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土中走出的剑师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奇幻 > 回复术士的重启人生 > 第三话:造访神鸟村

第三话:造访神鸟村

作者:月夜泪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我心情愉悦的骑着盗龙走在路上。


我一直耐心的,小心翼翼经营的和伊芙的关系终于向前迈进了一步。我用我这双手好好的享受了伊芙的身体。

渗出汗水的肌肤。吸附在手中的感触,如同灼烧般炽热的媚肉。光是回想起来就会让我兴奋。我好几次差点失去理性然后袭击她,但我最后还是忍住了。


如果这时候下手的话,之前的辛苦都成了泡影。

按照进程继续下去的话,某一天,我就可以就这么做到最后了。


这份焦躁和烦躁,也是乐趣的一部分。

那就是我的纯爱。

当想着这些的时候,我开口了。


「伊芙,这是朝着我们目标的村庄的方向吗?」

「是,是这样的。」


2头盗龙在慢跑着,第一头是刹那控制着,芙蕾雅骑在上面。我控制着第二头,和伊芙还有艾莲一起骑在上面。


因为只有伊芙知道神鸟被封印的位置,伊芙有当我们导游的职责。伊芙为了避免甩下盗龙抱着我的力道比起昨天更大了。可以感觉到紧紧贴着的感觉。

这肯定是昨天的事的影响的缘故。

想要更近一步的想法,伊芙也是一样的啊。


「伊芙,那个村庄的村民很好战吗?有可能祭祀神鸟的村庄的那些魔族会把我们当作侵略者然后攻击我们。」


本来,人类和魔族是互相敌对的。想在布拉尼卡人类和魔族其乐融融的现象是很奇怪的。我们刚到村子就被袭击是绝对不奇怪的,并且,这很有可能会发生。


「只要我在就没事的啦,毕竟我是莉丝家族唯一的女儿。」


伊芙的真名是伊芙莉丝,并且似乎莉丝家族是一个相当有名的家族。

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


通过的伊芙的描述,我至少能理解他们是说的通话的种族。如果我们说我们是为了从现任魔王的手中保护伊芙,进行神鸟的试练并且帮助伊芙成为新魔王的话,他们大概就不会妨碍我们了吧。

当然,对于这样的我们,黑翼族应该很欢迎我们才是。本大爷可是伊芙的救世主以及她未来的主人。


「伊芙,我想问你点事」

「什么事,克亚罗」

「我们现在的关系,已经可以被称作情人了吧?」

【惊】


背后可以听见骚动的声音。好奇怪,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让她动摇到这种地步的话啊。不仅是伊芙,坐在我前面的粉色头发也膨胀了起来。坐在我和盗龙脖子之间的诺伦公主……不,艾莲鼓起了脸,转向一边。她似乎也很在意我现在的发言。


在并行的另一头盗龙的身上,刹那的白狼耳朵正在颤动着。一副不想漏听任何事的样子。刹那有一对好耳朵,似乎她也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你突然间问些什么啊!克亚罗。你吓到我了。」(伊芙)


「就是啊,克亚罗哥哥大人,只有伊芙太不公平了。」(艾莲)


「你吐槽的地方是那里吗!根本不对吧!?」

「伊芙,逃避是不对的。独占克亚罗哥哥大人这种事情是不允许的。」


我闭上了刚想张开的嘴。

艾莲奇怪的说法,让我有点感到不爽。


尽管我把她当作自己妹妹对待,说到底只是我的财产(玩具)一般的存在。对我产生独占欲这种事情,太傲慢了。我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


……还勉勉强强在容许范围内。我因为觉得有趣,把她变成了自己的妹妹这件事,现在看起来似乎是个失败。如果她变得太不可理喻,我就会好好的教育她。


但是,任性的妹妹这种存在也有其自身的可爱之处。就是那种被称为可爱烦的东西。这也有值得品尝的味道,就这么舍弃掉似乎也很可惜。好困扰啊。


嘛,值得庆幸的是反正是诺伦公主,就算玩坏了没什么问题。

找个适当的时间,强硬的好好的教育她一下,把她变成自己喜欢的类型好了。


「艾莲和刹那和芙蕾雅一样,也是我的东西。所以,我平常不会说这种话。我相信你们的爱。我甚至根本不需要去问……今天晚上轮到你了。我会给你大量的爱的。然后你就会明白的。」(克亚罗)


「克亚罗哥哥大人(心)。」


用一种可怕的声音这么说着的艾莲向后靠在我的身上。芙蕾雅,刹那和艾莲现在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了。他们现在感觉到有点被疏远因为我太关心伊芙了。让她们有这种感觉是我的不好。我之后会彻底的疼爱她们,她们的不安彻底消失。


关键的伊芙似乎因为过于烦恼,脑子过热了。不,似乎她最后还是得到了答案。


「不对,虽然差点被你们迷惑了,不对!克亚罗只是我的朋友哦。」


哦,稍微前进了点。我还以为她会说我只是佣兵的,居然把我称作朋友……


「真是奇怪,明明昨天晚上那么的疼爱你。你原来会让你的朋友这么做吗?黑翼族还真是开放啊。贞操观念这样没问题吗。」


听到我的玩笑,伊芙的脸变的通红。


「肯定不是那样的!因为对手是克亚罗,啊,不对,不是那个意思,啊,真是的,克亚罗是,克亚罗是…」


恐怕是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感情吧。

值得继续调教。


「而且,克亚罗也想的太多了。你到底要多少个女孩子服侍你你才满足啊。你如果更加诚实的话,我也是…」


这么说着,突然又慌张起来。

真的是有趣啊。


「你想说什么我明白了.我这样子就可以了,这样大家也可以变得幸福起来。」(克亚罗)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明白。」(伊芙)


Fu,那么就好好的解释给你听。

我选择着可以让她更容易接受的话。


「听好了,一个只能带给一个人幸福的男人只能爱一个人。但是我是不一样。无论有多少人,我都有自信和能力带给她们所有人幸福。我也会带给她们每个人比起其他男人更多的幸福。如果我只选择一个人。你不认为这才是最不诚实的吗。没有被选上的女性大家都那么不幸着。这是犯罪。」


依芙がジト目で见ている。

何かおかしいことを言ってしまったのか?

よくわからない。たくさんの女性を幸せにできる男がたくさんの女を幸せにする。これ以上ないぐらいに单纯な话のはずだ。


「哈,好吧,你,你就是这样的人啊……呜呜呜呜」


未来某一天,伊芙也会理解的吧。

我珍惜我的所有物(玩具)。


我保护她们并且让她们不会感到不舒服。

我会继续爱着她们,我期待着伊芙变成我的所有物(玩具)的那一天。



在那之后,我们野营休息了一天,然后再度出发.当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伊芙大声喊出来。


「我们已经到了,这就是祭祀神鸟的村子,伊索芙……克亚罗,答应我,你绝对不要制造任何麻烦.这里是家乡被毁灭的黑翼族唯一的栖息之地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黑翼一族被魔王所排斥了,他们的国家被摧毁了。然后,幸存者们分散到不同的地方,祈祷伊芙成为魔王候补的那一天,在成为新的魔王前,在躲藏中静静地生活。


「为什么这么多的人都在一个地方随意聚集?难道不是要求魔王瞄准他们吗?」(克亚罗)


这就是我所担心的。聚集在一个村庄是一种自杀行为。

她说:「在这里,没有任何人是普通的黑翼一族。每个人都来自米鲁爷家族。(Lax:没找到是什么家族)他们虽然不能控制神鸟,但他们可以向它提出请求,虽然它不是无条件地来的,但有时神鸟会来帮助他们。魔王的军队因为害怕神鸟而不敢靠近…不过,如果神鸟一时兴起就杀了黑翼一族的族人,那也不奇怪,所以,除了那些很容易向神鸟发出声音的米鲁爷家族之外,没有人能接近它。」(伊芙)


我想可以把它叫做危险的双刃剑。我得到了一条好消息。神鸟甚至被现在的魔王所畏惧,而现在的魔王是黑翼一族的人非常害怕的。


简而言之,一旦我们获得了它,它就会成为一种强大的武器。这还不是全部。作为一名炼金术士,我的知识告诉我,用神鸟的羽毛、血、肉或任何其他原料制成的药水可以成为一种至高无上的良药,或者是最糟糕的毒药。我可以做比以前更精彩的药水。只要我有,我就可以做更愉快的事情!太棒了!


就像预期的那样,我要是拥有了伊芙。伊芙本人战斗的力量和作为女人的魅力一样出色。此外,我甚至可以得到最好的奖励,一只神鸟。我不自觉地抚摸伊芙的黑发。


「讨厌!你在干什么什么?」(伊芙)


她其实并不讨厌。她羞怯的脸转过身去。她真的很可爱。

出于某种原因,我觉得等我们得到神鸟后,我就会把她争取过来的。是的,我的直觉是这样说的,我的直觉通常是对的。我想看到伊芙对我的下半身感兴趣。一旦我得到伊芙,我们就会在受到神鸟保护的同时做爱。这似乎非常神秘和精彩。


突然有箭向我飞来,我立刻把它清除掉。一支箭也飞向了刹娜的方向,但她也安全地把它清除掉了。啊,真让人恼火。本来我是在想象和伊芙的美好未来,心情非常好的。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被一个手持弓和杖的黑翼团体包围了。Fumu,考虑到我在这么远的地方没有注意到,他们一定是在用一个相当先进的魔法公式来擦除他们的存在。我想用【模仿治疗】来模仿它。似乎很方便。一个像领袖一样的中年人张嘴。


「你这个混蛋,放开伊芙!」(Lax:这里本来叫的伊芙全名,我给忘了)


啊,看来他误会了。


「伊芙,我能杀掉这些人吗?」(克亚罗)


「当然不能!」(伊芙)


「既然如此,那尽你所能说服他们。…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不杀他们,但我不能作出任何担保。」(克亚罗)


伊芙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她坚定地面向前方的同胞。现在,让我来看看伊芙的表演。她应该可以设法应付的。即使她不行,我也能做点什么。这似乎是个有趣的节目。我会很享受地看完它的。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