中提取任何情报。差不多我也应该厌倦了,就这样把她废弃吧。

头在她高潮的瞬间从身体分离了。

这是为了堵住她的嘴。我不需要她成为别人的信息来源,或者作为一个女人让别人那个。


「她们只是最末段的情报员而已,我并没有期望太多,但我得到的情报比我想象的要多。」(克亚罗)


这个女人告诉了我各种各样的事情。

星兔族与魔王的联系。

她看见我就冲我袭击过来的理由。

向布拉尼卡派遣情报员的意图。

那只眯眯眼的星兔…加洛尔比我想象的还要能干啊。

结果,我很幸运地被这些家伙找到了。

在接收信息情报的基础上,她让我重新振作起来。

嘿咻,差不多太阳就要落山了去找家旅店睡觉吧。

等待剑圣,在布拉尼卡的第一天,总算是有一个好兆头了呢。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