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十三话:拥抱夏娃

第十三话:拥抱夏娃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大火正熊熊燃烧,低劣的笑声回荡在黑翼族的村子中。

在那上空,神鸟卡拉德里乌斯在飞舞着。


神鸟释放出的魔力与其庞大的存在感吸引着袭击黑翼族村子的魔族与魔物

他们纷纷抬起了头望向空中。

然后,开始降下了雪。

那不仅仅是雪。是死之疾病的神鸟卡拉德里乌斯所放出的死亡之雪。


紫色的雪降下来不断堆积。

接着悲鸣开始响彻徘徊。

魔物,魔族,一个一个的倒下了。

被疾病侵入而死亡。


神鸟的疾病的威力我已亲身体会过了。

不管被什么疾病侵入,都能瞬间治愈,制作出抗体然后获得耐心的我,在每秒都能改变性质的神鸟的疾病面前都疲乏无力。

即使,这以魔族为对象。

即使是上位魔族和对毒拥有绝对耐性的魔物来说,一个个都成了神鸟之毒的饵食。

看到这个我确信了。在试练时使用的毒那只是为了测试而已,神鸟并未使出全力。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疾病。

回应伊芙的憎恨与悲伤,降下毒之雪。


「真是触目惊心」


对于神鸟的力量这评价还太低了。

数百只的魔族与魔物被疾病所侵食,被痛苦所折磨,就那样死去。


即使躲进了建筑物里也没有任何作用。

降在地面的雪逐渐汽化化为空气不断扩散。


虽然比直接接触雪好一些,但只是死亡的时刻晚点到来而已。

压倒性的力量。

只要有这个,将魔王彻底打败都有可能。

曾经,仅仅一晚上就毁灭了一座城市的传说,看来一点都不夸张。如果是神鸟的话就做得到。


「…虽然不是高兴的时候,在这里能获得大量的经验值真是帮了大忙」


神鸟打到的魔族和魔物并算作由伊芙来打到实在是很棒。

和伊芙组成队伍的我们间连不断地获得着经验值。

来到这里,一口气提升了等级实在是不错。

能作为挑战魔王前的准备。


另外,这个袭击的意义还有一个。

我,对这个村子的人们非常的喜欢。并不是装样子还是从心底里喜欢。

即使相处了短暂的时光,温暖的人们和温柔的时光,让我想起了故乡。

……而这些都被夺走了。无法原谅。不可能会原谅。

即使是我也燃起了愤怒,比起伊芙,更佳激烈,更佳深厚,感受到憎恨与悲伤。


「更多!更多!!全部都杀光!」


银发在凌乱地摆动着,使用着神鸟的力量。

光看也能明白。相当大量的魔力从伊芙的身体里被吸走。

不仅如此,体力……不,还要更加本质上的,无法挽回的什么从伊芙的身体里在被夺走。


那一定相当的痛吧,伊芙咬紧着牙关,继续使用着力量。

然后……到达了极限。

伊芙失去了意识倒了下来。


「嗯,吾主力之供给已断。吾还能现界之时间仅存数十秒。渺小之存在。吾主之仇敌已尽数死去。此地,理应守护之人已消失殆尽……而,北方之森,感知到与吾主相似之存在。若想救助需尽快前往」


恐怕,是村民们悄悄让一部分的女性与孩子逃走了吧。

全员都逃了的话,被发现然后都会被杀掉的吧。


所以,大部分的人在这里作为诱饵,让少数的人逃跑。相当勇敢的做法。

降到地面的我,观察者伊芙的状况。


衰弱到了极限。

从口袋中取出回复体力和魔力的药水。

将这些含在嘴中,从伊芙的喉咙中流入。

既然失去了意识,比起让伊芙喝,这个最好。

并在此之上,我使用了【回复】


「伊芙!快醒醒。伊芙!」

「克,亚,罗,加」


过了一会伊芙醒了过来。

看上去相当的难受。


「我现在开始说明现在的情况,一次性就把它刻进脑子里。袭击这个村子的家伙所有人,都死了。然后,听神鸟说有一部分的黑翼族人似乎逃进了北边的森林中去了。那边说不定也有追兵追着他们。现在我要去追赶上那些人。伊芙你打算怎么做?虽然做了应急处理,但是难受的话就在这里休息吧」

「……我也要一起去!还有活着的人的话我想去帮助他们」

「我知道了……刹那他们在这里待机。让盗龙身上尽可能地变得轻便以提高它的速度」

「嗯。克亚罗大人,我姑且确认一下这里还有没有生还的人」

「啊啊,交给你了」


毕竟神鸟是那么体贴且善解人意。如果黑翼族的人还幸存了的话,在使用力量之前一定会提醒我们的吧,但是,以防万一还是去察看一下比较好。这事就交给刹那他们吧。


「伊芙,抓住我」

「嗯,出发吧,克亚罗」


骑上盗龙,确认伊芙从背后抱住了我的腰后,我驱使着盗龙奔跑了起来。



向神鸟所指的方向让盗龙全力奔跑。

以这样的方式让盗龙一直跑不可能撑得住,利用【回复】,强行回复了盗龙的体力让其奔跑着。


刚才,对伊芙使用【回复】时有让我在意的事。

我对伊芙使用【回复】也没有让伊芙得到治愈。

体力和魔力枯竭了的话,用药水和【回复】就能治愈。

恐怕,在此之上的什么被夺走了吧。


「伊芙,让你的感觉敏锐起来。魔力的探知能力比起我来你更加擅长」

「嗯,不管多小的魔力我也不会漏掉」


我这方面,也开启了探索用的技能,将五感感知能力提升到极限。

神鸟只告诉了方向。即使看漏了也不奇怪。


「可以一边留意着一边和我说些话么」

「嗯,没关系」

「伊芙你,向神鸟献上了什么?」


伊芙倒吸了一口气。

看来,是觉得我没有注意到。


「……要召唤神鸟卡拉德里乌斯,必须要献上自身的体力和魔力,然后还有生命力,毕竟要让卡拉德里乌斯全力战斗嘛,大概还能召唤4,5次吧。要是召唤这么多次后,也许我的生命就耗尽了吧」


不愧是神鸟。

恐怕,换作是一般人,召唤个一次就变成废人了吧。

真因为是规格外的伊芙,才能召唤5次那么多。并且,每次召唤神鸟后,伊芙会逐渐地变的衰弱。召唤个三次就会衰弱不堪,连日常生活也无法进行吧。


「对不起。没想到会变成那样子。要是知道了的话。就不会想着依靠神鸟了」


一周目的世界里,作为魔王君临世界的伊芙,并不是没有召唤神鸟,而是变得不能召唤神鸟了。

作为魔王君临世界前,在达到极限前都在依靠着神鸟的力量吧。

要不是这样,当时的伊芙就无法成为魔王。正因为有神鸟的存在才弥补了实力的差距。

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这名少女逼上绝境。


「不用道歉啦。毕竟,以我一个人的生命,能使用这么厉害的力量呢。应该好好感谢才是。只是献出一个人的命,就能打到数千人数万人啊,没有比这还赚的事了」


伊芙的声音中并没有恐惧。

反而,能感受到能打倒魔王这样的希望。

她的话语在某种意义上是正确的。冷静地计算一下的话,具有相当高的性价比尽管如此………


「以后,不要再使用了。什么只不过是我一人的生命什么的。对我来说伊芙的一条命,比那群一万只渣渣价值不知道高到哪里去。完全就不值得,所以不要那么做」


这是我的真心。

我非常的中意伊芙。所以,竟然用来交换数万只辣・鸡的生命什么的绝不能忍。


「克亚罗,不要这么说嘛。不是要让我迷上你了嘛」

「不是,已经迷上了么?姑且再声明一下,今天我可要好好的疼爱你的」


不仅为了要安慰她,有谁能在她身边是最好的。


「嗯,好好疼爱我哦。不然的话,也许今天我无法再撑下去了」


没有悲伤与仇恨,情感交加的声音。

伊芙现在的感受要一个人背负实在是太重了。


「还有呢,克亚罗。我还是要使用力量……我真的太天真了。以为只要一直逃跑的话,等到成为魔王的那一天,就能拯救大家了。但是,我错了。就像克亚罗之前说的那样。不去略夺他人的话就会被别人所略夺,就连这样的事都没能理解到。我已经,不会再迷茫了。我要打到现在的魔王。为此,我要使用这份力量。即使克亚罗阻止我,我也绝对要用。已经不想再被略夺了」


复仇。

我和伊芙的共通点。

是这样么,伊芙已经做出了选择了啊。

已经,无法再停止。到了无法再停止的地步了啊。

无法反驳地明白到了。……虽然想要阻止。但是,走在这条道路前方的我没有阻止的资格。


「那么,和我做个约定。我会帮你。所以,只能使用那份力量一次。用完一次之后由我来替你完成」


从现实的角度来想,以现在的战力在没有神鸟的力量的情况下要打倒魔王是不可能的。

一周目的世界里,是有4个勇者,然后在有各种各样的后方支援下才胜利的。

所以,以最大限度的利用那份仅仅一次的力量寻找取胜的方法。这是不失去伊芙的前提下,完成伊芙的复仇的唯一方法。


「谢谢你。克亚罗。为什么,克亚罗要为了我做到这种地步呢?」

「你真烦诶。那个的答案不是已经说过好几遍了么。因为我喜欢伊芙啊。我,会为了我的女人,尽心尽力。所以,安心地被我抱(你懂的)吧!」

「真是的,就因为这样克亚罗……最喜欢你了」


伊芙将额头靠在我的背上。

有干劲了。

让盗龙持续奔跑了一会。

焦躁感渐渐的上升。

就在这时候。


「克亚罗,前面的路稍微往左偏一点,那里前方有魔力的气息。黑翼族的魔力!而且,现在还在战斗中!」

「我知道了!」


伊芙找到了。

而且,还在战斗中意味着还活着。得抓紧赶过去。



米鲁爷在那里。将手杖架在身前。身穿的长袍已被鲜血染红,身受重伤。

黑翼族的少女们在他的背后,和长着蝙蝠的翅膀的魔族进行着战斗。

和我的视线对上后,米鲁爷露出了笑容。


在米鲁爷的周围,有黑翼族的成年男性的尸体,还有巨大蝙蝠的魔物的尸体躺在那里。

我投掷出了匕首。

将从米鲁爷头上方袭击过去的蝙蝠样子的怪物刺穿了。


「我来救你们了!」


故意舍弃奇袭的机会将魔族与魔物的意识往这边吸引。

要不然的话,米鲁爷随时都可能会被杀死。

长着蝙蝠翅膀的魔族们转向了这边。


我跳下了盗龙,以极低的体式突进了过去。

这些家伙用身上的佩刀向我砍过来。

躲过了这些攻击,我的手触碰到了他们的腹部。


【改恶】


利用【改恶】,将敌人身体重新改造成异常的状态。堵住了心脏的出血口。

因为这样,男性魔族瞬间就死了。


向第二个人看去。但是,转过头去时,那个人的头已经不见了。

是伊芙。

伊芙用光之魔法将其蒸发殆尽。


第三个人看到了我和伊芙后,见形势不妙准备逃离的时候,毫不留情地,伊芙将其用光魔法击穿了。

光魔法能抵达光速。因此根本无法从中逃离。既然如今已经解决的精准度的问题,伊芙已经成为了最强阶级的魔法师了。

因为失去了主人,蝙蝠的魔物开始逃走。

四周的敌人已消失不见了。总算是赶上了。


「米鲁爷!」


伊芙向米鲁爷所在的位置跑去。

米鲁爷已受了重伤。


何时会死都不奇怪。得赶快进行治疗。

我也立即向那边跑去。

然后碰到了他的手。

然而………


「克亚罗,你在干嘛呀,快点使用治疗啊,米鲁爷他,米鲁爷要死了」


伊芙摇着我的肩膀。

但是,我无法回应这份期待。

我无论怎样的疾病,伤势都能治好。

但是,即使如此……我并无法做到让死去的人苏醒过来。这是回复术士的极限。


「伊芙,不行了。已经,死了」

「你骗我,你看。米鲁爷他,好好的站着,举着手杖,明明,明明」


伊芙睁大了双眼。

我想,一定是发觉了吧。

米鲁爷的灵魂寄宿进自己的翅膀这件事。


「伊芙,好好听着。米鲁爷,早已受了重伤。然而,为了保护这些少女仅仅凭着毅力在进行战斗。然后,看到我们打倒了追兵,绷紧的弦就断掉了」

「为什么,为什么连米鲁爷都没有来得及救了呢!好不容易觉得赶上了,觉得可以拯救到了!」


伊芙哭喊着。

对伊芙来说,米鲁爷相当于是她的养父吧。

而他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这道伤痕会相当地深刻。


……并且,我也被仇恨填满。将米鲁爷杀害的魔王的杂・碎们。比起大量的人死去,像米鲁爷这样的友人死去,更加触动我的内心。

到此为止,改变了思考方式。讨伐魔王已经,不再是为了帮助伊芙。

这是我的复仇。我要以我的意志,为了我自己,把魔王杀掉。


「……伊芙,不要再哭了。先夸奖下米鲁爷吧。因为他的守护,他完成了他的使命。」


被他保护在背后的少女们都没有受到伤害。正因为米鲁爷受了重伤,一直站在最前面,所以我们才赶上了。

即使只因为这些,他就有了活着的意义。


「但是,但是!」

「我知道你很不甘心。但是,不将这一切接受,就无法向前迈进。不是吗」

「啊…绝对,绝对要杀掉米鲁爷的敌人。还有,米鲁爷守护住的这些孩子绝对不让他们被杀害」


在严重摇曳着幽暗的复仇之火的伊芙这样起誓道。

米鲁爷守护的少女们,往这样的我们身边靠近。


「那个,伊芙大人,米鲁爷大人留下了遗言。想在自己时候,要是碰到了伊芙大人,就想把话传达给您」


像伊芙一样少女们一边哭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诉说着。


「告诉我吧」

「好,当我死了的话,还请让我与您一起战斗。作为伊芙大人的翅膀中的骑士,无论何处,都能与您并肩作战」

「……是么,米鲁爷说了那样的话」

「我们也要,不,至今为止死去的大家也都是同样的想法!即使,一生都被束缚在这个世界,我们也想要战斗!我们想要报仇雪恨!所以,伊芙大人。请使用【黑翼召唤】吧!被迫害,被杀害,被践踏,然后就那样结束什么的,绝对不要!所以,还请,让我们,一起与您战斗!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愿望!」


伊芙抬头向天空望去。

然后,张开了翅膀。

那双翅膀的每一枚羽毛上,都在寄宿着抱着悔恨而死的黑翼族的人们。

一闪一闪,翅膀在闪耀着。

伊芙的翅膀上寄宿的无数的黑翼族的灵魂在哭泣着。不知为什么,这样觉得。


「米鲁爷的遗言我已经听到了哦。…我迄今为止,一直都没有使用【黑翼召唤】

因为要是使用了,会被现在的世界所束缚住。想等着总有一天,当仇恨变淡,

可以回归天上。但是,说得对呢。一直承受着伤害什么的,大家都不愿意吧。

所以,和我一起战斗吧。就这么决定了」


伊芙露出了释然的表情。

并且充满爱怜地抚摸着翅膀。


「我会与这双翅膀上寄宿着的大家的灵魂一起,战斗!」


从翅膀上,各种各样的思绪浮现出来。

那是喜悦的感觉。

我抱紧了伊芙的肩膀。伊芙的肩膀,真的好娇小。背负着黑翼族的一切的这双肩膀实在是太娇小了。

所以,伊芙有我来支持着她吧。

不然的话,感觉会马上就崩溃的。


「首先,我们先回村子吧。接下来,该决定好这些孩子该怎么办啊」

「是啊。必须要让这些孩子好好的活下去,也是为了米鲁爷」


我们二人互相点了点头。

就这样,黑翼族的村子的袭击就告一段落了。

这已经是,无法回头的孤独的道路。所以,至少只有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前行吧。

作为伊芙的恋人,并且,作为同样是被夺走最重要的人的理解者。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