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二十话:炮勇恋爱了

第二十话:炮勇恋爱了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12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吉欧拉尔王国,谒见室中~


吉欧拉尔成里,有表面的和隐藏的谒见室。

隐藏的谒见室存在只有一部分才知道。

……知道吉欧拉尔王国的另一面的人不是被抹杀了,就是被洗脑了。


使用这个房间的机会并不常有,就连芙蕾雅王女和诺伦公主也只踏入过几回。

现在这个房间正在使用中。

沉重的,饱含威严的门打开了。

进入其中的是,一身黝黑的皮肤,光着头的壮汉和骑士们。


在他们通过的同时门自动的关闭并锁上。而且,还张开了结界。

是为了不仅是让身在其中的人,连声音都不让传出这个房间。

只要不是使用只有王家才能使用的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魔法,谁都不能进来,也谁都不能出去。


被带进这样的房间里不管谁都会变得慌乱。

然而,光头和黑皮肤的壮汉并没有受其影响收起和蔼的微笑。

穿着的神父服装,由于似乎并不是太搭配,快要被肌肉撑破的感觉。


「你来了啊,【炮】之勇者布雷德」

「吉欧拉尔王,许久不见疏于礼数。只是请您不是称呼我为【炮】之勇者布雷德,还请称呼我为布雷德神父」


被叫到这个房间里来的男人是【炮】之勇者布雷德。

吉欧拉尔王国名下管理,作为最后的勇者,也是「最强」的勇者。被称作他的代名词也不为过的那柄银色的大炮,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前交给了士兵。


他平时隐藏自己勇者的身份,作为一名神父守护教会,并运营着孤儿院。

他的人气很高,受到了人民和孩子们的仰慕。


「卿应该知道被召唤而来的理由吧」

「……是,不出所料,是让我解决掉【愈】之勇者吧」


布雷德眯着的眼睛,变得更加细了。

他不依靠王国,而拥有着自己的情报网。

他并不信任王国。他很清楚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才让自己活着。

如果,对于王国来说是具有威胁的存在的话,将会立即被抹杀掉吧。

正因如此,保持独立自主的手段从不欠缺。


「勇者只能由勇者来杀死。身位我女儿的【术】之勇者芙蕾雅被击败,然后接受了拷问并被洗脑了吧,背叛了吉欧拉尔王国和吾,身傍于那家伙。能以两个勇者作为对手的人并不多」

「并不是救出王女芙蕾雅,而是以杀死两名勇者为优先事项吗」

「没错,可能的话就将吾的女儿就出来吧。但是,最优先做的是确实地将两人消灭。」


王的脸变得扭曲了。光是【愈】之勇者就已经很麻烦了,然而【术】之勇者还在协助【愈】之勇者。

为了确保士兵和国民的士气而封闭了消息,然而由于有太多的目击者无法防止情报的扩散。


……其中最麻烦的是,王女芙蕾雅的演说。平等和和平之类的,容易蛊惑人心的话语以圣女的姿态而诉说,被其迷惑是主要原因。

因此吉欧拉尔王才这样坐立不安,毕竟这可能会动摇吉欧拉尔王国的根基。


【愈】之勇者克亚罗要确实地杀死。而身为女儿的王女芙蕾雅尽可能的夺回来,如果不行的话杀掉也无妨。

芙蕾雅不同于身为失败品的诺伦,是极少数的成功案例。但并不是没有替代品。


「谨遵您的旨意……虽然想这么说,这对我来说我无能为力。虽然是出其不意,向就连有着【军神】的诺伦公主的策略的【剑】之勇者和三英雄之一的【鹰眼】都无法战胜的对手挑战,这我实在没有办法啊」


布雷德看上去很困扰地耸了耸肩。

他能以最强的勇者而凌驾他人的理由主要有三点。


第一点,作为【炮】的武器拥有着压倒性的优越性能。从远距离有着高精度和威力的攻击能毫无间隙地发射出来。歼灭能力虽然低于【术】之勇者,却能毫无停歇的攻击,射程上也有过之而不及。


第二点,压倒性的高等级和实战经验。【术】之勇者和【剑】之勇者自觉醒以来到现在为止的时间还并不太长。而与之相比,【炮】之勇者自觉醒以来已超过二十年之久。这二十年积累的经验与等级是其一大优势。


第三点,小心谨慎。他从不高估自己也不低估自己。绝不以身犯险。谁也不会信任。

一直都给自己留有后路。多亏了这个性格,才能活到了今天。


「布雷德神父。虽然知道很让你为难。但吾也给你叫来了援军。集结了以由于【鹰眼】的死而升格的【剑圣】为中心的精锐们。这样这件事也能做得更轻松了吧?」


王虽然微笑着,但布雷德还是露着和蔼的笑容没有变化。


「并不是这个的问题。我并没有看清【愈】之勇者所隐藏的手段与能力。就现在知道的,也只有让【术】之勇者倒戈类似于洗脑的能力而已。并且能匹敌【剑圣】的剑技。再加上即使断了一只手也能立即治愈的回复能力。……能做到这种地步的话,一定还有什么隐藏的能力。向还隐藏着自己的手牌,让【术】之勇者唯命是从的怪物挑战并不明知」


布雷德利用自己的手段收集了【愈】之勇者的情报。

得知了他最后在布拉尼卡现身,前往了魔王领域的更深处。


另外,还得知了【愈】之勇者的队伍除了【术】之勇者以外还有两个强力的人员。

……然后,也知道了【愈】之勇者本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打倒了【鹰眼】的事。

虽然认同由吉欧拉尔王作为援军而叫来的【剑圣】的实力,对自己的力量也很清楚。算上看到的手牌,确信自己有七成的胜率。

但是,还有三成会输的可能性。


并且,还不知道【愈】之勇者隐藏着什么样的手牌。

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发动挑战就只是个白痴。


「布雷德神父。你意思是要违抗作为王的吾么?」

「绝不是。由于诺伦公主的远征失败而导致精锐部队的毁坏。【术】【剑】。连【鹰眼】都失去了的我大吉欧拉尔王国,要是再失去【炮】【剑圣】,会被他国趁虚而入。事实上,周边诸国已经向我们亮出了獠牙。我是因为深爱着这个国家所以才这样说的」


【炮】之勇者说的话很正确。

吉欧拉尔王国如今已被他国怨恨着。

利用与魔族在最前线战斗的理由,要求战争费用的援助邀请,从他国哪里夺走了大量的资金,人员,技术。拒绝的国家将会被安上人类的敌人而制裁。

这样的事被允许实行的是由于,勇者这种规格外的存在和王女诺伦的外交手腕。

这个形势下再失去【炮】,吉欧拉尔王国就会有被周边诸国歼灭的可能性。


「说得可真好听,布雷德神父不可能会为了自身以外的人和事而付出……不要找借口。这是命令。你要敢违抗的话,你的私人秘密……毕业的真正意义将会公之于众」


毕业是指,就如字面上的意思,布雷德的孤儿院里的孤儿们能够自立离开的事。

表面上是成了职业匠人的弟子,可以留宿的宅邸佣人,或者说成为某个家庭的养子而

从孤儿院里离开这样向他人说明。


………虽然也有那样的孩子,但大部分并不是这样。

布雷德除了少年以外都无法爱上。

他的孤儿院只会接收外貌俊俏的少年。少年们,会按照他的喜好而培育着,调教着,

作为他性欲的发泄对象。

然后,处在长得最为美丽的时刻的少年们,布雷德把他们杀死,为了保存而进行加工,

做成收藏品。


迎来最高点之后只会慢慢的劣化。少年会变成男人。那是布雷德无法允许的。

他在昨天也将一个少年的时间给停止了。贪婪着少年最棒的瞬间,尽情地享用,然后停止他的时间。对布雷德来说,停止少年的时间将其化为永恒的行为是必不可少的,最棒的享乐。


「真头疼,被说到痛处了啊。那样做我的艺术活动就不能进行了。我知道了,我会尽心尽力讨伐【愈】之勇者的」


说着这话的同时,布雷德的脑内开始筹划着逃离吉欧拉尔王国。


虽然吉欧拉尔王国这里的确很好。积累起来的信用和王家的助力的原因,能选择并入手高品质的少年们。

现在进行的,育成、调教、恋爱、杀害、保存这样的进程,若不是在吉欧拉尔王国就会很困难吧。

……但是,疼爱少年们的前提是要有命去做。


虽然想着总有一天,将【愈】之勇者作为玩物得到,现在,比起和他战斗,最好把他作为收藏品得到手,然后逃到他国去。

然后在那里从头开始创建乐园,等待时机的到来。

逃到国外前,还没有到成熟时期的孩子们全部品尝了后杀掉吧。青色的果实也相当地有魅力。


「相当值得仰赖啊,不愧是最强的勇者」

「我必定会抹杀掉【愈】之勇者给您看的」


那并不是指现在,而是做好必胜的准备后。

好好等着我,可爱的克亚罗。

那是一见钟情。看到肖像画的瞬间,就高潮了。

那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少年。疼爱着疼爱着死命疼爱着,保持着美丽做成收藏品。


「吉欧拉尔王,还有什么需要吩咐的么?」

「呜姆,已经获得布雷德神父的协助了啊。……觉得我会这样说么?」


吉欧拉尔王这么说完,骑士们以包围布雷德神父的形式逐渐逼近缩短着距离。

布雷德神父向值得依靠的伙伴,【神装宝具】的炮习惯性地伸出了手,但那已在进来前就被收走了。


「失礼了,吉欧拉尔王。如果没有误会的话,似乎对我怀有杀意,这是怎么一回事?」

「吾,对于想要欺骗吾的人最厌恶了。就像你一样」

「不知您说的是什么,我完全无法理解」


布雷德神父,一边警戒着周围一边歪着头。

即使这个状况下,他也保持着冷静。


「从魔王那里,借来了相当便利的魔物。吾可以读取你的心灵。非常遗憾啊,我已经知道你在这里顺从地点头,然后想要逃跑的事了」

「……哈哈哈哈,还真是相当便利的魔物。和魔王联手不觉得羞耻么?」

「嗬,并不惊讶吾和魔王联手么,你,已经知道了吧?」

「嘛,有一段时间之前」


因为有可以读取内心的魔物,无法隐藏心里想的事。因为没有那么做的意义了,布雷德平淡地回答了。

于此同时,试探着。

对于可以读取内心的魔物是哪一种自己略知一二,而且,读取内心的方式有各种各样。他会以多种方式进行思考,来看看吉欧拉尔王的反应。

原来如此,这样的思考方式无法读取么。

……这样的话,就能分类会被读取的想法和能隐藏的想法。


「布雷德神父耳朵很好啊。不愧是最强的勇者。但是,你这家伙的【炮】并不在这里。

不管被称为最强,在【进化】了的骑士们面前,也无法徒手与之对抗。老老实实被我抓住吧。你很有能力,还很难使用。只要【进化】了,就能成为很好的棋子」


布雷德看着骑士们的动作,以不会被读取的思考方式思考。

这是进化?死也不要。我可不想被抓住,然后变成这么肮脏变异的人形。

光是看就能知道。已经放弃做人了。流动的魔力已不是人类的了。不是人不是魔族更不是魔物,要更加异样地肮脏的东西。


「对不起呢。我可不大懂得放弃……还有提醒你一句,你太小看勇者了。就因为这样,才被【愈】之勇者大肆妄为骑在你的头上」


从神父服的怀里掏出了手枪。然后快速装填进行了六连射。向周围的骑士们,吉欧拉尔王的眉间打入了魔力块,,使得脑袋爆裂了开来。


布雷德不会信任他人。

就连自己的【神装宝具】真正的姿态也持续保持着伪装。

为了在紧要关头成为自己的底牌。

这个手枪的真是其本体,和巨大的外设部件组合在一起才成了大炮的样子。


交出武器的时候,只把外层的交了出去,并没有将本体离开自己的身边。在『敌方阵地』两手空空什么的绝不可能。

布雷德探寻着脱逃的路线。

虽然要打开门需要只有王族才知道的解除密码,但还是有一些眉目。花点时间应该能出得去。问题是出去之后。


把王给杀掉了。很遗憾的是并没有去带走收藏品的时间。一秒也好,要尽快逃到国外。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响彻了起来。

从脑袋被打爆了的吉欧拉尔王那里传来。

骑士们也一个个站了起来。


「……没想到竟然到了这地步。放弃了人类的身份,自甘堕落变成了畜生不如的东西了啊」


被打爆时流出的血和脑浆变成黑色的烟雾,回到原本所在的地方。


「自甘堕落?还真希望你能称之为【进化】呢。好了,尽管杀吧。杀到你的体力和魔力都耗尽为止」


布雷德神父笑了。

陷入了绝境。

他,即使这样状况下也不会动摇。从被叫来这个房间的瞬间开始,就预料到了这个可能性。

然而,这时,已无计可施。


堵上唯一一丝的希望,来到这里果然不行了啊。仅此而已。

………但是,可不能就这样被轻易地干掉。

已经,做好了让人作呕的准备。

已经查明【剑圣】【愈】之勇者的间谍了。

所以,让下属妨碍【剑圣】的任务,让其返回王都的日子延长了两天。

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剑圣】也会在这里然后被王给抓住了吧。

已做好了,要是自己有个万一,就把调查来的所有情报都交给【剑圣】的安排。

看到那个的话,【剑圣】就不会再回王都,而是朝着向布拉尼卡更加深处前进的【愈】之勇者的所在地前进吧。


这是,留给【愈】之勇者的赠礼。决不会把可爱的克亚罗交给这么丑恶的王。


【愈】之勇者。想好好疼爱着,培育着,杀掉啊」


心中浮现出,看到肖像画的那一刻开始,就一见钟情的可爱的克亚罗的面容。

只是看着那张脸就会勃起,想要疼爱而无法忍耐。

神父布雷德一边想着克亚罗的脸进行自我安慰,一边持续杀着骑士们。


并不是在胡乱地杀着。看着复活的瞬间的动作,而是想要看穿这个黑色的力量的构造。

一个一个下着工夫地杀掉。

神父布雷德,有着跟踪狂的气质而不会轻易放弃。

淡淡一笑……总算明白了原理。这样的话就有即使被吞噬也能存留下自我的可能性。


魔力到达了极限。剩余的子弹还有一发。

已经决定该怎么用了。


「已经到极限了么布雷德神父?!好了,和我们成为同样的存在吧!」

「那可对不起。我早就决定好,我要以我还是我自己的意志下……和爱的人迎接终结」


【炮】之勇者布雷德将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打出了子弹。

巨大的身体倒了下去。

这就是,被黑色的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侵蚀也能保持自我的机关,的最后一道工序。


……王一定会认为,我是变成怪物前选择了自尽吧。这就行,我就利用这个空隙。

即使成了怪物也不会迷失自我。就让我装作被利用而好好等待时机吧。……然后疼爱【愈】之勇者克亚罗。


「哈哈哈哈哈,不可能会因为自杀这种程度就能逃掉的啊。琳赫罗瑟,把这家伙也进化了。

能进化【勇者】啊。将会成为相当惊人的怪物吧!」


王哄笑着。

以为【炮】之勇者的自杀完全没有意义。

王的阴影下拥有膜翼,一身紫色的肌肤的女性出现了,在【炮】之勇者尸体上用自己的血画着血之刻印。


但是,王并没有察觉到。

被隐藏的,【炮】之勇者自杀后变成异形后也能保持自我的机关。

和,他安排了【剑圣】带着情报前往【愈】之勇者的所在地的事。


最强的勇者,在这样的情况下,毫不动摇地将该做的事做到了。

一切都是为了,将一见钟情得可爱的克亚罗找到,保持自我地疼爱他、培育他、杀掉他,永远地在一起。 


欢迎收藏本站!芙蕾雅快乐真人图点击浏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已有12位书友发表了看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7-29 23:45:18]  回复

    啊这,这炮勇该怎么评价?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16 21:37:50]  回复

      和吉良吉影差不多?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16 21:39:19]  回复

        一半令人向往,一半令人作呕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7-31 14:46:24]  回复

    这......又觉得炮勇只是心里有亿点点变态而已

  • 你

      评论于 [2021-08-12 12:21:26]  回复

    真不愧是最强的勇者

  • lyf

    lyf  评论于 [2021-08-14 08:37:05]  回复

    在变态这方面 我不及他半分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14 12:27:47]  回复

    说是最强的勇者,结果动画第一集里打魔王的时候第一个没的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9-20 08:29:07]  回复

      因为是最强勇者,所以被魔王集火了,炮勇一倒,后面的公主和剑撑不过一轮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08-28 15:21:26]  回复

    评论区都说大佬啊,讲解很独到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10-01 00:49:31]  回复

    这个炮勇的心机也太牛了吧,就仅仅为了主角,♂的力量。

    • 访客

      访客  评论于 [2021-10-23 00:48:03]  回复

      就离谱,哈哈哈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